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腾讯科技 > 互联网报道 > 概念股新闻 > 正文

南方人物周刊:马云的生存智慧

2010年01月28日10:15南方人物周刊徐琳玲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对外部危机异常敏感的马云,已经感觉到头顶上悬着的那把剑所发出的寒气。他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小心。

  本刊记者 徐琳玲 发自杭州、上海

  存在主义大师萨特说:“我们都是历史的人质。”在21世纪第一个10年到来的时候,中国很多互联网从业者都成了典型的存在主义者。

  但偏偏有人不服气,要像海明威一样做个硬汉,证明“人生来不是被打败的”。他更有名的名言是:“男人的智商与他的长相往往是成反比的”;“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但是大多数人死在明天晚上,看不到后天的太阳!”

  在人生得意须尽欢的时候——2009年9月11日阿里巴巴集团成立十周年庆典,马云却在主题演讲中再次强调了这句话:

  “很多人都倒在明天晚上,我希望我们阿里巴巴能够度过明天晚上,看到后天的太阳。”

  很多人又当笑话听,不以为然。当走过拓荒阶段的互联网业开始呈现出一片喜势,1月12日爆出Google宣布要退出中国市场的消息,夹杂着各种关于这个行业前途未卜的流言。人们才恍然大悟,原来马云像2007年底很早就预测了经济危机会到来一样,这次又提前感知并预警了生存环境的变化。

  他说,最大的失败是放弃,“在艰难环境下做得好,才是英雄。”

  危机的来临可能比大家想象中来得快。更何况,目前经济危机并没有结束,而且有可能进一步恶化。“很多人现在都在庆祝可以恢复‘昨天’,这是令人担忧的。”

  马云和他的阿里巴巴,已经为这场新的寒冬做好了准备。

  风光背后的隐患

  光着上身,穿着裤衩,在亢奋的尖叫和口哨声中,邵晓峰硬着头皮做了平生最难堪的事——绕着办公室奔跑了一圈。

  半个小时后,他彻底体会到陈冠希般的心情——手机拍下的裸奔照被火速传上了微博,在各家新闻网站流传,反应迅速的杭城报纸当即把这一猛料做上新闻版。“可恶啊!还是露点的。”他动用公关力量,好说歹说,以提供清晰照片为筹码从各家媒体换下自己的“不雅照”。

  12月11日这一天,身为支付宝总裁的邵晓峰兑现了半年前对员工许下的诺言——当支付宝年底日交易额突破10个亿,他将“裸奔”向公司致敬。

  坐在贴着“光明顶”牌子的董事长办公室,马云幸灾乐祸地看着手下们被逼用各种“出格”的方式,庆贺业绩一次又一次地爆发性增长。除了支付宝,淘宝网2009年第四季度日均交易额已突破6个亿。他预期,淘宝网去年销售达2000亿元人民币,有信心今年可翻一番,增至4000亿元人民币。

  历经10年艰辛,马云和中国互联网一道熬过拓荒期。当同行者大多倒下或者离去,他麾下最强劲的两驾马车,却以势不可挡的速度奔跑着,即将起飞。一个日益庞大、高速成长的电子商务帝国的雏形,正在形成。

  它正在悄无声息地影响着几百万中国人的日常生活。科幻小说里的情景正在变为现实——一个现代宅人,借助淘宝,可以足不出户地完成购物,做小买卖,缴纳水、电、煤、通讯、房租等费用,信用卡还款等一切日常生活环节。

  不过,每个月马云都会让旗下支付宝总裁邵晓峰,准备一份支付宝资金状况的月度报告,上交给中国人民银行浙江分行。

  “没人要求我们这么做,是我们自己主动提交的。”邵晓峰声明。他也早就放出话来,“如果有一天国家需要支付宝,我想都不会想,会在1秒钟内把这个公司全部送给国家。”

  这一天也许很快就会到来。

  对外部危机异常敏感的马云,已经感觉到头顶上悬着的那把剑所发出的寒气。他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小心。

  并非每个传闻都是事实,但每个事实开始都会是传闻。DCCI互联网研究中心主任胡延平忧虑地告诉本刊记者:“支付宝也许现在还是安全的,但是,民营以及合资背景的第三方支付机构,都面临着政策风险。”

  更要考验的是马云的生存智慧。在政府对互联网业加强控制和普遍的“国进民退”下,他能独善其身吗?他必须不断与政府沟通并证明——淘宝和支付宝都是守规矩的好孩子,电子商务正推动着中国经济的转型,为扩大内需做贡献。

  “货通天下”的理想

  要理解马云这个人,只能从他做的事入手。

  他总是被浓墨重彩地刻画和被极端地解读,不是当作商业偶像来膜拜,就是被鄙为“超级大忽悠”。这个长相好似ET、不按常理出牌的小个子,总是以噱头和争议性话语引起人们的关注。

  “我想,一个人做成了一些别人认为不可思议的事,这就不能叫忽悠。”淘宝副总裁路鹏这般谈起对老板的理解。身为硅谷“海归”的路鹏于2007年加盟阿里巴巴,他承认,自己的确经历了一段艰难的时期,来适应这家风格独特的公司。

  互联网从来不缺各种新奇、宏伟的概念。当2008年9月,马云抛出豪言动用50亿启动所谓“大淘宝”战略时,没多少人把这当回事。然而,一年多来,这个看似海市蜃楼的蓝图,如今正日益清晰地成为现实。

  谁都预料不到淘宝网的今日格局。2003年,为了牵制易趣围攻阿里巴巴的B2B(企业对企业)业务,马云秘密进军C2C(消费者对消费者)市场:八号人一杆枪,于是各自以《鹿鼎记》里韦小宝和他7个老婆在通吃岛上为情景,你来我往地做起了小买卖。

  依靠免费策略,淘宝很快击败了已如日中天的易趣。2005年起,淘宝已是亚洲最大C2C网购平台,独立出来的支付宝也占据了第三方支付的老大地位。

  按马云的构想,淘宝要做开放的大平台,由单一的购物网站转型为电子商务的服务提供商,为上网的B和C提供“水、电、气”等基础服务。企业可以选择到淘宝开店,也可以自己开网站,“我们提供IT支持,把核心服务:用户管理,商品管理、交易管理、支付、物流、服务评价体系做成模块化和标准化,提供给企业使用。”

  具有煽动力的马云由此描绘出一个能唤起热情和理想的“大使命”——通过平台,淘宝帮助中国企业扶植品牌,帮助中国企业从外贸转内贸,推动中国经济进行结构转型。

  成为马云重点推广的“先进人物”后,斯文白净的余启明现在要忙碌的事很多:参加网商大会、为网上创业新手支招论道……

  余启明的父亲老余老板80年代在无锡创办一家日化工厂,如同浙、粤两地无数的民营制造企业一样,走上了为国外化妆品品牌提供原料和代加工的道路。受制于人民币升值和原材料涨价,余家的企业也没躲过2007年外贸出口的寒冬。

  余启明不甘心重走父辈OEM(也就是贴牌生产)的老路。可是,打造一个化妆品品牌在渠道和广告上的投入,是他这样的民营小企业根本无法想象的。他尝试通过网络来建立自己分的销渠道,2008年投入十几万在淘宝发展两三家代理商,到2009年3月,代理商已达400多家。

  如今,“植物语”已是著名的网货品牌,女孩们都知道那是一家替某某大牌化妆品做OEM的,在淘宝网日均销售额已超过万元。

  比起余启明的成功故事,更让阿里巴巴员工们充满光荣和梦想的是,马云提出“要成为未来商业文明的缔造者”——打通传统经济中的产业制造链和商品销售链。路鹏称之为“协同商务”,以区别于第一代电子商务。

  他曾和合作伙伴融资500万美元在硅谷创业,“可惜当时的外部条件不成熟。”在马云手下,路鹏看到了实现自己商业理想的可能。

  昨日 今日

  昨天的我们无法想象到今天会发生些什么。

  守着几百万用户的马云已不用和谁干着急。淘宝的四种赢利模式已经非常清晰:广告,增值服务,交易提成,向企业收取电子商务基础服务费。淘宝未来宣布对小C(小的消费者)实行永久免费已没有多大悬念。

  根据淘宝提供的数据,目前淘宝注册用户为1.8亿,每日独立访问接近3000万,占到全中国网民数的近10%。更让无数网站眼红到流血的是,他们来淘宝只有一个目的——花钱购物。

  几乎每个月,浙江嘉兴做箱包生意的叶建新都会掏出个几十万,买下淘宝界面的P2P广告铺位,为自己的网上箱包店——“麦包”打品牌。“这个广告费还是能承受的。关键的是,我付了钱,我可以看到实实在在的记录——点击率。”如今,“麦包包”已成为颇具人气的网上名店,头脑灵活的叶建新还开发了针对网购用户年龄、收入层的定制。

  2009年,仅淘宝广告一项,就给马云带来了10亿收入。广告位卖得如此之火,以至于淘宝广告部的电话经常被打爆。“常常有人拿着2000万来买广告,可是我们只剩下300万和400万的广告铺位。我们只有对他们说No。”

  2008年,针对B2C(企业对消费者个人)业务的淘宝商城成立。淘宝对进驻商家收取一定比例的交易提成和“进场费”。尽管占淘宝总成交额的比例还非常小,但这将是为淘宝产生持续现金流的业务板块。马云确有做网上“沃尔玛”的雄心壮志,他曾口出豪言:“淘宝网交易量要在10年内超过沃尔玛全球。”

  2003年淘宝成立之时,国内缺乏网购信用体系,马云“没有条件,创造条件”,自搞了一个第三方支付工具——支付宝。最初,支付宝的业务都是围着淘宝转。而马云已经预见到了这个“陪嫁丫头”的未来。几个月后,支付宝从淘宝独立出来。

  事实证明了独立政策是多么英明。随着支付宝日渐成为网购的普遍交易方式,支付宝开始获得淘宝网外的客户,甚至取得了视淘宝为对手的京东商城、新蛋网和携程的信任。由于外界总把淘宝和支付宝混为一谈,支付宝的公关人员会反复强调:“我们和淘宝是两家平行、独立的公司。”

  经过艰难的培育期,支付宝如今已是中国应用最广泛、日交易额最大的第三方支付工具,其次是腾讯的财付通和银联的chinapay。它的业务范围深入到日常生活的每个环节,水电煤账单支付、信用卡还款、交房租等等无所不包,“总之,日常和支付有关的,支付宝都可以让你坐在电脑面前搞定。”

  每个月,负责托管的工商银行会为马云出具一份账户报告。邵晓峰拒绝透露支付宝账户的日均金额。想象一下支付宝单日12亿的交易额,就能猜到这会是一个怎样的天文数字。可以这么说,“支付宝今天处理的业务量,基本上不亚于一家大型银行。”

  邵晓峰表示,自己“相信国家的政策是日益放开的”。他担忧的是说不定哪天会爆发的“行业事件”。目前,国内像支付宝这样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有五六十家,资金实力、资质参差不齐,只要曝出一桩类似三聚氰胺这样的负面新闻,这个行业就有被重创甚至取缔的危险。

  马云的平台开始吸引一些有实力的大企业,也让许多业务成熟的B2C渠道商函渐感到威胁。

  2009年两会期间,东航董事长刘绍勇放出“东航是在替携程这样的机票代理打工”的牢骚。几个月以后,东航与阿里巴巴签署战略协议:支付宝为东航官网在线机票业务提供直销支付服务;同时,东航将在淘宝网开设官方旗舰店,开放全舱位全航段机票在线销售。

  国有大航空公司的力挺,让马云赚足了眼球。

  2009年,日本排名第一的购衣网站优衣库进驻淘宝。取道淘宝进入中国市场,是因为看中淘宝巨大的流量——在互联网业内,培育期平均开发一个新用户的成本高达几十元;此外,这也是一条最迅速地掌握中国网民购物习惯和标准的道路。

  如今,马云越发从容和有姿态。他甚至给陆兆禧、邵晓峰等4人定了一个赢利上限,超过这个数额,4人的年终考核是要扣分的。“他让我们把多赚来的钱回馈给淘宝的消费者。”

  入侵与融合

  让媒体不安的是,马云正在入侵他们的神圣领地。一些先行媒体已经选择和马云“对接”,尝试结合电子商务和传统媒体的可能。

  2009年10月,淘宝和《浙江日报》合办的时尚购物周刊《淘宝天下》创刊,11月单期发行量号称超过28.3万册。12月29日,淘宝和湖南卫视宣布达成战略合作,两家通过合资公司——湖南快乐淘宝文化传播公司来实现电视媒体和电子商务的融合:整合资源打造一档类似《天天向上》、《快乐大本营》的电视专题节目;淘宝网将设立独立专区——潮流购物频道和外部独立网站;未来,还可能推出与网购有关的电视节目和影视剧。

  “我们和欧阳常林私下开了一个玩笑:一个是中国娱乐电视的老大,一个是网上购物的老大。这么强的爸爸妈妈生下来的混血儿,一定是集中了双方父母的优势基因和特点。”具体操刀与湖南卫视合作的路鹏解释说。

  AOL和时代华纳跨媒体整合失败的故事,还在耳边响起,马云会重演AOL创始人斯蒂文·凯斯的悲剧吗?目前看来,两家的利益契合点很清晰——客户群都为80后年轻女性,天然相融的购物与娱乐。当然,在中国的国情下,马云与欧阳常林们的“对接”,远不可能到达AOL和时代华纳的地步。

  下一步,还能把谁收纳进这个平台,恐怕连马云自己都无法想象。

  几百年前,山西商人乔治庸曾有过一个超前而宏大的商业理想——“货通天下”和“汇通天下”。但他终究是个书生气的商人,忘不了“兼济天下”的情怀。书生看得比谁都高远,可是,跌得比谁都惨。

  马云不是书生,聪明到他这个份上的商人会比前辈有更好的命运吗?

[责任编辑:skylei]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热点推荐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