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贝索斯等科技大亨5年身价翻倍 小扎个人安保费涨了4倍

[摘要]《福布斯》杂志对美国五位最富有的上市公司创始人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财富增长与他们创立的公司为个人安全支付的收益增加之间没有太大关联。

腾讯科技讯 3月16日消息,据外媒报道,《福布斯》杂志最近对美国五大科技巨头Facebook、谷歌、亚马逊、甲骨文以及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创始人净资产以及个人安保费用增长情况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他们的净资产在过去五年里翻了一番多,但这些人的个人安全成本并没有以同样的速度增长,只有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除外。

扎克伯格的薪水为1美元,且没有任何奖金。但在去年春季YouTube总部发生枪击案,造成3人受伤,硅谷也因此陷入恐慌之后,Facebook董事会决定每年向扎克伯格发放1000万美元津贴,用于支付保障扎克伯格及其家人安全所需的人员、设备和服务费用。除此之外,Facebook已经为扎克伯格提供了安全保障,后者拥有623亿美元的净资产。该公司还为他的私人飞机出行支付“与其总体安全计划有关的费用”。

从2012年到2017年,扎克伯格在个人安全方面的支出增长了500%以上,而且这个数字没有考虑到Facebook发放给扎克伯格的1000万美元津贴,也没有考虑到该公司在加州门洛帕克(Menlo Park)园区为加强防御而采取的措施开支。相比之下,扎克伯格的净资产同期增长了220%,2017年达到560亿美元。扎克伯格的某些安全措施似乎是从汤姆·克兰西(Tom Clancy)的惊悚片中摘录下来的,其中包括传闻中用于快速逃跑的“恐慌降落伞”。

随着美国的收入不平等达到大萧条前几年以来的最高水平,美国亿万富翁及其奢侈的生活方式受到了更强烈的批评。这不禁开始令人质疑这样的现象,即为最富有的高管保留似乎过高的企业福利,比如公司为个人安全买单。

图2:美国五大富翁的个人安保开支增长情况

《福布斯》杂志对美国五位最富有的上市公司创始人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财富增长与他们创立的公司为个人安全支付的收益增加之间没有太大关联。相反,像Facebook这样的公司正在根据高管的知名度以及公司陷入争端等因素对风险进行评估。扎克伯格已经成为Facebook的公众面孔,这个社交网络与社会上许多最具分歧性的问题有关,并对数十亿人的生活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影响。

亚马逊的确增加了对全球首富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的安全支出,因为该公司创始人在好莱坞和华盛顿特区的知名度有所提高,这位高管对《华盛顿邮报》的所有权使他偶尔成为特朗普总统的炮轰目标。但与扎克伯格不同的是,个人安保费用的增长与他的净资产增长相比显得相形见绌。

贝索斯的财富今年飙升至1310亿美元,与2012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翁排行榜上的184亿美元相比,实现了惊人的飞跃。亚马逊每年在保护贝索斯安全方面花费160万美元,这一数字自2012年以来从未发生过变化。此外,根据提交给监管机构的文件,该公司还承担了为商业设施提供安全保障的费用。亚马逊发言人说,贝索斯单独支付个人安全费用。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直到2008年才公布了与保护其首席执行官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有关的安全成本。在此一年前,一名脸上涂着迷彩漆、持假枪的男子试图闯入这位亿万富翁的家中。2017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在确保巴菲特的个人及家人安全方面花费了37.5万美元,比五年前的安全支出增长了16%。与此同时,巴菲特的净资产同期增长了72%,达到756亿美元。如今,他的净资产为825亿美元。

Insite风险管理公司总裁克里斯托弗·法尔肯伯格(Christopher Falkenberg)反复说过,他一直很难找到客户净资产、他们面临的风险与他们愿意接受安全保护程度之间的关系。在许多情况下,安全级别取决于在公共领域中有哪些关于这些高管的信息。法尔肯伯格称:“假设有些完全不为人所知的亿万富翁,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如果他们亿万富翁过着完全普通的生活方式,比如就像街边的牙医,他们面临的风险不会比街上的牙医更大,除非有人打开他们的银行对账单。”

对于软件公司甲骨文(Oracle)的创始人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来说,安全支出在过去十年里实际上甚至有所下降,尽管他的净资产在过去七年里增长了74%,达到目前的625亿美元。甲骨文每年支付其“主要住所”的年度维护费用数据不多,但2017年为150万美元,而2007年曾达到170万美元。根据SEC文件显示,埃里森支付了安全设备的初始购买和安装费用,并负责持续的维护和升级。埃里森在2014年之前始终担任甲骨文的首席执行官,目前是甲骨文的首席技术官和董事长。

谷歌母公司Alphabet最近几年没有披露其亿万富翁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的个人安全开支,也没有披露任何保护谷歌联合创始人兼Alphabet总裁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的安全开销。谷歌上次披露关于佩奇安全方面的支出是在2006年,当时谷歌为佩奇的私人旅行拨款33195美元,用于交通、物流和个人安全。在《福布斯》最近发布的亿万富翁排行榜上,佩奇和布林的净资产分别为508亿美元和498亿美元,两人都选择领取1美元的年薪。这家搜索巨头没有回应《福布斯》的置评请求。

不过,谷歌确实为前Alphabet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和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提供了安全保障。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最近公布的文件,施密特在2017年获得296353美元的个人安全津贴,而皮查伊则获得637538美元的个人安全津贴。

《福布斯》采访的安全分析师表示,一家公司为保护高管而花费的资金,往往取决于这位高管或这家公司是否陷入了争议之中,亦或者这位高管的知名度有多高。长期担任私人安全机构平克顿公司(Pinkerton)高级副总裁的安德烈斯·帕兹·拉拉赫(Andres Paz Larach)说:“如果你谈论的是一位低调、不太爱直言的首席执行官,那么这个人可能会选择放弃安保措施。”

那些专门保护名人和身价不菲人士的人说,扎克伯格的知名度以及他与Facebook在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多次侵犯隐私、俄罗斯操纵该社交网络的联系,都加剧了他面临的风险。最近有报道称,Facebook大幅扩大了其安全机构,该社交网络正在应对一系列威胁,从汽车炸弹到国家支持的间谍活动等。据报道,一支6000人的安全部队悄悄地保护着数以万计的员工,全副武装的保镖就在扎克伯格的家外守护。

世界保护集团(World Protection Group)首席执行官肯特·莫耶(Kent Moyer)说:“在美国的某个州,痴迷于阴谋论的疯子可能会把所有责任推到扎克伯格身上。再加上对枪支和武器的迷恋,在你意识到这一点之前,这个家伙就站在扎克伯格的家门口。”世界保护集团是位于贝弗利山的安全公司,其客户包括名人和其他身家丰厚的人士。 (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zhongyumi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