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谷歌收集的个人数据比FB更多 为何他能独善其身?

【腾讯科技编者按】 据国外媒体报道称,近期由Facebook数据泄露而引发的科技企业收集用户信息的话题一直在不断发酵。但许多人没有意识到的是,Alphabet旗下谷歌所收集的用户数据规模甚至远远超过了Facebook。因此,从这一层面来看谷歌似乎应该得到外界更大的隐私关注。

但这么多年来,该公司似乎一直能在这一敏感话题上独善其身,着实令人费解。对此,美国《华尔街日报》撰稿人克里斯托弗-米姆斯(Christopher Mims)就撰文进行了一番剖析,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近期Facebook收集个人数据引发的争论帮助我们认清了一个现实,那就是网络广告行业可能对我们的隐私和身心健康有害。

尽管如今的Facebook完全有理由成为人们口诛笔伐的对象,但这其实还不是事实的全部。

因为如果人们担心企业会在自己不知情或者没有明确同意的情况下收集部分个人数据的话,那么谷歌才是一个更大的威胁。这主要是因为,该公司收集的信息量、追踪的范围以及人们在其网站和应用上所花费的时间都远比Facebook更多。

新出台的监管规定、尤其是欧洲的新隐私法案明确要求,谷歌和其他公司需要披露更多信息,并向用户征求明确许可才能够收集信息。在有了这一选择后,许多人或许会愿意为获取服务而放弃部分个人隐私。

然而,到目前为止却只有很少人知道我们个人数据被收集和使用的程度。

“这是一个系统性问题,且不仅限于Facebook。更大的问题是,这些公司的商业模式本身就在侵犯隐私。”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计算机科学家和助理教授阿尔文德-纳拉亚南(ArvindNarayanan)说道。

谷歌如何收集数据?

美国国会议员和其他人都向Facebook询问过有关“影子账号”(shadow profiles)的问题,即那些尚未创建Facebook账号或者已放弃Facebook账号的用户。虽然Facebook内部并不使用“影子账号”这一术语,但它确实在追踪这部分非用户。

对此,消费者隐私公司TrackOff CEO钱德勒-吉文斯(Chandler Givens)认为,谷歌很可能也有“影子账号”,且追踪的非用户数量至少和Facebook一样多。

目前的情况是,谷歌允许任何人退出自己的定向广告项目(无论是否拥有谷歌账户),但和Facebook一样,该公司依旧会收集你的数据。

比如,“谷歌分析”(Google Analytics)是互联网最受欢迎的分析平台,被用于半数美国大公司的网站中(覆盖了大约3000-5000万个网站)。而且无论你登陆与否,该平台都会追踪你的信息。

同时,超过10亿谷歌用户还正以更多方式被追踪。2016年,谷歌更新了自己的服务条款,允许自己将追踪到的信息、广告数据与谷歌账号的个人识别信息合并。换句话说就是,谷歌会主动收集我们的浏览和搜索历史、已安装应用、年龄和性别等个人信息。但谷歌称,自己不会使用来自“敏感类别”的信息,例如种族、宗教、性取向或健康。

而且,由于谷歌使用的是跨设备追踪技术,因此不管用户在哪款设备上登录,他们都能完成追踪。

或许,这就是谷歌和Facebook能够主导网络广告行业的原因所在。通过把海量个人数据导入最新AI技术中,他们能够精准的确定我们是谁、在哪里。

此外,借助自己在广告市场的主导地位,谷歌对数据的收集程度相较Facebook有过之而无不及。

目前在美国有多达4000个数据中介商,他们对我们了如指掌,比如知道我们是否怀孕、离婚或者试图减肥。谷歌与其中的部分数据中介商展开直接合作,但该公司表示自己会对他们进行审查,以防止他们基于敏感信息锁定用户。

Android设备持续收集数据

借助全球范围内多达20亿活跃Android移动设备,谷歌已经成为了全球数据的最大“收集爱好者”。

美国东北大学法律和计算科学教授伍德罗-哈茨格(Woodrow Hartzog)称:“由于谷歌Android系统帮助企业收集我们的数据,所以当大量数据被不当使用时,谷歌也要负上一定的责任。”

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Facebook一直在不断收集Android用户通话和短信历史数据,而这是其在苹果旗下iPhone上从未获得过的高级访问权限,因为iOS系统的设计目的之一就是降低企业在秘密收集数据的可能。然而,Android系统往往会允许应用向用户请求获取更多数据,但并不会就这些数据可能如何被使用发出警告。

目前谷歌的政策是,如果想让应用在Android商店上架,开发者必须同意只请求获取所需信息,但谷歌并未阻止开发者把这些数据用于其他目的。应用设计师把营销商和开发者欺骗、误导我们放弃自己数据的方式称之为“黑暗模式”(dark patterns),后者是一种利用我们认知上存在的不足和限制的策略。

同时,谷歌禁止开发者为获取用户数据发出欺诈性请求,比如隐藏退出按钮等,但现在的问题是谷歌是否在这方面做得足够彻底。

Android版Gmail用户会不断被要求允许应用访问设备的摄像头和麦克风,直到他们点击同意。类似的是,在Android系统中的谷歌地图也要求用户打开自己的位置服务,这一要求对于一款地图服务来说虽然合理,但谷歌也会通过这一数据用于投放基于地理位置的定向广告。

“以上所有这些似乎都得到了用户的同意,但实际上就连专家都未必了解设备所请求的这些数据究竟用于什么用途。”纳拉亚南说道。

如今,新的欧盟隐私法要求企业以通俗易懂的方式向普通用户解释,包括他们会收集哪些用户数据、如何使用这些数据等。但在多数情况下,谷歌依旧会把获得数据收集许可的责任推给广告商。

谷歌还能继续独善其身吗?

谷歌其实了解自己商业模式中的固有问题,并基于“法案模糊、不切实际”的理由发声反对“加州消费者隐私法案”(California Consumer Privacy Act)。这一法案会授予消费者三项基本保护权:有权告知企业不能分享或销售你的个人信息、有权知道你的数据被分享或卖给了谁、有权知道你的服务提供商正在保护你的信息。

事实上,如今就连Facebook都不再反对这项法案。

但有关隐私问题的解决方案同时又可能很简单,比如开发更好的工具让用户清楚地了解自己选择加入的服务。如果获得了清晰的选项,许多用户或许会对他们被分享的数据感到放心。但用户也有权选择拒绝,而这就可能影响到谷歌的利润。或许,这才是谷歌反对“加州消费者隐私法案”的真实原因。(综合/汤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aogua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