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0期 【往期回顾】

难弃苹果诱惑 富士康转型渐冷

无论是做零售连锁或电商,富士康均告败。而苹果产品的走向最能影响富士康自身的兴衰…[详细][评论]
腾讯科技 9月12日报道
 

昆山富士康停工 iPhone6生产或受影响

尽管富士康曾一度希望扯下其代工厂的标签,但一系列动作都未能为这家制造业巨头摆脱受制于人的局面,在短暂的隔阂期后,凭借新一代iphone 6的订单,富士康与苹果捆绑得更为紧密,尽管郭台铭依然在各种会议上高呼转型,但比起转型,富士康已经把更多的精力,转移到了更好地服务好苹果上。

郭台铭曾砸下巨资打造赛博数码广场,而后又开“万马奔腾”电器超市,并推出了“飞虎乐购”网站涉足电商,甚至携手全球第五大渠道商麦德龙开设3C卖场“万得城”,还在渠道上密集布局;同时,富士康不惜通过投入巨资打通产业链,推出整机品牌“睿侠”电视和消费电子品牌富可视;也通过收购“TaTop品至智能手机”,切入手机产品;甚至连手机外设,富士康也曾做过。

然而,留给富士康母公司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却是一地鸡毛:多个门店因严重亏损而陆续关闭,最后万得城撤出中国市场,其他渠道亦无建树;自主品牌终端空有力而无处可用,更是一把悬在头顶得达摩克利斯之剑,与代工业务客户竞争压力影响了其发展的脚步。

与之相反的是,在代工业务上,富士康仍有较强竞争力。日前,苹果发布两款iPhone新品,富士康毫无疑问地拿走了大部分订单。有分析师表示,在苹果新机蜜月期带动下,鸿海营收将逐月扬升至年底,单月营收高峰将落在11至12月左右,全年营收高峰也将落在第四季度。除了利好股市,对郭台铭来说这似乎并不是一件好事。

有消息称,此次苹果新发布的两款机型在今年的订单量将达到7000万至8000万部,远超此前的iPhone 5S和iPhone 5C。不仅如此,由于屏幕尺寸更大、机身更薄,因此组装难度也随之提升。

订单增加和难度加强,这使得郭台铭不得不多次亲赴工厂一线,实地监督生产,以确保产线最佳。与此同时,为了赶工发货,富士康在郑州、太原等主力组装厂区启动了大规模招聘。

关系曾生变

尽管富士康和苹果的利益如此紧密,但时不和的传闻早已有之,其中最夸张的是富士康将停止代工某个系列的苹果产品。

目前来看,这对苹果来说,并不可能。因为它很难找到另一家可以短时间内产能和代工质量的匹及富士康的替代者。与其他苹果代工厂相比,富士康的优势在于其模具开发能力。但总体来说,分析师表示,富士康能够给予苹果合理的代工费,以及较为成熟的生产线和相应产能。

然而,库克的确进行了尝试。他的借口是希望让供应链更加平衡,以此降低公司的风险,这是因为富士康代工毕竟曾出现质量问题,而今后亦无法避免。将部分富士康订单转移至另一个苹果代工厂和硕手中,这是目前已经公开的策略之一。

至于,这是否给郭台铭留下阴影,尚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双方的关系已有所松动。有分析人士曾指出,富士康与苹果的合作源自于过去市场的高速增长,以及苹果源源不断的产品创新,但显然这两个理由难以持续下去。

实际上,代工生产利润极为微薄,也并非一个长久生意。随着中国人口红利的逐渐消失,以及多项生产成本的提升,代工厂的选址一定会向更为廉价的地区转移。

郭台铭在一系列场合总在积极地表达出了与苹果划清界限的信号。

在一次与其他厂商宣布合作的发布会上,由于机械故障,郭台铭准备的演讲幻灯片未能播放。但在演讲的过程中,他反复讲解其对未来科技生活8个方面的思考。这些思考被总结为“八屏一网一云”,目前已成为对富士康母公司鸿海集团战略调整的新概念。他告诉腾讯科技:“集团层面来看,从单一客户获得的利润原则上将不超过三分之一。”

实际上,数年前郭台铭还曾对外宣称“我们帮苹果赚了很多钱”,但在今年,郭台铭却一再否认其收入主要依赖苹果这个大客户的订单。

苹果影响深

苹果对富士康的影响究竟有多大?从苹果退单对富士康利润影响可以进行一些简单的估算。

2013年3月,苹果就曾退回500万部富士康代工的手机(另有消息称,实际比宣布的更多)。若以报废处理,按iPhone 5市价计算,损失超过250亿。最终虽然没有选择报废,但是由此引发的成本分摊,以每个产品平均200元计算,这曾迫使富士康付出了10亿元左右的额外成本,约占2012年利润的10%。

实际上,由于富士康和苹果的绑定十分紧密,所以苹果产品的走向往往更为直接地影响富士康自身的兴衰。

2012年,苹果刚刚推出iPhone 5时,富士康为了能够确保产能跟上,曾大规模招工,仅河南郑州一地就需招聘20万工人。然而,在2013年春节后那段时间,原本应该成为又一个巨大的招工潮,却并没有出现。富士康给出的理由是员工返工率高,但实际上iPhone 5销量下滑迫使富士康必须调整过剩的产能。

在那段日子,富士康多地的工厂员工都经历了一周三休的日子。由于多条产线停工,原本吵闹的车间一时安静了许多。仅郑州富士康厂区,与高峰时期的90多条产线同时开动相比,彼时正常生产的已不足三分之一。

今年,在iPhone 6的发布的两个月前,富士康大规模招工的迹象亦有所显现。7月18日,河南省商务厅厅长焦锦淼宣布,富士康新增的iPhone 6生产设备已经在郑州开工,为应对巨大的产能需求,富士康将在河南省招募10万工人。

巴克莱资本证券分析师杨应超此前曾预计,富士康已获得iPhone 6 Plus的全部订单和iPhone 6的70%订单。因此,在郭台铭的机器人计划进行并不顺利的情况下,大量招聘普通工人成为富士康缓解订单压力的仅有的有效途径。

有媒体报道目测郑州招聘现场称,平均每半个小时,就有三、四十人面试。另有富士康员工表示,周一、周二面试的人约有七、八百人,其他时间约为三、四百人左右。

对此,富士康内部人士向腾讯科技透露,目前不只是郑州,包括成都和深圳的工厂都有在招聘。不过,并未透露具体的招聘规模。

转型遇挫暂时无解

为了解决代工利润不高和防止被苹果套牢后的风险转嫁,郭台铭曾一度提出加快机器人应用推广工厂自动化,并推出自主品牌电器以及布局终端渠道以求转型。

郭台铭日前在公司年度会议上对股东表示,“业务转型是富士康在未来10年内可持续增长的关键。” 但如果细看其策略,转型已难有出路。

尽管自动化的确能够解决富士康现在面临的成本压力,但对现有工厂的升级改造仍需要时间和成本,这对富士康来说只是一个宏大的远景。至于自主品牌和终端渠道,近几年来富士康一直在努力尝试,但最终收效甚微。

2010年成立之初,万得城项目推出之际,曾对未来有着过于美好的憧憬。其曾希望2013年布局全国,却最终没能冲出上海滩。与之同期的“万马奔腾”项目也因渠道经营管理远比在生产车间从事生产管理复杂,而老员工明显缺乏市场经验,导致多数陷入亏损状态。

2013年,郭台铭想要再战电商,在天猫平台上推出了富连网,虽然有挖角引入人才,但至今业界已无更多声音。

至此,虽然郭台铭仍在极力宣讲其转型策略,但从实际业务上,对其营收无法产生正向推动,甚至可以断定其基本失败。

作为上市公司的富士康,难以摆脱对股东负责的承诺,所以通过代工制造带来的短暂收益,就成了诱惑郭台铭的那颗“红苹果”。

富士康为摆脱对苹果的依赖,几度转向零售连锁、电商,均没有成效。然而在业绩压力下,为苹果代工保证收益,成为现实的唯一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