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苹果财报电话会议实录:库克称苹果在中国的销售表现十分优异

[摘要]库克称iPhone在中国的销售额增长率达到两位数,其他品类的也都表现优异,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公司的整体表现。

腾讯科技11月2日讯 据外媒报道,苹果周四发布了2018财年第四财季业绩(编注:即2018年第三自然季度)。财报显示,苹果第四财季净营收为629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525.8亿美元增长20%;净利润为141.2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07.1亿美元增长32%。

财报发布之后,苹果召开了分析师电话会议,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和首席财务官卢卡-梅伊斯特里(Luca Maestri)出席了电话会议,介绍了公司第四财季的经营和财务状况,并现场回答了分析师提问。

以下是电话会议问答部分摘要:

美银美林分析师:苹果在一些新兴市场的业绩有所下滑,可能是受一些外界因素的影响,比如当地的法律约束管制。管理层可否分享一下公司在新兴市场的商业战略?以及对一些公司比如Netflix想要购买Apple store订阅通行证的看法?

库克:我们目前在新兴市场的主要压力来源于土耳其、印度、巴西和俄罗斯,这些地区的货币在近几个季度里有了不同程度的贬值,这也导致了苹果产品定价的相对“升高”。苹果在这些地区的发展态势近期呈现出我们不愿看到的走向。在第四财季。印度的业绩几乎保持不变,这与我们的对这个市场的预期大相径庭,因为我们预计印度在这个季度可以迎来一个迅猛的增长。巴西业务与之前相比某种程度上有了下滑。我想每个新兴市场都有自己不同的故事。

提到中国,我不想把它放到刚才的分类里,因为在上个季度我们在中国的业绩表现十分积极,有了16%的增长。尤其是iPhone的销售额增长率达到两位数,其他品类的也都表现优异,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公司的整体表现。

对于Apple store,这里主要有两类重要利益群体,一个是用户一个是开发者。苹果为用户群体创造了最好最安全的渠道来获取应用程序,为了实现这个我们会经过严格的审核流程,每周要检查数十万的新应用以及已有应用的更新。一旦发现问题,我们就会去及时沟通解决。除此之外,我们还为每位用户创造了安全的支付模式,保证用户在支付应用程序和订阅时个人信息得以保护。对于开发者,我们为他们提供了大量开发工具、程序、软件包等,并成立了一个开发者关系团队。几个月前我们开始进行与开发者之间的市场营销活动。之前卢卡也提到了,这些开发者贡献了将近0.3%的服务营收。在Apple Store目前有上百万的应用程序和4.5万订阅应用,因此可见订阅业务也是一个很可观的业务板块。

美银美林分析师:关于苹果医疗,自从苹果手表推出后,公司就开始大力推行医疗健康业务,管理层怎么看待苹果在这个领域的未来发展?从苹果手表延伸出的医疗健康会成为下一个订阅服务吗?

库克:苹果在医疗健康领域有很大的机会。纵观苹果这几年在该领域的发展轨迹,我们可以看到苹果在不断推出新产品的同时也在推出非商业化的服务内容。我在这里不想过多的探讨未来,因为这样你们就会知道我们正在做什么。但是可以说的是医疗健康行业是我们目前最感兴趣的板块。

Cross Research分析师香农-克罗斯(Shannon Cross):我注意到财报上营收额有大约40亿美元的浮动区间,管理层可否分享一下主要原因?

卢卡:当大家看这个财季的报告时要注意以下几点。首先,新iPhone的发布时间。今年我们的新iPhone是在第四财季开始出售,而去年的iPhoneX则是在第一财季,这一时间上的差别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们财报上收入的数字。第二,在过去的12个月里,其他国家的货币较美元相比都有了不同程度的贬值,因此在汇率换算的时候会造成一些影响。在今年第一财季,由于外汇疲软为我们带来了将近20亿美元的损失。第三,六个星期前我们发布了众多新产品,到目前为止收获了大量积极的评论,但是对于市场需求量还并不确定。最后一点,刚才库克也提到了,在一些新兴市场由于受到宏观因素的影响,导致我们业务的表现充满了不确定性。这些是我们营收区间的主要原因。

Cross Research分析师香农-克罗斯(Shannon Cross):我注意到财报上营收额有大约40亿美元的浮动区间,管理层可否分享一下主要原因?

卢卡:当大家看这个财季的报告时要注意以下几点。首先,新iPhone的发布时间。今年我们的新iPhone是在第四财季开始出售,而去年的iPhoneX则是在第一财季,这一时间上的差别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们财报上收入的数字。第二,在过去的12个月里,其他国家的货币较美元相比都有了不同程度的贬值,因此在汇率换算的时候会造成一些影响。在今年第一财季,由于外汇疲软为我们带来了将近20亿美元的损失。第三,六个星期前我们发布了众多新产品,到目前为止收获了大量积极的评论,但是对于市场需求量还并不确定。最后一点,刚才库克也提到了,在一些新兴市场由于受到宏观因素的影响,导致我们业务的表现充满了不确定性。这些是我们营收区间的主要原因。

Cross Research分析师香农-克罗斯(Shannon Cross):之前管理层提到会对财报上的数字作出一些定性评论,请问会是怎样的评论?

卢卡:我们今年取得了很多可喜的进步,比如可以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使用体验,让他们可以更加满意我们的产品与服务。纵观公司近三年的财务表现,就会发现收入、利润和股价的波动其实如季度销量并没有太大关系。正如刚才所提到的,苹果产品的平均定价是在不断上升的,如果就只关注每个季度的销量其实并不能完全反映出公司业务的具体情况。我们在这里无法给出具体的销量数据,当然其他的竞争对手也不会公开具体的季度销量。之后我们会对销量做出一些定性评论,为投资者公布更多相关数据。

库克:补充一点,卢卡刚才说到会站在公司的层面上作出一些评论的补充,但是我们的财务报告数据及展望是并没有改变的。

Piper Jaffray分析师迈克尔-奥尔森(Michael Olson):管理层可否透露一下对 iPhone XS、iPhone XS Max和iPhone XR需求量的预测?

卢卡:iPhone XS和iPhone XS Max目前受到了市场十分积极的响应,iPhone XR在五天前刚刚开始销售,所以我们手里几乎没有相关数据可以进行分析预测。

Piper Jaffray分析师迈克尔-奥尔森(Michael Olson):管理层刚才提到苹果服务业务这个财季贡献了很可观的营收额,并且增长十分迅猛,管理层可否做进一步分析主要的积极带动因素有哪些?

卢卡:正如刚才所提到的,第四财季苹果在服务业务上取得了许多历史突破:苹果音乐、云运算、Apple Store、医疗健康以及苹果支付等业务均有十分优异的表现。在未来这些业务板块预计还会有更大的商业化空间。当然,我们也在不断的提升产品质量、增加产品品类。预计到2020年,苹果服务产品营收将会翻一番。

库克:就在一年前,我们推出了ARKit 1,之后又升级推出了ARKit 2,这些为苹果带来了更多的开发者。当然我们目前还处于较为初期的阶段,之后我们有信心会越来越好。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凯瑟琳-休伯蒂(Kathryn Lynn Huberty):对于刚才提到的这些宏观因素对苹果业务的影响,公司是否会因此对供应链进行整改?如果这样去做了,是否会对公司的整体业务和营收造成重大的影响?

卢卡:实际上我们的产品是在世界各地进行生产的,比如美国、日本、韩国和中国。所以一件产品背后实际上是有“很多双手”在支持的。我对全球供应链是持有十分积极的态度的,尽管随着一些外界因素的影响,沟通变得更加复杂,但是我想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这些问题都可以克服,大家也都会从中获益。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凯瑟琳-休伯蒂(Kathryn Lynn Huberty):在第四财季我们看到NAND(计算机闪存设备)的价格持续走低,但是为什么我们没有在毛利率上看到这个的影响?

卢卡:没错,我们会从中受益,这在第一财季中有所体现。并且由于季节性的影响,第一财季中我们有很明显的利润上涨。但是另一方面,由于外币兑美元的疲软以及过去6个星期发布新产品导致的成本上升,在一定程度上中和了这些积极的影响。

花旗银行分析师:从运营方面,我觉得苹果和一些印度公司相比并不具有优势,比如说生产、运输、组装以及门店运营等都存在明显弱势,管理层能否就印度的业务表现做出一些分析?听说管理层只“报喜不报忧”,但是实际上iPhone销量环比一直呈现负增长,管理层能否做出一些解释?

库克:我们和印度相关产品部门有过洽谈,很感谢他们可以允许我们在印度建造门店销售产品。目前我们在印度的业务运营得十分良好,我对这个市场也充满了信心。货币的疲软是我们在印度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但是我觉得从长期来看,由于众多人口、新兴中产阶级以及政府对科技创新的支持,我想这个市场在未来是十分具有潜力的。

卢卡:正如刚才我们说的,我们无法公开具体的销量信息,但是我们一季度公布了更多相关数据,包括营收额、营销成本以及毛利率等,为了让投资者更多的了解到公司的运营情况,这是我们第一次向公众公开服务业务毛利率。因为产品销量我觉得和公司的实际表现没有太多的关联,所以我们选择不公开。

库克:我补充一点,我们的增长率这个季度达到了两位数的强劲增长,从公司生态角度来看,这可能是更合适的衡量指标。(秦昕)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amesxinbai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