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深网】阿里收购饿了么:新零售大战开启 张旭豪或将出局

腾讯《深网》作者 相欣 孙宏超

继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后,阿里即将收购饿了么的消息引发外卖市场、以及新零售领域的新变数。

昨天下午,有消息称阿里巴巴已收购饿了么,3个月内阿里将按95亿美元收购饿了么全部股份。目前阿里巴巴和饿了么均表示对此消息不予回应。

一位接近饿了么投资方人士对腾讯深网证实了该消息,并称阿里收购饿了么是“板上钉钉的事”,但他认为不一定完全是现金收购,可能会掺杂换股交易的方式。

除了这场交易本身,更加值得关注的是,对于阿里来说收购饿了么意味着什么?外卖市场将会沿着怎样的轨迹继续发展?坚持独立发展的张旭豪又将何去何从?

从“口碑、饿了么”到“口碑+饿了么”

今年年初,阿里巴巴宣布将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口碑纳入新零售体系。口碑的业务汇报线从原来的蚂蚁金服调整至阿里巴巴集团,口碑CEO范驰向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汇报。业务汇报线调整后,口碑仍然保持独立公司的定位,在新零售领域与阿里巴巴集团形成更加深入的战略协同。

去年阿里巴巴联手蚂蚁金服以10亿美元入股饿了么时,曾对外明确表示“口碑专注到店,饿了么专注到家”的业务分工。而此次阿里巴巴全资收购饿了么,可能会将口碑以及饿了么全线打通,这意味着口碑的地位将得到进一步提升。

张勇在2017年谈新零售引发的四个商业趋势,就包括“从线上走向线下,从城市走向农村,从国内走向国外,从衣食住行走向吃喝玩乐。”

在口碑业务调整后,范驰曾对腾讯《深网》表示将上线新的解决方案,而这套解决方案业务的核心逻辑就是通过数据解决餐饮行业人效、坪效的问题。

在未来,口碑和饿了么将在餐饮领域形成强大的共同体,同时在B端和天猫甚至中国内贸事业部(原阿里巴巴旗下1688,B2B)形成有效互动,商家上游采购数据将被纳入阿里体系,食材购买将更透明高效安全。

去年年底,口碑还在杭州完成了无人餐厅的初步布局,同时试图通过菜肴的标准半成品打造出市场新的增量。目前,西贝莜麦村、新良记小龙虾、小南国等餐饮企业都开始做标品,这些食品通过简单烹饪、加热,在店食用的用户都几乎品尝不出其是半成品加工而成,未来也可以逐步进入家庭。

在餐饮之外,饿了么或许将为阿里巴巴的新零售体系提供更多的配送选项。

2015年8月,饿了么成立了全国性即时配送体系蜂鸟配送,专注于即时配送本地生活最后一公里。最新数据显示,蜂鸟日均配送订单已达450万单,服务覆盖1200多个大中小城市,已合作商户数100 万家,骑手人数300万人。

此前美团外卖已经和多个商业体系达成配送合作,而饿了么的线下资源或许也将成为阿里新零售战略的重要构成。

外卖双极:美团对战阿里

外卖市场,或者说生活本地服务正在进化出一个全新的格局,如果说此前是美团第点评与饿了么的一对一决战,那么在阿里收购饿了么之后,美团点评需要面对的则是饿了么、百度外卖、口碑与阿里的协同作战。

美团点评与阿里的决裂,还要追溯到2015年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彼时大众点评背靠腾讯,阿里自然不会希望“干儿子”美团倒戈。但木已成舟,阿里随后开始加大对口碑的支持力度,兜售其所持有的美团点评新公司7%股份,并转向扶持饿了么。

在处理与阿里的关系上,美团点评CEO王兴态度很坚决,他甚至曾公开挑明与阿里的纷争,“它去年之所以兜售我们的老股是为了干扰我们融资。如果你不看好这家公司,那干脆卖光好了,我们已经帮他们找好了买家。但他却不肯卖光,他一定要留一点,或许是为了将来能继续给我们制造点麻烦。”

与张旭豪最初的想一样,王兴一直希望保持公司独立发展,掌握对公司的控制权,但这显然违背了阿里寻求绝对控股权的诉求。

即便如此,美团点评也无需畏惧。当饿了么需要阿里为其持续供血时,美团点评已经在去年5月实现盈亏平衡,账上实际储备资金超过30亿元。2017年全年3600亿元的交易额、330亿元收入则向外界证明了自己。

在外卖市场份额上相持不下的饿了么和美团点评,正在驶向垂直纵深和多元化两个不同方向,前者专注于外卖业务,后者围绕生活本地服务不断辐射业务覆盖面。

单就外卖市场而言,美团点评与饿了么不相上下。据艾媒咨询发布2017上半年中国在线餐饮外卖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外卖三巨头中,饿了么的份额约41.7%,美团外卖的份额为41%,百度外卖为13.2%。

一边是阿里傍身、外卖市场最早玩家的饿了么;一边是背靠腾讯、后发制人的美团点评,最终谁才会成为收割市场的玩家,短期内依旧是个疑问。然而可以预见的是,加码布局新零售的阿里与刚成立新零售事业群的美团势必将把战火重新燃起。

张旭豪出局已定

在阿里强势作风笼罩下,张旭豪对于“饿了么将独立发展、独立上市”的坚持或许即将化为泡影。UC、高德、优酷一步步被阿里消化的结局也或将在饿了么身上重新上演。

十年前,年仅23岁的张旭豪和他的研究生同学康嘉开发出网上订餐服务“饿了么”,并逐渐在上海大学城做出名气。十年后,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并成功跻身成为外卖市场的巨头玩家,唯一的竞争对手也仅剩下起家于北京的美团外卖。

在不断巩固自己的市场地位同时,张旭豪对于饿了么的掌控却在逐渐丧失。

十年里,饿了么先后完成了八轮融资,其中在2016年和2017年获得来自阿里与蚂蚁金服共计约16.5亿美元融资。至此,阿里系对饿了么的持股达到32.94%,取代饿了么管理团队成为饿了么最大股东,随后阿里董事局副主席兼口碑网董事长蔡崇信也加入饿了么董事会。而张旭豪本人股份被稀释到约2%。

在这过程中,张旭豪对于“独立发展”的坚持也在慢慢弱化。

时间退回到2013年,在美团外卖正式上线之前,彼时的美团副总裁王慧文特意到上海见了张旭豪,这次见面谈到了收购事宜,张旭豪干脆地拒绝了。2015年,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后,张旭豪特意通过内部信表示“饿了么并未参与此次合并,仍将坚持独立发展。”

今时不同往日。随着阿里入股,关于饿了么与阿里的关系成为张旭豪多次面对媒体时的必答问题。2017年6月,张旭豪在一次内部分享中给予了正面回答,“尽管阿里有强势的一面,但它实质是好的。你说它真是想控制这家公司?控制不控制,其实在于你做得好不好,你做得不好被收购这是宿命。”

如今回过头来再看这笔收购交易,或许在2016年底就已埋下伏笔。

当时有传言称张旭豪与阿里对赌失败,张旭豪或将离开饿了么,并将其所持饿了么的一部分股权给阿里,而对赌协议的核心是上市、市场占有率以及收支,饿了么回应称并不属实。

从校园走出的饿了么,在经历过十年市场厮杀最终被阿里收入麾下,这样的结果,在张旭豪决定接受阿里投资时似乎就已经注定。

当然,也有人对张旭豪的去留持乐观态度,毕竟有马云用5%的股份控制公司的先例。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马云,至于张旭豪能否继续掌控饿了么,获得肯定答案的可能性并不高。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onestsu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