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谷歌宣布采取重大措施遏制“科技上瘾” 但研究称它根本就不存在

[摘要]事实上,许多研究这个问题的科学家认为,像谷歌这样的科技公司正专注于一个虚假的问题,以避免人们关注隐私和数据所有权等问题。

BI中文站 5月11日报道

在不久前的I/O开发者大会上,谷歌公布了一项旨在遏制许多人称之为“科技上瘾”的计划。该计划包含了许多新功能,该公司称可帮助人们追踪自己的“数字时间”。然而,研究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使用情况的科学家们说,科技上瘾可能根本不存在,而有些人却把它当成了真正的敌人。

美国主流网络媒体BI记者艾琳·布罗德文(Erin Brodwin)曾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撞上了街灯柱。这不能责怪天太黑(太阳刚刚开始落下),也不能怪她视力不好(最近刚配了新眼镜),而是要归咎于iPhone,因为它的振动诱使布罗德文盯着明亮的屏幕。

这次碰撞导致布罗德文的额头出现心形瘀伤,促使她不得不在第二天通过化妆掩饰。在自己受伤之前,布罗德文还曾嘲笑过“边走路边发短信”的危险,并对所谓的“iPhone脖子”嗤之以鼻。她从来没有认真对待社交媒体上瘾的想法。

但那天晚上,布罗德文开始怀疑,也许我们这一代已经完蛋了,而罪魁祸首就是智能手机。

在本周的谷歌I/O开发者大会上,这家搜索巨头公布了一项“数字福利”计划,声称旨在遏制科技上瘾现象。谷歌表示,该计划将专注于培养所谓的“JOMO”,即错过的乐趣,遏制所谓的FOMO(错过恐惧症)。该计划包含了许多新功能,以帮助人们追踪自己的数字时间。

但现实情况是,“科技上瘾”(至少是那种真正的、全面的、导致临床损伤或痛苦的困境)可能根本不存在。事实上,许多研究这个问题的科学家认为,像谷歌这样的科技公司正专注于一个虚假的问题,以避免人们关注隐私和数据所有权等问题。

牛津互联网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安德鲁·普日比斯基(Andrew Przybylski)3月份接受采访时说:“讨论屏幕时间和使用等问题符合大公司的利益。当你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在一起的时候,你就变成犬马闹剧(即外表很炫、场面热闹、却没有多少实质内容的盛大表演或演示)。”

解读谷歌宣言

谷歌在开发者大会上称,它希望帮助人们更好地追踪自己使用设备的频率,这样他们就可以花更多的时间做其他事情。谷歌负责产品管理的副总裁人萨米尔·萨玛特(Sameer Samat)本周表示:“对我们来说,利用数字福利帮助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这包括新的功能,比如“仪表盘”(Dashboard),它可以向你展示自己使用Android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的频率。

重要的是,该公司并没有在其计划中提及“上瘾”这个词。普日比斯基认为,这可能是件好事。上瘾是一种真正的功能障碍,而且声名狼藉。夸大使用智能设备导致的问题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尽管谷歌避免使用“上瘾”这个词,但该公司的新举措还是倾向于认为,通过更好地利用我们在设备上的时间,我们可以更快乐,变成更好的人。

然而研究表明,这是个有着虚假解决方案而被夸大的问题。普日比斯基说,事实上,所有的头条新闻都在警告我们,像智能手机这样的东西会摧毁一代人,破坏我们的姿势和情绪,侵蚀我们的大脑,但它们只是“我们自己恐惧的投射”。

小研究,大问题

现有的“技术成瘾”研究机构存在几个大问题。大多数机构都太小了,没有强大的统计力量。许多研究人员都有明确的议程,而且大多数人甚至都不认为是设备本身造成了问题。

举个例子,因为青少年抑郁症和iPhone拥有率在同时上升,它们之间被推测肯定存在某种联系。这是一个典型的相关性例子,而不是因果关系例证。事实上,我们的手机并不一定是导致抑郁症上升的罪魁祸首。

普日比斯基试图复制一些研究,这些研究曾表明社交媒体的使用和抑郁之间有很强的联系。当他在更可控的环境中对更大人群进行研究时,却没有发现同样的结果。

他说:“人们对幸福和科技使用之间的联系提出了许多猜想,但如果通过维恩图(Venn)显示出来,那么这个圆圈只会有0.25%的重叠,即两者之间几乎没有联系。”

2017年,普日比斯基在《心理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研究论文,研究了电影放映时间对12万名英国青少年的影响。研究人员询问了这些人花在流媒体、游戏、智能手机以及电脑上的时间。在通过一系列的统计分析后,普日比斯基发现,屏幕时间对绝大多数青少年没有害处。事实上,它有时是有益的,特别是当青少年每天使用屏幕2到4个小时。

普日比斯基在论文中写道:“总的来说,有证据表明适度使用数字技术在本质上并不是有害的,在一个互联的世界中可能是有利的。”

问题无处不在

许多家长担心,使用社交媒体对青少年来说是件坏事。他们在课堂上被短信分心,因为在餐桌上发短信错过了家庭时间,因痴迷Instagram而不去睡觉。每当人们看到少数手机痴迷行为的例子,比如在吃饭时所有人都默默地盯着手机,你就会发现,无论你走到哪里,你都会注意到它。

这可能部分是被称为“确认偏误”现象的结果。本质上,你看到某个支持你已经拥有的想法的事件,然后因为你对这些类型的活动高度敏感,你会发现更多的例子来证实这个想法。

这有点儿像当你购买汽车时的场景,比如你买了本田思域,然后突然注意到每个人似乎都在开本田思域。而事实上,这种车型并非一夜之间变得更受欢迎,你只是更多去注意它们而已。

普日比斯基说:“很多研究都与这些问题有关。我们对新事物的担忧或恐慌(在这种情况下专指社交媒体)指导我们如何进行研究和解释结果。”

歪曲的、消极的观点可能影响了对历史上许多新发明和活动的研究。不幸的是,仅仅关注社会危害使我们忽视了更多新技术可能对我们的帮助。就社交媒体而言,“确认偏误”现象可能让人们注意到其他更严重的问题。

普日比斯基解释说:“重要的是要考虑到我们这里没有提及的东西,我们没有谈论隐私、广告、谁拥有你的数据,以及所有实际上非常重要的东西。”

社交媒体的积极影响

加州大学欧文分校心理学和社会行为学教授坎迪斯·奥格斯(Candice L. Odgers)专门研究新技术和青少年发育之间的关系。她发现社交媒体可能会对青少年产生许多积极影响,尽管很多人并没有注意到这项研究。

奥格斯说:“数字世界并没有创造出一种新新儿童。许多吸引他们到社交媒体上的东西也都吸引他们参加其他活动。现在社交媒体上使用的很多好东西,都受到太多的负面报道。”

发表在《青少年研究评论》杂志上的36项研究综述总结说,青少年主要是利用数字通信来加深和加强现有的人际关系,而不是被他们的屏幕所阻碍。作者们称,这些青少年更容易表达情感、分享亲密感,甚至在网上组织活动和聚会。

同样地,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出版的《2017年社会媒体与屏幕时代文学评论》的作者总结道:“数字技术似乎对儿童培养社会关系有利,而且大多数年轻人用它来增强他们现有的人际关系,与朋友保持联系。”

他们说,那些努力结交朋友的孩子甚至可能会使用数字工具来“弥补这一点,建立积极的人际关系”。2018年对英国抚育院青少年进行的一项小型研究证实了这一观点,该研究表明:社交媒体帮助年轻人与他们的亲生父母保持健康的关系,结交新朋友,并能帮助他们从童年过渡到成年。

其他的研究,包括2017年对18-55岁的Instagram用户进行的一项小型研究表明,青少年也会把Instagram作为一种探索世界的方式,并梦想着潜在的冒险,研究人员将这类人归类为“特征爱好者”。

该研究作者汤姆森(T.J. Thomson)说:“特征爱好者想要看些奇异或独特的东西。他们正在看Instagram,他们正在想“带我去中国或阿拉斯加或者我没钱去的地方。”

上瘾症根本不存在

这些研究背后的研究人员强调,社交媒体和智能手机与其说是一种“瘾”,还不如说是一种新颖、引人注目的平台,可以增强现有的活动和人际关系。

换句话说,社交媒体对大脑的影响与许多其他类型的活动一样,太多或太少都会造成负面影响,而适度使用则会带来积极的结果。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评论的作者写道:“神经科学的证据不支持‘大脑可能被数字技术劫持或重新连接’的说法,我们应该用怀疑的态度对待它。”

上瘾是个复杂但严重的问题,神经科学家尚未完全了解其机制。如果将我们对数字工具近乎普遍的依赖视为一种“上瘾”,对那些生活被酗酒或吸毒等问题困扰的人们来说是不公平的。

上瘾行为的主要特征是,使用某种物质会干扰日常活动,以至于人们无法正常工作。相比之下,研究表明社交媒体经常被用来加强现有的关系,并没有减少真实世界的互动或造成某些共同的伤害。

然而,研究表明,那些已经倾向于抑郁和焦虑的人可能会因为使用这些新平台而遭受更多的痛苦。研究人员迈克尔·科尔尼(Michael Kearney)发现:“独自使用社交媒体的人很可能没有达到面对面社交的需求。因此,如果他们的社交需求没有在社交媒体之外得到满足,那么关注社交媒体可能会让他们感到更孤独。”

有很多简单而健康的方法来解决这些风险,而不需要采取像杂碎智能手机这样的粗暴措施。如果谷歌的最新举措能帮上忙,那么我们完全支持它。但重要的是要记住,这些新功能并不能消除人们对隐私和数据所有权的担忧。

就布罗德文个人而言,她走路的时候不再发短信。但她仍然在积极地监控自己与谷歌、苹果、Instagram和Facebook分享的东西。这是个小小的改变,但她的前额以及对“数字幸福”举措的感觉是充满感激。(编译/金鹿)

美国Business Insider作品的中文相关权益归腾讯公司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等。微信公众号:BI中文站。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erlonggo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