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杨伟东“跌落”牵涉羽泉 互联网企业成腐败重灾区

从阿里大文娱轮值总裁、优酷总裁到被曝经济问题,杨伟东一夜之间天上地下。

12月4日,据阿里大文娱集团消息,阿里影业董事长樊路远将兼任优酷总裁;根据举报,原总裁杨伟东因经济问题,正在配合警方调查。阿里方面回应《中国经营报》记者称,“阿里在贪腐问题上一贯绝不手软”“其他一切信息以警方披露为准”。

不过接近优酷的消息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杨伟东被查并非突然,阿里内部对杨伟东已经展开一段时间调查。杨伟东“有事”的另一个迹象出现在11月26日阿里架构大调整背后,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在当天的内部信中提到,“樊路远(木华黎)接替杨伟东,担任阿里大文娱事业群新一届的轮值总裁”,关于杨伟东的去留和任用没有下文。

杨伟东是继2012年聚划算总经理阎利珉入狱之后,阿里又一涉嫌贪腐的高管。对待贪腐,马云的态度一向是零容忍。不过多位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均表示,杨伟东事件无论在阿里内外都绝非孤例。无独有偶,12月3日美团亦发布反腐公告,89人受刑事查处,外卖渠道高级总监涉案。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上海、天津等多地采访调查了解到,杨伟东事件背后疑点重重。既牵出与胡海泉等明星的前尘旧事,又跨界娱乐圈与互联网这两个野蛮生长、快速爆发的行业。杨伟东的“跌落”轨迹只是其一,背后是各色人等在利益面前表现的焦虑与贪婪,互联网反腐从杨伟东开始又揭开新故事。

故交胡海泉

被曝经济问题之前,杨伟东的公开身份是阿里大文娱轮值总裁、优酷总裁。

真正让杨伟东其他身份曝光的却是陈羽凡和胡海泉这对“患难兄弟”。11月28日陈羽凡被曝涉嫌吸毒,多年搭档胡海泉当天在新浪微博上10个“为什么”的回应遭遇网友吐槽,早已从明星转型的胡海泉一系列“非常财技”再次被聚焦。

据天眼查公开信息显示,与胡海泉相关联的59家公司中,即将挂牌新三板的北京巨匠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巨匠文化”)尤为显眼,身处旋涡之中的杨伟东也曾为巨匠文化的股东。根据天眼查披露的变更记录显示,2013年8月30日,巨匠文化投资人变更,杨伟东作为自然人股东加入。在担任两年多巨匠文化的股东之后,2015年10月28日杨伟东退出。

据杨伟东个人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3月,受古永锵邀请加入优酷土豆,杨伟东先后担任优酷土豆集团高级副总裁、土豆总裁。2015年11月,合一集团任命杨伟东担任优酷土豆BG联席总裁,全面负责优酷和土豆双平台的运营业务。从时间上推论,杨伟东作为公司股东和胡海泉走到一起,是在加入优酷土豆之后。退出的日期则相当微妙,几乎是在全面负责优酷和土豆运营业务的前夜。

杨伟东和胡海泉的密切关系也不止于合开公司和适时退出那么简单。在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对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关于北京巨匠文化股份有限公司挂牌申请文件的第一次反馈意见》的回复中,《中国经营报》记者查阅到:2013年8月20日,巨匠文化曾召开股东会, 股东陈涛与杨伟东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根据该《协议》, 陈涛(即陈羽凡)将巨匠文化60万元人民币股份转让给杨伟东。本次股转之后,杨伟东占20%,胡海泉占78.5%。

值得注意的是,巨匠文化方面披露出于对人才的吸引和激励,胡海泉在受让该等股权后将60万元人民币股份(20.00%)无偿转让给杨伟东作为激励,杨伟东并未实际支付对价。

伴随2015年杨伟东退出巨匠文化,和胡海泉业务上的往来却并没有避嫌的意思。2017年巨匠文化与优酷、天猫、因唯联合出品了全网第一档酒后真人秀节目《举杯呵呵喝》;2018年1月,又和优酷、天猫联合出品了中国首档街舞选拔类真人秀《这!就是街舞》。据《财经》报道,杨伟东此次涉嫌贪腐的项目主要集中在优酷2018年春季推出的“这就是”系列综艺。

“控股”公司疑云

上述接近优酷的消息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杨的经济问题涉嫌给外面自己的公司输送利益。”

“外面的公司”究竟指向何处,据天眼查显示,杨伟东名下有关联公司45家,担任高管44家,具有实际控制权两家。记者通过天眼查、企查查、启信宝三家交叉比对发现,具有实际控制权的两家公司分别是:杭州来疯科技有限公司,投资占比80%,来疯网显示为优酷旗下网站;天津市钰泉易天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钰泉易天”),杨伟东为法定代表人,投资占比100%。

天眼查信息显示,钰泉易天注册于2016年7月21日,注册资金100万元。主营业务包含建筑材料、机械设备、钢材、五金、化工产品、家电、家具、通讯器材、办公用品等。公司注册地址为天津市宝坻区钰华街106号108室。

2018年12月5日上午,《中国经营报》记者探访了这家主营业务与杨伟东本行相去甚远的贸易公司。在钰泉易天注册地址天津市宝坻区钰华街106号,记者找到的是一家名叫天津农村产权交易所有限公司的企业。公司员工告诉记者:“这里只有我们一家单位,没听说过钰泉易天。”

记者在天津农村产权交易所有限公司楼中也未找到108室。107室为档案室,109室为农经站,在这两个编号中间是男女卫生间。该公司另一名员工表示:“这里是农村产权交易所,就没有108室,有可能你找的企业注册地方在这里,但公司根本不在这里。”

在天津市宝坻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档案科,记者查阅了钰泉易天的注册信息。注册信息显示与天眼查内容相同。档案科给记者提供了该公司注册时提供的一个手机号码,不过记者拨打此号码显示为空号。

随后记者来到天津市宝坻区行政许可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注册地址一般由公司提供,行政许可服务中心只负责登记。“中心会定期进行抽检,一旦发现企业注册地和实际办公地不相符,就会把该企业列为异常并按照规定进行处罚。”

这家相关公开资料均指向杨伟东控股的钰泉易天,扑朔迷离,也许只有杨伟东本人能解释这家贸易公司存续的必要性。

优酷“是非”

出事之前,杨伟东几乎是硕果仅存的优酷土豆前高管,一直处于上升通道,古永锵赏识,俞永福力挺。

2017年12月,杨伟东被任命为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轮值总裁,兼任大优酷事业群总裁,正式迎来“杨伟东时代”。外界对杨伟东的评价多是情商高、作风大胆。一位土豆时期采访过杨伟东的资深媒体人回忆,杨伟东情商高,和人自来熟,在商言商,和投行出身的古永锵风格颇为不同。

不过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娱乐圈人士对杨伟东出事并未表现出太多惊讶。上述接近优酷的消息人士告诉记者,11月已经传出对杨伟东的不利消息。“买节目、投项目涉及的资金量巨大,这些年剧集版权价格疯长,视频网站也是重要推手。”在娱乐圈人士看来,通过抬高报价在中间获利是最直接的方式,仅视频网站负责内容采买的人伸手就很方便,加之视频网站竞争激烈、监管不严,整个链条中出手的机会不少,“关键看怎么谈”。

杨伟东本人也是大片网综的力挺者。2018年1月,杨伟东提出网综行业迎来二次升级,将全面进入大片时代,在投入、制作和商业化上进行全面升级。2018年优酷春集发布会上,他更是力挺“这就是系列”,表示通过《这!就是街舞》《这就是铁甲》两档综艺明确垂直类目对优酷及其生态体系的整体定位后,优酷会以“这就是”系列和“吧!”系列作为主要的产品矩阵。

优酷力推、号称投资3亿元的《这!就是街舞》成为2018年的综艺明星,2018年优酷春集,节目总导演陆伟宣布,总招商金额近6亿元,刷新网综广告招商最高纪录。

胡海泉所代表的巨匠文化也和天猫、优酷、灿星合作,6000万元投资《这!就是街舞》。

不过另一种声音认为杨伟东的“跌落”也与业绩不佳不无关系。并入阿里后俞永福、杨伟东等多次在各种场合表示要富养优酷,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优酷也确实在争夺剧集,热门网综出手阔绰。

最典型的例子是2018年世界杯新媒体平台转播权的争夺,外界传言价格为10亿元。杨伟东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马云对此事也颇为关注,半夜两点还发语音询问。

版权的大力投入也给阿里整体盘面拖了后腿。阿里巴巴集团2019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当季阿里巴巴收入同比增长61%;另外一面,阿里巴巴第一财季的净利润76.5亿元,同比降45%。针对主营业务成本(Cost of Revenue)的解释性说明中,阿里巴巴提及优酷在世界杯期间的版权支出也是成本增加的原因之一。

上述接近优酷的消息人士向记者透露,杨伟东接受调查只是优酷冰山一角,遗留问题颇多,在并入阿里大文娱之后优酷也被公认为整合困难,一批人都在为个人利益考量。

一位曾与阿里大文娱进行过深度洽谈合作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没有杨伟东的事爆出,阿里大文娱依然会有问题存在。“阿里大文娱内部到底是谁领导,大方向是什么依然不清晰,各个条线也是各自为政。”在他看来,阿里大文娱在内部关系上复杂,让合作伙伴摸不着头脑。他举例道,当时他们在做一项合作推进时,需要找到阿里大文娱下的各个条线的领导,包括优酷、游戏、体育等,但每个条线的负责人都没有办法做主,都只是盯着自己的那块业务。“在整个阿里大文娱的战略层面上,我不认为阿里整个体系有非常清晰的认知,并未形成有效协同。”

互联网重灾区?

杨伟东“跌落”背后是一个互联网贪腐的新故事,和当年出事的聚划算总经理阎利珉不一样,阎利珉更多面向业务层面,杨伟东更像一个明星高管,聚焦闪光灯下,形象健康,经常接受采访,是锐意进取的少壮派。

他代表急速生长的互联网力量,也暗示着伴随野蛮生长,互联网正在成为贪腐的重灾区。

“一些社交电商的小二都是公开要回扣,这基本上已经是行业的潜规则。”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互联网公司的流水、交易额,包括内部的采购额都比较大。比如ofo采购的单车、美团采购的骑手装备动辄就是几亿元,互联网公司虽然也有类似监察部门以及举报投诉的廉正部门,但能否执行到位还是另外一回事。尤其互联网公司很多是平台型公司,掌握的平台流量、资源分配都是商家非常渴求的、重要的资源。“稍微用鼠标点点,资源倾斜一下,对商家来讲就是滚滚的流量、滚滚的财富。所以商家也会挖空心思动起小二、高管的脑筋。”

不过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方超强并不认同重灾区的说法,在他看来,互联网企业容易滋生腐败的领域确实比传统企业要多,主要因为在互联网企业中能够“变现”的资源远多于传统企业。互联网公司连续爆出的贪腐事件确也暴露出一些新特征,“隐蔽性强,寻租空间大,个案腐败金额高”。

以电商平台为例,对卖家处罚、申诉处理的过程中,电商活动申报、网店入驻、第三方合作过程中等等,都存在平台内部人员“权力寻租”的空间。例如电商平台内经营者违规认定和采取处罚措施的过程中,就存在权力寻租的空间,通过输送利益,换取不处罚或者较轻处罚的结果;再比如,自然搜索排名上的流量倾斜等等,互联网经济中,流量等同财富,流量完全可以“变现”。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从2016年开始,仅京东就先后披露出40余件不同程度的贪腐事件。京东集团内控合规部负责人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互联网企业高速发展的背景下,在采销、招投标等环节易发生以权谋私行为。例如,某些供应商为了获取流量和客源,往往会以回扣、返点等方式向平台的采销人员进行利益输送。他解释了京东在贪腐上的“零容忍原则”,是任何员工违反京东集团反腐败条例的行为都会导致解聘并实名公告,同时会录入失信名单系统。

另据阿里方面介绍,由于马云本人在反贪腐上的坚决态度,阿里2009年就开始搭建廉洁治理体系,尝试以制度从源头上规范员工行为治理贪腐。现在阿里已逐步建立起一套特色鲜明的廉正合规体系:阿里于2012年设立了集团一级部门“廉正合规部”。专司腐败调查、预防及合规管理,只向集团CPO(首席人力资源官)汇报;2013年聚划算案件之后,开始尝试将数据化引入廉正风险防控,努力降低人工参与程度,做到后台业务数据可审计可追踪,压缩腐败空间。

高层轮岗、强调价值观也被视为马云反腐的重要手法,包括外界津津乐道的“六脉神剑”:客户第一、团队协作、拥抱变化、诚信、敬业、激情。一位阿里内部人士告诉记者,阿里的这些价值观常年在公司内部反复强调,员工进入阿里后首先要学习的也是“六脉神剑”,虽然不能直接杜绝贪腐,但对员工会形成一定的约束和精神影响。通过卸载阎利珉、阿里月饼门事件,阿里在这些事情上毫无商量余地的态度也似乎在有意无意树立教科书式的案例。

不过“跌落”不代表游戏结束,2017年阎利珉出狱创办了办公室自助零售公司“果小美”,多了一些沧桑也在尝试重新开始。杨伟东的“跌落”还没明确的结局,但他的故事已与前人多有不同。伴随阿里等巨型互联网公司业务不断扩张,互联网反腐的形势显然会更复杂。在杨伟东的新浪微博,他的简介现在看来意味深长:“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本报记者马秀岚对此文亦有贡献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aogua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