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腾讯科技 > 家电报道 > 家电新闻 > 正文

东方企业家:死于黄光裕病

2010年07月14日12:01东方企业家迟宇宙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文:迟宇宙

  像所有人预料的那样,黄光裕终于得到了属于他的牢狱生活。又一个“首富”落马了,又一个“大佬”倒台了,又一座神像坍塌了,又一个偶像黄昏了……

  这种凄凉哀婉的场景和意境,颇为符合我的一个箴言定义:人生中最凄婉的事无非美人迟暮、英雄末路,还有“前列腺被堵住”。

  黄光裕是“英雄末路”了。不乏有人以略带“仇富”的心态暗自称快,媒体们则连篇累牍大幅报道,辩护律师抱怨量刑太重,竞争对手开始弹冠相庆,而与黄光裕一样擦不干净身子的某些富豪们则继续在忐忑不安中压抑与思量,一边企求得到上主的饶恕,一边寄望于逃过法律的追缉……各异的心态,相同的多巴胺刺激,大同小异的力比多冲动,因为黄光裕,一下子迸射了出来。

  作为前中国首富,黄光裕曾经是一个“中国梦”的代言人,他寄托了在一个大时代中,草根如何通过勤奋与努力挣扎崛起为精英的梦想。人们喜欢做这样的“黄光裕梦”,也喜欢将黄光裕塑造成一座神,以求获得“实现梦想”的可能。

  可是谁也没有看到“黄光裕梦”的“阿喀琉斯之踵”;谁也不愿意看到隐匿于“黄光裕梦”中的阴翳;谁也不愿意承认,“黄光裕梦”或许仅止一个梦而已。

  以黄光裕为代表的一些中国草根企业家,他们有着中国人所拥有的大多数美德,聪明、勤劳、努力,对未来充满希望;但是他们也拥有其他的东西,愚昧、迷狂和缺失法治理念,这是压在他们身上的重担,当他们无法负荷的时候,他们会寻求其他的逃避之路,赌博、放纵、行贿和攀附权贵。在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大时代中,他们曾代表着一个灿烂夺目的“黄光裕梦”。他们不愿承认自己是大时代的小访客,他们也以共同的堕落,见证充满恶习、腐败与腥臭的“黄光裕病”的存在。

  “黄光裕病”是一种无法定义的绝症。当“黄光裕梦”启动的时候,黄光裕们依靠聪明、远见和勤奋,以拼了命的愤然扫荡财富。生存的压力、贫病交加的童年、难以忘怀的困苦时艰,无一不使他们深刻理解财富权的重要,为此他们可以使自己的底线变得更低,使自己的道德标准更下垂,即使没有地球引力的存在,他们也愿意将其降到地平线的下方。

  当他们习惯了“视他人如草芥,视法律如玩物,视伙伴如粪土,视公权力与财富权为生命”的时候,他们告别了曾经的平民生活,以财富精英的面目,染了一身的“黄光裕病”。

  他们已经习惯了践踏他人、挑战法律、攀附权贵,以金权交易完成自己从草根到权贵的角色转换。他们是转换了,但是他们不再是一个梦想。他们仅只是病人,染了“黄光裕病”的中国病人。他们不再代言“中国梦”,他们所代言的只是权欲的膨胀与利益的媾合。

  《白鹿原》中,死后尚且晃荡着六寸的朱先生教导我们要“学为好人”。朱老夫子如此简单纯朴的道理,似乎是治疗“黄光裕病”最好的药方,如果那些染病者尚未病入膏肓的话。

  不幸的是,病人们从未觉着自己有病,他们似乎发了誓要“生于黄光裕梦,死于黄光裕病”。在这一代病人觉醒之前,在他们疏导好自己精神的前列腺并且真正“学为好人”之前,我尚未看到任何有关价值的希望。对于当下或许这才是最凄婉的事。

  白修德在《中国的惊雷》中曾说,“中国整个历史中,对于地主、高利贷者和商人的古旧的三位一体制,总是痛恨的。”

  在当下的中国,财富精英们的突然崛起,让人们意识到“赢在中国”和“中国梦”成为一种可能。

  可是倘若那些精英们不能善用上苍给予的恩赐,不能使自己赢得可以超越财富的生命价值,那么他们只能游走在道德的地平线下,跳跃在法律边缘,依靠冲动和投机进行权力媾合,最终遭受正义的鄙弃。对于这些黄光裕们,人们依旧“总是痛恨的”。

[责任编辑:woodyw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