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安娜

邮箱:kiplinnaxu@tencent.com

简介:英美留学海归一枚,热衷于研究中国企业的全球化布局;长期关注中、美、印、以色列和爱尔兰的创投生态。

《战略档案》官方微信

《战略档案》官方微信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公众号
“biznext”从这里解悟科技背后的商业
逻辑。

企鹅智酷走访印度打车应用Ola:

他们和滴滴有何不同?

1. Ola这家公司并不是印度版的滴滴,也不是印度版的Uber。他们以自己特有的商业模式和“生意经”,找准了印度生活服务市场的脉搏;

2. 道路拥挤、网络不佳,以及令人头疼的治安问题成为阻碍Ola和Uber在印度扩张的主要问题;

3. 和滴滴快的合并类似,Ola也收购了本土市场排名第二的对手。对无止境“烧钱”的担心是双方合作的一个基础;

4. Ola开始与本地零售商和超市合作,在出行基础上开展配送咖啡等生活服务运营;

5. Ola的崛起给很多要进入印度的国外公司一个启示:在印度,你可能需要用印度的方式去“赢”。

一个比滴滴成立更早的出行公司,估值45亿美元

在国内,联姻后的滴滴快的,三年市值高达150亿美元,堪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奇迹。而随着全球移动互联网浪潮的兴起,类似的奇迹同样降落到了我们毗邻的国度-印度。

比滴滴快的早成立的印度打车应用Ola拿到DST全球基金最新一轮融资后,估值高达45亿美元,仅次于印度两大电商Flipkart和Snapdeal。

《印度时报》近日统计,Ola两位联合创始人Ankit Bhati(28)和Bhavish Aggarwal(29)已位列印度最年轻的超级富豪。

十年前,本土知名大公司只有Infosys和塔塔;而后互联网时代,印度版携程MakeMyTrip,Just Dial等迎来IPO;这几年由于国际风投纷纷入驻印度,一大波移动互联网初创公司拿到了融资。

Ola市场总监阿南德(Anand Subramanian)接受企鹅智酷独家专访时表示,这波创业浪潮更多地是由年轻人发起的。印度25岁以下的人口约占50%,35岁以下的人口约占65%。

“今年三月,Ola全资收购第二大打车应用TaxiForSure之后,员工人数猛增至6500名左右。”阿南德强调,“比员工数增长更令人激动人心的是公司业绩,足足增长了10倍。”

为何Ola不是印度版滴滴快的?

印度私家车拥有率只占总人口的约3%,出租车数量少,且没有统一的运营体系。怎么办?

Ola市场总监阿南德(Anand Subramanian)告诉企鹅智酷,针对这一现状,Ola得先帮没车的司机买车,帮他们拿到银行贷款,取得分期还款资格,且和塔塔,丰田等汽车公司合作,为司机买车提供较高的折扣。

购车后,司机入驻Ola平台,Ola还会给每位司机配备一部智能手机。目前平台上35%左右的司机是靠Ola帮忙购买的车,未来这个数字还会不断攀升。这可能是与滴滴快的相比最大的不同之处。

但Ola帮忙购买的车辆仅限于出租车,不包括三轮摩托,因为后者的牌照不同,不在同一体系上运作。对于三轮摩托的司机,Ola提供技术,以帮助他们更有效率地获取用户。

同时,印度市场环境与中国截然不同,Ola会根据印度用户的消费习惯开发一些特定的服务。比如近期与一加手机(OnePlus)的合作,一加手机印度总经理Vikas Agarwal在GMIC接受企鹅智酷独家专访时也谈到了彼此的合作。

一加手机印度市场主要靠Amazon India来实现销售,尚无官网,也没有打通线下渠道,但Vikas希望不熟悉一加的用户在线上购买前能先体验一番,与Ola合作后,用户即可在出租车内体验手机的功能特色。

阿楠德告诉企鹅智酷,提供类似的服务主要是想告诉用户这个平台能创造的各类可能性,之前与时尚电商Myntra(已被印度电商Flipkart收购)也有合作,为用户提供美容服务,这更多是增强与用户互动的行为,不属于商业化范畴。

另外,滴滴快的烧钱大战后选择了合并。而印度打车应用Ola全资收购了当时市场份额第二的TaxiForSure。

在上周举办的GMIC班加罗尔大会上,TaxiForSure创始人Raghunandan G表示,烧钱补贴那会儿,时刻担心的是竞争,但TaxiForSure的愿景是成为出行领域的MakeMyTrip,专注于为用户和司机创造价值。

双方合作后,无需过度担心竞争,可以更聚焦用户,并受益于一个更广的生态体系。

Ola钱包+本地生活服务

过去两年,印度本地生活服务公司Swiggy,Grofers等都拿到了巨额融资,据印度知名科技媒体YourStory调研显示,今年本地生活服务已成为继网上服务之后第二大热门的创业领域。

百度副总裁李明远在上周GMIC大会上宣布进军印度市场,并与当地电商平台Flipkart,Snapdeal,Jobong,Myntra,印度版58同城Quikr,手机新闻应用Newshunt建立了合作,未来将发力O2O等业务。

Ola更是积极拓展本地生活服务。无论是此前推出的“Ola Cafe”,15分钟咖啡食品配送,还是刚推出不久的“Ola Store”,1小时周边配送服务,虽然现阶段Ola Store只服务于班加罗尔地区,但Ola与线下零食店,杂货店,中小型超市等合作的策略具有极大的想象空间。

比如印度最大的节日Diwali(好比中国的新年)来临时,如果另一半在相隔较远的另一座城市,通过Ola Store即可给他/她预订礼物送惊喜。

当然这一切的实现还得益于Ola钱包,一款类似于微信支付,能支持快捷支付的电子钱包。Ola钱包目前是印度第三大电子钱包,其每日最大限额为5000卢比(相当于500人民币)。

阿南德告诉企鹅智酷,目前钱包还整合在Ola打车应用里,未来将可能开发成一款独立的应用。

“强龙”Uber难敌“地头蛇”Ola

滴滴打车创始人程维曾表示,Uber征服了欧美出行市场,又是全球估值第一的创业公司,打入中国市场时,“Uber负责人看我们的眼神就如同我们看四川本地的一个打车软件一样,Uber说他们必然会在中国投入超10亿美元的现金,把中国出行市场打得鸡犬不宁,要么被收购,要么被打败。”

但Ola创始人似乎并未经历类似的遭遇。在印度,Uber有种强龙难压地头蛇的味道。出行这块大蛋糕,Ola一直遥遥领先,稳居第一,占据80%左右的市场份额,Uber只占5-7%。Ola拥有32万辆车,Uber5万辆;Ola已进驻100座城市,Uber18座;Ola支持包括英语,印地语在内的9种语言,Uber只支持英语。

Ola创始人Bhavish Aggarwal一直强调技术专长是Ola赢得市场的关键。前端他们开发创新的App,使用户得以实时预约,后端通过对数据的分析整合,开发出一套可预见需求的系统,以了解每座城市的需求类型,智能地反馈给司机,使其更高效地接到用户,减少不必要的等待时间。

Ola市场总监阿南德则强调,移动性是第一要素,他们专注的是交通,食品和货物配送。主要是以用户为中心解决真实世界存在的问题。同时,Ola用一种全新的方式使很多司机成为了一个个创业者。

作为全球估值最高的独角兽,Uber一直不缺钱,在印度也是如此,据知情人士透露,近期印度科技巨头塔塔集团旗下的基金刚战略投资Uber约1亿美元,加速其在多座城市的扩张步伐。

Uber创始人兼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曾表示,“印度市场发展势头喜人,我们会投入巨资实现持续增长。”

值得关注的是,Uber在不断深挖本土化服务。比如结合当下创业热潮,推出“Uber Pitch”服务,帮助有好想法的创业者对接投资人。

再比如三轮摩托提供的食品配送服务,Uber支持现金支付,毕竟印度仍是现金主导的新兴经济体,只有少数人拥有银行卡或信用卡。

另外,Uber还与印度最大移动运营商Airtel合作,允许乘客在车内使用免费Wi-Fi和4G网络,Airtel用户能便捷地通过移动钱包Paytm付费,这项服务已在孟买试运行,未来会推广至其他城市。

Ola也提供车内Wi-Fi,但目前仅限于专车服务,阿南德表示,未来会推出豪华巴士服务,内置Wi-Fi和空调。当企鹅智酷问及未来是否会推出拼车服务时,阿南德微笑着没有否认。

监管和安全两大难题

在印度,Ola和Uber不仅面临监管问题,还要确保最棘手的“安全”问题。尤其自去年12月份Uber打车发生强奸案以来,印度最高法院就禁止打车软件在德里的应用。企鹅智酷在德里观察发现,班加罗尔随处可见的Ola和Uber出租车,在德里确实不多见。

对此,Ola向当地政府申请希望取消这一禁令,法院表示十月份将举行听证会。

Ola市场总监阿南德告诉腾讯科技,针对安全问题,他们进行了层层把关,Ola司机都经过了严密的认证,由第三方公司对其进行非常详实的背景调查;Ola车内还装有双层GPS,一层是移动端,另一层内置在车内,一旦发生意外,即可调动所有的资料进行立案调查。

当然,还有很多其他的挑战,包括过时的基础设施,拥挤不堪的交通路况,糟糕的网络环境,乘客爽约等问题。

此外,企鹅智酷首次试用Ola时发现,国际号码无法注册Ola,因为政府不认证,这一状况在印度普遍存在,连已经上市的“MakeMyTrip”也只能通过当地号码预订机票。

在德里,当地政府还命令Ola出租车统一使用CNG汽车(压缩天然气),以缓解环境压力。阿南德表示,其他城市短时间内不会启用,因为目前只有德里有CNG加气站。企鹅智酷探访两地时发现,班加罗尔市内随处可见浓烟滚滚的汽车和卡车,但德里确实没有。

阿南德告诉企鹅智酷,未来Ola会为用户提供更加多样化的选择。会在已入驻的城市拓展更多的服务,在未入驻的城市落地。目前偏远农村地区,很多用户还在使用2G网络,Ola会确保使用2G服务的用户也能享受到3G用户所享受的服务。

“印度出租车产业需求达70-80亿美元,并呈现迅猛增长的态势,目前网上份额只有5-6%,需求远远未被满足。”阿南德说道,“我们的愿景是将服务覆盖到每座城市,我们的商业模式使司机得以受益,能持续性地赚取收入,同时确保每位用户的体验做到极致。”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