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Waymo诉Uber窃密案开审 或帮助重塑硅谷

Uber联合创始人兼前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

BI中文站 2月6日报道

美国当地时间周一(6日),Google母公司Alphabet旗下无人驾驶汽车子公司Waymo与叫车服务公司Uber对薄公堂,前者指控Uber窃取其与无人驾驶汽车技术有关的商业窃密案正式开审。

此案的关键人物是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他曾是谷歌重要工程师,当他离职加盟Uber时被指窃取大量机密技术信息。谷歌正向Uber索赔,并要求法官永久禁止后者使用该技术。此案可能会对硅谷的招聘机制产生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2017年,有关Uber的“不良行为”开始集中爆发,并引发了这家叫车服务公司所代表的“快速行动,打破常规”的硅谷精神是否合适的争论。好莱坞式的故事情节导致两大科技巨头之间发生激烈的法律碰撞,并带来了重要启示。

旧金山联邦法官威廉·阿尔索普(William Alsup)不得不重申,知识产权依然是此案的核心。他说:“本案的核心问题仍然是Uber是否盗用了Waymo的商业机密,而不是Uber是否是一家邪恶的公司。”

无论最终结果如何,此案似乎不太可能终结Uber,甚至不会影响其无人驾驶汽车雄心。但是当谈到它的声誉时,损害可能不可避免。除了Uber和Waymo之间的激烈冲突之外,这起案件可能会对科技行业永无止境的激烈人才争夺战产生更广泛的影响。

招募莱万多夫斯基为Uber引来大麻烦

Waymo诉Uber窃密案的核心人物是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他曾是谷歌的明星工程师,曾参与谷歌的无人驾驶汽车项目(后来成为Waymo)工作,然后创办了名为Otto的无人驾驶卡车初创公司,随后该公司被Uber收购。

莱万多夫斯基被控在他离职时带走了大量机密的谷歌文件,这些“商业机密”据称被Uber使用,当时该公司正在加速开发自己的“激光雷达”技术,这是一种用于无人驾驶车辆上的传感器。

代表Uber的律所曾在聘请莱万多夫斯基之前对其进行尽职调查,发现这位工程师拥有大量谷歌文件。但莱万多夫斯基表示,他已经毁掉它们,而Uber坚称从未见到过这些文件。

卡兰尼克与莱万多夫斯基的合影

在过去的一年中,此案细节逐渐浮出水面,许多细节都将Uber描绘成一家令人讨厌的公司,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前Uber员工律师写的“雅各布斯信”(Jacobs letter)。信中写道,Uber内部的特别团队侵入竞争对手的电脑系统,窃取竞争对手的数据,记录竞争对手在酒店中的私人谈话,并使用自毁信息服务。

各色耸人听闻的细节有时掩盖了纠纷的实质,促使阿尔索普不断重申“邪恶公司”提醒。他说:“Waymo决定花这么多时间和精力去追求与案件不相关的事情,不禁让人觉得Waymo似乎不愿或无法证明其真实诉求,而是提出一系列假定的糟糕事实,试图让陪审团对Uber产生厌恶之心。”

在拒绝与Uber的法律团队合作后,Uber于2017年解雇了莱万多夫斯基。虽然他不是本案的被告,但很有可能会被传唤为证人,可是他很可能引用宪法修正案第五条款“拒不解释”(Plead The Fifth),而不是回答问题。

对人才流动产生重大影响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事情都取决于“商业机密”是如何定义的。从广义上讲,商业机密是一种具有经济价值的信息,而公众或其他人都不知道它的价值。然而,这并没有延伸到专业技能和能力上,它们可能很难划清界限。

阿尔索普在给陪审员的指导草案中写道:“当工程师们跳槽到新东家的时候,他们不能指望从记忆中抹去这种自然的在职实践经验,并将在法律许可情况下自由使用。然而,工程师不能在新的工作岗位上,让新雇主使用或向其他人透露之前雇主开发的特定工程解决方案或信息。”

Waymo认为,莱万多夫斯基窃取商业机密,并利用它们来推进Uber的激光雷达开发工作。而Uber则反驳说,它独立开发了所有技术,而Waymo的“商业机密”一开始就不应该被认为是商业机密。

2017年10月30日,Waymo无人驾驶汽车——克莱斯勒Pacifica在位于加州默塞德郡的退役空军基地测试自动导航技术

从历史上看,加州始终对公司间的人才流动持宽松态度,拒绝在雇佣合同中执行非竞争条款,这项条款可防止人们为竞争对手工作。而此案之后,可能导致工程师们为新雇主带来的帮助更有限,并有可能围绕招聘打开未来商业窃密诉讼的大门。

佛罗里达大学莱文法学院教授伊丽莎白·罗(Elizabeth Rowe)表示:“任何时候遇到这样高调的案例,涉及有争议的商业机密,我认为这可能最终会产生巨大影响。我怀疑,如果Waymo诉讼获胜,这可能最终导致人们停下来,三思而后行。”

到目前为止,阿尔索普都在试图平衡知识产权和员工自由流动之间的竞争需求,并在2017年11月的审前听证会上问道:“在工程师们继续下一份工作之前,它们应该做额叶切除手术吗?答案是否定的,但是他们可能知道可口可乐的配方。他们必须在下一份工作开始之前忘记这一点。”

不管发生什么 这不是Uber的丧钟

Waymo正在寻求两件事:损害赔偿和永久禁令,以阻止Uber使用其所谓的商业机密。如果它能让陪审团相信自己的“商业秘密”是真的商业秘密,那么将由陪审团来决定损害赔偿数额,但将由阿尔索普法官来决定是否发布禁令。

Uber前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曾表示,Uber的未来取决于无人驾驶技术。禁令虽然令人感到尴尬,但对该公司来书影响不会是灾难性的。目前,Uber的无人驾驶汽车并未使用有争议的技术,而是依赖于第三方公司Velodyne的现成技术。

Uber的新任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

无论法律后果如何,Uber付出的真正代价可能是巨大的声誉损失。在过去的一年中,Uber丑闻缠身,从职场性别歧视的指控到令人震惊的高管不良行为,最终导致卡兰尼克被驱逐。与Waymo的官司将会被许多人视为因果报应,是肮脏历史引发的必然恶果。

圣克拉拉大学法学院教授埃里克·戈德曼(Eric Goldman)在电子邮件中说:“无论在法庭内外,Uber始终在为自己辩护。虽然在驳斥Waymo指控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但它既还没有动摇Waymo的核心指控,也未能平息挥之不去的疑虑。此外,诉讼还迫使Uber在无人驾驶汽车领域的关键专家莱万多夫斯基离开公司,让Uber收购他的业务变得异常昂贵。”(编译/金鹿)

美国Business Insider作品的中文相关权益归腾讯公司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等。微信公众号:BI中文站。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alo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