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特斯拉工人向管理层施压:先满足工会要求再考虑提高产量

BI中文站 8月10日报道

特斯拉在今年7月交付了首批30辆Model 3轿车,标志着其首款面向大众市场的车型开始生产。公司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日前表示,推出首款面向大众市场的车型Model 3之后,公司即将进入“生产高峰期”。

然而就在特斯拉准备为Model 3增加产量之际,一些工人利用这个机会向管理层施加压力,要求公司满足工会的一些要求。

真正的生产热潮要等到秋天才会开始,届时特斯拉将把Model 3的月产量由9月份的1500辆提高到12月份的2万辆。

加州弗里蒙特的两个工厂工人要求工会向媒体披露,Model 3的生产过程中可能存在两个潜在问题。

其一是,特斯拉跳过了Model 3组装线新设备的标准测试。支持工会的工人表示,新设备存在的这些不可见问题可能会导致现场人员受伤,特斯拉过去一直存在这样的问题。

第二个可能的问题是,即使组装线顺利运行,特斯拉仍然面临着迄今为止最大的订单。这两名工人在接受采访时称,他们担心特斯拉会要求工人加班加点地生产以满足最后期限的要求,这也是导致弗里蒙特工厂的工伤事故超过业内平均水平的主要原因。

工人们表示,自从今年2月工会开始运作以来,特斯拉已经作出一些改进措施以改善工厂的生产条件,但是他们同时也补充说,特斯拉可能有必要才进行更多调整,以确保生产进度不会出现重大延误,同时也不会让工厂工人受到伤害。

马斯克本人在7月份的首批Model 3交接仪式上承认,特斯拉面临着至少6个月的生产高峰期。但马斯克也反复强调,Model 3的制造过程比之前车型的制造过程简单得多。

马斯克在今年5月的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我们在Model 3的设计上作了巨大努力,充分考虑到制造工艺难度等问题,没有添加各种花哨而无用的功能,也没有什么特殊的配置。我们在设计时就考虑到了降低制造难度的问题。”

高风险策略

对于工会来说,Model 3的推出是向特斯拉施加压力的绝佳机会。该公司有将近一年的订单需要完成,而且投资者对公司成长的预期也非常高。

特斯拉生产团队的两名成员表示,弗里蒙特工厂可能还没有做好应对快速生产的准备。特斯拉已经接到的Model 3订单高达45.5万辆。

今年2月,特斯拉将弗里蒙特工厂关闭了一周的时间,以便为Model 3装备生产线安装新设备。

但是特斯拉可能采用了一种高风险的策略,它跳过了新设备的生产原型测试阶段。

原型测试阶段指的是汽车制造商为启动新车型生产线而进行的新设备测试。这一测试阶段被称为“软建模”(soft tooling),允许汽车厂商利用一次性设备解决生产中的问题,这些一次性设备可能会在生产进入高产量阶段之前损害汽车的整体质量。

工人们也可以借此机会对设备改进提出反馈意见。一旦解决了软建模的问题,汽车厂商就可以发出设备最终订单,以便展开大规模生产。

特斯拉跳过了软建模阶段,转而使用计算机模拟来设计和订购最终的制造设备。

特斯拉的工人们表示,根据过去的经验,随着产量迅速提升,新设备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他们担心公司将很难解决这些新出现的问题。

特斯拉的电池生产助理迈克尔-卡图拉(Michael Catura)在一次采访时表示:“我对这一点有怀疑,因为,就像任何新事物一样,总会有需要作出的调整,而你不能保证新产品发布后便是完美无瑕的,你肯定需要去处理各种各样的问题和麻烦。”

卡图拉补充说,他已经在特斯拉弗里蒙特工厂工作了3年。他是联合汽车工人(United Automobile Workers)工会支持的工会成员之一。

当被问及这些顾虑时,特斯拉的一名发言人提到了5月份的一篇博客文章,他说公司有一个人体工程学团队正在与工程师们合作,利用计算机模拟技术来设计制造设备,并且保证不会给工厂工人带来不必要的伤害。

乔纳森-加勒苏(Jonathan Galescu)是一名支持工会的特斯拉生产技术人员。他说,他对这种做法是否注意保证工人不会在工作中受伤表示怀疑。

他说:“你让从来没有钻研过计算机技术的工程师们坐在办公室里去设计一些他们从未使用过的东西。”

他补充说:“当我们试图改变它的时候,他们已经在这种设备上花了成千上万美元,他们不想为我们改变它。”

加勒苏已经在特斯拉工作了3年,他说目前他负责协助Model X的生产。

据加州工会组织Worksafe在今年5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在2014年和2015年,特斯拉的弗里蒙特工厂的工伤事故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特斯拉毫无讳言公司在2013年至2016年期间的事故发生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但是该公司表示,自2016年第一季度到2017年第一季度,由于对Model S和Model X组装线进行了人体工程学的调整,工伤事故率已有所下降。

加勒苏还说,新设备存在的问题可能会降低生产效率。

顾问公司Oliver Wyman的汽车和制造行业副总裁米歇尔-希尔(Michelle Hill)表示,“软建模”的过程可能需要5个月到8个月的时间。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跳过软建模过程可以帮助特斯拉削减成本,并且更早开始生产。

各大汽车厂商都开始以来计算机模拟技术来减少在软建模上面的开支,但是希尔称,完全放弃测试是不正常的。奥迪正在墨西哥的工厂测试这种概念。

希尔说,特斯拉不太可能在跳过软建模阶段后避免生产过程中出现问题,因为计算机模拟技术很难预测出每一种生产环境。

她说:“你必须知道,在生产过程中,会有许多不同的工艺变化。这些工艺变化可能会导致一些问题并推迟产量提升计划。”

特斯拉在过去的汽车发布过程中曾经采用过软建模的方法,遇到了一些挫折。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这种软建模的方法给Model X带来了一系列复杂问题。Model X被推迟了3年,最后特斯拉还进行了自愿召回。

正是在那个时候,弗里蒙特工厂的工伤事故率达到了最高水平。

当被问及工人对Model 3的生产过程存在的顾虑时,特斯拉的一位发言人解释了公司在人体工程学方面所做的努力以及之前关于该车型简单设计的声明。

马斯克曾说过,这款轿车没有复杂的功能,比如自我呈现车门把手或鹰翼车门,这些复杂的设计会加大制造难度。

马斯克在去年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说:“Model 3真的是为制造而设计的,这是一款比Model S或Model X更简单的汽车。”

在那次电话会议上,特斯拉全球销售和服务部门总裁乔恩-麦克尼尔(Jon McNeill)表示,公司从Model S和Model X中学到了很多教训,并利用这些教训改进了Model 3的生产策略。

麦克尼尔说:“我们努力客服了这个问题并取得了成功,但我认为,在设计Model 3、系统和生产线的时候,很多教训从一开始就被考虑进去了。”

快马加鞭

即便装配线运行顺利,弗里蒙特工厂的两名工人仍然表示他们担心工作环境会因为特斯拉努力提高产量以满足Model 3的高需求而恶化。

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对公司在生产上面临的挑战表示欢迎。今年7月,马斯克表示,弗里蒙特工厂将因为Model 3而迎来至少6个月的生产高峰期。

马斯克曾将Model S和Model X的制造过程比作“生产地狱”(即人们熟知的“生产高峰期”)。

卡图拉在说到Model X生产过程时说:“那时,他们真的是快马加鞭啊。他们迅速把装配线组装起来,就像催马快速前进一样。”

特斯拉弗里蒙特工厂的生产助理约瑟-莫兰(Jose Moran)在2月份启动了成立工会的工作。Medium发表了一篇文章,详细描述了这家旗舰工厂的艰苦工作环境。莫兰说,弗里蒙特工厂的员工经常因为设备不佳和加班时间过长而受伤。

卫报在5月份发表了一份爆炸性报道,详细描述了工作时间和巨大的压力是如何造成人们在工厂恶劣的工作环境中晕倒的。

加勒苏说:“制造汽车的压力非常非常大,我只是希望他们能为我们制定一个合理的生产速度,我们过去所经历的一些事儿太不合理了。”

在5月份发表的一篇博客文章中,特斯拉承认员工们过去曾经加班加点地工作,但公司已经通过增加一个轮班班次的方式减少了每班的员工的平均工作时间。

卡图拉和加勒苏都表示,自从特斯拉增加了第三个轮班班次后,平均轮班时间一直是8个小时,但是他们表示,这种变化不会持续太久。

卡图拉说,工人们已经接到周末额外加班的轮班计划表,因为现在公司要为Model 3批量生产做准备。他补充说,工人们猜测公司很快就会换回以前那种10小时制的轮班模式。

高压力环境不仅对从事工作的工人不利。Model S和Model X的类似生产环境最终导致了汽车发布延迟和汽车存在缺陷。

卡图拉说:“这是一种双重标准,因为当你在这么做的时候,你会因为做得太快而导致产品有缺陷,这样你就麻烦了;但是如果你做得不够快,你也会陷入麻烦。”

一位曾经负责Model S发布的前特斯拉员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Model 3可能会跟Model S一样推迟,因为特斯拉想通过一套全新的工具来快速提升一款全新车型的生产速度。

该消息人士称,当特斯拉实现大批量生产时,Model 3装配线不足的问题就会显现出来。

卡图拉说:“现在,我们有一个具体的配额需求,我们有时很难得到这个配额。因此,想想我们在生产Model 3的时候该怎么办?我们将需要第二条甚至第三条生产线才能完成任务。”

特斯拉首席技术官JB-斯特劳贝尔(JB Straubel)在公司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说,Model 3生产线的自动化程度比Model S和Model X的生产线自动化程度更高。

特斯拉的一名发言人表示,生产自动化和Model 3设计更简单应该有助于特斯拉实现宏伟的生产目标。

给特斯拉董事会施压

弗里蒙特工厂的工人们呼吁成立工会,他们声称他们已经向特斯拉施加了压力,要求特斯拉先满足他们的要求,那样才能保证Model 3的生产顺利进行,并且尽可能地减少现场人员伤亡。

负责工会组织工作的特斯拉工人组织委员会在7月份给特斯拉董事会写了一封信,列出了他们的要求。

这封信要求特斯拉告知员工在工厂工作的风险,确保安全检查随时可用,允许工人参与同设备有关的决策,并且允许弗里蒙特工厂的工人在公司安全计划中拥有发言权。

信件写道:“我们一再提出这些问题,但是它们并未得到解决。在我们努力成为美国最赚钱、最有效率的汽车公司时,你们的指导将是非常宝贵的。”

弗里蒙特工厂最初是一家联合工厂,由通用汽车和丰田共同拥有,但是该工厂自2010年被移交给特斯拉以来,一直没有工会代表的监督。

当特斯拉从一家硅谷初创公司转型为一家面向大众市场的汽车制造商时,必然会出现组建工会的需求,这并不出人意料。卡图拉和加勒苏拒绝透露有多少人参与了组建工会的工作,因此现在很难估计有多少员工加入了工会。

尼桑公司在密西西比州的一家工厂里,工人们最近投票反对UAW支持的一项工会化运动。

工人们说,自从今年2月份工会化工作启动以来,特斯拉对于某些问题一直保持着虚心接受的态度。

卡图拉说,除了组建一支人体工程学团队,并且增加第三个轮班班次,当他和其他人向特斯拉管理层汇报工伤事故时,管理层一直表现得很积极。

他说:“自从工会化工作启动以来,我与公司管理层进行了很多沟通。如果我们有一个问题并且向他们提出来,他们总是尽力帮助我们。”

尽管特斯拉在工伤事故发生后作了一些改变,但是一些员工仍然对马斯克的开放态度持反对意见。

马斯克最初声称,针对弗里蒙特工厂的工伤事故提出的指控是不诚实的或完全虚假的,但后来他要求员工直接向他汇报受伤情况。

在5月份的一篇博客文章中,特斯拉声称有关弗里蒙特工厂安全问题的报道是“基于传闻而非事实的”误导性报道。

加勒苏说:“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它不应该是一件公开的事。当我们在工作中累得半死的时候,当我们汇报我们的工伤事故时,没有人理会我们的诉求。”

但是特斯拉员工组织委员会和马斯克都非常肯定,Model 3的生产将是一项重大挑战。(编译/林靖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alo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