无障碍说明

未来人们可能只需要一套衣服 它能根据你的体温反应任意调整

【腾讯科技编者按】未来服装不再仅仅是毫无灵性的纺织品,现在许多服饰上已经拥有能够监控人们健康、环境以及行为习惯的功能。许多设计师正尝试研究更多高科技服装,它们不仅可以帮助遮蔽身体,同时还能够与我们互动。这些未来服装可以倾听人类身体发出的信息,同时提供更多帮助,比如智能手套可帮助翻译手语,智能裙装可助你逃离社交尴尬等。

米歇尔·华(Michelle Hua)是自动加热手套公司Michelle Hua创始人,同时也是职业网络Women of Wearables (WOW)联合创始人。她认为,将来我们不会再关心衣服的设计者是谁,或它属于哪个品牌,而是关心它到底能做什么,表面之下暗藏哪些玄机。米歇尔表示:“如今服装行业正向智能化转变,当你穿上它们的时候,这些衣服可以与你互动,还能倾听我们的身体信息。”

米歇尔正致力于研发时髦的手套,她将生物传感器编织到服装材料中,帮助探测皮肤温度,然后在需要的时候产生热量。如果她的初创企业能够筹集到足够资金,她希望于2018年推出商业产品。虽然WOW成立仅仅1年,但这类职业活动已经吸引了1000人参与,展示数以百计的可穿戴产品,比如能够将手语翻译成文本或语言的高科技手套。

米希尔与其知名博主、WOW科技助理蕾切尔·杨(Rachael Yeung)

市场上某些健康和健身追踪器如今成为最成功的可穿戴设备。然而米歇尔认为,智能纺织品很快就会崛起,彻底重新定义时尚创新。她说:“我认为,在未来3年中,你会看到这种融合了高科技的服装成为常态。”世界各地的设计师都在试验智能纺织品,并将穿衣服的核心体验视为一种自我表达方式。举例来说,设计师安诺·维普雷西特(Anouk Wipprecht)发明的高科技蜘蛛裙,当其生物传感器发现用户感觉受到威胁时,肩穗就会向穿戴者周围发动攻击。

即使主流品牌也正加入这个行列。谷歌(微博)正与H&M旗下的数字时尚工作室Ivyreel联合推出“Coded Couture”项目,它基于购物者手机收集的个人数据为其量身定制服装。“Coded Couture”数据服装是围绕谷歌Android的Awareness API收集的用户信息设计的。用户常去豪华餐厅或参加商务会议吗?她在夏季喜欢步行还是乘坐出租车?这些客户数据被记录下来,并变成独特的裙装,与她的生活方式完美匹配。这种服装很快就将能够通过网络购买。

CNN Money曾报道称,这种技术依然处于开发阶段,但其他互动服装产品已经接近投入市场。比如Sensoree情绪毛衣,它的LED灯可随着用户的心情变化改变颜色。Sensoree创始人克里斯汀·奈德林格(Kristin Neidlinger)原本想将这种毛衣打造为某种工具,帮助多动症或自闭症患者处理感觉障碍。奈德林格说:“这有助于他们了解自己的感觉,也能帮助其他人看到他们的感受,帮助身体发出声音。”如今,这种心情毛衣已经准备量产。

与此同时,奈德林格将目光投向了另一个治疗项目AWElectric。许多存在心理健康挑战的人,比如人格障碍,经常觉得与亲朋好友或周围环境格格不入。奈德林格的发明家团队正研究一种高科技夹克,它配有3D打印的生物共振电子补丁,可以创造敬畏、好奇等物理感觉。这种夹克通过轻轻抓挠皮肤创造出不寒而栗或汗毛竖起的感觉,同时利用肩垫中的灯光显示出用户兴奋的情绪。同时,它还有配套的朋友夹克,就像肩部的高科技友谊手镯那样,可以通过衣服本身帮助朋友之间沟通感觉。

奈德林格解释称:“当人感觉敬畏时,传感器就能发现它,并促使纺织物颤抖以放大这种感觉。接着,这种频率创造出来的‘审美鸡皮疙瘩’会通过蓝牙发送给朋友。触发后者的织物也产生颤栗感觉,为此他们能够同时感觉到敬畏情绪。”这种夹克的生物传感器可以通过用户心率变化和GSR皮肤电反应或皮肤上的汗水和电量衡量物理刺激强度。

到目前为止,奈德林格已经发现这类产品的两大潜在市场,即治疗用户以及她所谓的“铭记党(mindful partiers)”,比如想在公共场所与众人共同进行情感体验的DJ。奈德林格表示:“个性化有如此大的发展空间。想象下:如果服装能够解读你的心情并做出实时回应会怎样,它会帮助我们变得更有表现力。”

穿着心情毛衣的奈德林格

从带有生物传感器的发光毛衣到随着穿戴者心情改变颜色的石墨烯礼服,这些互动时装也可以提醒人们穿戴者当前的情绪状态。高科技服装设计师宝琳·凡东恩(Pauline van Dongen)曾在2017年SXSW上展示其触敏牛仔夹克,她希望可穿戴设备设计师们的思维能够跳出应用和智能手机的局限。

与当前市场上大多数高科技服装设计师的理念不同,凡东恩的夹克不会与移动设备同步信息。她是故意这样做的,并解释说:“今天的大多数可穿戴设备都是通过智能手机界面与用户互动的,我认为真的没有必要。衣服总是穿在我们身体上,为此我们可以直接与它们互动。我们不需要通过屏幕与衣服互动。”凡东恩设计这款夹克的目的不是为了优化任何东西,也不是将人的习惯变成数据。相反,她的初衷是促进正念(promote mindfulness)。

凡东恩的夹克可提供触觉帮助,穿着它的人就像在拥抱朋友。夹克肩部使用导电纱线编织,为此也可以模拟微妙的中风感觉。凡东恩指出:“我们创造的这款设计,为可穿戴技术指明了新的方向,同时可以鼓励新的想法,表明可穿戴设备不仅要驱动认知和可量化,还显示服装实际上可带来更多情感,有时候甚至能够超越现实。”

凡东恩设计的牛仔夹克

这种夹克中的算法可通过穿戴者口袋中的手机计算人类互动、物理接触(比如拥抱)以及数字对话。凡东恩说:“当你穿上夹克时,它会自动激活并开始计算,但你无法监督它。为此在你穿衣服时,你无法衡量自己的活动,穿戴者也无法预测它会何时做出回应。”这些周期性的触摸感意味着可为用户提供反思时刻,在时间和空间上注意自己的身体状态,有时候还会刺激用户回忆当天的社交活动。

凡东恩对互动服装并不陌生,她曾于2010年在荷兰阿纳姆市建立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高科技设计工作室。到目前为止,这家工作室也开发出羊毛衫,能够帮助用户纠正姿势,很像Nadix X的瑜伽裤和其他配有触觉技术的运动产品。这种服装能够感应到身体姿势和动作,然后利用震动提示用户调整姿势。

凡东恩的牛仔夹克实际上是将这种理念从健康角度应用到心理层面上。当衣服倾听身体信息并做出回应时,它们可以增强社交活动,比如与朋友外出。这些高科技服装与当今市场上的绝大多数奢侈服装完全不同,它优先考虑功能和视觉效果,而非用户的穿着体验。

这种可能性是无限的,尽管这些创新可能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到达普通消费者手中。米歇尔表示:“智能纺织品行业还是相当小的小众行业,筹集资金是个巨大挑战。投资者想要的东西已经被研究出来,但他们想要牵引力、财务分析以及投资回报率。“高昂的开发成本意味着,高科技服装初创企业需要重新考虑传统的商业模式。

Sensoree公司开发的AWElectric

与之相似,凡东恩发现传统的服装模式也不适合发明新技术的科学化进程。她说:“我们的工作室更像是时尚品牌,同时有自己的工程师。我们有大约10人的团队,从时尚设计师到拥有纺织背景的工程师再到交互设计师。”她的工作室还为其他想要创造独特产品的公司提供帮助,比如为导游和国家公园护林员开发的太阳能风衣。这个精益工作室团队可以专注于开发一系列的高科技面料,而不需要传统服装公司的业务结构。凡东恩说:“我们并非专门出售设计的公司,所以我们依靠合作伙伴,我们可以决定是否以及如何将产品推向市场。我经常自己测试东西,将它们穿在身体上,在运动中观察它们。”

现在,奈德林格和凡东恩都认为,大多数高科技服装都被贴着奢侈品的价格标签。由于高昂的开发成本以及衣服穿破穿旧带来的电子垃圾挑战,很难想象高科技服装能以两位数的价格出售。这将限制消费者如何和在哪里愿意穿上这些智能纺织品。但是艺术家、美国伦斯勒理工学院电子艺术博士生凯瑟琳·麦克德莫特(Kathleen McDermott),已经成功通过DIY方式创造一系列经济实惠的互动服装。

麦克德莫特开发出可帮助用户逃离社交尴尬的礼服

麦克德莫特开发出Social Escape Dress,当用户感到压力时,启动售价约为10美元的皮肤反应传感器,项圈中就会散发出雾气。她把传感器连接到微控制器上,后者又连接到电脑上,这样她就可以对设备进行编程,然后把它插入到普通衣服里。麦克德莫特解释说:“有时需要写几行代码,比如当我们突然看到皮肤反应变化,立即就会启动这些电机和汽化器以便发出喷雾。在消费产品中,通常所有的安装都已经完成,传感器校准会自动进行。”

与其他接受采访的女性不同,麦克德莫特的主业是制作艺术品,而非开发功能产品。像她这样使用定制传感器进行大规模生产价格将非常昂贵,普通人很难承受这种压力。她更喜欢艺术,因为这能让她自由想象高科技服装高度个性化的未来。麦克德莫特解释说:“个人可以制造或委托制造适合他们独特需求或欲望的设备。”如果未来的消费者都能接受电子设计和计算机编程教育,那么没有理由认为,人们不能制造他们自己定制的智能服装。

麦克德莫特称:“许多人已经非常信任使用预测算法的人工智能,比如无人驾驶汽车。但当机器学习想要代表他们的身体时,他们会感到舒服吗?我很想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我认为我们的身份与穿着之间的关系将变得越来越紧密。”(编译/金鹿)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uitangd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