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施振荣:台湾IT教父再出山
  1976年,32岁的施振荣携其夫人叶紫华,与四位好友一起创办多技国际公司(后更名宏碁),成为台湾一代IT教父。
  2004年最后一天,施振荣退休,将权杖交给王振堂。但2013年11月21日,为了挽救业绩快速下滑的宏碁,施振荣复出。[详细]
将到来的这个周日,施振荣将在梅地亚中心参与央视《对话》节目的录制,这期节目的原定主题是“王道与商道”,无法确定这位台湾IT教父是否还会按原计划坐而论道,毕竟宏碁集团的状态在短短一个月内飞转直下,已经到了不得不让退休10年的他亲自出山扭转局面的地步。
就在一个月前施振荣答应央视节目组的邀请时,宏碁的形势尚未差到这个地步。两周前,宏碁发布了大幅度亏损的第三季度财报,当时宏碁宣布,时任总裁的翁建仁将接替首席执行官王振堂,后者将担任董事长直到明年6月任期结束。
而昨天晚上,戏剧化的一幕出现,尚有半年任期的董事长王振堂退位,原定明年将接班CEO的翁建仁辞职,两周前还是以“变革委员会”召集人身份协助宏碁转型的施振荣被选为新任董事长兼临时总裁。
有台湾企业界人士向腾讯科技表示,施振荣近年来早已不再过问宏碁世事,两周前宏碁官方还在强调他的个人生活重心已扩展到公益领域,只是协助董事会帮助团队接棒转型,但昨日这一罕见的人事调整说明宏碁的情况比外界想象中更危急,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
但施振荣能否真正把宏碁带出危险区还是一个未知数,他脱离具体业务已经10年,健康状况也不容乐观,更重要的是,硬件为王时代早已结束,整个台湾科技业都陷入了下滑态势,70岁的施振荣又能有什么回天之术呢?[阅读全文]
行业改天换地
行业竞争激烈
宏碁为何跌落

  王振堂:做个八十分董事长

  担任了8年多台湾IT巨头宏碁董事长的王振堂一直坚信八十分哲学。然而,伴随着整个PC市场疲软的影响,宏碁业绩惨淡。王振堂并能带领宏碁走出困境,无奈去职。[详细]
  蒋凡可·兰奇
  2011年3月31日,宏碁CEO兼全球总裁兰奇辞职,兰奇原有的职务由宏碁董事长王振堂接任。 他一度将宏碁的笔记本业务做到了全球第一。[详细]
11
月5日,宏碁公布了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宏碁净亏损高达131.2亿新台币(约合4.46亿美元),在如此糟糕的业绩面前,宏碁宣布,时任总裁的翁建仁将从明年1月1日起接替首席执行官王振堂,后者将担任董事长直到明年6月任期结束。
但这一调整策略并未受到资本市场的肯定,6日宏碁股价暴跌6.9%(台湾股市单日允许的最大跌幅)至16.9台币,而美国花旗集团则将宏碁的目标股价定位13新台币,比跌停价还低。花旗表示,重组计划不会从结构上改变宏碁目前的运营困境。
宏碁怎么了?竟逼得早已退休10年的施振荣重回一线。
可以说,12年前的王振堂是再造宏碁的功臣,12年后的王振堂是宏碁下滑的主因,这位施振荣亲自遴选的接班人由采购电子零件的基层位置起家,一路奋斗成为宏碁的最高管理者,在王振堂领导宏碁的前几年里,凭借专注PC市场和给予分公司充分放权,宏碁业绩连续保持高增长,最好时曾跃至全球第二大PC厂商的位置。
距离胜利一步之遥是危险的,王振堂对全球PC第一的渴望让其忽视了宏碁内部的积弊和整个PC市场大势的变化。
宏碁2004年收购了eMachines,2007年收购了PackedBell和Gateway,2010年收购了方正电脑,但这些并购的品牌只是短期内拉高了宏碁的市场占有率,长期却对并无利好。直到今天,这些品牌的定位仍含混不清,宏碁也无力同时在利润越来越薄的PC市场同时运营五个品牌。
但真正压倒宏碁的那根稻草是上网本,上网本曾经在全球市场上红极一时,王振堂领导下的宏碁对上网本的支持远超业内任何一个厂商,但上网本业务却并没有按照王振堂的预想顺利成长,反而带给了宏基严重亏损,2011年全年累计亏损达甚至到了64亿新台币。
经此一役,宏碁开始随着整个PC市场的放缓同步下滑,跌出了PC市场前三甲之外,在产品上愈发保守,在超极本和变形本市场上表现平庸,失去了当年的锐气。据IDC最新的调研报告显示,全球PC市场第三季度的出货量数据为8160万部,同比下滑5.6%,宏碁和华硕两家台湾公司的的跌幅超过33%,市场占有率分列全球第四和第五,而联想第三季度市场份额为17.3%,蝉联全球PC市场份额第一。
宏基兴衰曲线
宏基衰败曲线
施振荣的难题

  “守旧者”翁建仁
  这次辞职的宏碁高管不只有原董事长王振堂,还有原总裁翁建仁。在今年早些时候翁建仁在一次演讲中,虽然已经意识到在苹果这个竞争对手的可怕,而过去的模式也已经完全行不通了,但是他仍然坚守着“PC仍将是我们的主业”的思想。[详细]
个周日,施振荣将在梅地亚中心参与央视《对话》节目的录制,这场一个月前敲定的节目原定主题是“王道与商道”。对施振荣来说,这或许是他近年来最尴尬的时刻,在央视800平方米的演播厅内,他很难就宏碁的现状直接给出解决办法,尽管他曾经两次将宏碁从危机边缘拉回来,但没人知道,他还能够第三次再造宏碁吗?
从某种角度上看,施振荣再度出山与2009年联想创始人柳传志重新复出如出一辙,但结果却未必相同。柳传志当时只是淡出了联想集团的管理,但并未真正退休,而是以联想控股作为舞台在更高的一线搏杀,而施振荣是真正的休养生息,10年间把精力花在了文化和公益上,需要多久才能恢复昔日操盘企业的敏感度尚不得而知。
而更大的问题是这位70岁老人的健康隐患,施振荣的健康状况虽无大碍,但据腾讯科技了解,他的心脏搭桥数量已达双位数,已经很难承受高强度的企业管理工作,这让宏碁的再造工作又增添了几分隐忧。
除此之外,尽管早在2008年宏碁就收购了台湾倚天手机,但今天宏碁在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上仍未能有所建树,主要业务仍以传统电脑为主,留给施振荣的腾挪空间有限。纵然看得到正确方向,恐怕也难短时间内追上联想等竞争对手。
如果施振荣的无法挽救宏碁,那么宏碁怎么办?就目前宏碁的市场表现而言,最终的答案恐怕只有被收购,事实上,自两周前王振堂辞职后,施振荣已透出口风称,宏碁正在寻找合作伙伴,但是与谁合作,以什么方式合作尚无法透露。
目前宏碁的绯闻对象有三个,分别是联想、华硕和宏达电,其中联想在几年前曾经明确向王振堂表达过收购意愿;与华硕合并组成“双A”组合则是海外资本市场的建议,施振荣就此曾公开表示顺其自然,华硕施崇棠则表示持开放态度;而与宏达电(HTC)合并“双宏配”则是近期台湾媒体热潮的话题。
以上三种选择中,联想的可能性最低,因为联想近年来在PC海外市场已经实现了持续增长,且业务重心已经转至PC+,仅有PC业务的宏碁早以不是合理的并购对象。华硕与宏碁在历史上就颇有渊源,施崇棠本就是宏碁创业七人之一,两家公司氛围接近,双方合并的难度最低;而宏达电与宏碁产品恰好互补,前景更被资本市场看好。
当然,无论哪个选择,都需要施振荣尽快做出决定,毕竟今天科技市场早已经过了优雅竞争的年代,即便是强如诺基亚那样的巨头,一个决策失误,被市场所抛弃也不过是转瞬之间的事情。
台湾科技企业纷纷自救
台湾经济奇迹的简单公式,就是找到一个产品、以更低的成本制造出来,寻获大笔订单,然后再寻找另外一个产品重复这个过程。“性价比”是做快速规模经济的好方式,但已经不适于今天的品牌运营。 [阅读全文]
大部分台湾企业中,存在着明显“工程师为先”的文化传统,对产品成本、实现难易度的重视,远高于设计和用户体验。在一些台湾科技公司内部,设计师的工作必须围绕工程师的需求来做。这类情况完全不可能发生在乔布斯时代的苹果身上。
在宏基、华硕、HTC等企业里,尽管高层领导有着做品牌、重创新的想法,甚至一度将设计看得很重,但在企业的执行层面,高、中、低层的管理者中,大部分是当初以低廉生产和代工模式起家的老臣子。虽然业务剥离出去,但多年形成的产品观念绝无短期改变的可能。
创新和设计,都要经历试错过程和时间积累。但在代工等传统文化占据主导的台企中,一旦创新经历阵痛,守旧的思潮必然会卷土逆袭。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曾在HTC、华硕和宏基的产品上一度看到过一些创新的影子,但最终没能形成持续的力量。
HTC低迷之际,退居幕后的创始人王雪红重新登台,不辞辛苦地全球出访,为公司站台背书。此番宏基请回年近七十的施振荣,也寄望于通过老帅的影响力与掌控力,提振企业的信心和形象。
然而,无论王雪红还是施振荣,暂时能做的也不过这些。一家企业的基因与文化与创业时期基本是一脉相承的,并与创始人互为烙印。乔布斯当年回归苹果,是因为这家企业在其他人的带领下偏离了从前的轨道,乔布斯的“纠错”才有了成效。
最大的挑战在于,施振荣和王雪红们,需要找到不同于往日的新方法。
分享到关闭

分享按钮不再出现?

确定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