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ofo被告:至少遭9家公司起诉 多地运维疑似停滞

[摘要]知情人士表示,ofo有钱的时候,付款还是很配合的。后来他们自己出了问题,财务也就卡着了。

近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就白马(上海)投资有限公司诉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广告合同纠纷案作出判决,责令东峡大通支付拖欠白马(上海)的广告发布费510.31万元及对应违约金(按日万分之五标准计算)。

这仅仅是ofo财务问题的冰山一角。由于长期未获得资本输血,加上每月高额的运维成本,多家供应商将ofo告上法院。

寻找中国创客根据公开资料统计,2018年以来,至少有9家公司因合同纠纷将ofo告上法庭,涉及物流运输、房屋租赁、广告费用、拖欠货款等多种事由,部分案件已达成和解,尚有多起仍在审理之中。

除此之外,ofo还涉及多起劳动合同纠纷。东峡大通在深圳、杭州、唐山等地的分公司曾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工商部门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

ofo被至少9家公司起诉,多项变现计划未见成效

公开资料中,正在或曾经起诉ofo的公司分别为:白马(上海)投资有限公司、兰州雄飞物资有限责任公司、淄博传化公路港物流有限公司、武汉光谷创客街区管理有限公司、杭州云造科技有限公司、百世物流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倚申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及上海凤凰。其中,涉及金额最大的是上海凤凰。

去年5月,上海凤凰控股子公司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与ofo方面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约定ofo方面将在未来12个月内向凤凰自行车提供总量不少于500万辆的采购计划。上海凤凰预计,该合作将给凤凰自行车带来约4000万元的收益。

但一年时间过去,根据上海凤凰在今年5月发布的公告,上海凤凰仅向ofo提供了186.16万辆自行车,实现销售收入6.37亿元 ,订单完成量不足四成。

今年8月,上海凤凰再次发布公告,称自2017 年凤凰自行车与ofo方面签订了《自行车采购框架协议》后,双方签订了多份采购合同,但截至起诉之日,东峡大通仍欠凤凰自行车6815.11万元的货款。上海凤凰已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 ofo 偿还货款及违约金。

除上海凤凰外,此前向ofo提供电单车产品支持的杭州云造科技有限公司也提起了诉讼。据知情人士透露,2017年初杭州云造开始和ofo合作,主要是做电单车方面软硬件的整体解决方案。上诉后,ofo已经执行了一部分付款计划,目前仍有部分拖欠。

“总之,ofo有钱的时候,付款还是很配合的。后来他们自己出了问题,财务也就卡着了。”该知情人士表示。

此外,还有多家物流公司同样将ofo告上了法庭,包括百世物流、淄博传化公路港物流、德邦物流等,但之后德邦物流申请了撤诉,有报道称ofo拖欠物流渠道的欠款达数亿元之多。

武汉光谷创客街区管理有限公司、兰州雄飞物资有限责任公司两家则因房屋租赁纠纷将ofo告上法庭。

2017年8月4日,兰州雄飞物资有限责任公司与ofo签订合同,约定以月租金32760元(含税价)将其位于兰州市西固区的一间仓库出租给ofo,租金支付方式为半年支付一次,租期一年。

ofo方面向其支付了半年租金,但到2018年2月4日,半年租金到期后,ofo迟迟未能支付剩余半年租金。无奈,兰州雄飞将ofo告上法庭。今年10月,兰州市西固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ofo方面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支付剩余半年的租金196480元。

为了缓解资金压力,ofo已经开展多项商业变现计划,包括车身广告、App端内广告等。11月14日,ofo创始人戴威在公司员工大会上表示,由于供应商债转股,目前公司资金情况正在好转,但依然很困难。

多地运维疑似停滞,海外市场全面收缩

自今年年中以来,ofo被曝在国内多座城市的运营疑似陷入停滞。

多家媒体报道称ofo在郑州、杭州及南京的办公室“人去楼空”,“线下仓库退租”等,ofo方面对外发文否认上述传言,表示房租到期,属于正常更换办公地点。

但ofo在线下运维方面的疲软已经有所显现。12月7日,昆明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称,在针对摩拜单车、ofo单车、青桔单车、哈罗单车的月度考核中,ofo小黄车连续四个月排名倒数第一,运营服务管理基本处于现场无运维人员、应急无响应、车辆无人管以及整改落实效果差等状况,考核对ofo单车已无实际意义。

自12月起,昆明市将不再对ofo单车进行考核,并将对市内的ofo单车进行“代收代转”处理,若ofo规定期间内仍不领回车辆,将对车辆作报废处理。自今年8月以来,昆明城管部门已集中封存14500辆ofo共享单车。

今年10月,无锡市城管部门同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ofo方面在单车运维管理方面不善,出现大量车辆堆积无人管理的情况,将对城区内部分地区的ofo单车进行集中清理。

据《无锡日报》报道,ofo在无锡市梁溪区内投放了约4万辆单车,但线下运维人员仅20人左右,而其他企业线下运维人数则在六七十至百人之间。

而去年ofo大举进军的海外市场,更是全面收缩,包括印度、澳大利亚、日本、以色列、韩国、德国、西班牙等国家及地区。11月,据印度媒体报道,当地的一家出行公司已经宣布收购ofo在印资产。

谁来把握共享单车最后一关?

当共享单车公司经营出现问题后,用户的押金问题备受关注。2017年以来,有多家共享单车企业倒闭停运,但能妥善处理好押金问题的少之又少。

首家倒闭的共享单车企业悟空单车几乎是唯一一个在宣布停运前将用户押金全数退还的企业,并负责将城市中投放的车辆一一收回。

去年11月,一直被称为“最好骑的共享单车”的小蓝单车宣告解散停运,创始人疑似出国,用户押金问题至今悬而未决。今年1月,滴滴宣布托管小蓝单车后曾给出一个解决方案,用户可自行解决是否将押金及余额转换为滴滴平台上等值的单车券和出行券,或者继续同小蓝单车方面沟通处理——用户几乎别无选择。

去年12月,中消协发布致酷骑公司的公开信,称酷骑公司自成立以来,拥有注册用户近1600万,先后投放车辆140余万辆,公司大量收取用户押金并挪作他用,除退还了少部分消费者押金外,至今仍有数亿资金尚未退还。中消协在公开信中喊话酷骑单车方面,切实做好善后处理,承担个人和企业应负责任。

今年5月19日,广东消委会官方微信发布消息称,小鸣单车的经营方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已正式进入破产清算程序,据《企业破产法》的相关规定,押金未能退还的消费者是对悦骑公司享有债权的债权人,可依法行使自己的权利,进行债权申报。

当企业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后,“用户押金在整个分配方案中基本是排在最末的。”有律师表示,用户押金在破产清算程序中属于普通破产债权,“没有什么优先级”。

7月11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小鸣单车破产清算情况召开新闻发布会。根据通报,截至6月27日债权申报期满,小鸣单车用户有效申报的债权超过11.8万笔,约2000万。还有供应商申报的债权28笔,职工债权115笔,债权总金额达5540多万元。以此计算,欠款总额达7500多万元,但该公司账户上仅剩下约35万元,严重资不抵债。

为最大限度实现对小鸣单车整体资产的处置回收,破产案件管理人之后委托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对小鸣单车投放的自行车进行回收处置。在扣除回收、运输及电子垃圾处理等费用后,后者同意以每辆车12元的价格进行回收。

这也是目前唯一一家通过破产清算的途径解决拖欠用户押金问题的共享单车企业。但即便如此,依然不能保证每位用户都能要回押金。

新京报记者 薛星星 编辑 苏琦 协作编辑 岳彩周 校对 何燕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aogua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