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 雷建平 7月10日报道

广电总局近日发布《加强网络剧、微电影等网络视听节目管理》最新政策,明确鼓励视频节目服务机构生产、制作、播出优秀网络剧、微电影、专业类视听节目。此次视听新规是广电总局宣传部门有史以来第一次政策创新,将播出前的审核权下放给播出机构“自审自播”,顺应互联网时代内容生产和传播的大趋势。

这一新政受到国内视频行业普遍欢迎。腾讯在线视频部总经理刘春宁认为,政策相对放松,给国内视频创造者信心,使其有更大动力去做原创视频。搜狐视频CEO邓晔指出,新政促进视频从业者之间良性有序竞争,起到良好作用。

“芭乐”创始人姚建疆表示,新政对自制内容采取了鼓励策略,鼓励优秀人才、优秀机构做出符合国际精神文明需要内容,未来围绕微电影等领域的投资将增多。

不过,对于广电总局视听新政,行业也有担忧之声。盛世骄阳总监贺荣指出,由于视听相关许可证变得十分紧俏,有可能出现一批挂靠公司,如何监管需要重视。乐视网COO刘弘则指出,新规需要媒体承担更大监管责任。

审核权下放给播出机构 谁播出谁负责

据了解,此次新规要求开办网络剧、微电影的视频节目服务机构首先需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和《节目制作许可证》,针对网络剧、微电影等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将沿用56号令曾公布的“谁播出谁负责”的制度。

此外,新规还要求所有网络视听节目“谁签发谁备案”,根据属地管理,审核签发后要到当地广电备案,以便出现问题时回查审核单位和审核人员。审核的标准制定及审核员的培训将由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统一安排,参加培训和考核后的审核员,由视听协会颁发相关证明。

广电总局这一新规受到了视频网站普遍欢迎。腾讯在线视频部总经理刘春宁指出,最近两年国内网络视频行业高速发展,原创视频成差异化突破口。这一政策出台,也给国内原创者信心,使其有更大动力去做原创视频。“原来需要先审后上,现在不用审,直接的将权限下放给了各视频平台,责任更加明确。”

刘春宁认为,对于视频网站来说,新政并不需要增加额外的审核人员,因为原来的人员在视频制作过程中已对内容进行了审核。

搜狐视频CEO邓晔
随着互联网视频行业的快速崛起,新规为网络视频从业者的良性运营、管理和长远规划起到积极推动作用。对净化网络内容环境、鼓励优质内容创新,促进视频从业者之间良性有序竞争,起到良好作用。

邓晔指出,新规以行业协会为纽带,在内容审查上给予从业者高度信任,以自审自纠为主要方式,辅以完善的行政备案和责任处理系统,为网络视频行业的轻装上阵,打下良好基础。

爱奇艺CEO龚宇指出,有了广电总局新规后,全行业可统一尺度去执行。此外,此次新政规定行业协会是指导并且培训各个视频网站的对自制内容审核关键主体,在实施上有确切指导机构,可执行性提高。

准入门槛提高 许可证将变得紧俏

此次广电总局新政明确规定把“审核权”下放给播出机构“自审自播”,这是我国在影视剧行政审核方面最大改革,也是最大亮点,不过,在放松管制的同时,其准入门槛却在提升。

按照规定,进入者必须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和《节目制作许可证》,在此基础还必须具有《第二类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也就是说在新政策出台后,现行所有相关生产、制作网络剧、微电影的机构都不符合规定,都必须要取得《第二类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许可证才能合法开工。

盛世骄阳总监贺荣指出,由于目前《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广电总局基本上停止审核发放,也就意味着一大批后进入这个行业的企业将不得不退出,否则将是违法;现有生产、制作微电影、网络剧企业由于缺乏相应许可证也将退出。

而且由于实施严格的许可证制度,许可证将变得十分紧俏,如果主管行政部门不加强这方面的监管,将可能出现一批挂靠公司,如何监管值得重视。

此外,由相关协会来进行审核员的培训看,是否需要向企业委派的人员收取费用,收费标准如何制定这些方面也必须透明,严格加强,夯实培训内容,不能走过场,否则就会变成一个“收钱领证”的现象。

此次新政还涉及网站对内容质量把控问题,由于是“自审自播”,也对视频网站自律提出更高要求。乐视网COO刘弘指出,放权给视频网站自审,就要求媒体承担更大监管责任。爱奇艺CEO龚宇认为,一些视频网站制作内容存在导向等问题。新规出台后,能抑制这种趋势。

据悉,新政策规定对于把关不严格,出现播出违规自制视频节目的单位,将按照规定予以:警告、责令整改、罚款、没收违法活动设备和非法所得,直至吊销许可的相应处罚。

此次新政是视频行业的一项重要举措,不过,6间房CEO刘岩指出,此次新规更多的是视频行业洗牌后对新生态的规范,不会对行业产生再次洗牌。

未来围绕微电影等领域投资将增多

此次提高准入门槛,并未影响优秀网络剧、微电影、专业类视听节目发展,相反,还是重大利好。芭乐创始人姚建疆指出,新政对自制内容是鼓励策略,是有效的积极引导。

姚建疆称,相关政策对微电影、自制节目采取了不同传统影视的管理,这是在鼓励优秀人才、优秀机构不断做出符合国际精神文明需要的内容,未来围绕微电影等领域的投资将增多。

据了解,微电影融入许多商业化元素与符号,因时长限制作品都要力求达到小而精,由于在商业运作、艺术创作、舆论传媒而受到欢迎。与电影不同,微电影的收入来源更加多元化,在发行渠道中,通过网络点击、影视传播获得相应的广告收益。芭乐即制作了很多微电影,姚建疆称尽管芭乐网并未获得盈利,但旗下很多微电影通过定制方式已获得收入。

实际上,目前很多自制剧均是微视频的表现形式,不仅仅是芭乐网,包括腾讯、优酷、土豆等均在大力发展微电影。腾讯在线视频部总经理刘春宁就透露,今年腾讯视频计划推出50部到80部既能满足用户价值需求,又能为广告客户、品牌客户量身制作微电影作品。

今年中影、华谊这样的正规军也加入战局。不少知名导演、影视明星开始大张旗鼓地参与制作微电影,让这个市场愈加繁荣。一位视频行业人士透露,一部制作精良的微电影成本通常在百万级,“但相对硬广告和院线电影植入,赞助商投入低了许多。”

正因为有市场,才有更多创作人进入,并吸引那么多投资商及影视正规军,“与UGC有共同原创特征的微电影成为视频网站精细UGC内容的一个方向,也探寻UGC内容新盈利方式。”

据悉,微电影给在长视频白热化竞争的视频网站带来希望,其本质在于能否为大把烧钱、购买他人版权的视频行业带来差异化竞争,并最终盈利。随着这次新政,微电影或许能给视频网站带来希望,也或者是更大的资本泡沫。

本文版权归腾讯公司所有,未经腾讯公司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分享到关闭

分享按钮不再出现?

确定取消
返回顶部
  • 疑问:
    广电总局视听新政有何亮点?
  • 解读:
    明确鼓励视频节目服务机构生产、制作、播出优秀网络剧、微电影、专业类视听节目。将播出前的审核权下放给播出机构“自审自播”,顺应互联网时代内容生产和传播的大趋势。
  • 疑问:
    对于广电总局视听新政,行业担忧什么?
  • 解读:
    盛世骄阳总监贺荣:由于视听相关许可证变得十分紧俏,有可能出现一批挂靠公司,如何监管需要重视。
      乐视网COO刘弘:新规需要媒体承担更大监管责任。
  • 疑问:
    新政中的“自审自播”有何弊端?
  • 解读:
    由于实施严格的许可证制度,许可证将变得十分紧俏,如果主管行政部门不加强这方面的监管,将可能出现一批挂靠公司,如何监管值得重视。
      由相关协会来进行审核员的培训看,是否需要向企业委派的人员收取费用,收费标准如何制定这些方面也必须透明,严格加强,夯实培训内容,不能走过场,否则就会变成一个“收钱领证”的现象。
  • TMT解码:系腾讯科技频道鼎力打造深度报道栏目,力求过滤信息干扰,还原科技事件和趋势背后的本源力量。
  • 我们坚持:
  • 深度:挖掘事件真相,梳理产业大势,探索实践真知;
  • 独家:倾力提供首次进入公众领域的热门科技新闻;
  • 独到:反传统智慧,不人云亦云;化繁为简,走在曲线前面;
  • 权威:小心求证,谨慎思辨;去伪存真,一锤定音。
  • 责任编辑:黄顺芳
  • 设计制作:于春慧 杜连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