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20年前与“深蓝”对决的人:人机结合胜过最强大电脑

20年前与“深蓝”对决的人:人机结合胜过最强大电脑

【AI世代编者按】加里·卡斯帕罗夫(Garry Kasparov)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国际象棋大师之一,他曾与IBM超级电脑“深蓝”(Deep Blue)进行过两次巅峰对决。

在1996年首次对决中,卡斯帕罗夫以4:2的战绩击败电脑。但在1997年,他输给了卷土重来的“深蓝”。

最近,卡斯帕罗夫接受美国主流网络媒体Business Insider专访,谈及当年与“深蓝”对决的经历、对过去20年人工智能(AI)和机器学习取得进步的思考,并阐述了他对机器智能与人类之间交互的看法。

以下为AI世代(微信号:tencentai)编译整理的采访摘要:

BI:你认为有关AI最大的误解是什么?

卡斯帕罗夫:作为一个概念,AI已经被神化。我们谈及的大多数东西都是能够理解的。如果我们说“白色”,大家都明白它代表的意思。如果我们谈及计算机科学中的某些元素或常见知识,我们也都能理解,且无需做出特别的解释。然而提及AI,你可能要花费相当多的时间向人们解释它到底是什么意思。这就是我最近出版新书《Deep Thinking》的目的之一,即消除神化,客观地看待问题,没有乌托邦式的期望,也没有乌托邦式的恐惧。

20年前与“深蓝”对决的人:人机结合胜过最强大电脑

著名国际象棋大师加里·卡斯帕罗夫(Garry Kasparov)

同时,我们也需要搞明白人类智慧的本质是什么。显然,我知道自己的局限性。更重要的是,当我们提及AI时,我们想要表达什么意思?我们对它寄予什么样的期望?这其中最大的问题已经在对话之初呈现出来,即你认为智慧是AI的结果还是过程?

回头看看我与超级电脑进行的对决,如果我们坚持认为智慧是AI的结果,那么通过其输出的定义,显然“深蓝”是有智慧的,因为它正参加大师级水平的国际象棋比赛。但是如果你将其看做过程,并尝试理解人类智慧的复杂细节,那么“深蓝”这种每秒钟能分析2亿步棋的惊人机器却没有向你提供任何信息,因为它的智力与闹钟差不多。

这是个大问题。许多人根本没有意识到这项讨论会带给我们完全不同的结论。而当我们谈论到误解时,首先就是人们对AI所代表的意义存在分歧,其次是AI对人类未来的影响是好是坏也无法确定。

BI:你描述了思维过程与结果之间的区别。显然,电脑更善于计算,而人类则善于类比思维和视觉模式。

卡斯帕罗夫:我们有评估棋路的不同方法。举例来说,在国际象棋中,如果你试图简化它,有些特定的位置是我必定要选择占据的。我的决定大约只有1%是基于计算而来,甚至更少。而99%的棋路则是基于我对棋谱的理解以及经验加成。电脑做出决定的过程完全相反,它99%的棋路是通过计算而来,只有1%左右是自己的理解,虽然这种理解正不断增强。如今,国际象棋应用已经远比“深蓝”复杂。手机上的免费国际象棋应用可能都比“深蓝”更优秀、更强大。为此,现在电脑的计算与理解比例可能不再是99:1,但其机器的核心决定始终要依靠计算。

20年前与“深蓝”对决的人:人机结合胜过最强大电脑

1997年在纽约对战超级电脑“深蓝”时,人们通过闭路电视观看比赛

我们必须意识到,当人类与电脑玩游戏(无论是国际象棋、围棋还是其他棋牌游戏)时,所有电脑占优势的游戏,并非都是因为它们能解密游戏。国际象棋是通过数学无法解决的,其合乎规则的棋步大约有10的45次方个。但是最终,机器并非要解密游戏,而是要赢得比赛,它必须比人类少犯错误。这并不太难,因为人类始终是人类,通常比较脆弱,无法像电脑那样长期维持稳定状态。

所以,正如我们发现的那样,当硬件变得足够快、数据库变得足够庞大,算法变得足够聪明时,人类棋手很容易被电脑碾压。“深蓝”已经进化到能够玩转围棋的AlphaGo,后者更复杂、更懂得战略布局,且看起来更接近我们对AI的预期,在那些人类容易犯错的游戏中,电脑依然占据着优势。

当然,这并非是说电脑程序已经完美到无懈可击。以我们1997年那场对决为例,使用现代电脑模拟,我发现不仅自己犯了错,“深蓝”也犯下不少严重错误,导致它做出许多错误选择。我相信,在未来20年中,我们将会拥有更强大的电脑,但这可能不太容易。

我们应该接受这样的事实,即电脑做出决定的方式与人类不同,它们更看重结果。如果机器提供我们正在寻找的结果,你觉得有多少属于人类的理解被应用到这个过程中?更大的可能是我们应该寻找人类技能与机器技能相结合的方式。而且我相信,人类未来需要承担的角色就是使用这种庞大的计算力量确保我们的利益。

BI:在下棋过程中,棋子的相对价值始终处于变化状态,处于弱势的地方可能更容易取得优势。电脑如何思考这样的转变?

卡斯帕罗夫:电脑不在乎心理问题,比如牺牲更强大的棋子。相反,它更看重即时回报。因此,智能算法和速度更快的硬件可让某台电脑看起来相当复杂,但实际上它依然看重结果。你所说的依然是它的薄弱环节之一,因为对于电脑来说,通过做出某些牺牲以取得长期战略优势依然是个巨大挑战,因为它依然注重立竿见影的回报。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这类牺牲都处于电脑的计算之内。只要在四五步棋中获得回报,这就不算是个大问题。

20年前与“深蓝”对决的人:人机结合胜过最强大电脑

“深蓝”国际象棋电脑

举例来说,从电脑的角度来看,解决方案非常简单:你需要牺牲掉王后。对于机器来说,这么做没关系,因为它在2步内就看到了回报,它可以获胜,而且这是赢得游戏的唯一方式。但是对人类玩家来说,毫无意义地放弃王后,即使多走一步棋,他可能也不会考虑。人类存在某种“盲区”:我之所以不考虑上述棋路,主要是因为那与我们所学相矛盾,我们绝不会放弃王后。

电脑可以平等地看待任何棋子,这是个很大的优势。正如我所说的那样,有些领域电脑的表现依然比较弱,因为它过于狭隘。但是,如果将人类和电脑相结合,然后对阵最强大的电脑,那么前者的组合很可能获胜,因为在特定情况下人类的建议非常关键。

BI:这很有趣,因为在其他行业也存在类似情况。比如在神经放射学中,人类无法像机器那样精确诊断,但人类和电脑的组合就能比单纯的机器给出更准确答案。

卡斯帕罗夫:的确如此。电脑可以帮助弥补我们的弱点。我们无法长时间保持稳定状态,我们可能会丧失警惕,我们可能因为不相关的东西分神。但人类拥有直觉,我们可以感觉到某些东西。你可以使用电脑检查对错,而将人类与电脑相结合,你就可以创造出非常强大的组合。

那么,这个组合中最重要的元素是什么?那就是接口。我相信你肯定能找到其他例子,但让我再次以国际象棋为例。有时候,你会碰到相对较弱的棋手,并非顶级棋手,因为他或她可能是更好的操作员。有了电脑后,了解如何帮助电脑变得越来越重要,而并非是人们自己亲自动手下棋。因此,你不需要有太多的想法。如果你有强大的界面,特别是可同时应对几台电脑时,你只需要旁观即可。如果你将它们组合起来,查看不同的计算方案,那么操作员就会占据优势,好的操作员可能成为非常强大的棋手。因为最终,人类技能可以最大限度地提高机器的输出。

BI:很容易发现,人类的直觉可能比电脑更弱,但你能举个直觉占据优势的例子吗?

卡斯帕罗夫:这里依然有个需要澄清的地方。你知道什么是直觉吗?有些直觉实际上基于经验。在纯粹的人类决策与电脑决策中,如果你拥有足够多的样本,我认为机器最终会取得优势。但是也有很多时候,直觉能够发挥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在我们的机械专业知识非常有限的领域。

BI:就像早期的国际象棋程序?

卡斯帕罗夫:忘掉早期的国际象棋程序吧!让我们谈谈2017年。我的结论是:任何我们已经知道如何去做的事情,机器都会做得更好。这句话中的关键元素是“我们已经知道如何去做”,因为我们经常遇到不知道该如何去应对的事情。所以,电脑在这样的领域表现也很差,因为它必须从人类经验中学习。他需要了解些东西,至少是游戏规则。你带来的东西必须有助于机器开始学习。这就像是“起点”那样,如果什么都没有,你可能无法解释它。

我的一个乐观预测基于这样的假设:电脑可以拥有宇宙中最好的算法,但它可能永远找不到目标。对于我们来说,向机器解释目标非常困难,因为我们也不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我们可能有目标,但是当观看地球照片、宇宙照片时,我们就会知道生活在地球上的目的吗?我们不知道。为此,这意味着我们依然在寻找目标,同时无法将这个信息传递给电脑。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个问题,也是某种安慰。虽然有人说这更像是说教,那么或许它就是说教。

正如我在书中和多次演讲中所提及的那样,人类思维受到好莱坞电影中对未来阴暗描述的影响,比如“终结者”、“天网”、“矩阵”等。在这样的世界中,没有人类生存的空间,或者他们必须要反抗机器。但我认为,这只是未来的想象,它会真的发生吗?我不知道。对于我来说,这些争论就像太阳如何在40亿到50亿年后变成超新星那样。坦白地说,我不在乎这些。

BI:在游戏中,与AI对抗是什么感觉?你似乎感觉不到它有情绪变化,这意味着游戏中不存在心理因素吗?以你对阵“深蓝”的经历解释下。

卡斯帕罗夫:那是一次相当难忘的经历,我已经与机器对战数十年。在书中,我曾描述1985年在汉堡发生的故事。当我成为世界冠军时,电脑还显得非常弱,可是当我2005年退出棋坛时,机器似乎变得无法战胜。我依然在尝试搞清楚,这是一种诅咒还是祝福。所以我不只是亲眼见证了这个过程,也是其中的积极因素。事实上,在与“深蓝”比赛后,我还与其他电脑程序对战过,并且都以平局结束。

综上所述,客观地说,也许第二年(1998年)我依然比电脑更强。如果IBM没有退役其电脑,我们继续对战,我认为我依然有获胜的机会。但是从历史角度来看,它是非物质性的。我甚至可以说,自从这台电脑在1996年的费城比赛中赢得首轮比赛后,它的里程碑意义比1997年赢得整场比赛更大。因为如果电脑能够赢得1轮比赛,那么它最终获胜只是时间问题,这个时间可能是1年、2年或5年。我们正走向这个方向迈进,电脑最终将赢得比赛。所以很明显,只需要更快的速度和更聪明的算法,电脑就可以达到击败最强人类棋手的水平。

20年前与“深蓝”对决的人:人机结合胜过最强大电脑

克劳德·申农(Claude Shannon)又被称为“信息理论之父”

重新回到那场比赛,我倾向于自己获得了祝福,因为在你所在的历史中,这种情况并不经常发生。我想,当时发生的事情帮助棋手加深了对国际象棋游戏的理解,并测试了许多新的想法。有趣的是,计算机科学领域最伟大的人物,比如艾伦·图灵(Alan Turing)、克劳德·申农(Claude Shannon)以及诺伯特·维纳(Norbert Wiener)等人,他们都将国际象棋作为AI的终极测试。他们认为:“如果电脑能够玩国际象棋,并且击败强大的人类棋手甚至世界冠军,这将成为世界迎来AI时代黎明的标志。”

尽管我很尊重他们,但实际上他们的观点却错了。尽管这是向前迈进的重要一步,但我们依然距离目标十分遥远。为此我认为,从这场比赛中吸取到的最佳教训是,我们可以更清楚地看到人类与电脑是如何协作的,因为这才是前进的正确道路。我总是在说,对于我们来说寻找新的挑战同样重要。所以,在打破“自满冰壳”的过程中,AI发挥了重要作用。我们拥有舒适的生活,我们只是不想冒险。而AI正威胁到太多令人感到舒适的工作,迫使人们再次开始冒险。

BI:你认为人类与电脑协同工作可成为更强大的组合,同时也在书中认为电脑让人类保留更多人性,你能解释下这种观点吗?

卡斯帕罗夫:这是个有趣的辩论题目。大约6个月前,我曾参加多伦多大学的辩论,它很有牛津式的风格。我们的辩论主题是:机器让我们保留更多人性还是更少人性?我们的观点是机器帮助我们保留更多人性,尽管我们输了辩论,但却从中学到很多东西。

20年前与“深蓝”对决的人:人机结合胜过最强大电脑

1984年举行了世界围棋冠军赛上,来自苏联的卫冕冠军阿纳托利·卡尔波夫(Anatoly Karpov)与挑战者卡斯帕罗夫对决

正如我所说的那样,我们知道如何去做的所有事中,机器都做得更好。那么其他事情呢?机器正在接管各种各样的工作,甚至渗透到认知层面。但依然有许多工作需要创意、好奇心或激情,比如艺术、太空探索、深海探索等。对于我们来说,需要确保我们有充实的生活、有意义的生活,我们需要提高独特的人文气质。我认为,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我们与电脑的差别。这就是为何我们认为AI未来只会增强人性。

反方观点认为,我们最终将成为电子人。这是一种有趣的说法,同样令人感到吃惊:每场辩论涉及的知识都很广,从科技到哲学等各个领域。现在,我们正使用将被植入身体中的设备,我们拥有更好的视觉、更快的速度、更大的力量。但这些都未改变人性,就像服用药物那样。为此,即使人类与技术相结合,也依然不会改变我们。即使你体内植入某些设备,可以让你跑得更快,你依然是相同的人类。

现在,有人认为可以将人类智慧从人体中取出,然后将其放在其他地方,这是个非常有趣的问题,但它也是个远未被充分理解的问题,因为它面临着本质上的挑战:我们能够想象自己的智慧和大脑功能在身体之外运行吗?它如何工作?因为这不仅仅涉及到大脑,还有我们的移动方式、激情以及性格等,这些都让我们显得与众不同。只要我们还不知道如何描述自己的智慧功能,担心人体在这个过程中变得不再相关,毫无疑问就像杞人忧天。为此我认为,电脑将会提出新的挑战,这意味着我们需要更有创意,保持更多人性,因为这才是让我们显得与众不同的根本。

BI:你认为对国际象棋最大的误解是什么?

卡斯帕罗夫:令我感到害怕的误解很大程度上是基于某些著作的描述,比如弗拉迪米尔·纳博科夫(Vladimir Nabokov)的 《卢金防御》(The Luzhin Defence)或斯蒂芬·茨威格(Stefan Zweig)的《象棋故事》(Chess Story)。在这些书籍的描述中,象棋天才总是处于咖啡馆黑暗的角落,好像与现实世界完全隔绝。我们的游戏也有这种情况,比如保罗·墨菲(Paul Morphy)和博比·费舍尔(Bobby Fischer)。但是当你看到脱离现实的棋手数量,并将他们进行对比时,你会发现国际象棋完全是神智健全的人才能玩的游戏。

20年前与“深蓝”对决的人:人机结合胜过最强大电脑

1957年6月21日,14岁的纽约棋手博比·费舍尔(Bobby Fischer)参加曼哈顿国际象棋俱乐部锦标赛

由于越来越多的孩子开始玩国际象棋,这种误解已经逐渐消除。但其影响依然很大,特别是对于非主流游戏来说。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当你看好莱坞电影时,它们总是利用国际象棋作为英雄或顶级人物智慧的象征,从《卡萨布兰卡》(Casablanca)到《哈里·波特》(Harry Potter)都是如此。你总是将国际象棋作为展示智慧的重要因素,而在正常生活中,象棋天才总是让人感觉很奇怪,就像AI那样。

BI:对于那些痴迷国际象棋的年轻棋手来说,你有什么样的建议?

卡斯帕罗夫:我想说,与博比·费舍尔(Bobby Fischer)甚至我个人相比,你们都有独特的学习机会,可以利用电脑了解更多有关国际象棋的东西,这可以帮助管理我们的全部生活。更为重要的是,你可以利用这种力量提高效率,同时也不会被电脑屏幕所劫持。你们总是需要保持人格完整。请记住,电脑是在帮助你。毕竟你不是在玩自由式国际象棋,而是更先进的人机对战象棋。如果你与其他人类棋手对决,可能只是为了赢得比赛。电脑不会帮你,除非你作弊。由于电脑不在身边,你必须确保从电脑上学到的任何东西不会对你参加真正比赛产生糟糕的影响。

BI:如何区分好的棋手与伟大的棋手?如何区分大师与世界冠军?

卡斯帕罗夫:他们几乎没什么差别。

BI:作为国际象棋棋手,你的理解是什么?

卡斯帕罗夫:或许是操控棋路的能力不同。强大的棋手可以管理,或者知道如何管理数千步棋。我做到了,这是很难的事情。为此如果你是世界冠军,可能能够计算更多棋步。但是随着数量的增加,游戏也会逐渐步入更高的水平。然而当你达到更高的层次后,差距反而会缩小,但的确存在。所以,即使有些人没能成为世界冠军,比如瓦西里·伊万丘克(Vassily Ivanchuk),他们依然属于这个层次。而当你实现超越进入最高层次后,是否能够想出新的东西成为你与其他顶级棋手最大的差异所在。每个世界冠军,每个进入这个层次的棋手,总能设法给游戏带来新的东西。这种能力总是能够让他们找到非常规方式,这就是最后的差别。

BI:对于你来说,国际象棋迷人吗?

卡斯帕罗夫:绝对非常迷人!我总是难以自制地去享受这种伟大的游戏。比如当我看到最后的棋局时,棋盘上只剩下少量棋子,我禁不住想“多么漂亮啊!”每当我心情糟糕的时候,我总是会看着棋盘,并尝试在其中发现让我高兴的东西。现在,由于有了电脑,我们拥有新的技术帮助研究象棋。大型数据库中有各种棋谱,电脑可以计算出无数棋子的位置,超过100TB字节的信息。随后,人们会更加深入地研究,有许多伟大的事情等待你去发现。正如我所说的,符合规则的棋步是无限的,关键看你是否能在垃圾堆中找到那颗宝石。

BI:有趣的是,这可能是机器依然无法做到的事情。

卡斯帕罗夫:的确,只有人类才能找到这些宝石。(编译/金鹿)

推荐:人工智能汹涌而来,未来已变!关注“AI世代”微信号(tencentAI),关注未来。

20年前与“深蓝”对决的人:人机结合胜过最强大电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immonzang
收藏本文

标签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