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FB高层改组只是表面变化 不能改变公司与社会互动方式

BI中文站 5月9日报道

- 在一系列争议的困扰下,同时面临着潜在的监管,Facebook及其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可能会利用一些变革措施来帮助解决公司现在存在的问题。

- 该公司周二公布了一项重组计划,这可能是扎克伯格改变现状和引进新鲜血液的一个机会。

- 然而,他只是对现有高管进行了职位互换式的人事调整以及向他的长期副手们赋予了更多的权力,业内人士认为这些变化不太可能帮助公司重新思考与社会的互动方式。

很明显,扎克伯格是想从一些新的视角来经营Facebook。

从假新闻到剑桥分析丑闻,这家社交网络巨头在过去两年里卷入了看似无穷无尽的一连串争议。扎克伯格的副手们显然没能帮助公司避开这些问题,甚至也没能帮助公司迅速摆脱这些问题。这就不得不让人对这些高管们的前瞻性眼光提出质疑,他们可能以后也不能帮助Facebook避开类似的问题。

不幸地是,扎克伯格周二表示,我们以后可能还会看到类似的事情发生。这家公司宣布对高层进行重大改组,但这些变化只是表面上的,只是一些高管互换了职位,没有人离开,也没有新人加入。

换句话说,没有人对这家公司的失误负责,而那些过去为扎克伯格提供建议的人,以后仍然会为他提供建议。

扎克伯格和Facebook错过了一个重要机会。

这些变化并不能弥补扎克伯格的缺点

所有的领导者都需要能够弥补自己的缺点的副手,这些副手必须足够强大,敢于在领导者犯错时勇敢地站出来并指出错误。对于Facebook来说,这显得尤为重要。

扎克伯格通过Facebook的股权结构牢牢地控制着这家公司。他可以自己选举新董事,批准收购交易,改变公司政策,而不需要其他股东的投票。很少有其他首席执行官能像他那样掌控公司大局。

但是扎克伯格也是一个生活经验有限的人,他相对年轻,整个成年生活都在经营Facebook。虽然他的公司、服务或权力引发了不少的担忧,但他总是充耳不闻。

多年来,这些都不重要。Facebook的销售额、利润、影响力和股价一直在增长。尽管隐私倡导组织提出了警告,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使用Facebook服务,并且用它分享了越来越多的信息。

对于Facebook来说,最近一段时间走得颇为坎坷

但在过去的两年里,Facebook走得颇为坎坷。先是媒体爆料称,与俄罗斯有关的团体劫持了Facebooko,散布假新闻来干预美国总统大选。事实证明,这个问题比最初报道时预计得要大得多,因为假新闻问题对美国以外的很多国家的大选也产生了影响。

之后这家公司处理了一连串的争议。它曾被指控被不法分子用来散布恶毒的仇恨言论,从而帮助煽动了针对缅甸罗兴亚少数民族的暴力行动。它和谷歌的数字广告业务的强势主导地位受到审查,竞争对手还要求对它们展开反垄断调查。它还遭到前员工的攻击,说它是一种社会邪恶力量,会导致用户上瘾。

同时,它还不得不应对两宗庞大的用户数据泄露丑闻,一个是剑桥分析丑闻,涉及到8700万用户;另一个是影响该网站大多数用户的黑客问题。

扎克伯格和他的公司被这些问题弄得措手不及,他们没有预见到这些问题并避开它们,只能不断地被动作出回应。

但是问题不仅仅是公共关系工作做得太差,这些问题似乎已经开始对公司造成影响了。在Facebook对其核心社交网络做出一系列变化后,人们在Facebook上花费的时间急剧减少。这些变化是该公司针对一系列争议做出的反应,现在Facebook北美用户增长已经趋于平缓,在欧洲的增长也明显放缓了。

监管方面的变化可能会产生更大的影响。有人担心,欧盟实施的新隐私法将限制Facebook在欧洲的业务。扎克伯格上个月参加国会听证会时,就连一些共和党议员也对该公司提出了批评,并暗示需要对它加强监管。这种监管方面的变化可能会限制Facebook的未来增长,从理论上来说,这甚至可能会导致Facebook的解体。

Facebook的变化还不够,不足以让它走得更远

是的,扎克伯格和Facebook一直在做出改变。他们修改了News Feed,他们在研究如何识别和屏蔽仇恨言论,他们雇佣了成千上万的版主。

但是这家公司似乎还是经常失聪和表现得后知后觉。最新的例子是,该公司上周宣布了一项新的在线约会服务,这一举动遭到普遍嘲笑,因为它在推出这项服务的时候并没有解决之前的问题,人们对其用户数量和控制数据能力仍然非常担忧。

换句话说,现在可能是扎克伯格解决公司存在的各种问题的一个好时机。他已经证明了他可以将Facebook作为一项业务和一款产品来发展壮大,但他还没有证明他确实理解并能应付或积极解决这项服务影响社会的方式以及与社会互动的方式。

他应该向那些对这些问题有着深刻思考和理解的人咨询,让他们为他提供建议和指导。

这种事情原本可以出现在这次重组中,但是却没有发生。相反,扎克伯格只是将高管们的职位相互调换了一下。例如,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由Messenger负责人变成了新成立的区块链项目的负责人,亚当-莫塞利(Adam Mosseri)则由News Feed的负责人变成了Instagram的产品副总裁。

与此同时,此次重组非但没有引进新鲜血液,反而赋予了扎克伯格长期副手们更大的权力。威尔-卡斯卡特(Will Cathcart)从2008年就开始在这家公司工作了,他将领导Facebook核心服务的产品开发工作;克里斯-丹尼尔斯(Chris Daniels)将接替最近离开公司的简-库姆(Jan Koum),领导WhatsApp业务。库姆离职是因为他与扎克伯格在消息服务的未来发展规划上存在明显的意见分歧。

此次重组成立了一些新部门,即将领导这些新部门的克里斯-考克斯(Chris Cox)、迈克-斯科洛普夫(Mike Schroepfer)和贾维尔-奥利凡(Javier Olivan)都是扎克伯格的高级副手,并已经在该公司服务了近10年或更长的时间。

扎克伯格确实给公司董事会带来一位新成员,但他不太可能对扎克伯格造成多大的影响。

因此,不要指望Facebook和扎克伯格能够很快摆脱这些争议并继续前进。尽管发生了所有这些变化,这家公司看起来还是跟以前一样。(编译/林靖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aogua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