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小牛回应质疑:1.7亿短期贷款可抵消 上半年实际亏0.46亿

文/腾讯科技 苗钟毓

刚刚结束IPO,牛电科技(以下简称小牛)的事情明显很多。两次时间调整之后,我们的采访才得以开始。

“抱歉,久等了。会议的安排太多了。”

牛电科技CEO李彦的脸上难掩倦色,但思维依旧敏捷。“Token(胡依林)一会儿上来,我看提纲里有不少技术问题,这方面还是他来回答比较合适。”

胡依林是牛电科技的创始人之一,他的个人经历颇为传奇:初中学历,做过网管,通过自学先后在微软和青蛙设计担任过设计师,后来又创办潮牌UTLAB。2014年年初,胡依林做出了小牛电动的第一份商业计划书,和前华为副总裁李一男一起合力开启了小牛的“创业时代”。

李彦是在黄明明和李骁军的介绍下加入小牛的,在李一男入狱后,他和胡依林一起带领着小牛团队前行,并在纳斯达克上市。

作为小牛U系列电动车的用户,我准备了几个“恶意满满”的问题,涵盖了我自己在使用小牛电动车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我很好奇,李彦和胡依林会怎样回答这些问题。

18年上半年小牛实际亏损0.46亿人民币 较17年同期亏损率缩窄

今年以来,随着小米、美团等独角兽接连上市,中文互联网的第四次上市潮拉开大幕。然而,今年资本市场的表现却难以令人满意,新上市公司的股价大多进入下行轨道。小牛也不例外。截至发稿,小牛股价为6.99美元,较9美元的发行价已跌去22.3%,市值5.20亿美元。

美股市场在语言、信息披露要求、投资者沟通以及上市费用等诸多方面都对国内企业有着更高的门槛。这对像小牛这样小体量的公司并不友好。今年上市的科技公司,过半选择在对内地企业更友好的港交所上市。

小牛之所以坚持在美国上市,有着自己的考量。李彦表示,小牛赴美上市并不是主要为了融资,而更多的是为了在海外市场树立起小牛的品牌。一些媒体认为小牛上市是由于资金链紧张完全是误读。

“截至今年6月30日,小牛账上的现金、短期存款和理财有大概4亿人民币。小牛的招股书上提到的约1.7亿人民币短期贷款,要结合另外的一笔金额也是约1.7亿的限制性现金一起来看,两个互相抵消后,公司并不存在净负债。”

李彦坦言,尽管小牛在国内已经有了不错的品牌认知度,但作为一家中国制造企业,在欧洲等海外市场上,小牛还有很多“山”要爬。小牛选择赴美上市的核心目的在于借助美国上市公司的身份在欧洲等海外市场树立起自己的品牌,小牛此前在巴黎发布的小牛NGT系列电动车主要瞄准的也是欧洲市场。

“如果你想说服一个欧洲的用户花3千欧元买一个两轮电动车,这个电动车是一家中国创业企业,还是一家美国上市企业生产的,这给消费者的感受是不一样的;同理,你想说服一个欧洲经销商投入10万欧元开一家小牛电动专卖店,你是一家上市企业还是一家创业企业,这给他的信心也是不一样的。”

小牛招股书显示,2018年上半年,小牛净亏损达人民币3.15亿,较去年全年净亏损1.85亿还要多。对此,李彦表示,招股书上的亏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中对于股权激励和可转债的会计处理,招股书中我们也披露了经过调整后的利润情况,剔除股权激励和可转债公允价值变动影响后,牛电科技2018年上半年亏损0.46亿元,按此计算净利润率为-8.3%,相较2017年同期的-14%,实则亏损率在降低。

“小牛依然是亏损的,但没有亏损三个亿。如果小牛真的亏损了三个亿,公司也就不用活了。”

锂电拖累小牛成本控制 2022年中国将售出1500万台锂电两轮车

谈起小牛的产品,“设计”、“锂电”和“贵”是三个关键词。

2017年全年,小牛共售出约19万台电动车,每辆电动车带来的平均收入为4061元人民币;而2018年上半年,小牛共售出12.5万辆电动车,每辆电动车带来的平均收入为4456元人民币,增幅明显。

和苹果的手机一样,小牛电动车也越卖越贵了。然而,小牛的利润率却并没有像苹果一样越来越高。有媒体指出,2017年,小牛每卖出一辆电动车,所获得的毛利只有300元人民币左右,较传统电动车略高,但由于售价较高,小牛的毛利率反而只有传统厂商的一半。此外,2017年初,小牛还曾因成本上升,对旗下的电动车进行了统一的调价,不同车型涨价600至900元人民币不等。

这不得不让人怀疑小牛在成本控制方面存在一定的问题。

对此,李彦表示,产品毛利率偏低主要原因是,小牛去年仅生产了19万辆电动车,尚未产生规模效应。

然而,须要指出的是,规模效应并不能够完全解决小牛电动车成本高企的问题。电动车的核心是电池和电机,小牛由于采用锂电池,其电池模组的成本偏高。在小牛的官方商城,“增程大锂包(大容量电池)”的售价甚至超过了整车(含标配电池)售价的一半;同一系列不同车型之间的配置差异主要也是电池,低配与顶配之间差价较大。

在我们的采访中,胡依林也承认,电池的价格并不受小牛控制。李彦同时指出,在电芯成本正在不断下降的前提下,小牛在维持售价的同时也增大了电动车的电池容量。

尽管锂电拖累了小牛的成本控制和定价,但也让小牛在与传统电动车厂商的竞争中形成了差异化。

李彦表示,小牛并没有将传统电动车厂商视为直接竞争对手。“购买锂电池电动车还是购买铅酸电池电动车,已经成为用户购车时首先考虑的问题。用户的充电方式决定了他选择什么类型的电池。比如,住在高层的用户,他肯定不会买铅酸电池电动车,因为没有地方充电。而在选择锂电的用户里,近30%的用户会选择小牛——去年,整个两轮电动车市场总共卖出了70万台锂电池电动车,其中小牛占了19万台。”

此外,“2017年,中国总共卖出了2700万台铅酸电池电动车,锂电电动车仅70万台。有行业调研认为,到2022年,中国将售出3490万台电动车,其中1520万台将采用锂电池。小牛又是目前锂电市场份额最大的品牌,对小牛的市场机会巨大。”

滴滴摩拜对应不同出行场景 新国标是重大利好

作为U1系列的用户,小牛主推的“智能锂电”曾经是我选择它的理由之一。然而,在日常使用的过程中,我常常产生一些疑惑与槽点。

小牛全系列采用了电磁锁,但只有电瓶有电的时候才能启用;小牛的GPS定位、防盗、防倾倒等智能功能,同样需要电池才能使用。如果用户取走电池充电或者电池电量耗尽,小牛的锁具和智能功能都将失去作用。这常常让我在取走电瓶之后,对停放在楼下的电动车的安全产生担忧。

对此,胡依林解释称,没有电池的电动车被盗的几率低非常低,小偷盗窃电动车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里面的电池。为此,小牛还在自己的APP上增加了电池防盗的功能。失主只需要向警方报案,取得凭条,通过小牛的系统审核,即可获得失窃电池的使用者信息。

“警方非常愿意帮助你追回电池,因为电池的案值很高,超过3千元人民币已经算是刑事案件了。”胡依林补充道,“我在北京、上海停车从来不加额外的锁具,因为小偷要偷的是电池,而非车辆本身”。

小牛的智能并不仅仅体现在手机客户端上,在采访现场,胡依林还向我展示了小牛的数据后台。胡依林认为,用户调研是很难得到正确的结果的,但被动采集来的数据却不会说谎。通过数据后台,小牛可以了解近50万小牛用户的使用习惯与使用场景,并且利用这些数据优化小牛的骑行体验与续航里程。

谈及滴滴、摩拜等新出行公司对小牛的影响。李彦表示,从销量数据来看,网约车和共享单车对小牛几乎没有影响。共享单车、网约车和小牛对应着不同的场景和需求,综合来看,小牛在出行效率和资费上是有优势的。

谈及新国标,李彦表示,新国标对于锂电两轮电动车是重大利好,两轮电动车上牌之后,城市的交管部门就可以对两轮电动车进行规范化的管理,两轮电动车的路权也得到了法律的明确和保护,统一的限速也将让城市的道路更加通畅。

采访手记:

“穿西服真是不习惯啊。”

采访结束后,胡依林在电梯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服,脸上挂着满满的笑容。他刚从美国回来,北京时间10月19日晚间,他创办的小牛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NIU”。这是属于一个创业者的高光时刻。没有太多的休息,他和小牛电动CEO李彦马不停蹄地参加了纪源资本举办的变革+大会。

“但是一穿西装,整个人的身板就挺起来了。这套衣服是我上市前在ZARA买的。”这是一套修身的深色西服,胸口的口袋巾色彩斑斓。

一个曾经拥有自己潮牌的设计师,在自己公司上市的日子里,去ZARA买了一身西装。

这形成了某种微妙的反差。

上市对于小牛而言,或许就像是穿上这身“西服”。相比西服的档次与价格,更重要的还是西服所代表的商务、正式的标签。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zhongyumi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