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安娜

邮箱:kiplinnaxu@tencent.com

简介:

《战略档案》官方微信

《战略档案》官方微信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公众号
“biznext”从这里解悟科技背后的商业
逻辑。

企鹅智酷|走访“科技以色列”:

犹太性格鲜明的创业军团

1.和中美创业者相比,以色列创投者更愿意“卖掉自己的公司”。这并非是缺乏远大志向,而更多受制于以色列本地市场的局限。

2.和全球相类似,以色列创业公司的成功概率同样不高。但他们更具有创新思维,拒绝跟风抄袭,提倡“永不满足”的精神。

3.以色列投资人对于直接投资中国等市场并无直接兴趣。他们或许更愿意通过本地化合作伙伴达成投资合作意向。

战争锻造了领导力

“假设有50位美国人去哈佛商学院读书,另外50位犹太人去了以色列顶尖的国防部队。他们毕业后,你会发现那些去哈佛读书的美国人在主动性和创造力方面通常不及那些犹太人,为什么?”

Viola 私募基金主管合伙人Jonathan Kolber接受腾讯科技企鹅智酷独家专访时表示,“那些犹太人亲历过无数场生死战争,其领导力在这一过程中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这对他们日后创业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Jonathan毕业于哈佛大学, 他目前所在的Viola私募基金是Viola集团旗下三大板块之一,专注于投资高增长领域处于成长期的技术公司。此前百度,腾讯,平安等投资的Carmel风投基金也是Viola集团旗下的一大板块。

在Jonathan看来,Carmel, JVP, Pitango当属以色列三大顶尖的风投基金,其中JVP被知名风投研究机构IVC评为“2014年以色列最活跃的风投”。

中国投资者也把更多注意力投向这片土地。IVC研究机构首席执行官Koby Simana表示,未来两年,中国或将取代美国成为以色列科技头号投资国,也许美国还没意识到这点,但他们很快会感受到竞争压力。

“联想集团是去年第一家投资我们基金的中国投资者,”以色列迦南基金(Canaan Partners Israel,简称CPI)主管合伙人Ehud Levy接受腾讯科技独家专访时表示,“最近我们刚与TCL敲定了合作,他们将成为CPI的有限合伙人。”

是的,变化正在发生。

拒绝跟风为什么要限制你的创造力?

要搞清以色列在科技和创投领域的活跃力,也许从这个国家和犹太人本身着眼,是一个更容易找出线索的方式。

“以色列犹太人的一大特点是永不满足,他们不会觉得这个技术已经够好,而会问哪里错了?痛点在哪?有没有可能做得更好?”Ehud Levy告诉腾讯科技,“也许出来一项技术较之前有所进步,但如果仍未达到我满意的程度,我可能持续研发这项技术,做到速度比你快十倍,或安全性比你高十倍。”

“同时他们兼备we-can心态,时刻挑战着那些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相信事情最终会有解决方案。”Ehud Levy说道,公司可以先运作起来,没想明白的事没关系,将来会有答案,凡事不是一开始就能预见未来将发生的一切,遇到挑战时想办法应对即可。

创业潮中,通常伴随着盲目跟风甚至模仿行为。例如目前物联网,网络安全,大数据,云计算,金融技术都成为了热门词汇,选择创业方向时,以色列当地创业者是不是也会一窝蜂涌入这些热门领域?

Ehud Levy认为,以色列不存在群体思维,“me-too” 产品很少,他们各自会在垂直细分领域找到独特的需求点,大家会惊叹仅仅是金融技术这块可以酝酿多少创新。

当腾讯科技企鹅智酷访问参观以色列存储技术初创公司Reduxio时,发现其创始人Mark Weiner具备Ehud所描述的那种特质。2012年,Mark Weiner开始向投资人描述混合存储的概念,如何用较低的成本获取更大的存储空间,更快速地存储数据,投资人纷纷摇头表示实现不了。

有幸的是,擅长半导体存储技术的JVP主管合伙人Kobi Rozengarten隐约看到了这个项目的潜力。后来Reduxio入驻JVP孵化器,Kobi担任其董事会成员。去年,Reduxio成功拿到B轮融资1500万美元,由希捷公司领投,Carmel, JVP等风投基金跟投。

目前以色列大概有40家做闪存的卖家,而买家只有几个,市场小,竞争异常激烈。Reduxio客户关系总监Eli Lopez告诉腾讯科技,此前被EMC以4.3亿美元收购的闪存阵列公司XtremIO价格昂贵,针对小众市场。

“而Reduxio在它基础上进一步实现了突破。像我们这样致力于基于闪存的混合存储公司只有区区几家,市场大。”Eli Lopez指了指旁边的联想笔记本笑道,“联想笔记本就用了我们的闪存。”

以色列存储公司Reduxio例会现场以色列存储公司Reduxio例会现场

以色列人总喜欢用“Chutzpah”一词形容他们自己,腾讯科技在《以色列创新崛起:中国应向800万人小国学什么》一文中对该词作过详细解释。也许最能体现“Chutzpah”精神的是数据传输技术公司Teridion。

Teridion创始人Elad Rave先后创业过五六次。他倡导“网络即服务”的理念,表示无需安装硬件软件或数据中心,只要以云服务为基础,即可通过线路整合网络运输,提高数据传输速度和安全性,降低成本。

Elad Rave强调,比如浏览电商网站,网速不是快3倍,而是快300倍。HBO已成为Teridion美国客户,正在谈的还包括在线影片租赁提供商Netflix。中国市场是否会对该技术感兴趣?

“其实百度团队上周刚来过,我们也希望与中国的云服务商合作。”Elad Rave接受腾讯科技企鹅智酷独家采访时透露,中兴通讯已成为Teridion客户,中兴通讯的手机想搭载语音实时翻译功能,但需要庞大的基础设施,用传统CDNs起码得花几个月时间,现在用Teridion技术,他们只需每月支付100美元,即可解决这个问题。

“思科那些大公司早就了解这个痛点,但他们提供的解决方案通常治标不治本。我在做很多项目的过程中,发现这个限制,后来花了将近两年时间学习为什么会有这个限制?能否利用云服务来做智能化布线?”

那些搞网络的专业人士惊叹道,“你怎么会这么想?”Elad Rave回答道,“也许正因为我不是搞网络出身,外来者反而能跳出思维框框。毕竟我要构建自己想要构建的东西,而不是我能力范围内能构建的东西。创业者为什么要限制自己的创造力呢?”

各有所好以色列投资人都青睐什么项目

以色列迦南基金(CPI)主管合伙人Ehud Levy以色列迦南基金(CPI)主管合伙人Ehud Levy

2013年,被谷歌(微博)以10亿美元收购的众包地图应用Waze,及被苹果以3.45亿美元收购的传感器技术公司PrimeSense,其最早期投资人分别是以色列迦南基金(CPI)的两名主管合伙人Ehud Levy和Izhar Shay。

当问及什么样的项目受CPI青睐时,Ehud Levy告诉腾讯科技,CPI致力于投资互联网和移动技术软件相关的公司。“我本人一直在寻找颠覆性技术,并希望同创始人一道将技术变成现实。”

Ehud Levy回忆道,“07,08年,做地图应用的公司有好几家,而我坚信以地理位置为基础的技术服务终将胜出,Waze是当时第一家内置GPS芯片的公司。”他认为,这个项目在当时可能失败,但一旦做成,将是巨大的成功,他作了第一笔投资,并担任其董事会成员直至Waze最终退出。

同时,Ehud Levy看重快速增长的大市场,“拿这个小盘子来讲,它有市场,但不是快速增长的市场,我们不会投资。”另外,“不公平”竞争优势也至关重要,“我的产品或技术不是比你好一点,而是好出一大截。”

相比之下,Viola私募基金主要投资在高增长领域处于成长期的技术公司,包括企业软件,电子商务,网络安全,金融技术,医疗设备。

Viola 私募基金主管合伙人Jonathan Kolber透露,他们选择顶尖的管理团队,核心团队中至少有一人得具备领导力。当公司成长后,并不是所有CEO都知道如何规模化,如果没能力规模化,他们会帮助创始人挑选有规模化能力的CEO。

同时,腾讯科技企鹅智酷还专访了以色列最大的二级市场基金Vintage,专注于欧美及以色列地区的技术投资。Vintage合伙人Ehud Hai表示,他们通常投资风投基金或已被风投基金投资的项目。

“假设有个项目被一家基金投资,五年后,这家基金想退出,我们会接;假设你是天使投资人,我们也会买你的股份,给你流动资金。”

有趣的是,除了JVP基金,其他风投或私募基金都集中在被誉为以色列“硅谷”的赫兹利亚(Herziliya),位于与苹果以色列研发中心相望的ABCD四栋大楼里。缘何这些基金不惧怕竞争?

Jonathan强调说竞争能最大限度地激发他们的潜能,同时补充道,他们与Vintage投资基金不同,Alan Feld(Vintage创始人,同时也是Viola私募基金的投资人)每年向25家最优秀的基金或企业注资300-700亿,以取得丰厚回报,他们更像财务投资者,不会担任某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而我们相对而言介入得比较多”。

当然,Carmel, JVP等风投机构也介入很多,但他们更多是对产品,服务,团队等建言献策;而Viola介入时,解决的问题可能围绕这些:如何与工会对话?何时并购最合适?管理团队能否安置在旧金山?”

另外,对待风险态度上也有差异,风投基金一个项目的回报可能抵得上所有失败项目的付出,所以需要严格把关风控。Jonathan表示,“一般来讲,10-15年间,我们的项目投资组合若能取得25%的回报已算不错。”

宁愿卖掉以色列创投退出机制成熟

Viola 私募基金主管合伙人Jonathan Kolber分享以色列创投环境时表示,1989-1999十年时间,投资总额加起来只有10亿,而过去5年里投资总额猛增至400亿,其中并购案例呈现逐年递增态势。

继收购PrimeSense之后,今年四月,苹果又收购了第三家以色列技术公司LinX Imaging。于是一个有趣的问题来了:这些创始人为什么愿意被大公司收购?难道他们不想创建苹果或谷歌这样的王国吗?

曾担任PrimeSense董事长,现任EMC公司副总裁的Orna Berry博士接受腾讯科技企鹅智酷独家专访时表示,以色列本土市场很小,被大公司收购后,它们对经济的影响比其单纯依靠自身成长要大,比如ExtremIO被EMC收购后,实现了规模化,它的销售额突破了十亿美元,这对于单纯的一家初创公司是很难想象的。

Meitar律师事务所合伙人Dan Shamgar表示,以色列公司喜欢和大公司捆绑在一起,可能是为了成为大公司成长故事或成功的一部分,当他们发展到一定阶段,这种与大公司相连接的意愿就特别强烈。

以色列迦南基金主管合伙人Ehud Levy分享说,对于Waze而言,公司发展到一定阶段,资金和回报已经足够退出了,假设这时创始人也有意向出售公司,或想再次创业,选择以合适的价格被收购未尝不可。

据《2014年PWC高科技公司退出报告》显示,近年来,以色列退出的公司越来越成熟,退出规模越来越大,退出速度越来越快,而估值也越来越高。2014年IPO总额达21亿美元,为过去十年之最。

“以色列已成为继美中之后第三大纳斯达克上市的国家,”JVP主管合伙人Kobi Rozengarten此前接受腾讯科技独家专访时表示,“现在的一大趋势是IPO不再是一个出路,而仅仅是公司发展过程中的一部分。”

1999-2014年期间以色列初创公司成功率1999-2014年期间以色列初创公司成功率

以色列成熟的退出机制让很多国家羡慕,也某种程度上催生了一批连续创业者,将创业当作一种生活方式。我们不禁思考:这个弹丸之地的创业成功率是否远远高于全球其他地区?

以色列知名研究机构IVC发布的最新《创业报告》显示,平均100家以色列初创公司只有4家能做成。通常情况下,46%的初创公司三年半后,就停止立刻了运作。在哪些有幸取得成功创业公司里,最终71%选择被其他公司收购——目前只有139家创业公司仍然很活跃且成功。由此可见,即便是在创新崛起的创业国度,创业成功仍属于小概率事件。

谨慎出海以色列风投很难直接投资中国初创公司

目前,中国科技公司在以色列投资活跃,百度不仅投资Carmel风投基金,还直接投资以色列视频捕捉技术公司Pixellot;阿里巴巴布局也类似,与JVP基金达成战略合作,同时投资了二维码初创公司Visualed。

百度,阿里,中兴通讯等企业与以色列当地初创公司直接接洽越来越平凡,那么未来以色列基金是否同样会直接投资中国的初创公司?

Viola 私募基金主管合伙人Jonathan Kolber的回答是No。“我们在竞争上不存在任何优势”。一方面,中国本土风投机构更了解当地市场和创业者;另一方面,他们无法与很多入驻中国的美国基金相媲美。CPI主管合伙人Ehud Levy对此持赞同态度,并强调风险投资是一项非常本土化的事。

腾讯科技企鹅智酷在以色列采访期间,正值盛景全球创新大赛-以色列赛区总决赛召开之际,盛景集团合伙人湘云告诉腾讯科技,他们陆续投资了JVP, CPI, Viola PE等基金。那么盛景是如何赢得上述基金的信任?

“像盛景负责人那样对以色列深入的了解,是很少见的。”Jonathan和Ehud强调,他们的主动性,专业性,中国潜在的市场等因素也至关重要。

与犹太人谈判总被认为是一件颇具挑战的事,因为他们沟通时显得很直接也很激进,“另外,以色列人注意力不能集中很长时间,他们需要知道持续的进展,下一步怎么样,如果你长时间不予回应,就可能失去他们。” Jonathan补充道。

是的,这个世界已经听过太多关于犹太民族的苦难历史与辉煌功业,他们在科技、计算机和商业领域都曾诞生过很多奇才。如今,他们走到了这三者交汇的地方。

——这注定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