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腾讯科技 > 互联网报道 > 互联网新闻 > 正文

中国团购网:疯狂复制Groupon

2010年05月24日17:48电脑报熊雯琳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如是风光自然引来众多模仿者,一夜之间,120多家难以区分,甚至照搬Groupon页面设计与名字的中国团购网站因此突然冒出。

  石头每天都在网上关注团购网上的低折扣产品,作为消费者,她的状况有点疯狂。比她更疯狂的,是国内的一批团购网创业者。

  美团、F团、团宝、拉手、24券、满座、窝窝……“现在国内有120多家团购网站,有很多几乎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团购导航网站捏团网创始人郭海晓在接受电脑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创业者的疯狂,是因为美国的团购网Groupon。4月19日,俄罗斯投资公司DST旗下财团向Groupon投资1.35亿美元,使Groupon的估值达到创纪录的13.5亿美元。

  Groupon有什么特别的呢? Groupon模式是每天只卖一样产品(或服务),以每日更新、货物价格低廉的模式,吸引一定数量以上的购买者,然后收取供货商50%的交易提成作为回报。如果不到最低团购人数就取消交易,消费者每天只有打开网页或邮箱,才会知道今天在自己城市里有什么惊喜等待:美食、健身、SPA、洗牙……

  这一模式的另一优势,是网站无需因为消费者购买的各种产品耗费大量库存成本,而是以服务为主,是一个典型的轻资产公司。目前,Groupon每天可以聚集超过5000个购买者,《纽约时报》称Groupon是史上最疯狂的互联网公司,称其2010年营收预计为3.5亿美元。

  如是风光自然引来众多模仿者,一夜之间,120多家难以区分,甚至照搬Groupon页面设计与名字的中国团购网站因此突然冒出。

  疯狂的团购

  石头今年3月中旬开始接触团购网,起初是有人在校友群里吼了一嗓子,说有个团购网站在卖海底捞火锅100元的现金券,只要2.4元——海底捞是北京一家非常有名的火锅店,以好吃好服务著称,但价格不菲,人均消费50元以上,100元现金券足够她和老公两人“腐败”一顿了。简单的注册和购买,石头只花了不到5分钟,最后把优惠代码下载到手机上。

  第二天下班后,石头拉着老公去了海底捞,点了满满一桌子菜除去消费券只加了4元钱。加上之前在网上已经付款的2.4元,这一趟大餐总共花费6.4元。自此,兴奋的石头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关注打折团购信息。当然,也不是每天团购的项目她都感兴趣,但让她感觉有意思的是,商家每天只提供一款产品,折扣都很低,基本上是吃喝玩乐型项目。

  渐渐的,她发现了各种各样不同的网站,不过页面都惊人的相似。美团、F团、团宝、24券、满座、拉手、窝窝……石头的团购也近乎疯狂,4元的咖啡玉米零食、8元的兔肉火锅、15元的两斤烤鲶鱼、109元的双人日式大餐、150元的瑜伽健身卡……石头觉得自己成了名副其实的购物狂了。不过,仔细想想,加起来也没有花太多钱,石头觉得这就是“团购网”的魅力。之后,又出现了专为团购网做链接导航的网站,如“网购之家”、“捏团网”等,把所有团购网都聚集在一起。

  “最近又突然多了好多团购网站,几乎是一夜之间。”细心的石头发现,这些网站也相当参差不齐,“现在不能看到商品就买了,有些商品根本无法提供售后反馈,自己很是吃亏。”比如有次她购买了两张16元体验SPA的券,可商家在SPA过程中一直不断向她和朋友推销办卡,SPA的流程也没有按照网站上宣称的来走。

  因团购网不爽的还有北航大学生小王。4月底,小王在“折学系”网站上团购了两款0元产品(其中一个是上线礼物,另外一个是优惠券),商家宣称4月30日揭晓谜底并发礼物快递,但至今仍无音讯。网站也处于停滞更新阶段。“尽管不需要付钱,但还是觉得上当了。”还有一次,某网站团购星巴克咖啡券,网友们刚要拍下,网站就宣布停止活动。

  “有好多小网站几乎是一夜之间就冒出来,团购活动貌似力度很大,但是却不靠谱,也有好多在一夜之间就消失了。”买的东西多了,石头也有了经验,“有些网站会弄一些不值钱的优惠券和桌游吧代金券挂在上面好几天。用户的投诉也得不到很好的解决。”

  疯狂的抄袭

  国内团购网站风潮背后,不得不提到一个人物——王兴。

  王兴的名字,和他的创业经历一样让人熟知,校内网、海内网及饭否网都是他的创业项目。在国外SNS、Twitter等产品兴起时,他第一批将这些产品形态引入中国,今年3月,他携团购网站“美团”高调出现在国内网民视野。

  “Groupon极大刺激了我的消费。你不觉得它很有趣吗?”王兴告诉《电脑报》。他将美团网定位于22至45岁间,有网络购买和网络支付习惯、对价格敏感但愿意追求生活品质的人群。

  美团页面继承了Groupon的简约风格,一页内涵盖了当天团购商品所有重要信息,以及从外部站点链接过来的第三方评论。团购价格通常在正常价格的5折以下,有支付宝和网上银行两种方式选择,购买后以手机短信或者在线打印的方式获取消费凭证。

  Groupon的成功来自于清晰的盈利模式和简单愉悦的购物体验,这也是美团能够快速复制的原因之一。然而,低门槛也让众多跟风者在瞬间涌入,美团以外,F团、团宝网、24券、满座网、拉手网等团购网站也集中在3月上线。他们的页面非常相似,你只能通过网站名字、页面颜色和当日产品来区分它们。

  截至目前,F团已经吸引了4万多名购买者,而团宝网购买了Groupon.cn和Groupon.com.cn的域名,其服务已经覆盖了30个一线城市,铺网速度无人能及。不仅如此,不少大学生也将团购网站作为创业项目,他们的理由是,创业成本低。

  “没有几千万启动资金就不要碰团购项目。 ” 团宝网发言人冯德樟认为,目前团购网站行业的竞争相当激烈,如果没有这个资金量级迟早要为别人做嫁衣。”F团CEO林宁也表示赞同,“我们为团购项目融资150万美元,团购是一个拼耐力的项目,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简单。”

  王兴却持有不同意见,美团网的启动资金是100万元,目前王兴也并不急着找投资,“首批的钱足够我们用,这个东西的启动不需要那么多资金。”

  大佬们的启动资金都在百万级别,但还是有众多的个人创业者涌入。5月4日记者找到阿宝时,他正带领他的小团队在做团购网站的项目,“初期启动资金很少,网站也是找朋友帮忙做的,没花太多钱。”

  阿宝给记者提供了一份团购网成本清单:网站初期投入7000元,程序维护3300元一年,网络空间租赁费用3200元一年,支付宝6万元流水包年套餐600元,网银在线包年套餐460元,注册用户邮件群发营销200元一年,发送确认短信9分钱一条。在阿宝看来,这类团购网站最大的竞争力是在产品和服务上,“技术和网站层面的东西没有任何问题,但关键是线下谈判能力的竞争。”

  阿宝的团购网站项目即将在五月上线,此时国内已有120多家团购网,并且几乎每天都有不同名字的团购网出现, 如此多的竞争者,阿宝们还有机会吗?“现在的团购网站还是存在很多问题,大家都在抄袭和模仿,这才有我们生存的空间。”阿宝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

  团购网的不光明未来

  不仅是国内,Groupon全球范围的抄袭者也不少。今年3月底,美国已经有山寨Groupon66家。全球范围内,如英国的Snippa、Wowcher.co.uk、德国的CityDeal.de、巴西的佩希尔巴诺等也都做得有声有色。

  面对世界各地一夜间涌现出来的模仿者,Groupon创始人兼CEO安德鲁·梅森最开始感到“莫名其妙”。鲁森称,有的抄袭者不仅偷窃其理念、页面设计、每一次改版,甚至连Groupon犯的愚蠢错误也一并端走。

  为何这样的一个互联网项目会在短期有如此多的人涌入?与互联网先烧钱,后积攒用户模式不同的是,Groupon是一个从一开始就能盈利的公司,通过销售折扣商品和服务,Groupon只用了7个月的时间就实现了盈亏平衡,利润率更是高达30%,预计今年的营收将达到3.5亿美元。这样的数字,足以让互联网创业人士疯狂。

  不过,投资业人士却相当冷静。知名互联网人士、站长之网蔡文胜就不太看好团购网站在中国的发展,“在中国做互联网,大部分先行者都会成试验品,目前更多是尝试,后来者需要不断总结,结合中国情况,才能胜出。在中国传统商业的团购一直就没大的成功,同样在互联网也是很难的。”

  给团购网泼冷水的还有李开复,他并不看好中国团购网的跟风动作,“门槛低、众多模仿者带来的价格战和利润下降,总营业额也有限;商家为了获取客户愿意打折,但是这些‘捡便宜’的客户值多少?”

  现在,Groupon创始人鲁森已不太介意这些疯狂的抄袭者,在他看来,伟大的价格只是战争的一半,还有另一半是产品和服务。那么,中国的抄袭者们,另一半准备好了吗?

  相关链接:

  中国互联网模式:抄袭还是创新?

  其实不仅是团购网,纵观国内众多流行的互联网模式都是抄袭。几乎是美国什么火了,中国的创业者就拿来抄。博客火的时候,中国差不多每个网站都开通了博客频道,社交网Facebook火了,国内开心网、校内、人人网涌现出来,Twitter火了,饭否、叽歪、新浪等等微博一拥而上。

  此次团购网也不例外,尤其是4月份团购网源代码被公布在网上以后,创业者几千元就可以拿到Groupon等开源代码后,抄袭者更是前仆后继。尽管互联网创业跟风已经不是新鲜话题,但此次疯狂的团购网跟进者还是引来了中国互联网模式抄袭还是创新的争论。

  对此,互联网资深人士、奇虎董事长周鸿祎表示,“我们国内所谓著名的创业者,就是善于抄袭美国的项目,美国出一个他抄一个。现在又起来团购,我们应该更多结合中国实际自主创新,而不是天天跟到美国人屁股后面吃饭”

  这回,中国众多的Groupon模式抄袭者,他们能走多远?

  对话

  王兴:美团网创始人,“连环创业家”,先后创办社交网校内、海内网以及微博客网站饭否。

  冯德樟:团宝网创始人之一,短时间内覆盖30座一线城市,被称为最疯狂的模仿者。

  林宁:F团团长,F团及母公司热度传媒集团总裁。

  郭海晓:团购导购网站捏团网创始人。

  电脑报:国内团购网站的页面、风格、模式和Groupon几乎一样,被称为是“抄袭者”,你们承认自己是“抄袭”吗?怎么面对这个不太好听的称谓?

  王兴:2006年,我做校内网时国内也有一堆SNS,也有人说我们抄袭。我并不在乎这些评论。创新是要看你如何定义。我们和美国人的基本需求是一样的,只是他们先看到这个需求,我们来做引入,只要用户喜欢,就是有价值的。创新和发明是两码事,汽车是中国发明的吗?电话是中国发明的吗?照这个理解只有极少数的东西是我们自己发明的。引入比旁观者好,先进者比不进者好。

  林宁:互联网这个行业,纯粹的抄袭美国,一定会失败的,这个在中国已经有太多血的教训了。其实中国很多模式都是从国外学来的,我们不愿意被说成是抄袭者,我们更愿意说自己是学习者。其实很多模式都是在相互学习,比如汽车发明出来了,我们就不需要在单独做一个新的发动机,只要去做汽车就好了。把好的模式带到中国,针对中国市场来做就很好。博客到中国有改良,Twitter到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也有改良,模仿之后要做出差异化才是关键。

  郭海晓:模仿也有诟病,比如我们抓取的一些团购网站,网速很慢,买到的券也没法消费,我们就会在第一时间将网站从我们的导航网站上下架。团购网的发展速度相当快,目前全国有120多家,有很多还没上线但是已经有域名或者准备试运营。现阶段,各种各样的抄袭者的确对行业造成了一定的冲击,并且,“抄袭者”现阶段很难拿到风投。

  冯德樟:别人怎么评价是别人的事情,我们自己如何看待才是最重要的。我们觉得团宝网在运作中只有两点是借鉴Groupon的。一个是商业模式,另外一个页面设计。但是其他的东西是不可能照搬的。如果你全部照搬就能成功的话那就太简单了,大家说的抄袭只是表面的东西,企业内部运作的大量东西是你看不到,也是抄不来的。

  电脑报:如何看待中国互联网企业没有创新精神?

  冯德樟:互联网就是从美国传向全世界的,互联网的发源地就在美国,所以团购网先在美国出现,也很符合这个规模。这就是一种先走一步的文化氛围。就好比练习毛笔字,初期都是模仿,练好基本功以后,第二阶段才是形成自己的风格,没有自己风格就不会成为大家。

  林宁:其实互联网的创新非常难。硅谷把所有最好的模式和最强的人都放在一起,他们的互联网环境非常成熟,所谓的创新就是你把这个东西带给用户,带给他们没有过的体验。

  电脑报:很多互联网大佬现在并不看好团购模式在中国的发展,他们觉得先行者往往是为后人做嫁衣?

  冯德樟:很多事情都是见仁见智。很多行业的发展初期都有这种问号提出来。比如数码相机产业,我们刚做时大家觉得手机上加了摄像头就不会数码相机的市场了,可是现在看来,所有的手机都有摄像头,但是相机行业依然很火。

  林宁:其实我也不太看好大部分的团购网跟进者。这个市场最后可能就剩几家存在,这是肯定的。另外,其实仔细观察互联网,生活服务业是很少在淘宝或者网上开店的。比如餐厅等,他们在网上都只有信息的搜索。我并不认为如果类似淘宝这样的企业进入团购领域会有多强的先发优势。他们的平台优势在于他们拥有淘宝的商户,这是他们的生意。我们是做的生活服务业团购,把线下服务半径小的商户引入互联网,不论是先是后,我们都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责任编辑:skyle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