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斯诺登的故事正在迅速降温,尽管他仍不时的向媒体披露有关棱镜计划的细节,但越来越多的人已经不再关心这位叛逃者,毕竟对大众来说,他只是提供证据让“每个人都活在美国的监视之下”这个猜想成为现实,却给不出让“老大哥”闭上眼睛的方法。

  至今仍滞留在俄罗斯机场国际中转区的斯诺登就像一个谜,即使走访了他曾生活过的城市与读过的学校,也无法从他邻居和校友的只言片语中,拼凑一个真实的形象。没人知道一个高中辍学的学生,为何会在奋斗成为美国情报机构的高薪雇员后,却能轻易抛弃在夏威夷的舒适生活和漂亮女友,一个人亡命天涯。

  所幸,即使市侩而浮躁的普通人将要对他丧失兴趣,中国的黑客们也会默默感谢这个异国前同行的贡献。中美两国从8号开始举行的网络安全会议已经走完了一半的议程,但美国一改以往对中国黑客问题咄咄逼人的态度。有媒体分析,在美国的外交剧本中,中国黑客议题本将会是一个重磅筹码,假如没有斯诺登事件出现的话。

  而对于庞大的IT产业来说,斯诺登为撬动美国科技公司的统治地位提供了一个合理的理由,各国的本土科技企业都在借势不断重复信息安全问题的重要性,以期在未来的政府采购中获得更多的订单,毕竟对全球大多数政府来说,对安全可靠的需要高于技术本身,哪怕美国的欧洲盟友也不例外。

  腾讯科技独家探秘斯诺登的家庭、邻居和同学,逐渐拼凑出斯诺登的人生经历。同时,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国黑客们,也向腾讯科技敞开心扉,从他们的视角,审视“棱镜门”。
 
 
在英国《卫报》的12分钟视频访谈中,说起话来斯斯文文、条理分明的斯诺登爆出了美国政府几乎随心所欲地监控网民的电话与互联网使用情况,让他一夜间成为媒体宠儿。大家都想弄清楚斯诺登到底是何方神圣,从各方资料与他自己的叙述,我们逐渐拼凑出斯诺登的人生经历。

  1983年,斯诺登出生在北卡罗莱纳州沿岸的伊莉莎白市,随后全家搬到马里兰州Anne Arundel县的Crofton市。他在这里完成了小学和初中的学业,后来他只念了一年半的高中,因“身体情况不佳”辍学。

  辍学后,自称拥有超强电脑天赋的斯诺登开始“游走”于自学和补习班之间,并在网上宣称“各间公司都争着要他”。2007年到2009年,斯诺登在瑞士日内瓦以”维护电脑网络安全”为名,替美国中情局担任卧底。之后离开中情局,在日本为美国国家安全局担任承包人员。

  从斯诺登的求学过程不难看出,他对自己极有自信,不愿意受到传统教育制度的束缚,宁可选择自学和所谓的补习班。这或许为他后来曝出美国政府的惊天秘密埋下伏笔。[详情]

 
  黑客,向来是以窃取用户隐私为己任。“棱镜门”曝光后,一向标榜坚决捍卫人权的美国政府一下子成为了全球最大的黑客,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天大的玩笑。

  但在黑客眼中,这并不算是新闻,只是斯诺登前中情局雇员的身份让这一新闻“坐实”,而且即使这一新闻今天“坐实”了,也不代表普通人的隐私能绕过美国相关机构的监视。从某种意义上说,“网民就像图书馆,美国政府是每本书都读的读者”。

  斯诺登爆料,谷歌、Facebook、微软等科技企都参与到“棱镜”计划中,但黑客们认为,很多美国公司产品软硬件后门存在问题,这可能是出于商业考虑,也有可能出于其他原因,未必都是为美国政府服务,或者说,不到最危机的状态,美国的科技公司不会为美国政府服务。

  对于中国,美国情报部门当然会招募中国黑客,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他们或许会从中国黑客手里购买信息,但相关情况没有多少人了解。[详情]
  
在国家安全的大前提下,国内软硬件厂商纷纷借谴责卷入“棱镜”计划的海外企业,有专家认为,在包括政府、金融、电信、能源等国家重点领域,即将面临着数据被窃取的危险。

  此前,进口设备的产品、方案和后续维护服务都要进口,中国客户只能使用,而无法对产品的技术进行评估。相关产品技术对于中国客户完全是一个黑洞系统,如果产品有后门、逻辑陷阱或者其他恶意程序,难以发现和清除,完全不得而知。国外政府或者企业留出恶意后门来非法侵入系统并非没有先例。

  中国过去的潜规则是用了进口的出问题不负责任,用了国产软硬件,出问题要承担责任。总之,如果没有信息安全的要求,国产软硬件很难进入大系统、大单位,从这个意义上说,“棱镜”事件起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受“棱镜”计划影响,已有部分政府、金融、电信、能源等国家重点领域及企业考虑重新选择软硬件合作伙伴。国内多个领域将迎来软硬件合作伙伴的大换血,国产软硬件企业将有所增长。

  但国产软硬件还不如进口的成熟,但只有通过应用,国产软硬件才能成熟起来。只有下这样的决心,中国的信息安全才有可能增强,才有可能抵御“棱镜”之类网络攻击的入侵。[详情]

网友评论

条转播和评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撰稿:娄池 王钟婉 专题制作:孙实、杜连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