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腾讯科技 > 互联网报道 > 互联网新闻 > 正文

一个“80后”QQ群的公益之旅

2009年06月14日07:35中工网—《工人日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兰州一群“80后”在网上建立了一个爱心社,并尝试着让这个虚拟公益群走向现实……

中工网记者 康劲 实习生 裴铃惠 宋志辉

今年的6月13日,对于兰州“中国心社团”的QQ公益群的年轻人来说,是个特别有意义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是他们这个来自网络的虚拟爱心公益社团成立一周年的日子。

这一年中,他们从网络走向现实,在体验酸甜苦辣中,也越来越深刻地理解了“公益”的含义。

一年中,他们变得更为成熟,但是,不变的,除了他们的热情,还有其时尚的外表:时尚的发型、年轻的面孔,他们身上那件印有中国地图的红色T恤,和周围飘扬的“中国心社团”社团旗帜。

“中国心社团”QQ公益群,来自一个偶然

2008年6月。虽然5·12地震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月,灾难带来的阴霾还是久久难以散去。

电视上反复播放的抗震救灾画面,让兰州的几个因网络而结识的网友坐立难安:“我们应该做点什么。”

几经商议, 6月13日,大家决定创建了一个名为“中国心家族”的QQ群。

“当时我们只觉得热血沸腾,就建了这个群。但具体能做什么,并没有多想。”小傻,“中国心社团”的群主,1987年出生的他有两年的工作经验。

小傻说,QQ群建立不久,就有一百多名网友加入,但大都是和他年龄不相上下的“80后”。

“我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参加,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要带领大家干什么。恰好当时奥运火炬传递即将到兰州,所以迎接奥运圣火就成了我们做的第一件事。”

那次活动,小傻和其他40多名网友在兰州黄河大桥上从晚上9点一直站到次日中午11点,才盼到了奥运火炬。

“当时我们又累又饿,但士气高涨。”小傻说,活动结束之后许多网友依然激情澎湃,于是当天就将“中国心家族”改成了“中国心社团”公益群。

迷茫中,“我们开始尝试着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其实最初我们并不太清楚‘公益’的概念。”香雪儿,“中国心社团”的成员,专门负责管理社团的经费支出。

这位1989年出生、长相甜美的女孩今年刚上大一,但已经算是群里的核心领导人之一。

香雪儿说,QQ群改为公益群之初,群内的网友们都有些迷茫,不知道该干些什么。“我们开始尝试着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那段时间,群里的几名“高层”绞尽了脑汁,希望组织一系列“公益性质”的活动。

几经考虑之后,他们决定去福利院、敬老院看望孤残儿童和孤寡老人,周末去黄河边捡垃圾,为山区的贫困儿童募捐衣物,甚至在群里发布“寻人启示”,帮忙寻找走失儿童等。

“我们就想做点好事,可是事情并不像想象的那么顺利。”香雪儿说。

问题首先就出现在群内:由于没有活动经费来源,每次活动都是AA制,需要参与的网友自掏腰包,而且由于活动时间与个人时间的冲突问题,群内部分中年网友很快就提出质疑。

“他们觉得我们的想法很幼稚,根本不屑于做这些‘小事’,甚至还怀疑经费支配的透明问题。”香雪儿很无奈,“也许是有代沟吧,我们协商了多次也没法沟通,最终他们退出了‘中国心’。不过这也好,现在我们的群里都是清一色的‘80后’。”

经过这些教训之后,群内的几名“核心领导”都意识到,这个公益群要想长期存在下去,必须依靠严格的制度保障——虽然它仅仅是一个虚拟的网络社群。

很快在一些热心网友的支持下,一系列规章制度相继“出台”:《关于对T(踢)出成员的说明》、《活动经费公布详单》、《活动策划说明》等等,同时对群内8名“高管”也进行了明确分工……

在帮助小乐宁中,QQ群的年轻人体会了艰辛

今年3月5日,“中国心”的群主小傻,偶然在电视上看到:一位来自甘肃会宁年仅6岁的小男孩乐宁,在父亲因脑瘤去世的第4天,又被查出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这个原本一贫如洗的家庭,瞬间被推向了绝路。小傻当即决定要帮助这个不幸的孩子。

3月11日,小傻在公益群里发出了第一份为小乐宁募捐的倡议:《如果你有10元20元,用它来做一笔生命的交易吧,救救这个可怜的孩子!》帖子很快得到了群内20多名网友的响应。

3月15日,小傻和诤诤、包子等几名网友带着群内募捐的第一笔捐款2060元,兴奋地赶往乐宁所在的医院。

然而到医院之后才了解到,乐宁的病一般要做十几个疗程的化疗,每个疗程至少需要2万元的花费。而在此之前因为乐宁父亲的病,他们早已家徒四壁。

2000多元钱只是杯水车薪。为了募捐到更多的钱,这群年轻人想尽了一切办法:一方面在网络上大量转发为乐宁募捐的帖子,另一方面筹划进行社会募捐。

但是这两个渠道都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阻力:“我和小傻在其它群里为乐宁呼吁捐款,可是在5个群里转发,就有4个群在骂,他们说,你懂什么叫公益?捐的钱是不是卷到你们自己腰包了?”提到这些,香雪儿至今还很委屈。

网络募捐不成,他们开始着手向社会募捐。那些天,他们几乎跑遍了所有相关的政府部门:民政局、红十字会、市政府……可是因为他们是一个网络虚拟的群体,不具备法人资格,没有一个单位愿意接待。

万般无奈之下,他们想到了向企业求助。“企业有钱,应该会为乐宁捐点钱。”这群年轻人找到了一家商场的负责人,希望在商场员工中组织一次募捐。

可是对方的答复言简意赅:我们给你们帮助,你们能为我们带来什么?“我们当时都懵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负责网管的枷锁说。

为了小乐宁的事情,群主小傻一个星期没上班被炒了鱿鱼,香雪儿因请假太多入党转正差点没有通过。

于是网友们决定再一次在群内发动捐款,很快第二笔捐款1500元又送到了医院。“下个月乐宁就要进行第4次化疗了,我们不知道这次要去哪里募捐。”

说到这里,群主小傻神色凝重。“那你们会放弃吗?你们这个公益群还会存在下去吗?”

听到记者的提问,刚刚还在为筹款发愁的枷锁忽然抬起了头:“当然会,80后不仅有爱心,也有责任心,我们是在用爱心和责任做公益。”(中工网兰州6月13日电)

[责任编辑:alon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