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专访蘑菇街CEO陈琪: 创业8年 深耕“大众时尚”才刚刚开始

[摘要]创办8年,蘑菇街经历了数次业务转型,从早期的导购、到独立电商,再到如今专注于直播形式,即便在上市时,蘑菇街的最新一轮业务转型仍在推进中。

腾讯《一线》 纪振宇 12月6日发自纽约

或许没有比蘑菇街上市更糟糕的时机了。

前两个交易日里,美国股市连续大幅下挫,即便是周三因为悼念美国前总统布什逝世市场短暂休市一天,也丝毫未能缓解投资者的紧张情绪。

蘑菇街6日以每股14美元的发行价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共募集6650万美元,这一上市规模已经较之前2亿美元的募资计划显著下调,但开盘后股价依然下跌超过10%。

“之前有心理准备,”在纽交所交易大厅,刚刚完成上市仪式的蘑菇街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琪接受腾讯《一线》专访时表示,“但相比市场,我更关心如何把业务做好。”

陈琪更愿意用更长的历史眼光来看待一些事情。“很多人对我说,创业8年很不容易,”陈琪说,“但我对事业的承诺,远远超过8年,对未来10年、20年要做什么比较清楚。”

陈琪说,这个时间段里,一定会经历2至3个大的经济周期,其中还会有5至6个小的经济周期,他坚信只要坚持服务消费者,跟着市场趋势发展,价格最终会反映内在价值。

创办8年,蘑菇街经历了数次业务转型,从早期的导购、到独立电商,再到如今专注于直播形式,即便在上市时,蘑菇街的最新一轮业务转型仍在推进中。

根据蘑菇街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9月30日的前6个月,蘑菇街营销收入为1.9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减少24%,佣金收入为2.16亿元,同比增长7.4%,其他收入为8070万元,同比增长230%。

蘑菇街方面解释称,营销收入的显著减少与公司开始专注于直播内容有关,蘑菇街平台上的时尚主播通过视频直播,向用户推介产品,最火的主播一年能带来3亿元的GMV。

“直播形式一方面非常好地提升了用户时尚发现和时尚消费的客户体验,另一方面有效缩短供应链的链条环节,”陈琪说。

从2017年起,蘑菇街开始大力推动直播形式,根据招股书显示,其月活跃用户对直播视频的点击平均数在2018财年较2017财年增长了98.3%。通过直播方式贡献的GMV在截至到2018年3月31日的财年中,占到全部GMV的11.8%,去年同期,该比例为1.4%。截至今年9月30日的前六个月,直播贡献的GMV为14亿元人民币,占比进一步扩大至17.7%。

但陈琪强调,与娱乐性质的直播平台不同,蘑菇街的直播只是一种在平台上售卖商品的形式,最终仍是依靠商品的成交来获得交易佣金收入,蘑菇街并不通过赠送虚拟礼物等直播平台惯用的方式进行变现,蘑菇街的核心依然是连接人和商品。

陈琪表示,发力于直播形式的电商的逻辑在于,这是一种缩短供应链条的有效方式,热门主播可以直接对应品牌生产供货商,然后下游对接用户,缩短的链条意味着更高的效率以及更高的利润率。

目前,蘑菇街仍未能实现盈利,陈琪对《一线》表示,对于实现盈利目前没有具体的时间表,但目前从财务上来看,亏损已经显著缩窄。

“服装行业应该是高毛利的行业,”陈琪说,“有很多的附加值在。”

而这一切,基于整个消费群体近年来悄然发生的变化,深耕女性时尚电商8年的陈琪看到,随着消费升级和供给侧改革,人们对服装的实用性需求下降,追求美的需求上升,这给予陈琦继续深耕这一行业更大的信心。

根据艾瑞咨询的报告显示,中国在线时尚市场消费2017年达到1906亿元人民币,这一市场有望到2022年以平均年化增长率22.5%的速度增长。

“从蘑菇街的角度来看,我们要满足这样的需求,“陈琪说,”我们谈的时尚,并不是所谓高端奢侈品品牌的那一类时尚,而是每个人的时尚。”

在蘑菇街的直播平台上,能够看到各种各样的时尚主播,陈琪形容她们“高矮胖瘦”都有,其中很多都带着口音,她们却带动了各自的粉丝群体,具有明显的地域性特征,二线城市和三线城市不一样,再比如杭州的穿衣打扮品味和西安的也很不一样。

“时尚不仅仅是只存在于一线城市,”陈琪说,“二线、三线甚至广大的农村地区,女性都有追求美追求时尚的意愿。”

蘑菇街大力发展直播业务的另一个客观原因是,如今的电商行业已经与过去大不相同,陈琪说,过去大家已经习惯于行业粗放式发展,简单的竞价流量,结果是大量的同质商品不同的人在卖,不符合时尚领域的内在发展规律。

“未来的电商一定是需要扎的非常深,在领域里非常深度运营、管理,挖据链条价值,”陈琪说,“平台模式依然可以有很大发展,但简单的IT平台方式肯定不行,必须转变为全方位服务平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aya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