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腾讯科技 > 互联网报道 > 互联网新闻 > 正文

信用卡存盗刷暗门:利用第三方支付系统漏洞

2010年06月25日03:0521世纪经济报道王思璟我要评论(0)
字号:T|T

那一串数字里的秘密

陈方(化名)是那些莫明其妙的买单者之一。

这位普通的工薪族,平时使用信用卡的次数很少,每个月都细心地核对对账单。这让他很容易发现,在自己招商银行信用卡的9月份扣款中,多出了记忆之外的一笔,金额300元。

陈方给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拨去电话。几番沟通后他获知,这笔钱由网银在线为“乐在上海”代扣走了。

陈方回想起来,一个多月前,他在街头遇到“乐在上海”的摊点,工作人员热情地向他推销一种本市消费折扣卡,并许诺30天试用期过后不续订可自动取消,然后递给他一张详细的个人资料登记单。

“要填信用卡卡号啊?”陈方有点起疑。

“放心好了,没有密码我们划不了款,这只是个资料搜集。”工作人员说。

陈方想起自己的信用卡密码,放下心来,把卡上的数字抄在单子上。

后来的事表明,正是这串“数字”,让陈方的信用卡成了“乐在上海”的提款机。

随后,在与“乐在上海”、招商银行沟通均无果后,陈方联系了本市电视台新闻热线。很快,一直声称“持卡人责任自负”的招商银行,归还了陈方上述扣款。

记者了解发现,上述款项,依次经过招商银行(发卡银行)、银联、网银在线(第三方支付平台)、收单银行,抵达“乐在上海”账上。

“我们是这件事的受害者,垫付了这笔钱,现在只能计入坏账。”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宣传策划室副经理丁诗妮表示。

“我从没听过这种案例,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中国银联一位相关负责人说:“银联只是跨行信息转接,网上银行的控制由各银行控制,或者第三方支付机构。”

“我们不会插手。”网银在线人士对本报记者说:“风险控制是银行的事。”

至发稿时,“乐在上海”方面未对记者的求证作出回应。

记者了解发现,案例中的收单点签约,是由第三方支付机构——网银在线完成的;相应的风险控制漏洞,亦由此而来。

危险的“第二种密码”

“中国信用卡使用规则和美国等地的通行规则不一致,造成了操作上的混乱。”一位中国银联美国分部人士告诉记者。

信用卡的使用,分为“过卡交易”和“离线交易”两种。前者由持卡人持信用卡在商场、超市等“实体店”的POS(销售终端)机“刷卡”,并签字授权,完成交易。

离线交易,则常见于酒店、航空公司销售中心、公司财务等,同样通过POS系统,提供信用卡账号及其验证码,即可完成交易。

在美国等信用卡起源地的多数西方国家,信用卡不设密码,两种交易方式中,交易凭证仅为签字或验证码。

而在中国,根据本土消费习惯,银行往往鼓励持卡人给信用卡设置密码,来保障用卡安全。

“这种双轨制的信用卡体系下,中国消费者几乎都不知道验证码的存在,更没有相关的风险意识。”一位银联人士表示。

信用卡的验证码,被称为CVV码。它是一串3位数字,由卡号、有效期和服务约束代码,经过发卡银行的编码规则和加密算法生成。

根据信用卡卡种和印刷位置的不同,还有CVV2、CVC、CVC2等,一般印于信用卡卡面、卡号后面。

陈方在“乐在上海”资料单上填下的,正是其招商银行信用卡卡号和CVV码。

在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提供的“信用卡(个人卡)通用申请表”及所附“信用卡(个人卡)通用领用合约”上,都没有任何介绍性、警示性文字涉及CCV码。

在信用卡用户与招商银行签订的唯一一张合约,及银行网站上能找到的“信用卡介绍”中,CVV码丝毫未被提及。

绝大多数的持卡人对CVV码的第一次接触,发生在网络支付的实际操作中——“请输入信用卡卡号后三位数字”。但没有多少持卡人意识到自己正在使用另一种“密码”,它也需要保护。

招商银行不是孤例。记者查阅了建设银行、工商银行等行提供的信用卡章程,上面均无任何CVV码的使用保管提示。这似乎是个没有公开原因的行业惯例。

[责任编辑:samy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