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 王钟婉 1月23日硅谷报道

从《长尾理论》、《免费》到《创客:新工业革命》,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不仅是科技潮流的发现者、概念制造大师,也是忠诚的践行者。这位前《连线》(Wired)杂志主编,去年底离开了工作12年的《连线》杂志,投身其鼓吹的“创客”(Maker)浪潮,亲自担任自己投资的3D Robotics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安德森的新事业是专业生产3D打印遥控飞行器。其办公室没有选择高科技公司集中、对创新企业极为友善的硅谷中心——帕洛阿尔托(Palo Alto),而是落脚在他口中"反商业"(anti -business)的伯克莱。

腾讯科技日前访问了这里。同一个园区里,旁边是创意工作室Stupid fun Club跟家具工厂Swerve,再过去一点就是动画工作室Pixar,这些都是新兴起的数码制造业。安德森介绍,伯克莱东湾的地价比帕洛阿尔托便宜一半,包括伯克莱在内,旧金山东面的几个小城市已经成为了制造业创客的新集结地。

安德森创立的3D Robotics公司位于加州伯克莱的新办公室

安德森创立的3D Robotics公司位于加州伯克莱的新公司外景

安德森带着访问者参观了园区里的家具工厂,偌大的厂房中只有三名员工监督全自动化的机器人手臂,出奇安静地生产着办公家具。“人工贵的地方,只有靠自动化机器才能与劳工便宜的地方竞争,这也是创客运动在欧美茁壮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他说。

接受腾讯科技独家专访时,安德森透露,他去年到中国时,曾与上海、深圳等地的创客了解创客运动的发展情形,发现新一代年轻人对于网络更为熟悉,这使得他们参与制造业的门槛大大降低,可惜的是创客运动尚未在中国形成潮流,在商业上也还未取得重大成功。不过,他仍认为创客运动将会让数字世界真正颠覆现实世界,全民创造的风潮将在全球造成新一波工业革命,并出现颠覆传统制造业的巨头公司。

至于在创客运动内引领风潮的3D打印,安德森大胆预测,五年内,3D打印机将可以基于金属等材质打印,10年后将像个人电脑一样走入普通家庭。“所有重要的科技都是在短时间内被过度炒热,其功能性也被高估,但从长期来看,他们造成的影响却远被低估。”安德森认为。

安德森赖以成名的长尾理论尽管已提出近10年,但安德森肯定地说,这个理论现在仍然通用。他认为,长尾理论更多是对文化的影响,左右了人们的品味与价值判断,其重点是能否基于此创造出一个巨头公司。比如Youtube就是长尾理论最好的实践证明,但唯一赚钱的是Youtube,那些上载影片有些赚到了钱,但绝大部分没有。

两年前就大胆说出“网络已死”的安德森,认为移动互联网将极大挑战传统网络。相比传统网络“发现一切”的模式,更简单且时髦的应用程序越来越流行,民众更关注的不是在网上搜寻,而是直接开启应用,让信息向自己靠拢。他担忧,这种垂直获取的封闭环境,正逐渐破坏网络美妙的开放性。

以下是腾讯科技独家专访克里斯·安德森的实录

腾讯科技:你去年11月曾到访中国,可以谈谈上次访问的收获吗?

安德森:我上次去主要是跟中国创客运动的人聊聊。创客运动在中国的发展非常有趣,这有两个原因。

其中一个是让更多人参与制造业。创客运动有两个很接近的技术,一是桌面化的原型,比如数码制造(digital fabrication)、高端3D打印,激光切割,二是所谓的云制造(cloud manufacturing)——我认为这是阿里巴巴开创的,我认识阿里巴巴的马云已经20年了——它让普通人能有办法取得世界级的制造设备,美国的MFG.com也在做类似的事情。

随著中国的制造业设备逐渐转移到网络上,你们这代人逐渐掌握权力,网络已经被视为很自然的东西:能够更容易地获得资源,能够将工作完全数码化,能够更容易引入新客户群。传统的买家在变少,更多的是小批量的个人。因此我认为中国有机会响应所谓”长尾效应”的需求,让制造业和创客运动壮大。比如Kickstarter(编者注:小额筹资网站)上的投资者,这些人有钱,想要制造数万个单位的产品,但他们不懂任何制造业的事情,也不是传统公司,而且他们需要简单的介面就能达到目的。这是我认为阿里巴巴与其他公司所代表的趋势。

第二件原因是,中国不再仅仅服务于其他国家,而是开始有内需。

在很多领域如创新、设计、营销、包装等,中国都是开创性的,问题就在于所谓的开源社区和创客概念是否也适用于中国?开源的传统是否存在于中国,我们能创造一个吗?我们能否鼓起勇气,通过社区聚集在一起分享想法?现在还不知道答案。

中国有几个公司是开源的,其中一个是深圳的Seeed studio,他们是中国很了不起的开源硬件公司,也是创客运动的一部分,但这是我仅见的。中国有这么多厉害的工程师、设计师,有那么多的潜力,他们却没有参与创客运动,是因为语言的关系吗?是因为传统、文化,还是缺乏知识产权的概念?

这就是我去中国时,我们所讨论的。

是否有可能利用中国这么多聪明的人才和基础建设,来推动全球其他地方崛起的创客运动和创客空间?我跟上海的创客空间聊了聊他们的进展,得出的结论是:相当有限。创客的确存在,但目前还没有很大的商业成功,我不知道什么原因,但要得出结论还太早。

如果你去看一个网站叫Hackerspace.org,你会发现中国并沒有太多公司参与创客运动。这是因为语言的问题?还是中国的确沒有太多创客?或许是结构、文化上的问题?我不清楚。

腾讯科技:你提出的创客理念适用于更大范围的制造业,还是仅仅少数人热衷的利基市场?如果是后者,是否意味着很难通过这个途径诞生一个巨头公司?苹果会被创客颠覆吗?更进一步说,创客是不是也有其局限性?

安德森:我希望创客运动能创造一个几十亿美元市值的公司,希望这个公司是我的公司。我们(编者注:3D Robotics公司)刚获得500万美元的风投资金,很明显风投公司也认为我们会成为巨头公司。

看不出来有任何理由不会出现巨头公司。你也去了CES,你看到了鹅卵石手表(Pebble Watch)上市,这个团队当初只有四个人,而他们现在已经打败索尼——索尼也有智能手表,但在CES上没人讨论。

鹅卵石手表是个Kickstarter的投资项目,如果四个人在尖端科技手表上可以打败索尼,这四个人很有可能创造下一个索尼。他们是从创客运动起家的标准创业家,只不过从事的是制造业,他们有自己的优势:开发更快、更灵活、善用网络,且不受官僚体制拖累。

Facebook一开始是从地下室起家的,在互联网时代开公司非常容易,你只需要一台电脑。现在制造业几乎也一样容易。所以没有任何结构式的理由告诉我们,创客运动不会产生一家数十亿的公司。只不过还没看到而已,我们已经看到了数千万美元的公司,至少有几十家由创客运动起家的千万美元公司,有几家是几个亿的公司,从几个亿变成几十亿并不难。

腾讯科技:围绕3D打印技术有很多争论,这项技术是否被高估了?

安德森:所有重要的科技都是短期内被高估(over-hyped),长期来看则是被低估。网络就是这样,我们总是看到此事重复发生。

我们现今看到的3D打印技术及桌面化机器,还并不是制造业级别的技术,但从打印的速度和未来的品质来看,我觉得是被低估了。当我提到所谓的3D打印,这只是数码制造业的一个层面而已,其实还包括数控机床(CNC,computer numerical control)、激光切割、3D扫描等。

我们现在很确定地知道,未来3D打印机将会跟2D打印机一样便宜,五年后当我们去好市多(Costco)或沃尔玛,150美元就可以买到3D打印机,而且操作会更便捷,在学校里也会看到。

我们所不知道的是,每个人会拿它来做什么。同样的事也曾发生在PC身上,我们知道你可以买得起,却不知道为什么需要,但现在我们知道了。互联网也是一样,我们知道你可以阅读网页,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们知道了。

所以,我有信心数以百万计的人会找到使用3D打印机的理由。或许没有一个固定答案,在我家是因为小孩子,3D打印机是最酷的玩具设计设备,我为孩子打印玩具。其他人可能制造珠宝或原型机,有些人可能就是玩玩而已,未来我们会有更明确的答案。

如果我要打赌,我会赌十年后,3D打印机将走入美国每个家庭中,会打印出各种颜色,解析度更高,品质更好,可打印的材质或许不只是塑料,电子材料也有可能,或许还无法打印半导体,但电路应该不成问题。价格也会更低,现在价格大概在500-2000美元,这有点像20年前,点矩阵打印机跟激光打印机的区别,今天你可以用60美元就买到激光打印机。

腾讯科技:你曾经提出了长尾理论并影响了很多人,但一些人也认为,长尾理论在很多商业实践中并不能奏效。现在你对这个理论有所修正吗?

我不会对长尾理论做任何修正。长尾理论概括来说就是降低参与的门槛,从而得到更大的回报、更多选择、更多人参与,如果你给大家选择,他们就会偏离主流市场。没有人质疑这点。

问题在于,基于这个理论可以开一家公司吗?有的人可以,有的人不行。苹果的App Store、亚马逊、eBay、阿里巴巴都是基于长尾理论的公司,这些将小资源聚集起来的公司都把商业模式建立在长尾理论上。在这些市场中,提供了丰富产品线的公司相对也受到欢迎,他们都因此致富吗?并没有,只是部分公司有赚到大钱。

所以长尾理论主要是讲供应,让我们周围的选择变得更容易看得到,结果是大家会远离大众市场、大众媒体。至于长尾理论是否能创造出一个巨头公司,这个问题就不是那么重要了。长尾是社交与文化的现象,是的,的确有可能创造出大公司,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它改变了文化。

所以我不认为这个理论有任何改变。自从该书出版后,唯一有变化的就是出现Youtube,任何上过Youtube网站的人,不会再问什么是长尾理论,因为它已经是最好的实践证明。但唯一赚钱的是Youtube,那些上载影片的人都赚大钱吗?有些是,但绝大部分没有。

腾讯科技:我们观察到,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内容价值是通过硬件来兑现的,比如智能手机、智能电视,创客理念是否正好与此相应和?

安德森:这可以分两方面来说。苹果赚钱主要来自硬件,从App Store赚到的钱其实并不多。他们让软件开放而且便宜,封闭的硬件反而可以定价更高,并借此营利;而谷歌刚好相反,他们几乎是免费奉送手机跟操作系统,最终从软件身上赚钱,不是软件本身而是其中的广告,所以他们两个是很不一样的模式。我自己的公司基本上免费公开软件,然后我们用硬件赚钱,所以我们比较接近苹果。

腾讯科技:你认为这两个模式哪个代表未来的趋势?

安德森:我不认为哪一个比较好,两个都是很好的选择。谷歌的模式是公开平台,你得到的是许多创新与多样化,但同时也比较没有控制权;苹果模式基本上是很封闭的,你有一个很棒的公司,有极佳的用户体验。你有iPhone,认为封闭的系统和优秀的用户体验比较适合你,我则觉得开放多样化的Android比较适合我。你对还是我对?我们两个都是对的,只是选择哪一个适合自己而已。

腾讯科技:腾讯微信的经验说明,移动互联网并不是互联网的自然迁移,而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需要不同的产品理念。您认为互联网公司应该如何适应移动互联网的新潮流?

安德森:我两年前在《连线》杂志上写过一篇头条,叫做《网络已死》(The Web Is Dead),当时就提到移动互联网是非常不一样的东西,是个非常封闭的环境。互联网是个公开分享的生态系统,谷歌可以搜寻看到你的行动,但应用程序是个封闭的环境,谷歌看不到你的应用。Facebook的应用是封闭的,微信也是封闭的。

过去20年来,网络的模式是每个人可以看到所有东西,但移动互联网你看不到。当我讲移动互联网时,不单指小屏幕或应用,还有封闭的社交网络,还有利用互联网进行传输的服务,比如Netflix或亚马逊。现在多数网络上的流量都是封闭式的,这代表网络已经是个终端对终端的市场,以前那种开放式的环境已经打破了,现在变为垂直的交流。

对于用户来说,应用比网站具有较好的体验,但对网络的哲学是个坏消息,移动互联网挑战开放性,或许也挑战了网络之所以如此美好的根基。

腾讯科技:移动互联网时代,小公司颠覆巨头的决定性力量是什么?巨头们如何实现自我颠覆呢?

安德森:我不认为移动互联网对小公司特别有利。我觉得互联网才对小公司有利,因为每个人都在互联网上可以有一席之地。

不过,让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有多少个苹果的应用?有多少是第三方应用?大家多半都是用第三方应用,对吧。这就很有趣了,苹果拥有一切优势,却输给了上百万名竞争对手,每一个只专心做一件事,并且做的很好。我不是说他们会威胁到苹果,我只是说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小公司很容易从大公司手上拿到市场占有率。

腾讯科技:用户向移动互联网大规模迁移的背景下,传统媒体有很多哀鸣,也有效果不佳的实验,比如前段时间新闻集团宣布关闭了旗下的新媒体应用 The daily。你认为媒体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应如何创新?

安德森:在我离开《连线》前,我们推出了iPad应用。iPad代表了整体的平板市场,也代表了我们看到的新媒体。平面媒体,代表的是很昂贵的广告;网络媒体,代表的是很便宜的广告。平面很好,可以直接到达客户手中;网络也很好,但是很难赚到钱,因为广告便宜。

问题就在于平板是否可以兼具两者的好处?既有丰富、参与度高的用户体验,能够看很长时间,同时也可以卖昂贵的广告,再加上数码内容的低成本配送。简单说,平媒的经济效应与网媒的廉价配送结合,我们就赌这个。现在证明赌对了,《连线》现在是全球iPad排名第二的杂志,也开始赚钱。当然现在还言之过早,虽然在iPad上做的不错,也还只是占了实体杂志的几个百分比而已。

我最近大幅增加在iPad上阅读的内容,因为非常方便。网络媒体一直都会是个很不容易的行业,因为外面有那么多的广告跟媒体,我觉得移动互联网会比网络更有前景,因为它可以有更高的参与度、有更多方面的用处、更丰富更美的设计,不管采用HTML 5或其他什么格式,我的确认为平板代表了继网络之后数码媒体的新机会。

至于The Daily失败这是完全正常的,总是会有一定数量的创新公司会失败,我不认为这可以告诉我们这个产业会失败,还有很多媒体在平板上做的很成功。至于The Daily做错的地方?我不知道,我从没看过。不知道是什么理由,他们并不是必要的阅读内容,没有唤起读者的阅读意识。

腾讯科技:你如何看Huffpost、Buzzfeed、The Verge等新型媒体的崛起,他们是代表未来的潮流还仅仅是一种短期现象?

安德森:很明显你必须处在一个热门的领域,而科技就一直相当热门。当然还必须有很强的执行力。身在网媒,必须每天经营你的品牌,你今天做的不错,但明天呢?必须每一天、每一个月、每一年的坚持下去。Buzzfeed、The Verge的概念都很好,但需要靠持续不断的坚持。

腾讯科技:谈谈你的3Drobotics公司,你肯定希望它成功,日后会考虑扩展到除了遥控飞行器以外的产业吗?

安德森:目前遥控飞行器的生意就够了,这个市场有数十亿美元的商机,现在我们还只是小角色,却要挑战规模庞大的飞行制造公司。我们也在扩展生产,现在有两家工厂,一间在圣地牙哥,一家在墨西哥的蒂瓦纳。我们也是创客运动的一部分,所以我们也想展现给大家看,开源软件与硬件是行得通的。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中国,不管在规模经济还是工程技术上,中国公司都比我们有优势,所以我们的商业概念就是:在生产上跟中国一样好,但在创新上做的更好。不是因为我们比较聪明,而是我们是个开放创新的社区。

本文版权归腾讯公司所有,未经腾讯公司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分享到关闭

分享按钮不再出现?

确定取消
返回顶部
  • 疑问:
    安德森是谁?
  • 解读:
    从《长尾理论》、《免费》到《创客:新工业革命》,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不仅是科技潮流的发现者、概念制造大师,也是忠诚的践行者。这位前《连线》(Wired)杂志主编,去年底离开了工作12年的《连线》杂志,投身其鼓吹的“创客”(Maker)浪潮,亲自担任自己投资的3D Robotics公司的CEO。
  • 疑问:
    3D打印技术是否高估了?
  • 解读:
    安德森大胆预测,五年内,3D打印机将可以基于金属等材质打印,10年后将像个人电脑一样走入普通家庭。“所有重要的科技都是在短时间内被过度炒热,其功能性也被高估,但从长期来看,他们造成的影响却远被低估。”安德森认为。
  • 疑问:
    移动网络将对传统网络造成怎样冲击?
  • 解读:
    两年前就大胆说出“网络已死”的安德森,认为移动互联网将极大挑战传统网络。相比传统网络“发现一切”的模式,更简单且时髦的应用程序越来越流行,民众更关注的不是在网上搜寻,而是直接开启应用,让信息向自己靠拢。他担忧,这种垂直获取的封闭环境,正逐渐破坏网络美妙的开放性。
  • TMT解码:系腾讯科技频道鼎力打造深度报道栏目,力求过滤信息干扰,还原科技事件和趋势背后的本源力量。
  • 我们坚持:
  • 深度:挖掘事件真相,梳理产业大势,探索实践真知;
  • 独家:倾力提供首次进入公众领域的热门科技新闻;
  • 独到:反传统智慧,不人云亦云;化繁为简,走在曲线前面;
  • 权威:小心求证,谨慎思辨;去伪存真,一锤定音。
  • 责任编辑:黄顺芳
  • 设计制作:于春慧 杜连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