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英国和加拿大议会罕见联合传唤扎克伯格出席听证会

[摘要]这两个国家的议会正在调查网络假新闻对于民主进程的影响,因此它们希望让扎克伯格回答一些有关英国数据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数据滥用丑闻的问题。

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英国和加拿大的两个议会委员会史无前例地联合传唤社交网络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要求他出席它们举行的联合听证会。

这两个国家的议会正在调查网络假新闻对于民主进程的影响,因此它们希望让扎克伯格回答一些有关英国数据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数据滥用丑闻的问题。这两个国家今年都一直在调查这个数据丑闻。

此外,由于它们还在调查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发布虚假信息的经济诱因及其对于民主进程的影响,因此它们还希望进一步了解Facebook的数字政策和信息管制惯例。

在一份联合发给扎克伯格的信函中,英国数字、文化、媒体和体育(DCMS)委员会主席达米安-柯林斯(Damian Collins)和加拿大信息使用、隐私和道德(SCAIPE)常务委员会的主席鲍勃-齐默(Bob Zimmer)在信中写道,他们希望于11月27日“在威斯敏斯特议会举行一个特别的联合议会听证会”,并成立“虚假信息和假新闻国际大委员会”。

“这个国际大委员会将由我们自己领导,但是也可能会代表其他一些议会。”他们继续写道,“此前,从未有这样的联合听证会举办过。鉴于你宣称你的目标是修复Facebook,防止该平台在世界事务和民主进程中遭到滥用,因此我们希望你能够出席这次听证会。”

上述两个委员会均表示,它们将会到今年12月底发布对于网络虚假信息的最终报告。

在与Facebook代表和数据专家举行一系列听证会后,DCMS委员会在今年暑期已发布了初步报告。在这份报告中,它呼吁政府采取紧急措施来打击网络虚假信息和捍卫民主体制。例如,它建议对社交媒体平台进行收税,从而资助数字文化教育计划。

但是,迄今为止,英国政府并不愿采纳该委员会的建议,而更愿意“等待和收集证据”。

与此同时,SCAIPE对与Cambridge Analytica公司有牵连的数据公司AIQ的高管进行了多次严格的质询。

总是被扎克伯格冷落

事实上,在调查网络虚假信息的几个月中,DCMS委员会多次试图让扎克伯格出席其听证会,但是均未成功。相反,Facebook只是派出了一些级别不如扎克伯格的高管出席。例如,该公司首席技术官迈克-斯科罗普夫(Mike Schroepfer)被委派出席了该委员会的听证会。明显被激怒的委员会成员对他进行了大约五个小时的严格质询。斯科罗普夫的回答让该委员会感到并不满意。

在今年4月,扎克伯格曾出席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的听证会,接受了立法者的各种拷问。

他还出席了欧盟议会总统理事会举行的会议。

但是,英国议会始终被冷落。最终,忍无可忍的DCMS委员会一度威胁称,下次当扎克伯格来英国的时候,它将给扎克伯格发送正式的传票。

因此,现在,英国和加拿大议会采取了不同的策略,它们联合传唤扎克伯格出席听证会。

虽然英国和加拿大议会委员会的主席均表示他们理解扎克伯格不可能亲自出席“所有议会听证会”,但是他们也声称Facebook在其他国家的用户“需要你们的组织担负起责任来。”“我们都认为,你们是愿意承担责任的。因此我们都计划在2018年12月底就这个问题发布最终报告。聆听你的证据是当务之急的事情。”

“我们希望你利用这次难得的历史机会告诉大西洋两岸的议会Facebook准备采取哪些措施来阻止虚假信息传播和保护用户数据。”它们写道。

联合传唤的新招也不一定凑效

迄今为止,就非美国立法者而言,只有欧盟28个成员国的当选代表有足够的政治影响力,并成功获得了一次与扎克伯格的简短会面的机会。

因此,对于此次联合传唤,Facebook极可能再次不予理睬。

“我们已收到了英国委员会的信函,并将会在柯林斯规定的最后期限内予以回复。” Facebook发言人说。

该委员会要求Facebook在11月7日前予以回复。

也许,Facebook将会派出它的新任全球政策负责人尼克-克莱格(Nick Clegg)出席联合听证会。至少,对于威斯敏斯特立法者来说,克莱格是一个熟悉的面孔,因为他此前担任过英国副总理。

即使柯林斯的这个新招不能成功让扎克伯格亲自出席听证会,这两个委员会现在采取的国际联合听证的方法也是很新鲜的招数。很多管制像Facebook这样全球性平台的政府机构都感到极具挑战性,因为这些平台的用户数量甚至超过了某些国家的全部人口数量。

如果这两个委员会从其他国家(例如缅甸)再找一些立法者,那么这样的邀请恐怕让扎克伯格更难拒绝。在缅甸,Facebook被指责加速了种族暴力事件发生。

毕竟,Facebook的宣言是:“我们肩负有责任。”

尽管成立联合国际委员会是一个新的策略,但是英国和加拿大立法者和监管机构已就问询和调查工作开展了好几个月的合作。

现在有一件事变得越来越清晰,那就是:互联网的相互连接性和跨越国界的性质,一旦与赞助资金充沛的政治宣传活动和个人数据搅合在一起的时候,就会给各国传统立法机构造成巨大的压力。

除非你能够切实有效地跟踪资金的流动,并真实反映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否则国家选举法就难以发挥效力。在用个人数据进行网络政治宣传的时候,道德考量必须放到首要的位置上。(乐学/编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alo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