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一线丨对话坚果云CEO韩竹:希望一两年内登陆创业板

腾讯《一线》作者 王潘

“我们希望能够1到2年内登陆创业板。” 坚果云CEO韩竹近日在接受腾讯《一线》采访时说,美国的云存储企业Dropbox和Box都能做到15亿美元的年营收,那么中国出现一个年营收10亿元的云存储公司是比较现实的,而坚果云希望能够成为其中的代表。

韩竹表示,坚果云此前已经实现了盈利。只不过,选择盈利还是选择扩大规模是坚果云的一个策略。当资本市场偏冷,需要证明自己的商业能力的时候,坚果云就会相对保守一点,去追逐盈利,但现在情况比较好了,坚果云又会开始去追逐增长的速度,目前增长速度就更为重要。

坚果云至今已成立七年之久,在这七年期时间内,很多公司已经完成了从成立到上市敲钟的过程,很多创业者已经换了一个又一个创业方向。在这个过程中,坚果云并没有动摇过方向,主要原因在于云存储领域是一个特殊的行业。

“最开始我在一家外企工作,当时也是做存储类的产品,我入职的第一天培训的时候一个高级外企职业经理人就讲,这个世界上能做存储产品的公司应该一个手都能数得过来,因为这样的公司存活才能超过十年。如果你要让用户把数据放在你这里,那他必然会考虑的是出了问题谁来提供服务,如果你存活的时间很短,用户就不会对产品产生信任感。”韩竹说。

创业七年,坚果云遭遇过巨头竞争,也遇到过低谷,时至今日,终于不再为生存下来而担忧。2013年,云计算的风口刮来,腾讯百度和360等大公司纷纷涌入,很多创业公司也融资几千万美元,于是行业开打网盘空间大战,资本市场在看到白热化竞争的情况下,也开始变得冷静。坚果云手中虽然有用户,但是要想生存下来就得有收入,韩竹第一次感受到公司进入了困难期,很像爬山时进入了山坡的低谷。

这时,坚果云开始将目标瞄准ToB的大客户,希望通过他们的付费获得收入,通过一年多的努力,公司获取的大客户终于可以维持团队生存。在这样的基础之上,整个公司又将重心就放在内容上,在此之后才是开始做中小企业客户,最终到个人客户。

“我们做了一两年中小企业客户,做到一个比较大的体量以后,这两年我们开始更多在做个人,这是一个反过来推的过程。大客户先解决收入有和没有的问题,然后通过中小企业来解决增速的问题,最后通过个人用户来放大这个潜在的目标市场。”韩竹说。

以下是腾讯《一线》对话韩竹部分内容:

提问:你们创业至今已有将近7年,但很多公司从诞生到IPO可能只要三四年,你们有没有动摇过?

韩竹:我觉得确实有极少数的公司,特别是在互联网金融这种可能会出现那种从诞生到IPO时间就比较短,比如像陌陌,好像也用了四年时间。对我们来讲,可能感觉稍微长了一点。但是要说有没有动摇过方向,我觉得没有,主要是因为这个领域有一定的特殊性。

我记得我刚开始做这个领域的时候,最开始的时候我是在一家相对很典型的那种大外企里面,当时也是做存储类的产品,我入职的第一天培训的时候一个高级外企职业经理人就讲一句话,这个世界上能做存储产品的公司应该一个手都能数的过来,因为这样的公司存活才能超过十年。如果你要让用户把数据放在你这里,那他必然会考虑的是出了问题谁来提供服务,如果你的存活时间很短的话,用户就不会对产品产生信任感。所以长时间在这个领域,它就会慢慢成为一种你的竞争优势。

提问:创业这几年你们有没有遇到过低谷?

韩竹:我们有遇到低谷,就是13年我们刚开始创业不久,云计算这个风口刚起来了,然后资本都在热炒,很多的巨头投了很多钱,我当时其实只拿了一笔很小的天使,但同行有很多公司拿了很多钱的,比如当时最有名的就是酷盘,当时融了两三千万美元。当时做的时候就碰到百度和360进来,后来腾讯也跟进了,行业开始打网盘空间大战了。资本市场在看到白热化的竞争情况下,就开始比较冷静的来看问题了,所以那时候我们就必须要开始找收入,我们是有用户,但是没有收入,当时就进入了低谷。

提问:后来这个问题怎么解决的?

韩竹:需要有收入的话,最好的方法就是要找to B的客户,就是让大客户付费。我们大概做了一年多时间的大客户,积累了一些经验,然后就反过来看这个问题。当我们花了一年多时间解决了整个团队十几二十号人收入和生存问题的时候,我们把整个公司的重心就放在内容上,然后就开始做中小企业,做了一两年中小企业客户,做到一个比较大的体量以后,这两年我们开始更多在做个人,就是这样一个反过来推的过程。所以解决收入问题的思路就是,大客户先解决有和没有的问题,然后通过中小企业来解决增速的问题,最后通过个人用户来放大这个潜在的目标市场。

提问:之前有报道说你们已经盈利了,你觉得现阶段盈利重要还是规模化重要?

韩竹:这是我们的策略,比如说资本市场偏冷的时候,可能要证明自己的商业能力,我们就会相对保守一点,然后去追逐盈利。现在是情况比较好的时候,我们就会去开始去追逐增长的速度,因为我们觉得增长速度更重要。

提问:为什么中国到现在还没有一家100亿美金的云存储的公司?

韩竹:还是市场发展的阶段不同,比如box在美国也是花了将近20年时间去发展。中国的话有两个比较特殊的原因:第一个是前几年用户的付费意愿不强烈,这几年这个情况已经很好的改善;还有就是在中国,用户有可能会存储一些比较重要或涉及隐私的东西。所以前几年的中国网民,尤其是企业的决策者,会很敏感和谨慎。这几年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80后甚至90后走上了企业的管理岗位,他们也渐渐认识到,其实把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反而更安全,于是云存储也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个人和企业接受。

美国的Dropbox和Box能做到年营收15亿美元,我觉得中国在未来几年出现一个年营收10亿人民币的公司是比较现实的,我认为我们就有很好的机会。

提问:你们现在的营收规模会在什么量级?

韩竹:我们现在还不能讲,但我们确实是希望能够1到2年内能够上创业板。我们希望公司的财务制度、增长速度、盈利情况等都能够很快够得上门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erlonggo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