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这家创业公司想在脑机界面领域击败马斯克和扎克伯格

BI中文站 5月27日报道

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以此类推,如果能把一个人跟另外100万人的大脑连接起来,就会诞生“超级大脑”。

正因如此,现在才出现了好几家公司争相开发脑机界面,希望把人的思维与机器连接起来。如果能够率先将笔记本电脑的功能植入你的大脑,就将为人们开辟一条道路,使之得以随意通过无缝渠道与任何人(甚至任何东西)交换信息。

目前有两位IT行业的大佬都在参与这场角逐,他们分别是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和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他们两人的项目分别名为Neuralink和Building 8。而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两个项目都需要对大脑进行外科手术。

然而,还有一些没有那么野心勃勃的微创方式,也可以解决脑机界面问题。只需要把脑电波的数据转化成简单的指令,然后由应用或设备进行处理即可。一家名为Nuro的创业公司就采取了这种方式。他们希望借助自己的软件平台,让那些因为严重受伤或疾病而丧失交流能力的人恢复这种能力。

外部研究人员认为,与需要手术的方案相比,这种方法更加简单,功能更少,但却易于实施。

如果Nuro的产品能够在初期市场取得成功,该公司就计划扩大这项技术的测试范围。这样一来,便可进一步开拓脑机界面的未来前景。

与思维沟通

今年4月,Nuro首次开放了其Nuos软件的一个版本,希望让那些因为脊髓损伤或其他重大疾病而无法继续交流的人重新发声。

Nuro CEO兼创始人弗朗索瓦·甘德(Francois Gand)认为,这套系统将率先在医院或重症护理中使用。它能让所谓的“禁闭”患者向护士要一杯水,或者通过亚马逊Echo智能音箱播放音乐。

甘德至少针对一名严重脑干损伤的病人进行过一次测试,最近还展示过Nuro用户如何通过平板电脑与这项技术互动。他们把屏幕分割成许多图标磁贴,每一个都写好了一条基本的命令,例如“我要喝水”或者“我有点冷”。之后,用户只要把注意力集中在对应的图标和文本上,即可选择相应的磁贴。

这与神经反馈的理念相同,后者可以让人们通过实时显示大脑活动的方式来运行简单的视频游戏,从而更好地管理他们的脑电波。

Nuos用户甚至可以使用这项技术利用屏幕上的软键盘输入定制信息。

运行在脑电波上的操作系统

在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采用英特尔提供的沟通设备之前,他曾经使用过几个基于脑电波技术的帽子。但由于他的年龄较大,加上病情严重,所以那种帽子无法捕捉足够强的脑电波信号,因而无法充分发挥作用。

但研究显示,脑电波技术有望为其他成千上万的残疾人提供帮助。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全球每年约有超过50万人脊髓受损。2018年发表在《人类神经科学前沿》期刊上的一篇论文,把应用在残疾人身上的脑电波技术称作“21世纪的一项创新方法”。

“脑机界面技术的发展不会取代现有的治疗方案,但却可以对其形成补充。这是一个很有前景的领域。”该论文的作者写道。

Nuro技术的本质是一款运行在脑电波上的操作系统,所以甘德对该技术的设想不仅限于医院,还会渗透到人们的家中甚至车里。这也是汽车厂商感兴趣的地方。今年1月,日产透露该公司正在帮助司机使用脑电波数据避免碰撞。

“我们本质上是一家操作系统公司。”甘德说。

投资人也认为Nuro的潜力可以进一步扩大。该公司的团队位于加拿大滑铁卢和美国旧金山,他们从谷歌那里获得了10万美元拨款,为谷歌云平台的系统开发了一个组件。Nuro最近还从硅谷生物科技加速器IndieBio获得了25万美元种子基金,并获得加拿大创业中心滑铁卢加速器中心提供的4万加元(3.1万美元)资金。该公司还在SXSW大会上赢得了两项麻省理工学院竞赛(Hacking Medicine和MIT Barracuda Bowl),奖金总额为7500美元。

肯·莫克松(Ken Moxon)在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负责一个专门研究脑机界面的实验室。她对甘德的愿景并不意外。在他看来,侵入性较低、对用户更为友好的脑机界面可以为未来的进步开辟空间。

但莫克松也对甘德可能遇到的一些技术和财务障碍表达了担忧,例如如何筹集和赚取足够的资金来保持长期的可持续性。

“很多人都做过这事——但都仅限于实验室。”它说,“能做到并不奇怪,但要变成一家财务上可行的公司却是另外一回事。”

通向超级强权:Nueralink和Facebook的发展方向

随着我们的智能手机越来越小,越来越先进,我们也对这些设备上提供的服务越发依赖。(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下次旅行时试试看不要打开地图软件。)

嵌入我们身体和大脑的设备也自然也就成了今后的方向。

扎克伯格去年表示,Facebook正在开发“有朝一日能让你只通过思维就可以沟通交流”的脑机界面技术。

无论第一个脑机界面采用的是脑电波还是其他更难获取的信号,第一家能够开发这种技术的公司都可以带领我们走进未来。

一位不肯公开姓名的Neuralink前员工说:“如果能够以脑机界面的速度沟通,而不必开口说话或者输入文字,就可以产生巨大的影响。长期目标跟短期目标并不一样,它会让人获得一种超级强权,让他们开始加快速度,让任何人都无法追赶。”

马斯克和扎克伯格都将他们各自的项目信息对外保密。

马斯克

但也并非无迹可寻。一些Neuralinke前员工透露,这家公司正在开发一种微芯片和小型电子设备,可以最终可以在动物身上测试。他们还表示,Neuralink的员工经常与研究动物测试的人交流。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公关负责人安迪·菲尔(Andy Feel)证实,该校的几名员工的确针对跟老鼠有关的研究项目与Neuralink展开积极合作。

与此同时,公开资料显示,Facebook似乎还不准备在加州开设动物实验中心。

由于人类对大脑的了解很少,所以专家认为,未来几年不太可能看到基于手术的脑机界面。于是,Nuro的价值便体现出来。

“我们希望尽可能提高安全性。我们不想做开颅手术。有些人可能会问,‘我们是否在入侵大脑?’对这样的人来说,非创伤性脑机界面就可以解决这种问题。”干的说。

从医院到家庭:把应用带入Nuro生态系统

除了解决“禁闭”病人的交流问题。甘德的Nuro系统还希望让医生可以看到与病人不同的界面。这可以让医生远程监控那些存在严重创伤或面临中风风险的人。

这款软件还可以被动收集大脑活动数据,其中包括各种与警戒和睡眠有关的脑电波形态。

甘德表示,因此,Nuro的系统可以探测异常的脑电波形态,比如,面临中风等神经系统问题的人所呈现的脑电波形态。医疗专家可以远程监控这种情况,并通过观察到的信息来制定急救辅助决策。

但甘德希望,如果他的系统能够突破医疗范畴,在家中使用Nuro的人就可以获得比医院里更多的服务。

家庭用户可以通过一些功能来加快沟通程序,例如配合新闻应用或社交平台使用的速度更快、更动态的键盘。未来,甘德还希望开发者能够创造出兼容Nuro生态系统的应用版本,就像它们目前对Android和iOS提供的支持一样。

“我们还能让用户通过神经系统控制你的应用。”甘德说。(编译/长歌)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immonz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