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腾讯科技 > 电子商务投资峰会 > 正文

谢忠高对话王峻涛黄海新:VC不是企业提款机

2010年01月28日13:21腾讯科技我要评论(0)
字号:T|T

金银岛CEO黄海新

金银岛CEO黄海新

胡超:所以我们也是1999年10月18号成立的,真的是在互联网时代最激情燃烧的那么一个阶段,那个时候是很多各种各样的公司都产生了,那当然最著名的就是说,只要在华尔街有一个老太太拿着一个牌子,写我是.com,马上就会有很疯狂的风险投资商给他投钱。

谢忠高:不要指我,我那个时候看不懂,我那个时候就一直在想,我为什么这么多商业模式都看不懂,他们融到了钱,然后又有很多公司上市,后来等到2002年我开始了解,当初这个谢博士也没有太笨,因为我真的看不懂的东西,就是看不懂,它可能有一天就是要死掉的,大家一定要记住,看不对的东西,我在斯坦福读书的时候我们工程的教授他说,你学的东西,你走到一个酒吧,跟那个酒保讲三分钟他听不懂、讲不透,你学这个东西就没学透,那这么多的CEO在这里,你的生意讲三分钟讲不清楚,你的生意就不够容易长得很伟大。

胡超:所以我们三个月的时间就于2000年的1月18号推出了我们的乐友网,其实现在回过头去想,那个时候我们真的是觉得这个资本市场会风光无限一直好下去,一直支持到所有的大学生都开始成为妈妈买东西。但是后来发生的事实大家都很清楚了,我们那个时候上网的人不是妈妈、不是爸爸,是妈妈、是爸爸的还在大学读书,所以基本上是整个商业模式太超前了。

所以乐友在2000年以后我们也经历了非常痛苦的几年的商业模式的这么一个转型的过程,如何化危机为商机,所以我们经过这几年的时间,非常务实地逐步地增加了连锁店,然后在连锁店过程中我们发现,当你只有很少一些店的时候,他的这种推广是非常差的。

所以我们增加了这种海报,从海报转成了目录,逐步也是非常务实地满足了我们消费者最真实需求的一种商业模式,那么就是最后这个三位一体,我们觉得我们是从两维空间来看我们如何能够满足我们这个特殊人群的一种需求,一个就是在这个生育和养育的阶段,从怀孕开始大家最需要的是互联网,在接下来的话在妈妈筑巢的过程中,她可能最需要去店里去买他的婴儿床,买很多早期的新生儿的商品。

在做过爸爸妈妈的人可能知道,生完孩子以后是非常地忙乱,你没有时间上网也没有时间去店,那么很自然地他通过目录、打电话销售来进行满足他孩子的这种需求。

那从产品这一维来考虑的话,我们就是说很多刚才谈到我觉得也非常赞同,就是B2C它的起始一定是从标准化的商品来起始的,大家最容易买的是这种标准化的商品,所以从很多奶粉、纸尿裤这种标准化的商品,也是非常容易在网上和目录去销售的。另外他其实像很多品类的服装、玩具、车床,这种品类其实做爸爸妈妈的一定会需要亲自去看一看,触摸一下,确保孩子这个商品是实用的,是安全的,是他喜欢的。

所以我们觉得这个乐友其实我们也是非常欣喜我们通过这几年的摸索,找到了一个适合中国国情,也最符合我们这个特定的客户群的需求的这样一种多渠道的零售模式,那我们非常幸运也是在这个2007年的时候,得到了谢博士永威集团的认可,给我们投入了非常珍贵的发展的基金。接下来在2008年我们又从德意志银行共同融到了一笔下一步的发展资金,也非常幸运是在经济危机来临之前。

那么我们这几年,每年都在以2到3倍的成长速度在发展,那我们的企业愿景,谢博士也在这儿,不是保决心,就是一定要成为中国母婴行业最有领导力的一个领导型企业,谢谢大家。

谢忠高:我要给她压力了,先别鼓掌,母婴行业领导型企业是短程目标,我们还有更伟大的目标,将来母婴之后再做更多的东西,这是我每天不断地给她的压力,但是她现在还是我的心肝宝贝。

我们先来探讨下面一个问题,大家都介绍一下,我觉得很有趣,但是大家有没有发现台上的嘉宾事实上有两种人,一种人是做B2C的,一种是做B2B的,讲一个笑话,当年在互联网泡沫破裂的时候。

在美国那个时候还有一些公司是叫做做B2G,要做政府生意,可是B2G出来大概才一两个月,我看到这一些商业计划书以后马上又变成B2B了,为什么变成B2B,因为那个时候有很多投行的人看到一大堆人上市都觉得好伟大,我就干脆投行不做了,然后就去开公司,结果一开公司发现马上就没钱了,马上公司就倒了,就回到学校再去读书,所以后来的B2B变成了学校。

这里面有几个人做的是B2C的,有几个人做的是B2B的,我想问一下在座的各位,B2C你们认为在美国成熟了吗?

B2C你们认为在中国成熟了吗?这中间有任何商业模式上的不同。刚才网库的王总说到做广告,其实当年很多像新浪刚上市的时候,事实上也是赔钱的,但是那个时候完全的商业模式就是卖广告,那我们现在也希望能够透过搜索这种广告的方式来做,我们是不是真的能养到一家伟大的公司,我不知道广告养出来伟大的公司。

像分众传媒,那是大广告公司,可是等到楼盘的业主都知道,我也可以收钱,或者机场知道该收钱,所以分众传媒当初进机场也不用付机场钱,后来发现这些业主都要收钱的时候,盈利效果就没那么好。

你要打广告业是一样,新浪上市的时候完全靠的是广告,但是赚不了钱,新浪什么时候开始挣钱的?新浪是开始卖这种彩铃的这种东西开始挣钱的,所以广告这件事情很有趣,我希望大家想一想,B2C美国成不成熟,B2B美国现在长什么样子?中国有一个很伟大的阿里巴巴是B2B,你们去想一下你们公司现在处在一个什么样的阶段,跟美国一样不一样,跟中国一样不一样,或者是有特殊中国国情,这次我们为了公平起见从胡总开始,或者说你说你根本不是B2B对B2C,你到底是什么?

胡超:其实在这个创业了B2C网站之后,我们也花了很长的时间去思索这个问题,我们觉得其实零售的核心也就是服务于我们这种客户,从我们的角度来讲,我们认为B2C其实无非是给客户提供服务的这么一个渠道而已,一个方法而已,刚才我们阮京文也讲过,让我们的客户怎么能够做到随地购物、随时购物,其实从我们的角度来讲,我们更多地是从客户端、从客户的角度去考虑,他们需要什么样的一种服务,他们有什么样的需求,我们如何去满足他,我相信任何一个公司如果他能够有一个非常清晰的地位,能够去满足他这个定位的客户群的最真实的需求的时候,他一定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公司。

谢忠高:所以重点不是你的商业模式,重点是你的客户需要什么,你去照顾他,对不对?

胡超:对,我觉得重点还是你的定位,因为其实整个各种需要,我觉得从B2B、B2C、C2C其实都有很多的客户的这种需要,可能你的客户有的是个体客户、有的是企业客户,甚至是提供这种各种服务平台,那实际上最终的。

谢忠高:你有没有任何特殊的中国模式?

胡超:你指的是B2C吗?

谢忠高:我不管,你的客户有没有比老美对他的客户更有特殊中国的模式,

胡超:我认为其实现在我们所做的很多东西应该是比较有中国特色的,包括其实我们当时最最困惑的一点,就是要不要做目录销售这一点,因为目录销售其实是从100年前有一个公司为了满足农村客户群,他就开始做了这种目录销售。但是我们回过头来从互联网转去有,加上目录销售再加上直营店。

其实是一个反向的发展方向,其实当时是觉得很挑战的,但是目录这个东西其实它现在非常地中国化,因为在中国的老百姓里面,所以他有这种需求,包括城市客户也有这种需求,特别是因为我觉得对于我们这个客户群,更有他生存的需要。

还有一个我们也发现,就是整个在我们的送货上门的这个过程中,因为我们还有一个相对比较便宜的这种送货的形式,因为中国整个是一个农村人口城市化的这么一个过程,所以整个劳动大军,这种送货的方式应该在接下来比较长的一段时间,都能在这种费用上,能够满足我们这样的一种需求。

谢忠高:其实我觉得六六八八的王总应该是深有同感,我那个时候还在美国做风险投资,我在华尔街日报上读到一篇文章,就叫中国有一家公司叫六六八八,是小朋友们骑个单车在送货,那个2000年初左右吧?对不起,是8848。

王峻涛:这一点有一半是对的,有一半是错的,对的他们确实用的是自行车,错的是我们公司从来米用过童工。

谢忠高:这是我的错,华尔街日报上没有说是童工,抱歉。

王峻涛:我相信10年过去了,再过30年,中国物流配送这个行业里面,最有活力的仍然是成百上千万骑着自行车的配送员工,我相信这一点越往下面走,很有可能是B2C,还有竞争力的原因。

谢忠高:非常有趣,我觉得大家去思考,这个配送公司30年后还会存在吗?还是会有一家伟大的公司。

王峻涛:这是有一个特色,你在中国其实可以看到这个它的方式也很规矩的物流配送,我们随口就可以说出来3、4家。它实际上是由成百上千甚至上万小型物流配送组织起来的,我相信这个优势。

谢忠高:出现不了一家UPS对不对?

王峻涛:我觉得会出现一家比UPS更有效,成本更低,而且管理模式更电子商务化的一个物流配送企业,比如说在我们国家吧现在也已经也物流配送企业,他自己买了飞机的,他在南方,我相信南方做电子商务的人,可能会对这一家物流配送公司很熟悉,可是他在南方都是他的自营点,到了北方全部是他的连锁加盟店。

可是你一点儿都不用担心你的一个货物,比如说从广东的、东莞的一个镇里面,把它发到一个内蒙古的一个什么旗下面的乡,这个货在每一个人的手上交接的时候,你都随时可以在互联网上查到它的下落,其实这个货从公司的实体来说,当中可能已经转过了4、5家公司了,那每一家公司都在他所在的那个城市,他的运营效率是很高的。

谢忠高:我这样子问一个问题,刚好我们这个谈话是非常有趣的,本来应该是照座位的顺序,真是不好意思,结果我们两位都是刚开始是做B2C,您的商业模式稍微转一下。我就问一个问题,我问胡总,也问王总,假设中国自己会有一家更便宜、更有效率、更商业化的一家UPS,不管是我公司自己做还是说我外包出去给这样一家公司做,对于B2C的企业来说,物流的成本应该占整个企业百分之多少?

我就问这一句话,这样子我们才能定一个调子说,我将来我在看到一大堆B2C商业模式是要运货的,里头真正是要物理上看得到的东西的时候我去看,它的运费占百分之多少,这个生意可能做得成,看它的毛利率或者说这个生意做不成,您觉得他应该是怎么去看,用一单一单的不变的价格算,用体积算还是用百分比算,还是用什么算?

王峻涛:我觉得这种算法是错误的,对于中国来说这一点确实是一件很外行的问题,我们来举一个例子,我最近老到乐友买尿布,因为我刚生了一个小孩儿,我发现他的配送费用很有趣,买一包尿布的时候好像是要配送费的,如果说你买得到的话,他反而是不要的,所以我觉得配送在中国的电子商务,这个B2C的流程里面,要说它占多大比例呢,其实这个很难说的。

谢忠高:您认为乐友做得最还是错。

王峻涛:乐友有一点我觉得不是很理解,我觉得乐友将来可能要考虑在物流配送上可能要考虑这个潜力,乐友可能需要一个后台的电子商务系统,我住在三元桥,我徒步去一个乐友店大概是4、5分钟,可是我用电话或者用网络订货的话,他明明那个电店里有的货,好像会从很远的地方给我送来,我觉得这里面有很大的潜力。

所以物流配送的成本主要不是送一单货,在这单货里占多大成本的问题,是物流配送这个行业本身就有应用电子商务的潜力,这里面可能会涉及到运筹学,这个对统筹管理电子商务的整个调度,在这方面可能可以跟我们国家起步比较早的一些做得比较大的民营物流配送公司来学习。

谢忠高:您说得太好了,在美国买东西的话,你可以跟他说是我要慢慢地送货,快快地送货,用联邦快递,用UPS送还是用美国邮政来送,然后他当场就可以估算出,你把你家里头的邮编给他,当场估算出你要多少钱,咱们中国好像还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

所以这个对我来说,假如说各位对电子商务有兴趣,这里头其实有蛮多很难解的问题,难解对咱们来说就是有机会可以挣钱,所以不一定要光光鲜鲜做一个网站,后面实际上有很多难的东西,也就是说我认为事实上电子商务这件事情,当初我投的时候人家都说谢忠高你脑袋坏掉了,咱们都是看高科技的,我说电子商务里面的高科技才多呢,这个IT的成份才多呢,是这样子的。

我们接下来看一看。

黄海新:谈了很多。

谢忠高:我们谈一谈别的吧。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skyle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