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硅谷精英跟我们不是一路人?外媒称硅谷越来越世俗

BI中文站 8月13日 报道

【腾讯科技编者按】 资深编辑和记者史蒂夫-科瓦奇(Steve Kovach)近日撰文称,硅谷人总是生活在一个理想的泡沫中,以为自己正在改变世界。但是现在,这个泡沫破灭了,他们也陷入到了普罗大众所面临的文化冲突之中。以下是原文节选:

在2014年,因为工作安排,我在旧金山生活了三个月。

作为一个纽约人,我在这里感觉就像生活在虚构的电视剧中。

我的感觉是对的。我那三个月最大的感受就是:硅谷人跟我们其他人不是一路人。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一个理想的泡沫中,相信自己正在用自己的聪明才智改变这个世界,而往往会忽略外面世界的现实。

理想主义的破灭

但是,这个理想主义的泡沫在本周破灭了。因为谷歌(微博)工程师詹姆斯-达莫尔(James Damore)的多样性备忘录在网上疯传,他本人一夜之间成为了极右翼人士心中的英雄。他在备忘录中声称,女性的生理缺陷导致她们无法胜任某些科技工作。这样的言论引发了巨大的争议。

事实上,他引用了科学数据来支持自己的观点。但是,这个事实被人们忽略了。

保守主义者兴奋地到网上表达自己的观点。他们转发了达莫尔的备忘录,并声称这充分证明谷歌希望让保守主义者闭嘴。社交新闻网站Reddit 的一名用户甚至将达莫尔的备忘录比作是1517年德国人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发表的著名的《 九十五条论纲》(Ninety-Five Theses)。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谷歌旗下的视频网站YouTube已成为了右翼分子的热土,也成了达莫尔自己选择的发声渠道。达莫尔首次公开接受采访就选择YouTube网站的粉丝众多的极右翼人物斯特凡-莫利纽克斯(Stefan Molyneux)和乔丹-彼得森(Jordan B. Peterson)。

达莫尔的备忘录和随后发生的解聘事件就像一个炸药桶,宣告了硅谷文化战争的开始。这种文化战争我们普罗大众已开打了好多年。

俗世的文化冲突

我感觉,这种文化冲突只会愈演愈烈。有几个谷歌员工向我描述过该公司内部的竭嘶底里的状况。例如,一些保守主义员工采取“恶意盲从”的工作态度,即按照字面意思而不是其本意来理解和执行上司的指令,眼睁睁看着事情搞砸。

一名谷歌员工告诉我,她的一些支持达莫尔的同事甚至开始报复那些反对达莫尔立场的员工,将他们的内部Google+资料公布到互联网上。这导致很多员工不再公开反对达莫尔,因为他们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甚至因为有些员工担心自身安危而取消了旨在探讨达莫尔问题的全体员工大会。

但是,理想主义泡沫的破灭影响的不仅仅是谷歌人,更可能是所有硅谷人。科技行业中的其他人也利用达莫尔的备忘录来表达类似的观点。这种情况在六个月前是绝对看不到的。

下面是两位风投资本家——蒂尔资本的执行董事埃瑞克-韦恩斯坦(Eric Weinstein)和创业公司孵化机构Y Combinator的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发布的帖子:

“亲爱的谷歌,不要教我的女儿:她的财务自由之路不是编程,而是向人力资源部投诉。谢谢。一位父亲。——埃瑞克-韦恩斯坦”

“他们发布这份备忘录是嗑药了吧。这是谷歌要事先审查的东西。——保罗-格雷厄姆”

这是一场持久战

更为重要的是,谷歌招致了硅谷之外的右翼势力的攻击。

那些反对达莫尔的谷歌员工发现自己的姓名被公布到了右翼网站上。而且,一些在全国有影响力的右翼人物开始发表自己的观点。《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大卫-布鲁克斯(David Brooks)称,皮查伊应该为解雇达莫尔辞职。阿肯色州前州长、保守人士福克斯新闻评论员麦克-哈克比(Mike Huckabee)称解雇达莫尔相当于中世纪迫害女性的“猎巫”行动。

自从2014年“游戏玩家门”(Gamergate)事件爆发以来,科技行业从未见过这样大的文化冲突。

这次文化冲突的影响范围更广。这一次,是一家影响了我们日常生活的上市公司与右翼势力开战。这一次,谷歌备忘录的争议已超出了互联网的范畴,渗透到了现实生活中。这是2017年的文化大事件:普罗大众面临的文化冲突蔓延到了科技行业,这个对我们生活的影响力呈指数级别增长的行业。

这场文化之战才刚刚开始,它注定要持续几个月时间。这种文化冲突,我们普罗大众早已熟悉。现在,由于硅谷的理想主义泡沫破灭,这些科技精英们也像我们这些普通人一样陷入到了世俗现实和文化冲突之中。(编译/乐学)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mavisgua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