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扎克伯格解读财报:广告是很好的商业模式 与我们的使命一致

划重点

  1. 很多人对广告的商业模式有疑问,但这正是Facebook引以为豪的东西;
  2. 今年很多国家都将举行大规模的选举,我们参加听证会就是是要告诉外界,Facebook正在为保护用户数据安全做出努力;
  3. 让使用Facebook的人看到相关性更强的广告本身就是一种更好的体验,我们可以用一种保护隐私的方式做到这一点;
  4. Oculus Go即将上市,我们还将推出围绕更高端的独立头盔的开发者工具。Facebook对Oculus的投入,可能需要10年才能见到效果。

腾讯科技讯 全球最大社交网络Facebook今日发布了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随后召开了分析师电话会议,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博格(Sheryl Sandberg)和首席财务官大卫-韦纳(David Wehner)出席了电话会议,介绍了公司第一季度的经营和财务状况,并现场回答了分析师提问。

以下是电话会议问答部分摘要:

摩根大通分析师道格拉斯-安慕斯(Douglas Anmuth):我有两个问题,一个给马克,一个给大卫。你们专注于把人们聚集在一起,显然这个平台有很强的参与度,能谈谈Facebook平台在广告之外有什么商业机会吗?你最关注的是哪里?

关于资本开支,能不能具体谈一下,就你们在过去的几个月里看到的情况而言,哪些增量成本会下降到你们现在预测的区间范围的低端?

扎克伯格:我们认为,广告是一种很好的商业模式,它与我们的使命是一致的。我们想建立一种能够将全世界的人都联系在一起的服务,所以我们想免费提供这种服务,并让它很实惠,这与我们现在想要做的事情完全一致。

所以,即使我们在做其他事情的时候,比如测试支付功能时,我们的“市场”(Marketplace)服务也在不断发展并且发展良好,我们也许可以考虑通过其他的方式来赚钱,但是总的来说,我们的战略是提供这些服务,并且让企业可以投标竞购他们认为值得的广告位,以便在系统中运行广告。我们认为,这是最有效的经营方式,它为世界上的每一个企业提供我们可能提供的最低价格,它为世界各地的人提供了一种很好的免费服务。

我知道很多人对这种商业模式有疑问,我认为这也正是我们Facebook引以为豪的东西。我们认为,这是建立一种能够将世界各地的人联系在一起的服务的正确方式。

韦纳:如果你回想一下,这和我们之前讲的几个季度的情况是一致的,那就是:开支增长加速其实是由三个因素驱动的。这就是我们在安全方面所做的投资,我们为了支持“观看”(Watch)功能所做的内容投资,以及围绕我们更长期的计划比如人工智能、增强现实、虚拟现实和连网服务等而进行的创新举措。

所以,这就是那三个因素。如果我必须指出是什么导致我们缩小了这个区间范围,那就是第一个因素,也就是在安全方面所做的投资。具体地说,我们比预期计划投入的更多、更快,所以这就是你们将要看到的资本开支增长的来源。

如果看看本季度的业绩,你会发现我们的销售和营销费用在本季度同比增长了51%。推动这些费用增长的其中一个因素是,我们将社区运营投资和支持质量计划和安全措施的其他运营团队进行了分类。所以你们已经看到一些东西在本季度被提取出来,你会在今年看到这个趋势一直持续下去。

花旗分析师马克-梅伊(Mark May):大卫,你说你认为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的实施不会对公司业务造成重大影响,然而你也说这里面有一定的不确定性。是什么让你有信心这样说,让你认为它不会对公司的广告业务造成重大影响?

另一个问题我想问马克,最近有一些报道暗示,Facebook连一些看似简单的东西都无法主动识别或解决,我的问题是,这些问题是否并不像它们看起来那么简单?或者这些报道并不准确?这跟某些敏感数据比如社保信息会出现在网上有关系吗?

韦纳:关于通用数据保护条例,我认为,从根本上来说,我们相信我们可以继续建立一项很棒的广告业务,同时保护使用Facebook的人们的隐私。作为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出台的一部分,我们为人们提供了关于广告设置的大量控制功能,正如谢丽尔和马克所提到的,我们承诺为全世界提供相同的控制功能。

虽然我们不认为这些变化会对广告收入产生重大影响,但确实有一些潜在的影响。任何改变我们和我们的广告商使用数据的能力都会影响我们的优化潜力,这可能会影响我们在长期内推动价格改善的能力。所以我们只需要观察,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情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我认为,值得注意的是,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将影响到整个在线广告行业。所以,在争取广告预算的时候,真正最重要的事情是我们的广告性能比广告商们面临的其他广告机会的性能更强。这就是为什么观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在行业层面上的影响会很重要的原因。

桑德博格:在社保信息方面,社会保障并不是人们输入Facebook的信息或者包含社会保障号码或信用卡等信息的帖子,我们也不允许这类帖子出现在网站上,一旦我们发现这些信息就会立刻删除它们。所以我们一直在努力改进这些措施,我们鼓励我们的社区举报像这样的信息,但这并不是Facebook收集的信息。

瑞银分析师埃里克-谢里丹(Eric Sheridan):马克,你在年初时谈到了产品层面上的一些变化,因为你已经开始做出这些变化并且人们在Facebook上看到的某些内容已经发生变化了,这些变化对参与度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你们从人们使用Facebook的方式中看到了什么样的变化?我知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些早,但是我很好奇,你们是否已经看到人们的行为发生了变化?

谢丽尔,我们开始从广告商那里看到大量动力,对消息平台尤其是Facebook Messenger的评价也很好。我想知道你们自己对这些业务有何评价?关于消息应用、WhatsApp、Facebook Messenger以及投资者应该如何看待这里面的机会?

扎克伯格:所以我们做了一些改变,而且我们现在还在做出改变,优先处理人们对被动消费内容的有意义的互动。这与我们之前从社区直接获得的大量反馈意见是相符的,人们希望Facebook更多地关注朋友和家人,而不仅仅是关注内容消费。这与我们所做的研究得到的结果也是相符的。研究表明,当人们使用互联网与人们交流和建立关系的时候,这与所有为了幸福而采取的积极举措是对应的。你希望长期健康和幸福,感觉有人关心,不再孤独,因为仅仅被动消费内容是不一定能在这些方面取得积极的效果的。

所以我们一直在推出新的变化,既有产品上的变化,也有新闻推送排名上的变化。正如我在开场白中所说的,这已经增加或者说我们已经看到这类分享和互动活动增加了。我们还发现,由于我们做了这些改变,有些分享和互动活动持续在下降,尤其是在被动消费视频内容方面。总的来说,我认为这些变化正在按照我们的预期发挥作用,帮助人们加强联系,做更多有意义的互动。我认为,人们只能在Facebook上做到这样的事,他们在其他平台上是做不到的,他们在其他平台上只是消费内容。所以我们认为,这是朝着建立一个更强大的社区和更强大的企业的方向前进,我们对我们所看到的情况感到乐观。

桑德博格:关于Messenger,我们继续把精力集中在消费者增长和参与度上,我们正在缓慢而谨慎地推进盈利计划。值得注意的是,这不是一款推送产品,所以这里还有一些未知的东西。但我认为,这里的潜力是真实存在的和巨大的,而且还在不断增长。我们看到企业和消费者之间建立起大量的有机联系,我们认为,在建立这些有机联系的地方,也很有希望转化为盈利。我们现在有超过1800万家企业通过Messenger与客户沟通。人们和企业之间每个月发送的消息高达20亿条,这其中包括了自动发送的信息,我们专注于发布新工具,帮助企业更好地使用Messenger。

本季度,我们为客户们推出了新的快速回复功能。我们看到收件箱里的广告,现在所有的广告客户都能使用这项功能。它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但是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效果。Facebook平台上,Messenger广告的点击率也非常可观,因为广告商想看到他们花钱后的回报。当他们发布广告时,他们就可以与客户直接联系,这是人们真正感兴趣的事情。所以这还处于早期阶段,但我认为这里有很大的潜力。

美银美林分析师贾斯汀-珀斯特(Justin Post):你们所做的各种改变对人们在Facebook平台上花费的时间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你们认为,人们在Facebook平台上花费的时间会再次开始增加吗?从整体上来说,Instagram在第三方服务上做得似乎很好,你们怎么看待整个平台,Facebook+Instagram?

韦纳:就人们在Facebook平台上花费的时间而言,我们不会提供具体的更新。我要说明的是,马克谈到了我们正在做的某些改变将专注于与消费有关的连接。所以我们看到某些类型的时间花费有所减少,比如被动视频消费的时间就因此减少了,但在其他方面比如共享方面花费的时间增加了。所以我们并不是为了提高人们花费的时间而优化业务,而是为了提高交流和连接的质量。

所以我们将继续在这方面进行投资,我们认为,从长远来看,这对Facebook社区是有好处的。我认为,这对提高整体参与度也是有好处的。对于Instagram,它表现得一直很好,我们不会提供具体的数据,但是这项业务一直发展得很好,无论是从参与度的角度来说还是从业务发展的角度来说都是如此。

高盛分析师希瑟-贝尔利尼(Heather Bellini):能否谈谈Watch,我知道这项功能现在还处于早期阶段,但我想知道你们最初的想法是什么?现在的发展情况是否符合你们的预期?你们认为它在未来几年里会有什么样的发展?还有就是,你们如何定义它的成功?

扎克伯格:至于Watch,我们要做的一件大事就是帮助建立更多新的方式,让人们能够连接在一起。因此它与视频和新闻推送是很不一样的,它与我在回答其他问题时所说的被动消费也是很不一样的,因为它是故意的,主动的。我的意思是,人们通过它去看特定的内容。我们正在尝试着提供一种不同的体验,它不同于你们在YouTube或其他服务上获得的体验,它可以让你们以不同的方式与人们联系和交流。

这里有一个很好的例子,那就是我所说的“Watch Party”(观看派对),现在人们可以聚集在一起,同时观看视频,还可以同时进行互动。我们认为,这是一种独特的体验,只有我们能够构建,这将进一步推动我们的使命,它是我们能够为这个世界添加的独一无二的东西。

所以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的是,Watch上出现的一大堆内容都是好的,而且是有效的,人们喜欢观看这些内容。我们将继续优化这款产品,强调这类内容,同时构建更多的社交功能。我要说的是,从总体而言,这还处于早期阶段,但是这明显是一个重要的领域,我认为我们将在该领域带来一些独特的东西,让它取得成功。

巴克莱银行分析师罗斯-桑德勒(Ross Sandler):大卫,印象增长加速到8%是更简单比较的结果还是马克在谈到新闻推送内容时所说的、你们在1月份加入的某些变化带来的结果?北美广告营收增长加速是因为Facebook核心变化而推动的吗?还是更多地来自Instagram?请谈谈这两个加速趋势。

大卫,你提到欧洲的日活跃用户和月活跃用户可能会在第二季度下降一点点。这是你们从新服务条款中已经看到的结果还是你对未来可能出现的情况的一种猜测?

韦纳:这两个问题都由我来回答吧。印象增长加速是两个因素造成的,其中一个因素是桌面使用率衰减的趋势仍在继续。所以当它变得越来越小的时候,它对整体印象增长的影响就会越来越小。如果你还记得的话,每日活跃用户对应的桌面印象数是相当多的,因为每个屏幕右侧那一列是有多个印象的,所以这是其中的一个原因。显然,Instagram也在继续发展,这是另一个因素。

至于北美营收增长加速,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你可以从Instant Articles中发现一些计数上的变化,不管是净值还是总数都有变化,这就是导致加速的原因。显然,我对北美广告收入的强劲表现感到满意,总的来说,所有不同的地区的表现都让我满意,但这是其中的一个因素,显然,Instagram为北美和全世界的营收增长做出了很好的贡献。

最后,关于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的趋势,这是根据我们的预期作出的预测。因为你不得不请求人们的同意,我们一直在构建模型,并且预计这会对日活跃用户数和月活跃用户数有一个中性到负面的影响。现在说这些还有些早,但是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到与我们在建模时预测的情况不同的东西。所以,这就是我们给出这种预期的原因。

Evercore ISI分析师安东尼-迪克莱门特(Anthony DiClemente):我有两个问题,一个请大卫回答,一个请马克回答。大卫,就隐私政策或选择加入过程而言,GDPR生效后,欧洲与其他地区有什么不同吗?你们之前的声明称,那些控制功能会被推广到世界上的其他地方。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我们不会看到这种新的隐私法规对欧洲之外地区的日活跃用户数和月活跃用户数造成影响,而只是对欧洲的用户数造成影响?马克,我看了你在国会山的大部分作证记录,我想知道你学到了什么?或者说你个人从那段经历中获得的最大惊喜是什么?

桑德博格:我来回答第一个问题吧。关于GDPR的变化,我们刚刚开始在欧洲推出符合GDPR规定的各种控制功能,我们会将所有同样的控制功能和设置提供给所有的用户,让人们有同样的机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形式不会是完全一样的,会针对不同的地区提供本地化的推广形式。所以,我们认为其中的某些差异将来自于此。

扎克伯格:关于作证,这些都是重要的问题,我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时刻,让我们能够去听听人们是怎么想的,同时用一个听证会来回答所有与剑桥分析公司有关的问题,告知我们所知道的情况以及我们将针对数据隐私和开发者采取的所有举措,确保类似的事情不会再次发生,同时让外界知道我们正在做的其他不同的努力。

我的意思是,听证会不仅仅涉及到这些。它们还涉及到我们所面临的很多其他的问题,包括外国干涉选举,这是我们非常关注的问题。2018年将是非常重要的一年,在墨西哥、巴西、印度和巴基斯坦以及世界上的其他一些国家,都将举行大规模的选举,不仅是美国的中期选举,也包括即将到来的墨西哥大选。所以这很重要,对于公司来说,这是听取反馈和介绍我们正在做的各种努力的一个重要时刻。现在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我们要落实我们需要做的事情,来确保人们的安全。

Cowen分析师约翰-布莱克里奇(John Blackledge):我有两个问题。首先,你们发布了强劲的季度广告增长。考虑到最近发生的事件,广告商们对Facebook平台的看法是否发生了变化,或者对投资回报率是否有担忧?第二个问题与视频有关,第一季度你们是否对视频内容做了大量投资?你们是否预计大部分的视频内容开支会在今年剩余时间里发生?你们会投资什么类型的内容?

桑德博格:首先,在这种担忧刚刚出现的几天里,我们听到了一些广告商停止在Facebook购买广告的消息,其中一家广告商已经回到Facebook平台了,从那以后,我们还没有看到明显的趋势。广告商们问的问题与所有人一样,他们想要确保他们和他们客户的数据受到保护,我认为我们能够以一种令人信服的方式回答这些问题。

至于Facebook平台的投资回报率,这个投资回报率是由广告商以合适的方式向合适的受众发送合适的广告的能力决定的。我认为我们在所有这些领域都看到了惊人的增长。我们有更多的广告商利用这种能力将他们的广告投放给合适的受众。我们有更多的广告商在尝试不同的广告格式。Instagram平台上的Stories是一个非常有希望的广告格式,我们也看到了一些不错的体验。

我们有更多的广告商真正接受了这些举措,帮助他们关闭广告循环,让广告更有效率。所以从投资回报率的角度来说,我认为我们能够为我们的营销商提供强有力的信号,而且我们还会继续看到这里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韦纳:关于第一季度的视频投资,它显然对今年剩余时间的影响会更大一些,但是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些投资带来的某些影响。如果你看一看不断上升的营收成本曲线,就会发现我们的营收成本同比增长了66%,而毛利率呢?从86%下降到了84%。

这里有两个主要的因素,其中之一是视频内容投资,另一个因素是对Instant Articles产品的毛数值和净数值的统计方式的变化。我认为这就是推动利润率下降和营收成本上升的两个因素。因此,视频正在造成影响,但是我们第一季度的支出同比增长了39%,我们显然预计今年后三个季度的支出增长速度会更快,视频正是推动支出增长加速的因素之一。

富国银行证券分析师彼得-斯塔伯乐(Peter Stabler):我想问谢丽尔两个关于GDPR的问题。你认为这会对你们测量广告的能力造成影响吗?其次,如果用户选择对他们的数据采用最严格的管理方式,他们在Facebook平台上的产品体验会发生变化吗?我的意思是,我们有一种感觉,他们的广告体验也许会发生变化,但是就使用新闻推送或你们任何其他的产品来说,他们能够使用的实际产品功能会发生实质性的变化吗?

桑德博格:当你考虑人们可以选择限制数据使用的方式时,我认为这会对产品造成影响。我们使用数据的方式很多,目的是让产品更好。这真的取决于具体的使用方式。我不认为我们已经看清了长期内会发生哪些变化。

就测量能力而言,我不认为这与我们现在怎在担心的事情有直接的联系。这更多的是长期内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们认为,对于我们和数字广告行业的其他公司来说,这里存在的不确定性肯定比以前要高一些,因为我们已经在推出GDPR的过程中了。

推出之后,我们将知道更多的信息,但是有一件事是不会改变的,那就是广告商们会关注投资回报率最高的商机。在争取广告预算的时候,最重要的事情是行业内的相对表现。所以我们认为,我们当然希望提供最好的广告体验,我们当然希望提供最好的测量工具,但是只有当这种事情在整个行业发生的时候,我们才能这样做。我认为我们仍然处于一个非常有利的位置。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布莱恩-诺瓦克(Brian Nowak):我有很多关于核心Facebook的问题。马克,能谈谈Instagram以及你认为这款产品会在未来12个月里如何发展吗?它将如何继续推动用户参与度增长以及促使人们在Instagram平台上建立更多的优质连接,你对此有何看法?第二个问题与支付有关,能否从原则上谈谈你如何看待提供更多流畅支付对推动Messenger和WhatsApp上的高质量广告体验的重要性?

扎克伯格:在Instagram平台上,有很多令人兴奋的商机。主要的焦点是帮助人们捕捉并分享他们想要分享的重要时刻,我们围绕社区营造的整个主题在Instagram平台上也有些不同。例如,虽然Instagram平台上没有正式的群组产品,但是人们会使用Explore。超过2亿人在使用Explore来观看他们感兴趣的内容,并与好友和他们关注的人之外的其他人互动。

我们在去年12月推出了标签产品,这款产品的成绩很好。我想现在有超过1亿人在关注不同的标签,这是人们能够形成临时社区的一种方式,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整体使命服务的,即帮助建立社区,让人们更紧密地团结在一起。在Instagram平台上,通过Stories和直接发消息来进行私人分享的活动正在迅速增多,我认为这对于产品开发来说也是非常令人兴奋的领域。

所以我认为,这将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机会。就像我之前所说的,这里的重点不是支付。而是消息可以成为一种比推送更具交互性的媒介。所以我认为,你将会看到是人与网页的互动,也许是在Facebook或Instagram平台上的一个网页。你会从该网页看到内容,你可以点击消息流,然后得到客户支持或完成某项交易,或者做一项后续交易。这对企业们来说非常有价值。

所以我们认为这种情况下的支付并非目标,而是帮助企业和个人成功完成交易或做他们想做的事情的工具。这会让人们的体验更好,这会让Facebook平台上的体验更好,这会让企业更看重这个平台,因为你可以在这里完成交易。

我还要再讲一件关于支付的事情,我认为它很有趣,我想这可能跟你所问的问题不同,但我认为它很酷。我们一直在Messenger平台上与移动财经服务一起做测试,我们在菲律宾发现的其中一件事是,人们可以通过Messenger购买流量包。

因为有了它,移动运营商并不需要像在其他地方那样建立整个供应链、销售和零售团队,他们在这里销售流量包的价格比在其他地方平均低了10%左右,这实际上会促使更多的人上网,因为他们现在可以购买到更实惠的流量包了。

这是一个有趣的例子,在消息应用中添加支付功能增加了企业的效率,这也为我们的Internet.org和实现连网服务的目标提供了帮助,因为它可以让更多的人访问互联网,而这些人本来是不能访问互联网的。在某些情况下,它还能帮助人们更容易地完成不同的目标。

Robert Baird分析师科林-塞巴斯蒂安(Colin Sebastian):我想问一个关于机器学习能力的问题,更具体地说,就是如何将这种能力部署到内容过滤机制中。如果你将现在的机器分析内容的能力与六个月甚至一年前相比,这种能力有改善吗?能让你们对这种能力的可靠性更有信心吗?

其次,我想知道,在应用程序接口访问权限、登录和其他开发者资源等方面推出各种变化后,你们是否能够辨别出它们在覆盖面和参与度上面对内容发布者或使用Facebook的应用程序造成的任何影响?

扎克伯格:在人工智能方面,我认为我们将会在如何思考平台上的内容适度上有一个很大的转变,我的意思是,这可以追溯到这项服务刚刚开始的时候。所以在2004年,当我在我的大学宿舍里刚刚起步的时候,由于种种原因,当时管理这个网络的只有我一个人,所以我们没有能力让成千上万的人来审查内容,人工智能技术当时还没有被开发出来。运行该服务的唯一合理方式就是让人们分享他们想要分享的东西,然后当有人在社区举报某些内容不健康或违反规定的时候,对它们进行处理。他们可以为我们标记出那些内容的位置,我们会去查看,然后删除掉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平台上的内容。

现在可能变得越来越有趣了,因为我们可以开发人工智能工具,而且招募成千上万的人进行审查,这样可以加快内容审查的速度,并积极地看待一些事情。我们将在未来几年里转向更加积极主动的适度模式。

有一件事我认为会非常有趣,在某些情况下可能又有点令人沮丧,那就是人工智能工具自身也会更容易识别某些内容。所以,非常令我自豪的一个领域是识别恐怖主义内容。我之前已经提到,我们已经删除了99%与ISIS和AI Qaida有关的内容。在其他人为我们做出标记之前,我们就发现并删除了它们。但是,如果你看一看像仇恨言论这样的领域,从语言学上讲,这些内容更细致入微一些,这取决于当地的语言。我认为,在这个领域,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把事情做好。

因此,我认为我们得到的其中一条比较中肯的批评意见是,与仇恨言论政策相比,我们能够更好地执行我们的裸体政策。原因是,我们可以建立一个能够检测到乳头的人工智能系统,但是要让这个系统能够从语言学上辨别出仇恨言论就很难了。所以,我认为我们在这方面还有待改进,我也认为我们能够在这方面取得进展,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会做得越来越好。

这些都不是无法解决的问题,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的竞争对手都拥有完全一样的人工智能工具,或者说部分竞争对手拥有这些工具,但我想,我们已经领先于它们了。但是,我们会有很多跟现场开发一样的工具。我认为,通过人工智能和招募人才相结合,我们将在未来取得非常有意义的进展。

桑德博格:对于第二个问题,当我们考虑开发人员的情况时,我们正对大量开发人员进行审计,并且进行一些调查。我们不会公布细分市场的情况,移动应用程序的安装广告收入是开发人员的收入来源,但是在我们的广告收入中所占的比重相对很小。我们的移动应用程序安装广告帮助各种各样的应用程序,而不仅仅是在我们的平台上运行的应用程序。因此,我认为我们所做的调查工作非常重要,我们认为它不会对营收产生影响。

RBC资本市场分析师马克-马哈尼(Mark Mahaney):我有两个问题,大卫,能不能进一步谈谈GDPR会如何影响未来广告收入的增长,比如最后的情况会是什么样的?是否只是因为它可能在短期内对日活跃用户数和月活跃用户数造成冲击?还是在某些合理的情况下跟踪和定位会受到损失?你只需说明最坏的情况。我怀疑是否有最坏的情况,但是如果有的话,请你描述一下。

马克,我提一个关于Oculus的问题。你能否谈谈你对Oculus的长期规划有什么新的想法?现在没有人太关注这个。但是Oculus Go就要上市了。所以也许我们都应该改变对它的态度和想法,比如你在这里看到了什么机会?你认为这款产品现在发展到什么程度了?现在距离该产品的大规模上市是否还有数年之久?

韦纳:关于第一个问题,我不知道最后的情况会是什么样的。我认为,根据人们对控制功能和广告设置的反应,数据使用可能会有一些限制。我们相信这些都是相对次要的,但是根据这些控制功能被广泛采用的情况,有可能对我们的广告客户产生影响。

显然,如果他们不能有效地定位目标,他们在广告宣传上得到的投资回报率就会降低。然后他们就会以不同的方式参与竞价。这最终将会影响到我们如何在我们销售的广告印象中实现价格。所以,我认为我们可能会看到这个问题不断缓和,这取决于GDPR和我们在世界范围内提供这些控制的广泛承诺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我们认为,这里有一个很好的例子,拥有定位功能不仅对我们的业务很重要,对我们的用户体验也同样至关重要,因为我们认为让使用Facebook的人看到相关性更强的广告本身就是一种更好的体验。我们认为,我们可以用一种保护隐私的方式做到这一点,这只是一种更好的体验。你可以看到相关性更强的广告,我对广告商、使用Facebook的人都有好处。所以,我不认为我们看到了真正的末日景象,我们看到了机会。

扎克伯格:关于虚拟现实,我认为最大的问题是每10到15年左右就会出现一个新的计算模式。对吧,不管是DOS还是Windows,某种桌面用户界面,网络浏览器,手机,应用程序等等都是如此。所以我认为,这种进步是不可避免的。每个人都可以更自然地与人互动,用更自然的手势进行控制,更身临其境,更便携。

所以我认为,下一个将会是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所以我们在这方面投入了很多,因为坦白说我们现在并不是一家硬件公司或者一家操作系统公司。我们认为,我们需要建立很多不同的优势业务以保持竞争力,并且能够在这个领域取得成功,以及改造这个领域。

在我们如何运营这家公司方面,迄今为止我最大的一个遗憾是,我感觉我们对移动平台发展方式的影响不像它应该的那样好,因为它们从一开始就是与Facebook同步发展的。我的意思是,iOS和Android在2007年推出,当时我们只是一家很小的公司,所以这不是我们当时能够研究的东西。

但是现在,我认为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里:我考虑这个问题的方式是,人们应该真正成为我们设计技术的中心。技术设计工作不应该围绕应用程序来进行,而是应该围绕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来进行,因为这对人们来说很重要。我们现在在移动领域还做不到这一点,所以我真的非常致力于这个想法,想要确保下一个平台能反映出Facebook所代表的价值观。

我认为今年会是令人激动的一年。正如你所提到的,Oculus Go即将上市。我们有原型设备,还将推出围绕更高端的独立头盔的开发者工具。我们还要做一切其他的事情,我认为,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事情也会变得相当令人兴奋。但是这就是我对整个领域的看法。

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变成一件大事。当我们开始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说我认为这将是一个10年之旅,然后它才能成为主流事物,主流平台。我认为,现实是Facebook需要在此之前进行投资,以建立一些实力来保持竞争力。我们致力于这样做,因为我认为这对我们的使命很重要。

BTIG分析师里奇-格林菲尔德(Rich Greenfield):当你从广泛的角度考虑商业机会的时候,当你考虑任何增长时显然是在从广告的角度看问题。但是我想知道的是,当你考虑的时候,你如何看待这个巨大的平台的用户和参与度,你是否像看待Spotify能够在音乐订阅上取得什么样的成功、苹果在音乐订阅上已经做了什么、Netflix在视频上正在做什么、亚马逊显然已经拥有超过1亿会员这样来看待问题?这里是否有其他的业务,人们应该考虑的其他收入来源,特别是订阅,也许你可以从商业的角度来谈谈Instagram已经开始成为商业的巨大推动力,你如何考虑多元化收入和本质上的纯广告收入?

桑德博格:我们当然考虑过其他形式的盈利方式,包括订阅,我们将始终考虑一切可能和可行的盈利方式。广告对我们来说是非常自然的选择,它非常适合我们的业务,我们面临有很多机会。显然,我们已经完成了一些工作,我们现在拥有8000万网页,所以每个月就有8000万企业在使用Facebook,其中有600万是广告商。在Instagram上,我们有2500万企业档案,其中200万是广告商。所以,即使我们只把在Facebook上打广告的人转移到Instagram平台,这也是一个很大的增长机会。然后,你可以自己去考虑Messenger和我们拥有的其他平台的增长机会。

我认为,我们的潜在业务增长的有趣之处和强大之处在于,我们能够在所有这些服务中做到这一点。所以正如我之前所提到的,运行一个广告,它有一个点击发送到Messenger广告,这只是一个最早期的关于潜在可能性的例子。我认为,如果你看看免费使用我们的服务的企业,就会看到购买付费服务的企业越来越多,我们其实没有提到过,我们各项服务中的跑道总数已经超过了10亿条。我想,专注于广告仍然是我们能够做出的最好投资。这也是我们使命的核心。广告让我们有能力为世界提供免费服务。如果你的目标是连接到每一个人并确保所有人都能参与,那么基于广告的商业模式是很有意义的,我们将继续在这里大量投资。

SunTrust分析师尤瑟夫-斯夸利(Youssef Squali):我有两个问题。大卫,世界其他地区的月活跃用户增长率大约是11%,我想去年的增长率是19%。是什么变化促使了这个增长率下降?我认为,我们看到了价格增长速度也有所下降,最后,在回购上,你们还剩多少授权回购额度?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你们打算如何完成这些回购,是否制定了时间计划表?

韦纳:确实,在世界其他地区,月活跃用户增长率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滑。埃塞俄比亚的互联网关闭了,这对增长率造成了一定的影响。这里面有一些一次性的因素,这就是我想说的,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

就股票回购来说,我想说的是,我们仍在进行之中,截至本季度末,大概还剩20亿美元的额度。但我们认为,我们想董事会提出了要求,董事会批准了90亿美元的新额度。我们从两方面来看待这个问题:仅仅是为了抵消我们股票发行带来的稀释;其次是投机。我们认为,利用我们产生的现金,我们有足够强健的财务状况来为股票回购提供资金。(编译/林靖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immonz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