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Waymo向Uber开出10亿美元和解价 却遭后者拒绝

BI中文站 10月12日报道

据知情人士透露,Alphabet旗下自动驾驶汽车子公司Waymo已经向Uber开出了和解两家公司之间的商业机密盗窃案的条件,包括至少10亿美元的赔偿金和Uber公开道歉,但遭到后者的拒绝。

据知情人士称,Waymo还要求任命一位独立监督员,以确保Uber以后不会使用Waymo的技术。

知情人士称,Uber拒绝了这些条件。目前还不清楚Waymo提出的确切赔偿金额和它提出这些条件的时间。

此前媒体从未报道过Waymo在该案中的谈判立场,但是该公司的态度如此强硬说明它在经过几个月预审后对自己更加有信心了,该案的最终判决结果可能会影响到谁能在快速发展的自动驾驶汽车领域处于领先位置。

佛罗里达大学莱文法学院的商业秘密专家伊丽莎白-罗维(Elizabeth Rowe)表示,Waymo提出如此激进的和解要求同时也表明它并不急于结束诉讼,部分原因可能是它想利用该案分散Uber领导层的注意力。

Waymo最近说服旧金山的一名联邦法官将案件审理时间从10月份推迟到12月初,理由是有必要对Uber此前没有披露的证据进行调查。

据知情人士称,目前还没有安排进一步的和解谈判。负责审理该案的法官要求这两家公司与法庭指定的法官共商调解方案。

Waymo代表律师艾米-坎迪多(Amy Candido)拒绝就任何和解谈判置评,但她表示公司起诉Uber的理由“非常清楚”。

她说:“Waymo有一个目标:阻止Uber使用其商业机密。现在,公司的目标仍是这个。”

Uber发言人对此未予置评。

Waymo声称一名前员工拿走了数千份机密文件

Waymo在今年2月对Uber提出了起诉,声称其前工程师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在离职前下载了超过1.4万份机密文件,然后成立了一家名为Otto的自动驾驶卡车公司,很快这家公司就被Uber收购了。

Uber否认使用了Waymo的任何商业机密。

Waymo的诉讼对Uber来说极具破坏性。美国地区法官威廉-阿尔苏普(William Alsup)在今年5月批准了Waymo提出的预审禁令,该禁令禁止莱万多夫斯基参与激光雷达的开发工作。激光雷达是自动驾驶汽车上的一项关键传感器技术,这也是该案的关键。

莱万多夫斯基被认为是一名有远见的汽车技术人才,他拒绝将该案的核心文件还给Waymo,后来他就被Uber解雇了。莱万多夫斯基坚称自己享有不自证其罪的宪法权利,并拒绝回答Waymo律师提出的问题。

与此同时,Uber联合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今年6月辞去了首席执行官一职,原因是公司之前被指控存在广泛的不当行为。卡兰尼克后来卷入了与Uber投资者基准资本(Benchmark Capital)的董事会斗争中。

Benchmark在另一宗诉讼中援引了Waymo的指控,目的是迫使卡兰尼克离开公司董事会。特拉华州的一名法官已将该案搁置并提交给私下仲裁。

双方的代表律师上周在法庭上说,10月1日,即卡兰尼克被安排在Waymo诉讼案中作证的前一天,卡兰尼克的律师打电话给Waymo,要求推迟卡兰尼克作证的时间。

Waymo的代表律师在法庭上说,卡兰尼克的代表律师声称卡兰尼克正在为任命新的董事会成员而战,因此他太忙了。Waymo拒绝了这一请求,迫使卡兰尼克参加了作证。

19亿美元赔偿金

罗维称,给竞争对手造成这样的干扰显然对Waymo有利。Uber聘请了三家律师事务所打官司,并且花了几千个小时的时间去调查自己的服务器,寻找Waymo的机密信息。

罗维说:“我认为这些都是打长期战的好理由。”

据法庭文件显示,Waymo估计的损失大约为19亿美元。据另一位知情人士称,尽管Waymo提出了高额的赔偿金要求和其他和解条件,但是公司仍以永久禁止Uber使用Waymo的知识产权作为和解的主要条件。

此案的许多技术证据已经被封存,外界观察员无法独立评估双方论点的力度。上周在法庭上,阿尔苏普声称Uber的产品跟Waymo的产品“截然不同”。

即使陪审团认定Uber窃取了Waymo的商业机密,Uber仍然在法庭文件中声称它的工程师一直在围绕该案牵涉到的Waymo技术进行设计。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将会减轻Uber在法庭上败诉造成的影响。

但是Waymo对Uber的说法持怀疑态度。它在周一提交的一份法庭文件中恳请法庭发布命令,强制要求Uber披露其激光雷达产品的源代码或基础软件。

Waymo在法庭文件中称,公司最近了解到一些前员工窃取了Waymo的源代码并将这些源代码带到了Uber,其中包括一些与自动驾驶汽车的“大脑”有关的软件。(编译/林靖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yungzh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