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腾讯科技 > 互联网报道 > 互联网新闻 > 正文

记者对话举报色情网获奖小伙:曾沉迷色情网站

2010年01月14日14:25山西晚报康景琳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网上议论铺天盖地,“盛赞他边上色网边赚钱”的高招。小张与色情网之间,究竟发生过怎样的故事?

  1月7日,忻州人小张因举报32家色情网站有功,获得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一万元奖励。举报,因了大奖的因素,让小张迅速成为全国知名的新闻人物。

  网上议论铺天盖地,“盛赞他边上色网边赚钱”的高招。小张与色情网之间,究竟发生过怎样的故事,瞬间引起人们最热衷的猜测。

  经过辗转寻找,1月11日下午四时,记者终于得到了小张的手机号码。经过4个小时的电话采访、E-mail传递资料,小张讲述了他从偶尔发现色情网站,到高中三年沉迷其间,无法自拔的经历。

  他的声音年轻却沉闷,始终有问必答。一些令人尴尬的问题,他想一想,犹豫片刻,还是全部讲了出来。

  “我想告诉学生们,一旦沉迷,即遭毁灭。”

  A 被错用的小聪明

  山西晚报:感谢你接受采访,请先说说你的人生经历吧。

  小张:我今年24岁,是忻州人。父母是国家干部,爷爷奶奶都是有文化的人。从小,他们对我的教育十分严格。三字经、论语、朱子家训,唐诗三百首,我上小学前就都背会了。从小,我就知道自己要走的路是上学,能考到博士,绝不停留在硕士。

  上学后,我一直是父母的好孩子,老师的好学生。我的小学、初中、高中,都是忻州市最好的学校最好的班。起初,我给自己定的人生目标挺高的,考入北京的重点大学。即使在高三,我因成绩滑坡太大被从重点班赶到普通班时,我能考上二本的好专业,在任何人眼中依然没有疑问。可最后,我只考上太原的一所大专。

  山西晚报: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电脑,接触网络色情的?

  小张:初中,学校是全封闭寄宿制,接触不到电脑。初三时,我们学校开了电脑课,但学校里管得很严,根本不让上互联网。

  在不久后的一个周日,我与同学们去网吧玩游戏。那些电脑可以上互联网,有时候就会跳出人体艺术、美女之类的图片。同学们就点击了进去看,有的很刺激。那时候,我与同学们就是简单地看看图片,从没进过那么恶心的网站。

  山西晚报:你是怎么找到色情网站的,第一次看到的是些什么内容?

  小张:我用Google找到了它们。就在初三那年,我学会使用Google进行搜索。在那里,我找出许多想看的书籍。不久,老师教了单词sex:性别、性。我的小聪明突然间就冒了出来。

  山西晚报:你是不是用谷歌搜索sex?

  小张:是的。这个想法冒出来后大约两周,我一个人去了家小网吧,当时人很少。我立即进谷歌开始搜索。因为输入的是英文,一下子出来好多结果,全部是国外色情网站。

  山西晚报:几年前,这些色情网站容易找吗?

  小张:不容易。在此之前,我的同学们也曾尝试着找,可中文网站找不到,就连百度里也找不到。

  可是我通过一个单词,就把外国的网站搜出来了。我一方面为找到它们而激动,另一方面,也为自己的聪明而激动。

  我高度紧张地看了几分钟,就关掉了。也就是那几分钟,将一个原本洁白的心灵,迅速染黄了!

  B 高三时被责令离开重点班

  山西晚报:初三升学最关键的时刻,你被色情网吸引,对学业有影响吗?

  小张:因为当时学校管得严,外出上网的机会很少。除了入睡前想像一下,我并没有陷进去。这并不是说我自控力强,只是我没有机会更多地接触。

  山西晚报:你上重点高中,是自己考上的吗?

  小张:是我自己考上的。我凭着自己还算扎实的基本功与小聪明,考入忻州的重点高中的重点班。入学成绩还是相当靠前的。

  山西晚报:上了高中以后呢?你上色情网站越来越多了吗?

  小张:初三的暑假,我没事干,几乎天天泡在网吧里。白天打游戏,晚上看色情网。上高中后,我不住校了,有了更多的时间上网。

  山西晚报:色情网里,最吸引你的是什么?

  小张:我有这样的一个感受: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色情!当时表现的,与现在的内容不一样。

  当时,只有极少的三级电影,下载还特别困难。当年流行用“PP点点通”下载。

  当时,我们班的一个男生,研究色情网,比我还精通。经他指点,我开始学会下载日本AV女郞的性爱片。

  山西晚报:高中阶段,这种生活对你的身体有影响吗?

  小张:影响巨大啊!我高一就长到1.75米了,但体重还不到110斤,总是特别瘦。我总感觉累,干什么也打不起精神来。别人看我总是一副虚弱的样子,还以为我学习用功呢。

  山西晚报:沉迷色情网站,让你身体遭罪,学习滑坡,你不及时刹车,任其自由发展,有过负罪感吗?毕竟,这些东西见不得阳光。

  小张:看色情网,让人意乱情迷,那些不健康的东西,瓦解着一个人的上进心与羞耻感。我每次看,都在心里告诫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了。只是下一次,会找出更多的理由同意自己接着看。

  高一时,我还勉强能留在前十名里,高二开始,迅速下滑,成了四五十名,并且很快倒数了。高二后半学期,老师几乎天天把我拎到办公室,给我讲人生的道理,督促我好好学习。每次走出来,我有志气两三天,第四天又去看色情网了。后来,老师也不管我了。

  高三,我终于被命令离开重点班,到了普通班。

  C 以前就多次举报色情网站

  山西晚报:沉迷色情网,在你上大学后,有所改善吗?

  小张:我连本科都没考上,只上了一个大专。这与我的人生目标相差太远了。我认真地进行了反思。

  山西晚报:黄、赌、毒是同理,接受快,远离难,你的一次反思足以让你再不去光顾吗?

  小张:仅有反思是不够的。上大学一年级时,学习需要上网时,我还是忍不住进去看,内心的挣扎是痛苦的。第二学期,我就强迫自己不上网了。

  这时候,我开始看名人传记,搬出四书五经、看美国成功学的奠基人马登博士的《成功的品质》。

  陷进去时,处事不自然,内心被玷污。想走出来,需付出百倍的努力。拔出来后,做人很阳光,阳刚之气又回来了,我也获得了老师的认可、同学们的尊重。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太难了。我必须承认,那些东西太具诱惑力了。

  山西晚报:这次,是什么激励你发出了举报信?

  小张:去年12月下旬,当我看到新闻联播中,受手机色情网毒害的兰兰与那位母亲的哭诉以后,我再也坐不住了。

  其实,我的同学中间,像我一样上色情网,被黄毒侵害的同学,太多了。我只是他们中的一个代表而已。

  现在的黄色网站,比我上高中那时候更加凶猛。不仅有刺激的图片,还有裸聊、视频。

  幸好,我已经拔出来了。但是,我看到还有那么多深陷其中的学生,我替他们着急,不想让他们也受害。一个孩子的背后,就是一个家庭。

  我深知这些事情,父母根本挡不住,他们干着急,没办法。这些东西,学生们一沾就会受诱惑,无力抵挡!

  山西晚报:网络上现在有许多帖子攻击你是冲着奖金举报的。你的解释是什么?

  小张:去年七月大学毕业后,我多次举报过,但查处力度不大。这次,看到新闻联播与焦点访谈的节目,我认为这个机会非常好,此时举报,一定能引起这些单位的重视。

  去年12月下旬,我向多家单位进行举报,除了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还有网络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公安部、移动公司等单位。

  这次,我没有发邮件,而是直接给他们发了传真。上面,留着我的邮箱地址。

  网络就是个真真假假的虚拟社会。我既然举报,就不会在意这些攻击。其实,在我发邮件前,奖励办法还没有出台呢。

  12月20日,我在给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发出邮件十天后,偶尔打开信箱才看到回信,要我去电联系。我打去电话,他们才通知我获得奖金,前往领奖。

  山西晚报:被你举报的32家色情网站,你是按什么标准确定的?是你以前经常光顾的吗?

  小张:对色情网,我十分熟悉,可以说是轻车熟路。有“老名牌”,也有行业“新锐”。我利用一下午的时间,上网搜索。主要分了几类:老牌色网;人体艺术,美女图片,视频聊天,丝袜诱惑之类网站;电子书下载网站;成人用品店;一个站连接数百个色网色情网站的导航网;还有国内知名的搜索引擎……

  最后,我还附上了自己的感受。这几行字一蹴而就,却是一个深受黄毒侵害的年轻人的肺腑之言:“扫除一个色情网站胜过一百位教师的循循诱导,胜过一百位母亲的苦口婆心,胜过一百位父亲的严厉教导,胜过一百本好书的日日熏陶,因为这一切会在几张色情图片、一段色情视频或几行色情文字的引诱下土崩瓦解,因为他们是孩子,天真而好奇,纯洁而无知……”

  我看到网络上有许多攻击我的言论,称他们自控力强,边上色情网,照样考大学。

  是的,我不否认他们是聪明人。但是,我想忠告所有沉迷其中的年轻人:如果你不进去,会更好!

  本报记者 康景琳

[责任编辑:jasonli]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热点推荐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