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腾讯科技 > 互联网报道 > 互联网新闻 > 正文

时代周报:瑞星、微点恩仇记

2010年02月21日13:38时代周报李瀛寰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四年以来,瑞星新技术创新乏力,东方微点新产品无法面市,两虎相争的结果是两败俱伤,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战争”。

2月1日,堪称中关村最神秘人物之一的瑞星公司董事长王莘,出现在瑞星公司。

“老板来公司上班了!”对于很少能见到王莘的瑞星员工来说,这的确是个新闻。瑞星员工都知道,王莘患有重度抑郁症,一直在静养,很少露面。

但恐怕瑞星员工不知道的是,去年王莘曾想出境,在机场被拦回。现在的王莘已经在“严密监控中,不能出国”,知情人士2月8日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与于兵一案牵涉很深的既有瑞星公司,也有瑞星公司副总裁赵四章,他就是王莘的表哥。赵四章已经被公安机关抓捕。

2月4日的庭审已经证实,瑞星公司行贿于兵420万元,借以打击对手东方微点公司。

在过去的十几年间,瑞星与东方微点之间、王莘与刘旭之间,有很多故事发生,这些真实故事演绎出了中关村的江湖往事和血雨腥风。

王莘与刘旭的兄弟之争

一年前,2009年2月20日,面对记者要求采访王莘的要求,瑞星负责公关事务的郝婷说:“王总这么多年都不接受媒体采访,他不对外,高层有分工。”

在过去的十几年间,当瑞星屡次面对媒体和公众的舆论压力时,王莘从未站出来,也从未说过只言片语。

然而,据不愿透露姓名的软件业知情人透露,王莘如此神秘,与他的病有关系,抑郁症病情时好时坏的王莘,没上过大学,高中时就辍学。

王莘早年在中关村倒卖软件,因母亲在中科院工作的关系,王莘在1993年时认识了刘旭。刘旭当时是中科院数学研究所的高级工程师、计算机科学家。

这一年,王莘作为主要出资人,与刘旭以及当时任国家某部委官员的田亚葵共同创办了北京瑞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刘旭是技术高手,一手打造了瑞星的技术;而田亚葵则管商务、市场,瑞星的成长离不开这两个人”,据知情人讲,刘旭曾花两周时间为瑞星做出了防病毒卡,这就是瑞星在1991-1996年里的主要产品。

“防病毒卡曾取得一月卖一万套的好成绩,但到了1996年,防病毒卡市场萎缩,这一年年底,瑞星资金链断裂,账上只剩下十多万块钱,还欠着十五万元的广告费。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刘旭临危受命,接任了瑞星公司总裁的职务。”

防病毒卡市场不行了,刘旭又苦干了5个月,在1997年3月时拿出了国内第一个杀宏病毒的软件。正是这项技术让瑞星彻底大翻身。1999年CIH病毒大爆发,瑞星一举成名,刘旭也成为我国第一个发现并解决CIH病毒专家。

1997年,刘旭出任瑞星总经理兼总工程师, “有一个月,刘旭每天只睡两个小时,做出WINDOWS版杀毒软件”。在知情人的眼中,瑞星后来能成为杀毒软件行业的老大,“刘旭是第一功臣”。当年,业内人士把刘旭称为“中关村软件五杰之一”。

刘旭对瑞星的贡献,王莘当然明白。1998年,王莘调整了瑞星股权,给了刘旭35%股份。王莘也曾多次表示:“没有刘旭,就没有瑞星。”

这是一个典型的中关村企业的创业故事,其过程中虽然充满艰辛,但更浸透着美好、温暖的兄弟情谊。

瑞星成功了,能同苦,不能同乐的传统桥段也由此开始上演。

公司走上正轨之后,王莘多年的病发作了,中间有两年,王莘以养病为主,在公司不管事,大小事务都交给刘旭来管,“种下了祸根”。

2000年,王莘回来了,他看到的是自己大权旁落。“王莘就是这样一个人,公司里谁掌权,他就对谁不放心。”这时,在公司的发展方向上,王莘和刘旭也发生了分歧。“王莘看重市场宣传,他认为瑞星广告强就行,而刘旭重技术,不认可这种发展模式。”

这时,王莘和刘旭的矛盾还在加剧。众多因素加起来,2003年,王莘动了手。“王莘手上有60%多的股份,通过一个董事会决议是个不难的事,结果是刘旭直接被扫地出门。”至于刘旭的股份,王莘想买过来,但几次谈不拢,而刘旭手中35%的股份,成了日后王、刘生死之争以及今日两人再爆官司的一根引信。

至此,从兄弟创业到反目成仇,虽然令人唏嘘。刘旭与王莘到底为什么的反目,各中细节,孰是孰非,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因为与后面发生的事情比起来,这只是故事的开始。

瑞星与微点的生死之争

从瑞星出来后,刘旭潜心研究后来对传统杀毒软件造成颠覆性影响的“主动防御病毒软件”。

2005年1月,刘旭携同样从瑞星离职的田亚葵,创办了北京东方微点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经刘旭多年苦心研发的 “主动防御病毒软件”正是该公司计划冲击杀毒市场的新产品。

2005年5月13日和5月31日,《光明日报》在显著位置发表了刘旭关于“杀毒软件亟待克服重大技术缺陷我国应尽快研制主动防御型产品”和“主动防御电脑病毒并非天方夜谭”的观点。“这是具有颠覆性的安全防御思路,是全新的杀毒理念。”

王莘一看报纸就明白了,“他知道刘旭已经研发出了新产品”,王莘非常紧张,因为他知道刘旭的技术能力。“微点的产品如果上市,受冲击最大的当数杀毒软件老大—瑞星。”

王莘思考良久,还是决定由其表哥赵四章出马,开始行动。

赵四章,时任瑞星公司副总经理,“赵四章行事颇有黑社会风格,经常穿一花衬衫,脖子上的金链子跟狗链子一样粗,赵四章在中关村很有影响力,很多人叫他四哥,老四”。赵四章在瑞星一直负责疏通各种高层关系,“安全产品要跟各地的网监处打交道,这一工作通常就是由赵四章搞定”,这一次,微点和刘旭这个障碍,当然也是由赵四章出马。

赵四章找到了网监处处长于兵,在赵四章和于兵的策划下,一个通过制造假案阻止微点主动防御软件上市的阴谋出笼了。这之后的故事,就是目前已经大量披露出来的微点公司从“含冤”到“昭雪”的整个内幕。

2005年年底,有媒体报道,北京警方破获了一起“全国首例故意传播网络病毒案件”,当事方正是微点公司。这一新闻轰动一时,微点公司副总田亚葵因此被警方关押。

“于兵为什么只抓田亚葵,没抓刘旭呢?因为刘旭当时已经是863专家,抓刘旭的话,社会影响太坏,另一个因素也是因为没有‘铁’证。虽然他们网罗了一些证据,但于兵心里明白,那些证据是怎么来的。”

“抓田亚葵的影响没那么大,于兵把田亚葵当成突破口,想让田亚葵咬刘旭。但是,没想到,田亚葵是个硬骨头,进去后什么也没说。”

在田亚葵被羁押期间,刘旭把所有微点研发人员转移到福建,微点公司还在苦苦支撑。“你尝过一晚上换四五个地方躲藏的滋味吗?”刘旭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当时为防止办案人员跟踪,他连家也不敢回,经常一晚上要换几个宾馆休息,“每天生活在恐惧中”。

2007年11月20日,田亚葵在被羁押11个月和取保候审12个月后,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对田亚葵作出了不起诉的决定。微点主动防御软件在因所谓“国内首例防病毒公司传播病毒案”被封杀两年半后,获准向国家计算机病毒防治产品检测中心办理产品上市销售前的检测手续。

2008年2月,微点主动防御软件终于获得被阻挠了近三年的销售许可证。自此,微点公司开始逐步发展。2008年8月,微点的主动防御软件成为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运营中心唯一使用的反病毒软件。

来自纪检部门的消息证实,因涉嫌行贿,瑞星公司常务副总裁赵四章2008年8月1日准备出境时,在首都机场被纪检机关带走接受调查,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2008年10月18日,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运营中心给微点公司发来了感谢信,“微点主动防御软件成功阻止了黑客和各种病毒对运营中心数百台电脑的攻击和入侵,为奥运会作出了突出贡献”。

借助于兵,瑞星与微点之间上演了一场生死大战,前后共历时四年多,以四人被抓的结果暂且告一段落。

四年以来,瑞星新技术创新乏力,东方微点新产品无法面市,两虎相争的结果是两败俱伤,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战争”,有分析人士如此说道。

[责任编辑:jason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