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特斯拉工人待遇差受到指控 或在硅谷引发连锁反应

[摘要]马斯克与UAW之间的争议关系已经持续了两年多。马斯克曾炮轰该工会,去年5月份,在回应针对NLRB的诉讼时,他在Twitter上写道:“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汽车厂的特斯拉团队投票加入工会。如果他们愿意,就可以这样做。”

腾讯科技讯 12月8日消息,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周五,美国全国劳资关系委员会(NLRB)将就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针对特斯拉电动汽车公司提起的一系列诉讼展开审理,此案涉及特斯拉不公平对待工人和有关安全方面的投诉。特斯拉否认所有关于限制工会组织努力的指控,否认曾试图阻止员工讨论安全问题,并对支持工会的工人进行报复。如果UAW占上风,这种连锁反应可能会影响硅谷的所有科技公司。

特斯拉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与UAW之间的争议关系已经持续了两年多。马斯克曾炮轰该工会,去年5月份,在回应针对NLRB的诉讼时,他在Twitter上写道:“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汽车厂的特斯拉团队投票加入工会。如果他们愿意,(明天)就可以这样做。”

这在法律上是允许的,但特斯拉工人们从来没有进行过类似投票,UAW也未评论他们是否会或何时会举行投票。因此,从去年夏天开始的听证会,今天在奥克兰的NLRB办公室将继续进行。双方的律师将向行政法法官阿米塔·特蕾西(AmitaTracy)提交额外的案情摘要。

虽然这起案件的最终获胜者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完成法官的裁决要求或继续提起上诉,但当裁决结果公布时,其可能在整个硅谷和其他地方产生深远的连锁反应。

如果拥有40万成员的UAW占上风,连锁效应不一定会影响到在美国运营的其他美国汽车制造商。毕竟许多人已经加入了工会,还有些人则在非工会和支持保障就业权的工厂工作。但其他科技公司也能感受到这种影响。毕竟,如果特斯拉的员工最终被组织起来,亚马逊、谷歌和其他非汽车科技巨头的员工可能会大胆效仿。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专门研究劳工问题的教授哈利·沙肯(Harley Shaiken)说:“UAW与特斯拉的劳资纠纷裁决将具有历史性意义。我认为,这里发生的事情将不仅仅影响特斯拉本身。它将成为组建工会的少数高科技公司之一,但它只是汽车业的初创企业,而不是传统的底特律汽车制造商。”

在传统工业和传统企业颠覆者所在的领域,特斯拉是个混合体,它既是可再生能源技术的创新者,也是汽车制造业的创新者。马斯克创立该公司只是其宏伟整体战略的一部分,他不仅想要改变汽车行业,也希望能改变航空航天(SpaceX)、太阳能(SolarCity),甚至是隧道挖掘(The Boring Co.)行业。

为了实现这些目标,这位南非出生的企业家支持硅谷的“任人唯贤”模式。在那里,有从满激情、生产率超高的高管、经理、工程师,有时薪丰厚、可享受令人艳羡福利的小时工。

例如,所有员工在被录用时都会获得股权奖励,而且他们还可以根据业绩获得额外奖励,这些奖励可以是现金形式,也可以是股权形式。特斯拉表示,它还提供慷慨的产假和陪产假,6种医疗计划选择,以及每月130美元的通勤补贴。

另一方面,UAW坚称,市值约为610亿美元的特斯拉,其核心就是一家汽车制造商,其约1万名全职员工已经拥有合法组织工会的权利,但其努力受到了阻碍。随着特斯拉继续增加其Model3轿车产量,这个问题已变得更加严重。直到最近,由于生产混乱,该车型的推出速度才有所放缓。特斯拉最近表示,其月产量将从最初的5000辆提高到7000辆。

弗里蒙特工厂历史

为了清晰地了解事情始末,我们需要回顾下特斯拉组装厂的复杂历史,以及特斯拉与UAW的复杂关系。尽管这家工厂2010年开始归特斯拉所有,但其历史可以追溯到20世纪60年代。

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1962年开设了弗里蒙特工厂,1982年停产,这是美国汽车行业质量、生产和销售问题的最低点,而日本汽车制造商的崛起加剧了这些问题。弗里蒙特的UAW成员被嘲笑为业内最糟糕的员工之一。有报道称,他们在上班时饮酒,旷工现象严重,士气低落,甚至故意破坏汽车。

两年后,这家工厂作为通用汽车和丰田公司的合资企业重新开业,当时被称为新联合汽车制造公司(NUMMI),并因采用了丰田在日本开发的、备受赞誉的“精益制造”和管理方法而被誉为美国成功的典范。事实上,NUMMI雇佣了通用裁汰的5000多名UAW员工中的大多数。

沙肯教授称:“这一战略为新工厂带来了经验丰富的劳动力队伍,但也是对丰田生产系统价值和工厂管理新方法的真正考验。”他解释说,重组后的UAW工人直接参与管理决策和解决问题,NUMMI很快就成为所有通用工厂中质量最好、生产率最高和持续盈利能力最强的工厂之一。

然后是2008年的大衰退和汽车行业的急剧下滑,导致通用汽车在2009年破产,一年后NUMMI倒闭,近4500名UAW员工失业。拥有该工厂的丰田公司将其业务迁往密西西比州、得克萨斯州和加拿大。

转折点

命运注定,那也是马斯克即将推出全电动Model S豪华轿车的时候。他以4200万美元的价格从丰田购买了NUMMI工厂的大部分资产,丰田随后为新的合资企业投资了5000万美元。丰田已经在2016年出售了所持股份。

至于包括NUMMI的UAW工人,特斯拉表示,它最初重新雇用了数百人,许多人至今仍在该工厂工作,但该公司没有提供任何确切数字。UAW也拒绝置评。UAW也不愿意公开谈论自特斯拉成立以来试图组织工会的情况,尽管有报道称该工会2017年在这方面花费了42.2万美元。

2017年2月,特斯拉生产工人何塞·莫兰(Jose Moran)发表了一篇博客文章,从而导致双方纠纷加剧。他先是为自己在一家环保汽车公司工作感到自豪,随后抱怨他和同事们工作时间长、工作条件恶劣、工伤不断、害怕举报、工资不高以及需要签署保密协议等。莫兰写道:“我们中的许多人一直在谈论成立工会,并向UAW寻求支持。”

随着工会组织努力的加强,更多关于工伤和违反安全的报告浮出水面。马斯克通过推文还击。2017年8月下旬,UAW向NLRB提出诉讼,指控特斯拉恐吓支持工会的工人。几个月后,该工会又提出了不公平对待工人的投诉。最后,NLRB于6月份根据员工的一系列指控对特斯拉提出了申诉,并确定了本月开庭的日期。

在这场法律大战中,双方互相指控对方。在四天时间里,三名工人将特斯拉和马斯克描述为反工会组织的恶魔;而特斯拉否认了这些指控,并谈到了对员工的价值评估。9月举行了第二轮听证会,有更多的辩论,但谁都没有击倒对方,也没有最终判决。事实上,特蕾西法官曾提到该案诉讼可能会延续多年。

特斯拉的立场

UAW仍然存在于弗里蒙特工厂,但任何工会组织努力基本上都停留在中立状态,直到案件以某种方式得到解决。即使NLRB的裁决对UAW有利,弗里蒙特的工人也将不得不投票决定是否加入工会,目前还不清楚是否有多数人想要加入工会。就其本身而言,特斯拉表示,马斯克已经明确表示,员工是否想加入工会,完全取决于他们自己。

与此同时,特斯拉表示,其生产员工的起薪为每小时19美元,声称这高于汽车业的平均水平。该公司表示:“这是在将股权和福利考虑在内之前,而这两部分相当于员工获得了额外60%的基本工资。”

特斯拉还解决了与此案密切相关的安全问题。2017年10月,该公司聘请劳里·谢尔比(Laurie Shelby)监管其环境、健康和安全团队。一年后,谢尔比在特斯拉的网站上发表了一篇博客,概述了一系列改进和举措,包括成立新的现场职业健康诊所、在工厂里巡视以提前识别潜在伤害的运动教练,以及一项奖励那些畅所欲言安全风险的员工的“找到它-修复它”(Find-it-Fix-it)计划。谢尔比报告说,加州职业、安全和健康部门对该工厂记录保存情况的调查只发现了两个小问题。

特斯拉还辩称,其生产工人在谈判桌上的席位超过了工会提供的席位。马斯克的哲学是,公司任何级别的任何人,如果有任何问题,都可以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其他任何人。

硅谷连锁反应

UAW诉特斯拉案可能对其他硅谷公司产生巨大影响,最近有些事态发展值得关注。

据劳工组织者和研究人员称,在明尼阿波利斯附近的亚马逊配送中心,一群来自东非国家的约40名工人组织起来,抱怨工作条件太差,公司与他们就改善工作条件进行了谈判,这是该公司史上第一次。

今年11月份,在近2万名谷歌员工因公司处理不当性行为指控而在全球范围内举行集体罢工后,该公司同意撤销其针对性骚扰的强制性仲裁条款,并允许个人向法院提起诉讼。几天后,Facebook、Airbnb和eBay也纷纷效仿。

12月初,参加罢工的谷歌合同工向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发出了一封正式信函。他们要求与全职员工等同,获得更好的平等待遇,并声称谷歌“经常拒绝(合同工)获取与我们工作和生活相关的信息”。

沙肯教授称:“在失业率较低的情况下,我们看到硅谷的工人们有了更多信心。但这并不意味着工会运动即将到来,只是表明,如果工人没有工会,他们将尝试创建一个工会。” (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xiaomengf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