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百度“叛将”王劲的300天创业历险记

去年底,百度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其自动驾驶事业部前总经理王劲及王劲所创立经营的公司美国景驰科技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这起诉讼案被称为“中国无人驾驶第一案”,将这位置身于创业大潮的百度前高管推向风口浪尖。

这距离王劲创立景驰仅300天时间。

今年3月5日,景驰科技宣布加入百度Apollo自动驾驶平台,而在景驰科技的官方网站上,王劲的名字已经不在管理团队名单中。3月8日,王劲公开承认自己已经离开景驰,但不是因为百度起诉,而是个人原因。他还表示:“百度的指控与事实严重不符。”

另一方面,尽管百度已与景驰握手言和,但是百度未表示放弃对王劲个人的起诉。这意味着王劲有可能被限制参与无人驾驶技术相关的商业活动。

53岁首次创业

在百度工作七年,王劲是百度高级副总裁、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但在加入百度之前的20年,他的工作几乎全是和数据打交道,与自动驾驶并无关联。他还见证了互联网行业泡沫破灭、淘宝打败eBay一统中国电商、谷歌退出中国等重大商业事件。

从王劲1991年加入甲骨文,开始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份工作,27年来,他就一直在大型科技公司担任技术工作,从基层技术人员做到外企在中国的技术管理层。2010年加入百度以前,除了在阿里巴巴有过一年的短暂经历以外,王劲的职场几乎全部是在外企度过的。

2003年,王劲加入eBay,先后担任eBay中国CTO和中国研发中心总经理。后来有人向时任谷歌中国CEO李开复极力推荐王劲,谷歌开出相当优厚的条件,甚至为他专门设立了一个上海的职位。双方历经一年多时间的谈判,王劲最终难以拒绝,2006年被揽入谷歌怀抱。

2010年,谷歌正式宣布退出中国搜索引擎市场,按照王劲当时的说法,“我不为五斗米折腰”,他毅然离开了谷歌,投奔李彦宏。当时李彦宏正在物色技术管理层,王劲顺理成章地以技术副总裁的身份加入百度。

2015年12月,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成立,王劲任命自己为总经理。从这点上,王劲还是感谢李彦宏的。“Robin有一个很好的地方,他对我是很授权的,我调兵遣将,他都不管。”王劲曾经公开说道,“比如我这个无人驾驶事业部的总经理,是我自己任命我自己的,Robin不知道。他发现后才说,你又建了一个事业部,还任命你自己做总经理哎。”

在百度一待就是7年。

2017年3月,王劲27年职业生涯中历史性的一刻到来了。和余凯、吴恩达、倪凯这些从百度出来创业的科技大拿一样,王劲也终于决定自立门户了。4月,景驰科技在硅谷成立。这一年,王劲已经53岁。

创业初期,王劲是幸运的。

在百度任职时期,王劲已经建立了很高的行业威望,这让景驰科技很快就拿到了大笔融资。本来计划第一轮融1000万到1500万美元的,但一圈电话打完,景驰银行帐户里的数字就已经翻了三倍多,达到5200万美元。直到融资关闭后,还有投资人要坚持再给500万。王劲不得不接受这个“人情债”,于是在Pre-A轮时,景驰就已经获得总额5700万美元的融资,这创下了国内无人驾驶Pre-A轮融资金额之最。

对于自动驾驶,王劲是早有自己的想法的。他之所以离开百度,也是因为自己的理念与李彦宏与百度的不合。比如他认为百度应该像谷歌一样,把自动驾驶项目单独拆分出来,但李彦宏并不想那样做。

李彦宏与陆奇

李彦宏去年1月任命了从美国挖来的技术大咖陆奇加盟,将王劲下属的自动驾驶事业部以及张亚勤下属的智能汽车事业部和车联网业务全部整合起来,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统一由陆奇来掌管,这一重大的人事变更很大程度上限制了王劲想象力的发挥。

对于离开百度,王劲后来很直接地表示:“我那时候的目标非常明确,想法也都很完整了,但是我没有办法去说服大公司所有的人都选择走这条路,所以我只好说服自己走下去。”

一位百度自动驾驶前技术核心人物、王劲的前部下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本来在陆奇来百度之前,王劲就是自动驾驶的老大,当然拆分汽车部门没有李彦宏的同意也还是不行的。”在这位前百度的资深人士眼里,王劲就是一个性情中人。

“大权在握的时候他喜欢破格提拔自己喜欢的人,他从不在乎别人说什么。”上述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曾受到王劲提拔的包括有“百度美研第一人”之称的彭军,以及有”百度最强工程师”之称的楼天城,还包括后来王劲带到景驰的韩旭。韩旭现在接替王劲出任景驰CEO。彭军和楼天城也已经离开百度成立了自动驾驶技术公司小马智行。

第四范式的创始人戴文渊也曾任职于百度,负责凤巢人工智能技术,与王劲配合。多年后回忆起百度的日子,戴文渊坦言自己从王劲当年的做事方式中学到很多东西,尤其是当他开始管理团队、创立公司。

戴文渊说,王劲会义无反顾地把资源倾斜在他认为重要的人和事身上,这也是他区别于很多管理者的地方。“从来不搞平衡。”戴文渊说,“他跟我说过,一个团队里,一定是20%的人创造80%的功劳,而且这个比例可能更大,所以要把80%的资源给到20%的人。你不能让20%的人拿着20%的资源干80%的事。”

高调进军中国遭起诉

在王劲的观念中,无人驾驶的突破口就应该是共享出行。他早在2015年就表达过这样的观点。当时他在微博上写道:“10年后的汽车市场,将是3个80的格局。在新增市场上,80%是新能源汽车,80%是自动驾驶汽车,80%是共享汽车。”

2015年年底,第一财经报道了百度无人驾驶汽车在国内首次实现城市、环路以及高速道路混合路况下的全自动驾驶。百度当时预测,5年底自动驾驶汽车将实现量产。对此,王劲评论道:“专职的司机将消失,这是对自动驾驶未来的一个很好的展望。”

在2016年9月召开的百度世界大会上,王劲宣布,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获得美国加州政府颁发的全球第15张无人驾驶汽车上路测试牌照。那天到场的大咖中,也包括英伟达创始人CEO黄仁勋。黄仁勋宣布英伟达将和百度联手推出一个自动驾驶汽车平台,操作系统整合云端、高精地图等,并具备对不同路况做出反应的能力。“目前全世界没有一家公司有这样的整合能力。”这是黄仁勋对双方合作的期望。

后来王劲创立了景驰科技,并将其定义成一家将无人驾驶作为核心竞争力的出行公司,英伟达也参与了投资。王劲相信,无人驾驶汽车出行的价格不仅更低,而且商业化强盈利高。他曾援引行业数据称:“北京出租车的价格是3.2元/公里,无人驾驶价格只有一半,1.6元/公里。我只要有3万辆车,就是一家盈利性很好的出行公司了。”

景驰硅谷团队

景驰在硅谷迅速地冲出起跑线。去年5月12日景驰无人车已经能在封闭路段跑起来;6月18日拿下加州路测牌照;一周后,无人车在硅谷中心的开放街道完成路测;9月8日,美国上下班高峰,景驰无人车实现车海穿行。

去年6月,景驰的早期投资方昆仲资本创始人、管理合伙人王钧去景驰的湾区办公室参观。据王钧描述:“办公室就是一栋大平房,到处拉着塑料袋在装修。几个工程师收拾了一小块地方,放几张桌子,就开始噼里啪啦地敲程序干活了。”

不过,景驰最大的秘密藏在车库里。那里摆放了几辆林肯MKZ和几个Velodyne的激光雷达。在那里,王钧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无人驾驶汽车的“狂野”。当他坐上副驾驶,景驰科技当时的CTO韩旭问他要体验平滑模式还是疯狂模式时,他选择了后者。工程师坐上驾驶位后,无人车就开始疯狂地进行S型绕杆。十多分钟后,一脚猛烈的刹车踩下,王钧觉得自己快要吐了。他用“特别狂野”四个字来形容景驰的无人驾驶车。

不过在王钧看来,景驰的市场肯定是在中国,在美国跟在谷歌和特斯拉后面意义不大。

于是在硅谷的大平房里运筹帷幄了大半年后,景驰公布了一个大计划——回国发展。去年8月,景驰与安庆市签署全面协议,允许景驰最早可在年底前在安庆投放50辆无人车进行运营测试。

去年12月,景驰和广州黄埔区政府高调宣布合作,将景驰全球总部落户广州开发区,启动100亿元产业基金布局无人驾驶上下游和人工智能领域。王劲在讲话最后激动地表示:“祖国,我们回来了!“

然而就在王劲带领团队在无人驾驶的道路上风驰电掣地狂飙,高调地展示其技术实力时,百度的一纸诉状给王劲的创业梦踩下了急刹车。

百度早在去年11月就以侵犯商业秘密对王劲和景驰提起诉讼。百度请求法院判令,两被告立即停止侵害百度的商业秘密,包括并不限于停止利用该商业秘密从事与百度相竞争的自动驾驶相关业务;并判令两被告共同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5000万元,同时两被告公开声明消除影响,并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王劲起初对此并不以为然。他公开表示:“百度的起诉完全没有事实依据,我们的律师将在事实和法律层面上予以回应。作为一家创新的创业公司,我们无惧竞争对手的体量。”

但百度的实力毕竟不可小觑。用一位投资了景驰的业内人士的话来说:“在国内,无论是大小自动驾驶领域的参与者,凡是想要打入中国市场的,最终都难以免于跟百度合作。”

这起诉讼的上半场看起来是以景驰加入百度Apollo平台,双方表达言和姿态而告一段落。但百度并未表示将就此放弃对王劲的起诉。一位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百度还在‘追杀’王劲,目的就是要他放弃使用无人驾驶技术。”

人才流动的“灰色地带”

事实上,早在去年,神州优车也曾起诉王劲和景驰科技,原因是神州优车硅谷实验室负责研发自动驾驶技术4名员工集体辞职,加入了景驰团队。4人当中就包括景驰系统工程负责人、接替韩旭成为新CTO的神州优车前系统工程师李岩。

神州优车还对这4名异常离职员工发出律师函,并称掌握4人在职期间及辞职以后涉嫌侵犯公司知识产权和泄露商业秘密等证据。

景驰科技CFO吕庆是王劲的联合创始人之一。此前,吕庆是激光雷达公司Velodyne的CFO。2016年,百度和福特联手1.5亿美元投资Velodyne,代表Velodyne主导和百度福特谈判的正是吕庆。而百度一方的谈判者正是王劲,两人最后敲定了投资协议,并交给公司和财务顾问确认。一年后,吕庆和王劲因为景驰走到一起。

吕庆常年在硅谷工作,他曾针对神州优车的起诉表示,美国加州竞业禁止是违法的,因此神州作为中国一家企业诉这四位员工是没有道理的。所谓竞业禁止,就是公司禁止高级管理人员自营或者与他人合作经营与其所任职的公司的同类业务。

后来加州高等法院把神州优车的申请驳回了。吕庆称:“加州鼓励员工从原来的公司出来,创建一个竞争的公司。加州也支持员工从谷歌跳到苹果,从苹果跳到Facebook。”

但百度这次的起诉情况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因为是在中国。吕庆在电话中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样的威胁确实存在。王劲也走了,和景驰公司不再有关系。”但他表示,王劲的离开不会影响景驰的运作,投资人也不该为此感到担忧。

吕庆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我和王劲志同道合,大家都在自动驾驶领域做了一段时间,我当时因为非常看好王劲的团队,可以说是因为这支团队,我们才双双跳出大公司的平台,一起成立了这家公司。”

在谈到王劲的近况时,吕庆说道:“他离开公司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个人和家庭的事情要处理,我们还是有联系。”

吕庆还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今年景驰将全面聚焦中国市场,而他本人也将把主要精力放在中国。

自动驾驶领域的竞争,说到底是人才的竞争。人离开了,当然也把技术带走了。但如何去规范这种职业操守,全球都面临同样的困惑。

去年9月,王劲曾高调表示:“景驰是全世界发展速度最快的无人车公司,原因是拥有一批非常优秀的人。”这批“优秀的人”,其中当然不乏他从百度带走的,包括前百度无人车首席科学家韩旭,以及前百度T9、顶级算法工程师陈世熹等。

从外界的角度来看,王劲离开本身似乎是对百度人才流失的又一次打击。余凯、吴恩达、王劲和倪凯,被称为百度深度学习领域的“四大天王“,如今已经全部出走,分别创立了自己的公司。余凯创立了机器人公司地平线,倪凯创立了自动驾驶技术公司禾多科技,吴恩达创立了人工智能公司Landing.ai。

但是前百度自动驾驶的一名核心成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王劲早就不是技术带头人了,谁走对百度也没有关系,只要核心的搜索业务还在。”王劲走后,百度提拔了当年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的副总经理李震宇担任副总裁和该事业部总经理,接替王劲的位子。

尽管百度近两年几乎全盘押注人工智能,高调布局无人车,在中国和硅谷两地大力发展研发中心,高薪聘请优秀人才。但从这些高管的频繁离职来看,在大公司要推动创新似乎并不容易。

王劲曾表示:“无人车是一个快鱼吃慢鱼的产业,谁跑得快,谁就更有可能赢。但是在大企业你要平衡很多关系,要做很多权衡和折衷。在创业公司,这一切就变得简单多了。”

百度在起诉中也明确提到:“景驰在中国市场进行业务开拓,在自动驾驶领域与百度具有直接竞争关系。”

与百度景驰之争极度相似的是,已经持续一年的谷歌自动驾驶部门Waymo和Uber的专利诉讼纠纷。今年2月,历时一年,双方达成庭外和解,最终Uber向谷歌支付2.45亿美元的自有股权。而在这场纷争当中,Uber以牺牲创始人CEO卡兰尼克为代价,保护了公司的利益。

从百度和景驰的事态发展来看,景驰表面上似乎也有“舍车保帅”的意味,但实则更可能“以退为进”,不排除王劲仍会在幕后对景驰进行操控的可能性,毕竟公司的创始人还是他,韩旭也是他一手带出来的。

商界无情,王劲也许只是暂时离开,等待新的机会,开启人生的下一段旅程。

王劲曾告诉李开复,自己的名字中的“劲”,在大多数情况下是读jin,除了一种情况,就是“疾风知劲草”一句中,应该读jing。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yungzh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