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直播过400多款游戏 女流从不靠颜值吸引流量

[摘要]到目前为止,女流已经在直播间直播过400多款游戏。有些游戏玩的人很少,全世界玩家加起来都没超过100人,但女流一直坚持这样做。

女流是直播行业里的一股清流,她不说搞笑段子,不穿奇装异服,不发嗲、不卖萌、不耍酷,不靠颜值吸睛,只是一身朴素的休闲装,认认真真跟直播间的朋友一起通关。在她清华、北大学生的身份曝光后,这位主播爆红网络,大家才知道她的真名叫石悦。

女流是直播行业里的一股清流,不穿奇装异服只穿休闲装。摄影/新京报记者 吴江

“我的童年没游戏就不快乐”

石悦从小就是不折不扣的学霸。在老师和同学眼里,石悦是三好学生,但她有一个“不会轻易说出的小世界”——打游戏。从上幼儿园开始,她就打游戏。石悦的父母结婚不久就有了石悦,那时候他们还很年轻,还像贪玩的孩子。当听说有红白机后,这对夫妻用攒了几个月的钱把游戏机买回来疯狂玩。小小的石悦总是站在他们身后默默看着。“他们年纪大了就不爱玩了,我也长大了,就开始玩。”

石悦小时候的生活很简单,就是放学回家写作业,晚上跟父母玩游戏。“那时候,我们会在我妈卧室拿士嘉MD(游戏机)玩游戏。只有两个手柄,我爸妈还有我和我弟四个人就一起玩,谁输了就轮到下一个人玩。”

石悦并不认为游戏是“毒瘤”。“整个社会对游戏的偏见来源于对游戏内容的认知不全。游戏不是只有那些游戏。游戏有很多种,就像电影不只有商业电影,还有文艺电影、独立电影。当能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就不会把游戏完全封杀,而是让大家找到最适合的休闲方式。”石悦说,“如果我的童年里没有游戏,可能不会过得那么快乐。”

“我的游戏永远在我电脑里”

2006年,石悦以内蒙古自治区高考理科第一名考入清华大学,成为清华大学建筑系的一名学生。在享受了考入清华大学的喜悦之后,石悦开始迷茫。石悦说,“周围都是学霸,有些同学甚至获得过很多大奖。”那段时间石悦有些自闭将自己关进游戏的世界。石悦说:“在我没做游戏视频之前,我玩的游戏很多,但是又能怎样呢?我的游戏永远都只在我的电脑里。”

刚开始做游戏主播,石悦给自己取了个网名叫“女流之辈”,后改名为“女流”。她的想法很单纯,就是想把游戏分享出去。2011年,女流的一个《变态人生大冒险》的视频,突然在网络上爆火。全网播放量达到了1000万次,优酷的个人账号播放量也达到了两三百万次。粉丝不再只关注她的作品,更想关注她这个人。巨大的粉丝量反而给女流带来了很大的困扰。“我没有做好准备,我最开始做视频不是为了大红大紫,只为给爱看的人看。当粉丝突然出现,我完全没有做名人的准备。”自那之后的两年多时间里,她再也没有以女流的身份出现过。从此,北大多了一名叫石悦的研究生。2011年她以推免生进入北京大学读研。

“我做主播前未画过眼线”

硕士研究生毕业后,石悦本来可以在建筑行业谋得一份好差事,她却告诉父母要做游戏相关的工作。对此,父母并没有太反对。“他们都知道我是一个一旦下定决心很难被改变的人。”石悦说。

女流自称对外貌特别不自信。直播截屏图

最开始,女流的直播间只能看到两只快速敲击键盘的手,或者一只抱在怀里的玩偶小熊。女流自称对外貌特别不自信,“女生直播间都是那种很好看的,我觉得如果不能给自己直播加分的话,就不要开,还不如照手柄看操作。”随着直播时间越来越长,越来越多的粉丝希望看到主播面对一个快乐或悲伤游戏情节的表情。这个理由改变了女流。她特意回内蒙古老家,找了一位专门给新娘化妆的朋友,学习了一个星期化妆。“以前就是打打BB霜,要说真正的化妆,像眼线之类从来没试过。”出镜之后反响还不错,女流渐渐适应了镜头下的生活。

“我发现游戏是一种媒介”

到目前为止,女流已经在直播间直播过400多款游戏。有些游戏玩的人很少,全世界玩家加起来都没超过100人,但女流一直坚持这样做。她想让大家知道,只有在女流站才能找到各种奇怪的独立游戏、主机游戏和单机游戏。

女流每天直播4个小时,她却需要花费更长时间去找游戏。一次,《心灵魔术师》的游戏打动了女流。“游戏的制作者在与一个严重精神疾病患者交流很长时间之后,做了这个游戏。”女流说。如今提起这款游戏,她还是很激动,“很多电影也会这么拍,表现精神病人或者自闭症患者的世界观。但是游戏不一样,你要按他的逻辑解决问题,你不得不让自己成为他。”这款游戏玩下来之后,女流一定要当晚把视频做出来,“我突然发现游戏不仅仅承载娱乐大家的这个功能,有的时候它甚至是一种媒介,来传递很多人看待世界的方式。”

“我播游戏跟清华北大无关”

2017年春,女流主播被爆是清华、北大两所中国名牌大学的高材生,此事迅速成为网络热点。女流遭受各种非议,甚至有网友称她是“清华北大的侮辱”。女流对于自己名牌大学高材生的标签感情复杂。“学霸的身份代表我过去可能在学习和考试中取得的成绩,但是我播游戏的内容跟清华、北大毫不相关。”女流不愿意拿清华、北大来标榜自己。“我们学校一年毕业几千人,大家都是清华、北大到各个行业,从来没有人拿这个标签去标榜自己,我也不会。”

“我让更多人玩国产好游戏”

“现在主机游戏行业是严重滞后的,网游、手游都走在前面。”对于现在整个中国游戏市场,女流认为国外可以借鉴的东西太多了。“玩日本游戏能感受到日本文化,什么时候玩中国游戏可以感受到中国文化?”女流一直在思考。

女流直播《中国式家长》这款游戏。直播截屏图

现在大火的《中国式家长》这款游戏,最开始女流发现它的时候,便推荐给了直播间的观众。“我觉得国产游戏好起来了。终于开始有现象级的独立游戏产生,大家都在玩。”石悦说。在国际上,主机游戏都发展到影视化了,蜘蛛侠、蝙蝠侠的光盘一出来就可以卖几百万份,而国内很难看到国产IP的影子。对于《中国式家长》的大火,女流感觉看见了希望。

石悦认为,现在国内市场没有给独立游戏提供好的环境。她很痛心社会上对于游戏的偏见。“现在父母也不太愿意给孩子买专业的游戏机。PS4、BOSS这类游戏机甚至达不到我小时候的普及程度。”女流说自己也在努力,“我和很多我们这个行业的工作者都在努力,让更多的人认识到、感觉到中国文化的游戏存在。”

石悦简历

网名:女流

出生日期:1988年10月3日

出生地: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宁城县

职业:主机游戏网络主播

经历:

2006年以内蒙古自治区高考理科第一名,考入清华大学建筑学院

2010年成为游戏视频作者

2011年以推免生进入北京大学读研

2015年1月21日,转型成为主机游戏网络主播

2017年因《她曾是省状元,读完清华北大却成了游戏主播》文章爆火网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randyche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