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一线 | 清华张林琦:预防艾滋可用多种方式 基因编辑有悖伦理

腾讯新闻《一线》 李思谊

“非常惊讶,”张林琦如此表达听到“基因编辑婴儿”时的感受。目前,张林琦是清华大学医学院教授、清华大学全球健康及传染病研究中心与艾滋病综合研究中心主任。

11月26日当天,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通过媒体宣称,“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通过对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进行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

“如果用文章举例,基因编辑有点类似于将我们的文字进行修饰,使得表达更加准确与优美的过程”当腾讯《一线》希望张林琦用通俗化的语音解释基因编辑时他如此说,“本质的区别在于,人类基因是几十万年上百万年逐渐进化到近乎完美的状态。我们对人类基因与其说是编辑,不如说是‘大动干戈’。”

张林琦称认为,由于我们对于基因的相互作用关系还无法彻底了解,这种基因修饰,特别是对受精卵与胚胎的修饰,容易造成不可预测的恶性结果。

在贺建奎的试验中,被修改的基因称为CCR5基因,是HIV病毒入侵机体细胞的主要辅助受体之一。通过艾滋病毒血清中父亲阳性、母亲阴性,从而对该基因进行修改后使得婴儿对艾滋病免疫。

“用治疗艾滋作为基因编辑婴儿的临床试验的理由,是非常牵强的一个借口。”在张林琦看来,预防艾滋感染的途径有许多种,并不必须通过基因编辑这种大动干戈的方式来达到预防和治疗艾滋的目的。

贺建奎曾在2017年2月提出基因编辑的安全性问题。他当时指出,“目前用于人类生殖目的基因编辑尚未解决科学上的安全性问题,尤其是脱靶和嵌合体。在解决好以下的安全性问题之前,进行人类生殖目的的基因编辑是不负责任的”。

张林琦指出,一年后的现在,基因编辑的安全性问题仍未得到解决。“这是一个相对比较新的技术,由于这两年各种的优化,使得基因编辑的应用更加简洁与大众化,但也造成了一些在伦理层面较难把握的事件,如基因编辑婴儿。”

张林琦称,在国外,利用受精卵在人体胚胎方面的编辑被严格禁止。利用基因编辑的方法目前也仅应用于在体外对动物和植物进行的研究,且停留在特定组织于特定细胞的基础上;对于人类基因编辑的特殊病例的研究,也仅在特定的组织器官与细胞种类方面进行。

贺建奎此次宣称的“基因编辑婴儿”,是在受精卵和胚胎的基础上展开的。所造成的隐患是,“会对新的个体产生永久性的影响,对该个体的后代也会产生无法挽回的基因缺失以及不可预测的影响。”张林琦告诉腾讯《一线》。

“这已经超越了技术与监管的底线,触及了深层次的人类的存在,”他呼吁,一定要在监管和使用层面进行严格把关。

张林琦说,当然这也是一个机会,利用这个机会将生命科学发展的内涵和外延界定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否则后果是无法设想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onestsu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