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腾讯科技 > 中欧社会论坛 > 正文

中欧论坛嘉宾建议建专门组织 保护互联网隐私

字号:T|T

与会嘉宾对热点话题表现出了很大的关注热情

与会嘉宾对热点话题表现出了很大的关注热情

中欧社会论坛小组会议达成多个行动方案,今天将赴港提交论坛大会。

晶报讯 昨日,为期两天的第三届中欧社会论坛T13b小组会议在深圳闭幕,来自中国和欧洲的近十名互联网专家及企业高层参加了腾讯和晶报联合主办的这次会议,就“互联网与人类生活变迁”话题提出了两大议题,并经过集体思考法提出了行动方案。小组会议代表今天将赴香港参加中欧社会论坛的大会,将小组议题提交大会,为互联网相关问题的解决提供参考意见。

昨天上午,与会嘉宾各自讲述了在自己工作中遇到的与互联网密切相关的“故事”,精彩纷呈。其中,医生在对病人隐私的保护、互联网业者遇到的挑战和困难等“故事”引发了热烈的讨论。接着,嘉宾们各自提出一个可供讨论的主题,通过投票方式选出两个主题:互联网的个人隐私保护;网络政治生活与互联网行业生态。

在昨天下午的圆桌讨论中,与会嘉宾围绕两个主题展开了又一轮思想碰撞,提出了很多建设性的意见,经过集体思考法达成了一致的行动方案,包括构建中欧双方常设的网络论坛集思广益、建立中欧大学生互联网创业基地、构建保护互联网隐私的组织等有建设性的意见。

小组会议在行动方案讨论结束后顺利闭幕,部分嘉宾将参与今天在香港理工大学举行的第三届中欧社会论坛全体会议。

出题

天涯社区副总裁武戈:中欧携手抗衡竞争

我的题目是:中欧互联网技术和知识产权合作框架。

基本的行动设想是先成立一个课题研究组,形成一系列的方案以后,可以演变为合作协调委员会,并可延伸出很多联合实验室,但是这些联合实验室必须在支持的网络里面共通。最后要推动政府间能够签署双边或者多边的认证和授权协议。简单的一句话就是,中欧团结起来抗衡竞争对手。

五季咨询合伙人洪波:建议降低互联网创业门槛

去年中国对互联网进行了很多整顿,推出了一些新的政策。去年底中国的域名注册管理机构宣布个人不允许注册运营,并且已经注册的域名要进行重新审核。另外对于所有在中国境内经营的网站,实行严格的备案制度,如果没有备案,网站不得运营。

有人把中国的互联网管理制度叫做许可证制度,包括BBS许可证、视频许可证、社交游戏许可证等等。有些许可证实际上进入门槛非常高,没有1000万的资本不允许运营Web游戏。除了这种政策门槛之外,还有一种高昂的监管成本,比如说每个网站都配备一定数量的网络安全员。

所以当有人问我应该做什么的时候,我的建议是:在中国,不要做用户产生内容的网站,你可以做一些电子商务的网站。

法国大学教授Francoise Launay:搜索引擎辅助科学研究

一是关于科学研究的问题:我们在科学研究上应怎样利用网络免费获取有效的信息?

第二点我认为更加重要,就是:如何教年轻研究者利用网上的搜索引擎搜集有效信息,并让他们在浩瀚的信息海洋中,形成自己独特的观点?

法国精神病学家Alain Mercuel:用法规为个人信息上锁

几个月前,法国警方口头要求一个精神病医院的领导向警方提供某一个病人的个人信息。院领导准备好资料准备提交给警方,受到了该院众多医生的阻止。医生们为院领导的举止感到震惊,并为这一情况感到担忧:如果警察不需要通过准许,就可以轻易拿到病人的资料,那该如何保护病人的隐私?病人的资料是保管在资料箱里的,这个资料箱的钥匙该由谁来管理?我建议,这个资料箱应该多设几道锁,每个锁的钥匙交给不同的人掌管,只有当这几把钥匙都凑齐了,才能打开资料箱。同样的,在网络社会里以及我昨天提到的电子医疗平台上,也面临着保障病人资料不被泄露的问题。我建议成立一个全球性的互联网行业组织,共同制定保护互联网信息安全的相关规章制度,用法规来为互联网上的个人信息上锁。

社会学家、互联网作家Patrice Flichy:“口水战”参加者拥有更多的信息量

我谈谈互联网上公众辩论的问题。在法国,存在这样的一种现象:有人在互联网上发表了引起热议的言论,这些言论促使相关行内人士或政府对之进行深入讨论,然而,最后坐下来讨论的人,往往是来自民间组织的负责人、相关机构的研究者,而不是最初发起话题的人。其实,在网上大打“口水战”的普通公民,往往比这些坐下来讨论的人拥有更多的信息量。虽然网民们的言语有时会带有“谩骂”性,但它的意义在于提供了公民自由表达的一种新模式。

飞利浦营销经理Christophe Bresson:网民可付费买隐私权

法国网民在互联网上用得最多的是搜索引擎。对网民而言,信息的获取是免费的,但多数的免费信息却是由企业来埋单的。网络运营商根据付费的多寡,安排搜索答案出现的顺序。此外,一些网站在储存了大量的用户个人信息后,并没有对信息进行安全管理,而是将用户的隐私参数设置得很低,造成大量个人信息的泄露。

我的观点就是,互联网可以有两种运营模式。第一种模式就是现在的运营模式,网民免费获取信息,运营商决定个人信息的隐私参数;第二种模式,网民通过付费以及和网络运营商签订协议,获取需要的信息,保证自己的隐私权,这是我提出的新兴模式。

欧方嘉宾组长Francois Launay:如何在实名和匿名间寻求平衡

在巴黎有这么一个真实的故事:同一计算机公司的两个主管,在Facebook上发表了对领导的看法,他们的交流是私下进行的,却不幸地被同事获取了完整的对话记录。这个同事“打小报告”给老板,老板恼羞成怒,以“严重过失”为名将他俩炒了。两人将老板告上了法庭。法官犯了难:老板以员工的私人对话信息作为证据是否合理,又是否合法?

从此可以看出,我们现在遇到了非常严峻的问题,网民在使用互联网免费服务的时候,是否想过:你在网上发送的信息,会不会在没有经过你同意的情况下被泄露出去?其实,网民们对网站的隐私条例设置关注得还不够。

目前,欧洲公司的人力资源主管在收到求职信后,会到Facebook上看看你是不是上面的用户,又在上面做了些什么。如果你没有对隐私作出相应设置的话,他就会对你的过去如数家珍。然而,如果你不是Facebook的用户,人力资源主管就会觉得你非常可疑。如果这样下去的话,我们会担心实名制把我们的真实信息都泄露了出去,最后给我们造成损失。但如果不采用实名制,则将继续面临网络的不信任感。如何在实名和匿名间寻求平衡,是我们面临的一个挑战。

[责任编辑:shulaiy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