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基因组学“破冰”罕见病诊断 干细胞治疗潜力巨

邹臻杰

近日,美国FDA批准了第一例在人体内进行的体内CRISPR,用基因编辑来治疗一种发病率在十万分之二至三的罕见病——Leber先天性黑蒙10型(LCA10)。这则消息,可谓是罕见病治疗领域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未来最有效的干细胞治疗可能是在罕见病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陈香美在2018年上海市罕见病/孤儿药学术年会上说。

基因组学推进诊断

由于80%的罕见病是遗传的,且是人体内基因的突变造成,因而其早期诊断对于迅速有效的干预至关重要。

基因研究被用来完善罕见病诊断和治疗闭环。“如今,可以通过加强人类基因组学数据挖掘,来寻找到基因突变位点;同时,通过基因组学数据库,也能明确遗传性疾病的发病机制,从而推进罕见病的诊治。”陈香美说。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分子诊断实验室主任王剑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更多的疾病还是需要基因来确诊,是因为有些罕见病人就诊时较早,病症还未完全显现。”

基因组学的介入让诊断更为精准。在王剑提供的案例中,一位11岁的小女孩从4岁起病,主要是神经系统的症状:每日午饭后病情则逐渐开始发作,晚上睡前不断翻滚,第二天又恢复正常。在经过基因检测后才发现其实该患者是典型的GCH1突变,今天就诊、明天确诊、后天住院,如今正在康复中。

“GCH1基因是控制人体激素的合成,(一觉醒来)白天激素正常所以没有变化,但等到激素慢慢消耗完了到了晚间一点都没有了,所以症状越来越重。”王剑介绍。

基因精准也受到不少制约。一方面要保证所有的变异基因都被检出、被检出的基因都是真实的;另一方面,也需要遗传医生对基因变异作准确解读。

干细胞的治疗潜力

干细胞由于具备自我更新、分化的功能,被普遍运用于干细胞输注、基因编辑或改造上。

尽管胚胎干细胞是其中最为原始,且分化能力最强的,但由于对生殖细胞基因编辑有悖伦理,IPS细胞(诱导多功能干细胞)则成为治疗各类疾病的研究重点。

近年来,利用IPS细胞诱导分化的多巴胺前体细胞治疗帕金森氏症、CRISPR-Cas9治疗显性遗传性听觉损失疾病等方面取得了突破。

在罕见病层面,上海市医学会医学遗传学专科分会主任委员马瑞为我们描述了一例IPS细胞在亨廷顿舞蹈病中的研究,“可以从患者身上取出成体细胞,最常见的是皮肤的成纤维细胞,拿到以后我们把它诱导成IPS,用这个细胞继续培养以后,可以筛选药物,可以最终找到治疗这种单基因罕见病的化学药物。”

“又比如GBA这个基因,是戈谢氏病这一罕见病的致病基因,但其在部分的帕金森病当中也有突变。所以我们可以从罕见病研究作为出发点,最后过渡到一部分常见病、突发病。”马瑞补充。

10天前,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支持自由贸易试验区深化改革创新若干措施的通知》中则明确提出“自贸试验区的医疗机构可根据自身的技术能力,按照有关规定开展干细胞临床前沿医疗技术研究项目”。

今年10月17日,一例干细胞移植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病手术在海南博鳌超级医院成功实施。这是经海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备案,在先行区开展的首例干细胞临床研究;也是运用宫血干细胞在治疗慢阻肺方面的探索。

据陈香美介绍,“未来,可以通过干细胞的方法来筛选药,另外,用干细胞的方法去形成一个器官替代,或者植入可以透析的装置;这些都是未来可期的前景。”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alo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