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这家创企想将人类思维上传云端 但你首先要被杀掉

2011年3月8日,在英国布里斯托尔的展览中,克里·格里斯特(Kerrie Grist)看到了真实的人类大脑

BI中文站 3月14日报道

创业加速器Y Combinator向来以支持大胆的创意而闻名。不过,从来没有什么东西像Nectome这样令人毛骨悚然。

在下周的Y Combinator“演示日”上,Nectome联合创始人罗伯特·麦金泰尔(Robert McIntyre)将使用高科技的尸体防腐过程来演示他的技术,即精确保存大脑的微观细节。

随后,这位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毕业生将会发表他的商业演说。就像他在网站上所说的那样:“如果我们告诉你,我们可以备份你的想法会怎样?”

Nectome是个保存大脑并将思维上传云端的公司。它的化学溶液可以保存尸体完整数百年,甚至数千年,就像冰冻的玻璃雕像。他们的想法是,将来科学家可能会扫描你的大脑,并把它变成电脑模拟器。那样的话,就会有像你的人出现,虽然那不是真正的你,但你会在某处的数据服务器上再次闻到花香。

然而,Nectome方法也有个巨大限制,那就是其保存的大脑必须是新鲜的。该公司表示,他们的计划是把患有晚期疾病的人与心肺机联系起来,以便在他们还活着的时候,将其混合化学药品注入他们颈部的大动脉中。

该公司已经咨询了熟悉加州《终结生命选择法案》(the End of Life Option Act)的律师,该法案允许医生协助病危病人自杀,并认为其服务是合法的。麦金泰尔表示,该产品“100%致命”,这就是他们在Y Combinator显得独树一帜的原因。

等待名单

读过雷·库兹韦尔(Ray Kurzweil)或其他未来学家著作的人,可能会很熟悉大脑上传的创意。你可能相信,作为计算机程序的永生想法肯定行得通。或者,你可能会认为,这种被称为“超人类主义”的想法只不过是一种高科技宗教,供那些恐惧死亡的人膜拜。

但无论哪种方式,你都应该关注Nectome。这家公司已经获得大笔联邦拨款,并正在与麻省理工学院(MIT)资深神经科学家爱德华·博伊登(Edward Boyden)展开合作,该公司保存猪脑的技术刚刚获得了8万美元的科学奖励,它能够帮助在电子显微镜下观察到猪脑的每个突触。

麦金泰尔和他的联合创始人迈克尔·麦卡纳(Michael McCanna)认为:“用户体验与医生协助下的自杀完全相同。这种产品之所以有市场,主要是因为人们相信它能起作用。”

Nectome的存储服务还没有开售,可能还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投入使用。此外,目前缺乏证据表明记忆可以在死亡组织中找到。但该公司已经找到了一种测试市场的方法。在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的例子中,它通过邀请潜在客户加入1万美元定金的等待名单以评估需求,如果用户改变主意,可以获得全额退款。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25人加入名单。其中包括32岁的投资者萨姆·阿尔特曼(Sam Altman),他是Y Combinator项目的创始人之一。阿尔特曼表示,他相当肯定,思想将在他的有生之年被数字化。他说:“我想自己的大脑会被上传到云端。”

旧想法新方法

大脑存储业务并不新鲜。在美国亚利桑那州,Alcor生命扩展基金会拥有150多具保存在液态氮中的身体和头部,其中包括棒球明星泰德·威廉姆斯(Ted Williams)。但是,关于这种低温技术是否会损害大脑、甚至无法修复的争论仍然存在。

从几年前开始,麦金泰尔就与当时的生物学家格雷格·法赫伊(Greg Fahy)共同为名为21st Century Medicine的公司工作,开发了一种不同的方法,将尸体防腐与人体冷冻法结合起来。事实证明,它能有效地以纳米水平保存整个大脑,包括保持连接神经元的突触网络完整。

神经学家肯·海沃斯(Ken Hayworth)认为,大脑连接体绘图可能是重新创造某人意识的基础。海沃斯是大脑保护基金会主席,该组织于3月13日承认了麦金泰尔和法赫伊的研究成果,并将其用于保存猪脑。

他们并未奢望保存下来的组织可以重新恢复生机,就像Alcor人体冷冻术所带来的希望那样。相反,他们的想法是检索大脑解剖布局和分子细节中存在的信息。海沃斯说:“如果大脑已经死亡,就像电脑被关闭那样,但这并不意味着信息已经消失。”

大脑连接体非常复杂,单独的神经可以连接8000个其他神经细胞,而大脑中包含了数百万个细胞。如今,想象老鼠大脑中1平方毫米的连接体都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但海沃斯称可能在100年内实现。他说:“就我个人而言,如果我是个身患绝症的人,我很可能会通过(这个方法)选择安乐死。”

人类大脑

从今年1月份开始,Nectome团队开始严肃对待其创意。麦金泰尔、麦卡纳以及他们雇佣病学专家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Airbnb停留了几个星期,等待购买一具刚死去的尸体。

今年2月份,他们获得了一具老年妇女的尸体,并在她死后2.5小时就开始保护她的大脑。这是他们首次展示自己的技术,即醛固冷冻保存法。

Aeternitas是一家安排人们捐赠尸体进行科学研究的公司,其创始人菲尼斯·鲁佩尤(Fineas Lupeiu)证实,他为Nectome提供了相关尸体。他没有透露这名妇女的年龄或死因,也没有透露他是如何收费的。

保存过程大约需要6个小时,是在太平间进行的。麦金泰尔说:“你可以把我们所做的事想象为尸体防腐过程,不仅保存了外在细节,还保留了内在细节。”

他说,这位女士的大脑是“保存得最好的之一”,尽管她已经死了几个小时。她的大脑并没有被无限期地储存,而是被切成薄片,用电子显微镜成像。

麦金太尔说,这项任务是对该公司保存服务的一种尝试。他们正试图在不久的将来在某个医生协助自杀的人身上尝试这这种方法。

然而海沃斯说:“如果你像我一样,认为上传思维会成为现实,那就没有那么大的争议了。但看起来这种方法好像你是在引诱某人自杀以保存他们的大脑。”他认为,麦金泰尔走的是“一条非常细的线”,要求人们付费加入等候名单。事实上,他“可能已经越过了这条线。”

够疯狂吗?

有些科学家表示,从本质上说,大脑储存和再生是个骗人的命题。麦吉尔大学神经科学家迈克尔·亨德里克斯(Michael Hendricks)在2015年发表文章,他谴责了“超人主义者”所兜售的“令人沮丧的虚假希望”,这是一种技术可能永远无法实现的方式带来的重生。

亨德里克斯在审查了Nectome的网站后表示:“用我们的脑库给后代增加负担,是一种滑稽的自大。难道我们给他们留下的问题还不够多吗?我希望未来的人们会为21世纪感到震惊,历史上最富有和最舒适的人把他们的钱和资源花在永生上,而不是子孙后代身上。我是说,这是个玩笑,对吧?他们成了卡通片里的反派。”

然而,Nectome的技术获得了大量支持。到目前为止,该公司已经筹集了100万美元资金,其中包括Y Combinator为其提供的12万美元。它还从美国国家心理健康研究所获得了96万美元的联邦拨款,用于“全脑纳米级保存和成像”,该机构预测“大脑保存将成为重大的商业机会”,包括药物研究。

大约1/3的拨款资金被花在了麻省理工学院爱德华·博伊登(Edward Boyden)的实验室里。这位著名的神经学家说,他正在寻求将麦金泰尔的保存程序与麻省理工学院发明的技术——膨胀显微镜技术结合起来,使脑组织膨胀到正常大小的10倍或20倍,以有助于某些类型的测量。

在被问及大脑保存是否会成为一种服务时,博伊登在电子邮件中说:“我认为,只要他们预先知道我们所知道的和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大脑中保存的信息可能是非常有用的。”

当然,未知部分是巨大的。不仅没有人知道意识是什么,也没人清楚需要保留哪些大脑结构和分子细节来保存记忆或人格。仅仅是突触,还是要保存每个转瞬即逝的分子?博伊登说:“最终,为了回答这个问题,需要更多数据。”

演示日

Nectome始终在为Y Combinator的演示日进行宣传,试图将其想法浓缩到两分钟内,并向精英投资者展示。Nectome团队不想展示那位老妇人的大,有些人认为这可能令人感到不愉快。该公司还收回了此前的口号,将其从“我们存档你的头脑”改为“致力于将你的思想存档”,而这似乎不是个太过夸张的承诺。

麦金泰尔认为,他的公司有“硬科学”初创企业的传统,即致力于解决诸如量子计算这样的难题。他说:“这些公司现在也卖不出任何东西,但其技术吸引了很多人的兴趣。如果这些技术被开发出来,就可能产生革命性的影响。我确实认为大脑保存具有惊人的商业潜力。”

他同时也注意到,企业家应该开发自己想要使用的产品。他有充分的理由在某个时候保存自己大脑的副本。麦金泰尔表示:“有很多哲学上的争论,但对我来说,模拟已经足够接近了,这是值得去做的事情。”

麦金泰尔还称:“我们的技术还有更大的人道主义诉求。现在,当一代人死亡时,我们往往会失去他们所有的集体智慧。你可以把知识传给下一代,但传授智慧却更难。你的孩子必须从同样的错误中吸取教训。短时间内这种方法很拥有,但我们每一代人都有更强大的力量。我们的潜能在不断增长,但智慧却不会。”(编译/金鹿)

美国Business Insider作品的中文相关权益归腾讯公司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等。微信公众号:BI中文站。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alo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