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安娜

邮箱:kiplinnaxu@tencent.com

简介:英美留学海归一枚,热衷于研究中国企业的全球化布局;长期关注中、美、印、以色列和爱尔兰的创投生态。

《战略档案》官方微信

《战略档案》官方微信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公众号
“biznext”从这里解悟科技背后的商业
逻辑。

独家专访硅谷“最强记者”:

她促成了乔布斯与盖茨“世纪对话"

她是莫博士最默契的搭档,促成乔布斯和盖茨的“世纪对话”;她专访时经常咄咄逼人,曾逼得扎克伯格直冒冷汗,却自认为“我对他是公平的”。

作为硅谷科技圈女强人,她还曾跨界专访过美国总统奥巴马,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

当问及下一个最希望与谁共进午餐时,她说挺想与好莱坞导演斯皮尔伯格、俄罗斯总统普京交流——“关键看是否有足够的挑战性”。

她是谁

她是谁?她就是Re/code联合创始人Kara Swisher,硅谷科技圈最犀利的女记者,科技大佬既怕她,又信任她,因为她始终秉持着公平性。

当然,也因为她确实“资深”,1953年出生的她,在其过往的媒体经历中,见证了乔布斯带领苹果扭转局势,比尔·盖茨如何一步步成为世界首富,谷歌(微博)两名创始人如何从车库起步发展成今日的帝国,贝索斯又是如何从零起步成为科技巨头。

在外交学院读书时,Kara一直以为自己会成为美国中情局(CIA)的一名探员。但不知是因为她同性恋的身份难被CIA接受,还是那次“误打误撞”的经历,让她远离CIA,最终迈入新闻界。

当时,年轻气盛的Kara在乔治敦大学撰写一篇关于一名塞尔瓦多杀手在乔治敦演讲的报道,《华盛顿邮报》此前作过类似的报道,但她发现那篇文章充斥着各类错误。

Kara按捺不住,即刻给主编Larry打了个电话,说了一堆难听的话。然后,反转剧情发生,她被Larry聘为自由职业者。

就是这样起步的那个女孩,后来转战《华尔街日报》工作,与好搭档莫博士(Walt Mossberg)创办了享誉科技界的盛会AllThingsD,既现在的Code Conference。2012年,Kara被美国《时代》杂志评选为科技界十大最有影响力女性的女性之一。

那么她的影响力是如何练就的?她认为一名好的科技记者该秉持哪些原则?她如何评判硅谷的精英制?在今年的腾讯网媒体高峰论坛上,Kara Swisher接受了腾讯科技的独家视频专访,让我们来聆听她的精彩作答。

腾讯科技采访

腾讯科技:播客Re/code Decode是您半年前刚创办的,往期嘉宾囊括了红杉资本董事长Michael Moritz,知名风投Mark Andreessen, 《赫芬顿邮报》创始人Arianna Huffington等,当时为什么会想到做这样一档节目?

Kara: 我们做Code Conference(以前称作AllThingsD)已有很多年,一般整个大会有16场对话。但一年有52周,我们希望在大会间隙同样能将精彩的对话呈现给大家。

播客(Podcast)这类形式给人感觉更亲密一些,能创作出真实的对话。即使今天很多人喜欢用140字的Twitter,仍然会有人喜欢一场高质量的对话。

比如Mark Andreessen那场对话持续了一小时,但很多人还是全听完了,可能因为Mark自身的传奇性,又分享了十分有洞见性的观点,在那样一场真实对话中,您能真正窥见一个人的个性。

腾讯科技:上个月我在硅谷跟当地创业者聊起您,他们的反馈是“Kara令硅谷大佬感到害怕,但同时大家又非常信任她,喜欢她”,为什么?

Kara: 《纽约时报》杂志之前刊登了一篇关于我的深度稿件,大概也这么描述。我想硅谷很多记者都非常敬畏科技界名人,像扎克伯格,乔布斯等人在全球都不乏崇拜者。

但我的方式可能与其他记者有些不同。不管是哪位大佬,我看到的是他们所做的事,我会用非常客观的方式去评判他们,绝不会去讨好他们。专访前,我会作大量准备工作,花很长时间作调研,并与相关人士交流,他们害怕是因为有时候我了解的比他们还多。

另一方面,我确实是个“老人”了。我熟知乔布斯和比尔盖茨,接触贝索斯时他才刚刚起步创办亚马逊,我是在谷歌车库里遇到那两位创始人的,可能我的这些背景是其他大部分记者所不具备的,这也使得我和他们的关系,从一开始就和其他记者与他们的关系不一样。

腾讯科技:您见证了多家初创公司从零起步走向巨头的历程,您眼中的硅谷在过去20年是如何演变的?

Kara: 从某种程度上讲,似乎金钱或财富超越了信仰。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不断追求创新的产业,但同时HBO《硅谷》这部剧确实反映出了一些问题。当时剧组有跟打我电话,我也提供了自己的一些想法,剧中的很多情节都很真实,他们甚至不需要刻意去搞个笑话,只是如实描绘了这里的场景而已。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他们似乎为自我为中心,但现在创新的不仅仅仅限于硅谷,比如中国最终将不再是模仿者,而会成为创造者。我这次过来用了微信,这款产品跟Facebook或Twitter相比,非常有意思,我想回美国后还会继续使用。

腾讯科技:还有一个我印象比较深的是,该剧竟然只有一名女主角,其他几乎都是白人男性。

Kara: 事实上,这真实地反映了硅谷的一面。

腾讯科技:今年出现了像Ellen Pao起诉前东家KPCB,前谷歌员工 Erica Baker那样的案例,您如何看待硅谷正在热议的多样性问题?

Kara: 我们对Ellen Pao作过很多报道,这个问题其实非常严重。缺乏多样性会对整个产业产生致命的影响。如果一个产业是由一个阶层,一种性别的人来运作,就会出现诸多问题。

比如Twitter,其用户囊括了女性,非洲裔美国人,拉美裔美国人,因为互联网上各式各样的人都有,用户不仅仅是白人。如果你想成为一家全球性创新的公司,你的员工最好也能反映全球的用户群体。之前已有无数研究表明多样化有助于创造力,创新的想法。从道德层面讲,也需要多样化。

但硅谷崇尚精英制(Meritocracy),Twitter所有董事会成员都是白人男性。而这里所谓的精英制,更多是“Mirrortocracy”,只找跟他们类似的人。

当然现在大家都在热议这个事,总统选举也要对此进行辩论,有抗议有讨论是好事,我不知道这个问题会不会像同性恋那样突然扭转局势,还有待观察,但如果硅谷创业者的形象永远是扎克伯格那样,这个局面就很难改变。

腾讯科技:如果有更多人发声,应该对改变现状有帮助。

Kara: 的确如此,我觉得像扎克伯格这类创业者得先强调多样性。就创新、道德、商业等角度来讲,我个人觉得多样性真的是头等大事,这也是美国能走到今天至关重要的一点。

腾讯科技:请您谈谈创办Re/code的初衷?

Kara: 自20世纪90年代起,我就一直在报道数字化。大概1999-2000年时,我相信出版业的时代即将结束,我们会迎来数字化出版时代。很多人现在才意识到我当时的观点是对的。

我想要创作有版权的数字化内容,Walt (指Walt Mossberg或“莫博士”)和我是当时极少数知道未来走向的人。我俩在一场采访中相识,有一见如故的感觉。

后来就有了AllThingsD大会,是我们让《华尔街日报》的人相信互联网是非常重要的,他们很长时间后才意识到数字出版的重要性。2014年初,我们创办了Re/code,拿到了NBC环球和温莎传媒(Windsor Media)的融资。

腾讯科技:为什么最终还是考虑将Re/code卖给Vox Media?

Kara: 过去一年,内容领域发生了很多变化,像Business Insider, Buzzfeed这些科技媒体都拿到了大笔融资。打个比方,如果你是一条小鱼,而其他鱼儿都在成长,你只有两种选择方式,一是融更多钱;二是赚更多钱,我们刚好和Vox Media联姻了,因为它本身坚持的立场和对文章质量的把控和我们很相似。

腾讯科技:有一种声音说你这样做,跨越了红线,抛弃了某些原则?

Kara: Vox Media最终还是从我们的投资人NBC环球那里拿到了融资,NBC环球是我们此前的投资者,也是目前Vox Media最大的投资者。

所以从这个层面讲,我们最大的股东仍然是一家媒体公司,整个过程我都是有这个意识的,我了解Vox Media马上会有媒体公司的投资者,而不是风险投资,我从来没有从风投那里融过钱。

腾讯科技:那我们就此谈一下科技报道的原则,贝索斯投资了美国知名科技媒体Business Insider,您觉得作为BI的记者报道亚马逊这家公司合适吗?这个度如何去拿捏?

Kara: 这确实要难的多。我个人不会从贝索斯那里融钱。但要知道之前很多出版商都是由企业主所有,比如《华盛顿邮报》并非由媒体人所有,后来又转手被贝索斯收购,虽然他是位好的企业主,但问题是底下的人如何去报道亚马逊这家公司及其竞争对手。

就我们自己而言,NBC全球此前出现威廉姆斯事件时(指NBC资深主播撒谎丑闻),我们还是以一种非常严厉的方式去写,因为整个事件太糟糕了,而收购NBC全球的Comcast如何表态就更难了。重要的是,你披露这件事,但尽量降低影响。

腾讯科技:就我们而言,腾讯网是整个腾讯集团的一部分,最近像阿里巴巴这样的巨头也大笔注资科技媒体36氪,并与第一财经合作,作为这些媒体人,这个度到底如何把控是需要琢磨的事。

Kara: 确实如此,你们还是垂直一体化的,报道起来就有些麻烦,这个尺度也很难去拿捏。在美国,尽管有布局新闻,但苹果公司没有拥有迪士尼,谷歌也不没有收购CBS。

腾讯科技:我听说硅谷近来也有类似的情况,比如你对一家公司作报道,如果是正面的,就会被邀请去参加很多会议,反之,大家可能都不请你。

Kara: 我们不该在乎这个,也无需在乎这个。在硅谷,不管他们请不请我,我照样写,你没有被剩下来,这只是发布会而已。我觉得真正的记者即便不被邀请,也同样能写出好文章。我举个雅虎的例子,过去三年,我从未被邀请至去参加任何发布会,但他们很多重大新闻都是我事先爆料的。

因为一个优秀的记者不需要那些东西。当然如果能与他们公关聊上,我也会很开心,我跟谷歌,Snapchat等公关就聊的很好,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我错过了一个会,那又怎么样呢?

腾讯科技:在您看来,一位好记者需要具备哪些素质?

Kara: 好奇心,持怀疑态度,但不是愤世嫉俗的那种,太过于愤世嫉俗, 就会忽视事情的本质。公平性在我看来是最重要的事。有时候写政治、金融等文章时确实很难做到公平,我自己也是这样,如果一些所做的事是伟大的,我会敬佩那些人,即便我不喜欢他们的为人。

最近《华尔街日报》对Theranos公司(硅谷独角兽)的报道就非常好。我们没有对此进行报道,因为没有医学背景的专业知识,我不报道那些自己不懂的领域。

但很多媒体报道对这家公司报道,是因为创始人Elizabeth Holmes非常有话题性,但其实很多人根本就没有看过实际的产品,很多人都对这个故事感兴趣,却很少有人真正做功课去挖掘这个产品是否是真的。

腾讯科技:如果您可以和一位从未专访过的嘉宾共进午餐,您希望是谁,为什么?

Kara: 耶稣,菩萨,默罕默德;如果是至今还在世的,也许是好莱坞导演斯皮尔伯格,也许比尔·克林顿,我跟希拉里·克林顿有过精彩的对话;或者普京(俄罗斯总统)等人。最关键在于——是否有足够的挑战性。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