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安娜

邮箱:kiplinnaxu@tencent.com

简介:

《战略档案》官方微信

《战略档案》官方微信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公众号
“biznext”从这里解悟科技背后的商业
逻辑。

思维方式转变引领印度创业:

印度“独角兽”公司正掀起新一轮并购潮

1)像Uber, Airbnb, Snapchat这样的硅谷“独角兽”可遇而不可求,它们能给予风投机构高额回报;而如今印度的“独角兽”正在扮演另一个角色,即主导新一轮的并购热潮。

2)印度经济增长潜力给风投机构无限的遐想空间,投行高盛集团调高对印度的预期,国际风投机构纷纷涌入印度掘金,他们对印度创业项目的热衷从未像如今这般渴望,初创公司估值也自然水涨船高。

3)印度智能手机的普及催生了电商、本地生活服务等行业的蓬勃发展。人口红利肯定是印度的一大优势,但更关键的还是思维方式的转变,引领了这股强劲的创业之风。

印度的“独角兽”公司

在创投领域,“独角兽”专指那些估值接近或超过10亿美元的私营创业公司,这个词是两年前Cowboy Ventures创始人艾琳·李在知名科技博客TechCrunch撰文中首次提出的。

过去四年,在印度诞生的“独角兽”公司共八家,包括印度电商Flipkart和Snapdeal,全球第二大移动广告公司InMobi,印度版滴滴打车Ola,及获阿里巴巴注资的在线支付商Paytm等。

来源:YS Research, 企鹅智酷来源:YS Research, 企鹅智酷

“独角兽”公司很多时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他们是风投基金追逐的目标,因为很多风投机构靠少数几个成功的退出项目获取高额回报。即使像顶尖的硅谷孵化器Y Combinator也是如此,它因孵化Airbnb, Dropbox, Stripe等几家明星企业而赚得可观的回报。

但在当今印度,那些“独角兽”公司似乎扮演着更重要的角色,是他们掀起了最新一轮的投资并购热潮。资本雄厚,且处于高增长期的公司收购小型初创公司,大部分收购都是以股权转让的形式进行的。近两年,90%的退出由本土企业主导,这与跨国公司频繁收购以色列高科技公司完全不同。

近期,典型的两个退出案例是印度版滴滴Ola收购TaxiForSure,及印度电商巨头Snapdeal收购优惠券应用公司Freecharge。事实上,Uber的竞争对手Ola也是四年前Snapdeal创始人投资才成长起来的。

前几日,美国知名科技媒体Re/code引用多方消息源称,Snapdeal近期又拿到了阿里巴巴,软银集团及富士康三家融资共5亿美元,尽管这家电商平台到目前为止并未盈利。

印经济向好 国际风投前来掘金

自1991年起,印度开放外商投资,逐渐发展软件外包产业,也孕育了Infosys,Tata集团这样的跨国巨头。但此后高通胀、财政赤字、腐败、落后的基础设施、司法和税务体系等一系列问题让印度整体经济和创业环境黯淡无光。

直到近几年,创业热浪席卷全球,一方面一波旅居在美国、新加坡的异乡客正在回流到印度;另一方面,印度总理莫迪上台后,在国际舞台上传达了印度改革的信心和决心。

为创造更友好的商业投资环境,莫迪政府简化繁文缛节,鼓励外商投资铁路、保险等项目。Aditya Birla Group首席经济学家Ajit Ranade在今年博鳌论坛接受企鹅智酷专访时表示,这届印度政府实施了较自律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所以通胀和赤字都有所缓解。

美国老牌投行高盛集团今年上调了对印度经济发展的预期,并用实际行动证明其看好印度未来的发展前景,高盛去年9月就决定在印度“硅谷”班加罗尔设立继纽约之后全球第二大办公室。有知情人士透露,高盛还将牵头注资印度最大的在线家具公司Pepperfry.com。

除了高盛集团这一系列的动作,红杉资本,IDG资本,Accel资本,老虎基金,软银集团等全球顶尖的风投机构早已驻扎在印度。以下两张是印度创投研究机构Venture Intelligence发布的2014年与2015年同一季度PE/VC投资对比图,及2015年1-2季度国际与本土风投机构布局对比图。

来源:Venture Intelligence, 企鹅智酷来源:Venture Intelligence, 企鹅智酷
来源:Venture Intelligence, 企鹅智酷来源:Venture Intelligence, 企鹅智酷

从上图可以看出,红杉资本和老虎基金在印度投资比较活跃,投资数目多。红杉印度于今年2月份向优惠券应用公司Freecharge注资8000万美元;4月份,印度版滴滴Ola获老虎基金领投4亿美元。

印度知名科技媒体Yourstory发布的最新研究数据显示,印度今年上半年融资并购交易高达380笔,超过去年全年304笔总交易数。印度移动广告“独角兽”公司InMobi创始人Naveen Tewari感叹说,近来印度初创公司融资速度、融资金额、及其发展速度俨然像是造梦工场。

在Naveen看来,国际投资机构对印度优秀创业项目的热衷从没有像如今这般渴望。倘若哪家公司跻身行业前三名又没有融资,就会受到数家国内外顶尖的投资机构的追捧,融资后的估值更是水涨船高。

思维转变 创业之风劲吹

几年前,印度主流媒体谈论创业生态时总会强调一句,“我们的退出机制很不成熟,跟硅谷和以色列根本没法比。”而今年知名研究机构Compass刚发布的一份《全球城市创业生态》报告中,班加罗尔名列第15。

这份报告数据显示,班加罗尔的平均创业年龄仅为28.5岁。最关键的不是创业群体的年轻化,而是印度年轻一代的思维正在重塑。目前从美国、新加坡回流至印度的那批人很多曾是跨国公司的高管,他们总是鼓励年轻一代说,虽然创业好比跳入悬崖,但他们一点也不后悔。

是的,印度创业环境今非昔比。一位印度朋友告诉我,现在走进班加罗尔、新德里、孟买这三大城市的星巴克,会发现一半聊天与创业、招人、融资相关,尽管具备孵化器功能的咖啡馆在印度还不多见。

摩根斯坦利去年发布的一份名为《下一个印度》报告数据显示,印度人口超过12亿,平均年龄28岁,25岁以下人口占一半。人口红利将会成为印度未来发展一股强劲的推动力。

印度电商Snapdeal CEO 库纳尔·巴哈尔(Kunal Bahl)去年年底告诉企鹅智酷,当时印度互联网用户有2.43亿,移动互联网用户1.85亿,他们65%以上的订单来自移动端,未来会更注重移动端;而其竞争对手Flipkart则是战略表态2016年只做移动端。

2015年初,印度谷歌(微博)和贝恩公司联合发布的一份印度消费数据报告显示,超过50%的谷歌搜索都是通过移动端进行的。电商购物只是用户谷歌搜索的一部分,他们还会寻找附近餐馆、如何买车、租房、贷款等。

印度移动端的潜在增长潜力,让中国智能手机厂商艳羡,尤其是当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几乎饱和的情形下,小米、魅族、一加等纷纷涌入印度市场掘金。印度已成为一加手机海外出货量最高的国家;而小米尽管遭遇与爱立信的诉讼案件纠纷,但决不放弃这块大蛋糕。

另一块大蛋糕是本地生活服务,国内BAT、美团、点评网抢滩布局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在印度,本地生活服务今年也成了全新的创业热点,比如“印度版Yelp”Zomato已成为增长最快的公司之一,有望成为未来的“独角兽”;另外,做食品分发服务的Swiggy,O2O服务平台UrbanClap等都已拿到两轮融资。

《印度时报》互联网首席执行官Satyan接受企鹅智酷专访时表示,印度企业不同于中国企业,它不得不与全球企业甚至巨头直接竞争,比如本土社交应用Hike要与Facebook相抗衡,而Facebook亚洲最大的用户群体就在印度。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