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腾讯科技 > IT报道 > IT新闻 > 正文

还原于兵案:瑞星和东方微点的恩怨

字号:T|T

  2月4日上午8:30,北京市一中院传达室拥堵着近三十人,要求旁听9:30将开庭的“于兵案”。三十人中,绝大部分是闻讯而来的媒体记者,还有两名北京东方微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微点)员工。微点是于兵案的受害方。

  于兵为原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处长,曾收受1400余万元贿赂办假案,其中420万元来自杀毒软件公司瑞星,其余脏款则来自其它十几家公司。

  按照规定,公民凭身份证即可旁听公审案件。但旁听的要求被传达室的工作员工拒绝。最初的一个小时,该名工作人员给出的理由是:在等待书记员的通知。时间接近10点,她给出了新的解释:旁听需要预约,现在预约已经满额。

  这引起了众多记者的不满。一中院位于西五环附近,大多数人为了旁听,早上六点就起床了。

  下午一点,微点公司120人来到一中院门口,要求旁听。微点公司副总经理郝建民称,他来之前已经请示北京市各个单位:如果一中院不让旁听,员工们将向北京市领导反映问题。

  在此情形下,一中院允许微点公司派两人作为代表旁听,一人为东方微点副总经理、总经理刘旭之弟刘清,另一人为刘旭的妻子。所有记者以及因于兵办假案而蒙冤入狱的受害者——东方微点副总经理田亚葵也未获准旁听。

  庭审从早上9:30一直持续到下午4点,当晚10点,刘清在电话中接受本报独家采访时透露,庭审原计划用4日、5日两天时间,因为于兵对所有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庭审已经于4日下午结束。因为此案影响极大,各级领导十分重视,此案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宣判。

  据《中国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83条第一款规定,个人贪污数额在十万元以上,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从2005年8月30日开始,历时四年多,东方微点不断上访上诉,现在终于雪洗沉冤。“过去四年,公司丧失了许多机会,现在终于可回到正常轨道。”刘旭告诉记者,“最危险的时候,我备有9部手机,怕遭他们暗算,怕他们窃听我的电话。”

  于兵制造假案全过程

  对于东方微点来说,于兵这个曾经呼风唤雨的原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处长,是他们的一个梦魇。

  过去五年中,因为于兵,微点公司要面对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没完没了的调查,产品迟迟不能上市,公司从高管到普通员工人人自危。

  2月3日下午,即将50岁、努力保持心情平静的刘旭坐在本报记者面前,回顾于兵对东方微点的所作所为,恍如做了一场噩梦。

  2005年7月,于兵接受北京瑞星的请托,指令网监处案件队负责人张鹏云查处微点公司的防病毒业务。同月,张鹏云与网监处公安齐坤根据于兵的布置,到北京思麦特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和北京健桥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管理部,在两公司电脑并没有损失的情况下,要求两公司各出具十万元损失的虚假材料。

  2005年8月27日,为证实从思麦特、健桥查到的木马病毒、蠕虫病毒来自东方微点副总经理田亚葵的笔记本电脑,于兵召集病毒专家论证会。论证过程中,于兵没有如实给专家提供材料,专家最终意见为“基本可以确定”。在于兵的授意下,齐坤改为“可以确定”。

  2005年8月30日深夜,田亚葵于深夜在家中被抓。根据遗存的视频,田当时仅身穿一条短裤。于兵同时通缉东方微点员工崔素晖。

  2005年9月,由于缺少报案材料,于兵指使张鹏云、齐坤二人到北京江民、北京金山、北京启明星辰公司,说服这些公司出具虚假的病毒爆发报案材料。于兵还指使张鹏云通过中润华会计事务所对有关损失进行评估。该会计事务所由瑞星副总经理赵四章推荐,合伙人为瑞星独立监事邹志文。

  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根据审计结果,认定田亚葵构成计算机信息系统罪,侵犯商业机密罪。

  此后的三年,东方微点走上了一条艰难的上访上诉之路。在多方努力下,田亚葵于2006年7月29日取保候审。为了还田亚葵和东方微点一个清白,刘旭等人继续锲而不舍。

  2008年7月17日,北京市纪委介入,调查于兵受贿案。2008年9月18日,于兵在南非被捕。

  12月17日,北京市公安局内部为此案专门召开“市公安局领导干部纪律作风教育电视电话会议”,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市委常委马振川指出,这是于兵收受瑞星贿赂,指使张、齐二人调取假报案、假损失、假证据材料制造的一起假案,并要求全局干部要引以为戒。

  于兵似乎早知今日之结果。2003年4月,于兵私自办理马里兰卡永久居留卡,2003年10月,办理澳门永久居留身份证,同时办理伯利兹护照与伯利兹居住证。2006年10月,于兵利用海南省三亚市于某的资料,用自己的照片,编造了一个户口本、身份证及港澳通行证。

  出境记录显示,自2001年以来,于兵持因私护照出境30次,出境目的地包括美、英、澳等地。

  2008年7月23日,于兵持于某身份证、护照,由深圳出境抵达香港,后经澳门、马来西亚、新加坡,最后到达南非。2008年9月10日,于兵被北京市检察院批准逮捕,9月18日在南非抓捕归案,10月7日张、齐二人在北京被抓捕归案。

  2009年10月,张鹏云一案已经判决刑期三年,缓期三年执行。郝建民告诉记者,于兵判决后,还将审理一系列案件,包括在北京互联网行业协定司法鉴定中心工作人员意外死亡一案。

  北京互联网行业协定司法鉴定中心,属北京市网监处管辖。“东方微点传播病毒”的证据由该协会鉴定中心鉴定,执行此鉴定的工作人员于2008年6月意外死亡,原因不明,年仅31岁。

  瑞星和东方微点的恩怨

  在2月4日的庭审中,于兵承认自己收受瑞星420万元并制造假案加害于东方微点。

  那么,瑞星和东方微点究竟有何恩怨?刘旭认为,瑞星与微点的激烈冲突并非个人恩怨,而是源于瑞星对微点“主动防御”防毒软件对瑞星市场地位的冲击。

  2003年初,时任瑞星总裁的刘旭在与董事长王莘发生一场激烈冲突后便辞职而去。刘旭说,当时瑞星已耗去他半生精力,离开两年内,他就一个人呆在家里休养身体。但刘旭没有真的闲着,2005年1月27日,刘旭成立东方微点,3月成功研发“主动防御”产品。

  当年5月,《光明日报》发表了两篇文章:一篇文章是通讯员采访刘旭后采写,标题为《杀毒软件存在重大缺陷,我国应主动研发主动防御技术》;另一篇文章为刘旭以863专家身份发表的署名文章,名为《主动防御病毒并非天方夜谭》。

  刘旭这样解释主动防御技术:传统杀毒软件有一个致命缺陷,即通过病毒特征码杀毒,只能查杀已知病毒,不能查未知病毒,杀毒软件于是存在致命的缺陷;而主动防御却是通过病毒程序的行为特征判断,未知的病毒也能被查杀。

  刘旭举例:传统杀毒软件是警察抓罪犯,拿着照片比对,主动防御则是警察抓小偷,根据行为。

  刘旭认为,瑞星一定感受到了东方微点的威胁。2005年6月8日,天极网有消息称:瑞星前总经理刘旭坐镇朝华安博士。朝华安博士为北京的一家杀毒软件公司。

  6月16日,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发出通知,要求所有防病毒公司需要重新备案,给过北京市公安局的审批。以前仅是备案,不须审批。

  22日,微点提交备案。27日,网监处找到刘旭,问了两个问题:一是你现在哪个公司?二是通知刘旭其863专家被免除。刘旭表示自己在微点,不在朝华安博士,并且询问为何免去863专家身份。网监处回答:“因为你是瑞星总经理,才授予863专家。”

  刘旭当即反问:“王莘是瑞星总经理,是高中肄业,你们会把863专家身份给他?”

  刘旭的863专家身份由公安部第三研究所授予,刘旭随后向公安部第三研究所人事部查询,被告知没有专家被免职。

  29日,北京网络行业协会声明:刘旭坐镇朝华安博士的新闻是假新闻,在新浪、搜狐等门户网站上大量报道,给国内杀毒软件行业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及严重的经济损失,同时据政府通知,刘旭已被公安部第三研究所解聘863专家。

  刘旭说:这篇声明给人的感觉是,刘旭造假,所以被免去了专家身份。

  7月5日,张鹏云来到微点,声称进行资质调查。张鹏云并不问刘旭公司的研发等情况,却问刘旭:是不是人大代表,是不是政协委员,是不是民主党派人士,接着问有没有偷税漏税,有没有传播病毒,有没有偷人家病毒。

  谈话并非询问笔录,而是讯问笔录。刘旭后来才知道,讯问笔录针对犯罪嫌疑人。

  7月7日、12日、14日、19日,网监处天天到东方微点讯问员工。刘旭说,公司研发根本无法进行,8月初,他将研发中心迁往福州。因为东方微点产品无法拿到北京市公安局的备案证明、国家防病毒检测中心(属天津市网监处管辖)的检测报告,产品无法上市。

  2006年,东方微点绕过北京市公安局,从福州市公安局拿到备案证明,2008年,东方微点最终获得国家防病毒检测中心的检测报告。

  没有赢家的战争

  东方微点与瑞星的故事在中关村引起轩然大波。2010年1月某日,前连邦软件总裁李儒雄从武汉来到北京,说起瑞星连叹:“可惜了。”

  在刘旭的主导下,瑞星早在1999年就开始考虑赴纳斯达克上市。2000年,纳斯达克泡沫崩盘,瑞星开始考虑国内上市,并开始股份制改造。2001年,更名为瑞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那时,刘旭与王莘的意见很统一。

  2002年,刘旭主政的最后一年,瑞星营收过亿元,利润高达6000万-8000万。2007年,瑞星营收超过8亿元,利润超过6亿元。李儒雄认为,瑞星这样好的赢利模式,这样高的增长率,在纳斯达克上市,市盈率至少50倍,市值超过300亿元,起码三倍于神州数码、五倍于用友或金山。

  他认为,按中关村公司上市通常的做法,上市一定会进行系列并购,中国软件业务内将诞生一个庞然大物。

  现在,李儒雄的描述只能成为假设。自2005年开始,东方微点与瑞星两家公司陷于诉讼。按照规定,一家公司若存在重大诉讼,将被拒绝上市。

  刘旭说自己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他仍然是瑞星的大股东。2000年完成股份制改造后,刘旭是第二大股东,持股32%,王莘持股36%,王莘之妹(目前定居加拿大)持股22%。

  坐在记者面前,刘旭首次披露与王莘之间的恩怨。与王莘合作12年,磕磕碰碰难免,但分手的直接原因却是一次激烈的争吵。2003年2月12日,春节后上班第一天,刘旭发现王莘叫停了两个项目:一是硬件防火墙项目,二是叫停大客户部。

  刘旭说他当时很愤怒:“我作为总裁,当时人都挖过来了,工位也安排好了,现在却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叫停。”刘旭当即向董事会递交辞职报告。两天后,即2月14日,董事正式批准刘旭离开瑞星。

  采访过程中,刘旭不停地抽烟,他有些伤感——与王莘合作12年,分手的那天是情人节。而接下来,他要通过诉讼才能拿回在瑞星的股份。

  于兵一案,瑞星也很受伤。2月1日,怕见光、患有抑郁症的王莘回到公司上班,以应对危局。而在此之前,包括副总裁毛一丁在内的一些瑞星骨干早已离他而去。2月4日晚,记者给远在澳大利亚的毛一丁打电话。远隔重洋,毛一丁眼已冷、心已凉,对于瑞星的风风雨雨不愿再说什么。

  和瑞星相比,东方微点所受的伤害或许更大。2005年,东方微点的产品就在网上测试,供用户免费下载,但直到2008年拿到备案证明与检测报告才能销售。

  2006年底的熊猫烧香病毒肆虐,其制作者李俊每天在网上升级,国内杀毒软件厂商都惨败给这个叫李俊的人。“主动防御技术却能解决这个问题。”刘旭说,“如果不是与瑞星的战争,东方微点可以一战成名。”

  直到今天,东方微点的主动防御产品销量不过数千万元,没有打广告,拓展受限,刘旭对此引为憾事。

[责任编辑:alon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