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昆明将对小黄车“代收代转代管”:期限内不领回按无主车报废

[摘要]记者在昆明主城区走访发现,确有相当数量的小黄车杂乱地停放于城中村密集区、城市背街背巷及部分较偏远的郊区。其中,不可骑行的受损车辆占有较大比重,少部分可骑行车辆,也普遍存在车身不洁状况。

12月6日,昆明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通报的“共享单车运营管理第4期考核情况通报”显示,ofo单车(以下简称:小黄车)已经连续4个月在考核中排名倒数第一。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表示,有鉴于此,12月起,将不再对小黄车进行考核。同时,从12月6日起,城管部门将对全市小黄车进行“代收代转代管”,市、区监管部门将向社会公告,对于公告后60个工作日内仍不领回的小黄车,将按无主车辆作报废处置,相关损失由企业自行承担。

★新闻背景

▌小黄车连考4个倒数第一 已封存14500辆车

8月 处罚:封存5000辆车。如下月考核摆脱末位,可将封存车辆取出投放。

9月 处罚:再封存5000辆车。要求连续两个月封存的共计10000辆车不得投放昆明市场,并在限期内运离昆明。

10月 处罚:再封存4500辆车。针对连续三个月排名倒数第一的小黄车,市城管局给予两个月的整改时限,如11、12月份管理情况没有得到根本性改观,考核成绩仍然倒数第一,将采取必要的强制措施予以监管,由此造成的损失,由企业自行承担。

11月 处罚:市城管局表示,12月起,将不再对小黄车进行考核。从12月6日起,对全市小黄车“代收代转代管”。市、区监管部门将向社会公告,对于公告后60个工作日内仍不领回的小黄车,将按无主车辆作报废处置,相关损失由企业自行承担。

▌考核 小黄车基本处于“三无”状态

11月,由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聘请的第三方考核机构及主城八区共享单车行业主管部门,对昆明市的摩拜单车、ofo单车、青桔单车、哈罗单车4家企业运营状况进行了考核。考核结果显示:第一名为青桔单车,第二名摩拜单车,第三名哈罗单车,第四名ofo单车。

情况通报称,目前昆明共享单车市场存在的主要问题有:运营企业线下运维人员及调度车辆配备仍然不足,特别是小黄车,在重大活动调运、重要区域调度管理上,已基本处于“现场无运维人员、应急无响应、车辆无人管”的“三无”状态;共享单车车身不洁,对张贴的小广告清除不及时;车身二维码不清晰,损坏车辆处理不及时,影响市容;在允许停放区域内停放不整齐、超量超范围停放;大量共享单车停放在禁止停放区域内。

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认为,鉴于小黄车已连续4个月在考核中排名倒数第一,其运营服务管理整改落实效果差的现状,对其考核已无实际意义。经研究决定:从12月起,不再对小黄车进行考核。“至于何时列入考核,将根据企业后期运营发展情况再行决定。我们已交由各区城管执法部门,采取代收、代转、代管的方式,逐渐减小废弃小黄车对市容市貌的影响。当然,也会与运营企业及时沟通,协商下一步的解决方案。”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相关负责人说。

同时,市、区监管部门将向社会公告,对于公告后60个工作日内仍不领回的小黄车,将按无主车辆作报废处置,相关损失由企业自行承担。

青桔单车在10月及11月考核中连续第一,根据有关规定,在对青桔单车予以通报表扬的同时,给予青桔单车增加配额车辆总数5%的奖励。即日起,青桔单车可以根据企业的投放能力,再投放3250辆共享单车供市民使用,但在投放前企业需按规定进行报备。

▌企业 小黄车不会退出昆明市场

记者在昆明主城区走访发现,确有相当数量的小黄车杂乱地停放于城中村密集区、城市背街背巷及部分较偏远的郊区。其中,不可骑行的受损车辆占有较大比重,少部分可骑行车辆,也普遍存在车身不洁状况。

针对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的通报,小黄车运营商有关负责人给本报发来了短信回复,坦言小黄车与诸多行业、企业一样,在发展过程中,会碰到各方面的瓶颈。“我们一直在不断寻求突破,也感谢昆明市政府部门、广大用户以及社会各界人士给予的包容与谅解。随着共享单车品牌和车辆数量的增多,乱停乱放、无序占道、私藏私占等行业性问题相继出现,不仅影响市民的正常使用,也增加了共享单车企业的运营成本。我们也不断探索在合理的数量内,以更加理性、精确的投放,满足更多出行需求,让共享最大价值化。”

针对不少市民和用户关于“小黄车是否会退出昆明市场”的疑问,运营商明确表示,小黄车不会退出昆明市场。“对于路面上存在的损坏及破旧车辆,小黄车将安排运维人员及时回收进行维修;如无法维修的,将严格按照报废标准进行报废处理。”该负责人特别强调,ofo也在12月6日公布最新消息,将从12月10日起,在全国范围逐步推行新版《ofo共享单车用户停车规范》,即指定停车区和禁停区两部分,旨在通过奖惩结合的举措,引导用户规范停车,营造良好的城市出行环境。

★记者观察

▌ofo在11个城市的收缩与困境

从北京大学校园内400份共享计划,到如今对外宣称超过1400万辆单车,短短3年时间,ofo小黄车急速生长。正如联合创始人之一张巳丁在一场演讲中所言,ofo三个字母组合在一起“就像一个人骑着自行车不断向前飞奔”。

投诉量大幅增长

或许是骑行中风大迷了眼,ofo渐渐失去对路线的控制。问题首先暴露在供应链上:《每日经济新闻》在今年7月曾报道,ofo的一家智能锁供应商因被拖欠服务费决定暂停对ofo的服务,而自今年下半年以来,因拖欠货款等问题,ofo已多次被物流方和自行车供货方推入法庭。

随之而来的是部分消费者押金退出不畅。第三方数据平台显示,今年8月起,针对ofo的投诉量大幅增长,到11月达到最新峰值。近期,ofo将退押金期限由最初的秒退,延迟至15个工作日。

ofo收缩战线的消息也不断传来,“让世界没有陌生的角落”终成难以维系的理想主义。单是应对国内市场已让ofo力不从心,“跑路”传言几度被ofo斥为谣言,但仍传播不止。

办公地点搬迁收缩

ofo到底发生了什么?各地运营状况如何?消费者如何看待小黄车?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赴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杭州、成都、武汉、南京、西安、济南共计11座城市,力求呈现小黄车当前运营状况,直击ofo的收缩与困顿。

在实地走访过程中,记者发现ofo在多地都出现了近期办公地迁址的情况,“租约到期”显然不能解答疑问。而小黄车投放量明显下滑,街头破损车辆缺乏维护几乎是在每个城市的通病,而一句“人手紧张”显然不能安慰押金难退的消费者。

ofo位于北京的总部,由原来的四层办公区压缩至与其他企业共享一层;ofo南京由原来的独立办公区迁至共享空间;ofo杭州原办公地“人去楼空”且被指物管水电费未付清;ofo西安搬进了老旧居民楼,济南正在寻觅搬迁新址……

投放量大幅下滑

同时,ofo在多地的投放量大幅下滑。ofo方面人士向记者证实,目前ofo在上海的投放量较高峰时期减少40%,西安市交通局提供数据显示,ofo在西安的投放量较初入市场时下跌25%。

“ofo运营一切正常。”ofo方面将此作为“金钟罩”,挡回一切质疑。这就像将自己隔离成一个孤岛,外界愈加累积的不信任像咆哮的海水,每一次撞击都让ofo回缩一点,但人们仍期待ofo走出来的那一天,毕竟它曾是乘风破浪的少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randyche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