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腾讯科技 > 互联网报道 > 互联网新闻 > 正文

年轻男子代理网络赌球 涉“开设赌场罪”获刑

2010年07月26日14:09人民法院报魏 婧我要评论(0)
字号:T|T

年轻男子代理网络赌球 涉“开设赌场罪”获刑

审判长狄启骋庭审后接受采访。

当听到自己被判一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1万元时,赵岩的脸上起先没有太多表情,片刻后,这名29岁的年轻人慢慢红了眼眶,“我很后悔,我对不起我的家人。”

以营利为目的,为一家境外赌球网站做“代理”的“庄家”赵岩,于7月21日上午在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受审,法院认定赵岩构成开设赌场罪。这是北京首起利用虚拟网络发展会员被定性为开设赌场罪的案件,也是北京今年审理的首起网络赌球案。

不懂法律误上“贼船”

29岁的赵岩个子不高,中专文化的他没有正式工作,在成为赌球网站“庄家”之前,基本靠炒股度日。偶然的一次玩牌,他认识了罗某。经其介绍,赚钱心切的赵岩加入了一家境外赌球网站,负责发展和管理参与赌球的会员,并从中“抽成”获利。

自2009年8月到案发的2010年2月期间,赵岩共发展了刘某、朱某等4名“会员”,为他们提供多个赌球账号、密码,使得他们可以在“宝马网站”上对欧洲五大足球联赛下注,进行赌博。这半年间,网站接受该4人的投注金额达到了765万余元,赵岩的“抽成”是他所发展的“会员们”投注金额的千分之五,约3万余元,而这些钱早已被他“花掉了”。

发展会员没有任何担保条件,全凭自己的感觉来判定这个人是否“靠谱”,风险很大。“也发生过输了之后不给钱,人跑掉的情况。只能自己去尽力找回来,实在找不到人,就只好自己赔钱给上面了。”赵岩只认识罗某一个“上线”,至于罗某之上还有谁,他一概不知。

赵岩和“会员们”的赌博活动以周为单位进行——“他们选择自己关心的场次下注,我每周记录输赢情况,输了的话就让他们拿钱,赢了则从罗某那里拿钱给他们。输赢的金额够1000就见面交易,不够的话下周再说。”这半年中,“赌球代理”俨然成为赵岩的“本职工作”,维持他基本的日常花销。

由于赵岩以营利为目的,为多人提供赌博条件,检察机关认为,他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应当以“开设赌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我是最底层的代理,权限只是给别人开设投注账号,没有资格发展下级代理。我本身也从来不赌球,只是想抽些利润,赚点零花钱。”法律意识淡薄的赵岩,一开始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犯罪。“罗某花言巧语,把我拉上这条贼船,我真是太傻了。”站在被告人席上,赵岩的眼中充满了悔恨的泪水。

锒铛入狱亲人伤心

赵岩是家中独子,父母都是退休工人。因为只有中专学历,赵岩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家里经济条件不是很好。但在家人心目中,至少他还是个“很乖的孩子”,“从不惹是生非”。赵岩当“庄家”,父母毫不知情,直到儿子被逮捕归案,他们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经不住打击,父亲突发脑血栓住进了医院。母亲的糖尿病也加重,只能在家休养。

当天,赵岩的几位亲戚出现在旁听席上,当公诉人依次向法庭出示证据时,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经询问是赵岩的舅舅)终于抑制不住,缓缓地伏在椅背上无声地哭泣起来。此情此景,令人揪心。休庭时,老者强忍悲伤,走到检察官面前,与公诉人依次握手,“孩子不懂事,给你们添麻烦了,你们多费心。”

由于案件事实清晰,赵岩的辩护人阎律师没有发表任何质疑,只提出赵岩具有可以从轻处罚的法定与酌定情节。“从被告人涉嫌犯罪的具体情节、代理赌球的规模、获利的金额以及社会危害程度来看,都不算是情节严重;他没有参与赌博网站的策划和管理,而是作为最底层的代理人,接受上面人的指示,从犯罪地位而言,应当视为从犯;被告人没有前科,在归案后认罪态度良好,积极配合工作,再加上他的父母身体不好,需要他的照顾,希望法庭能够从轻发落。”

经过短暂的休庭,审判长当庭宣读了判决。由于该案不属于共同犯罪,对被告人而言即无“从犯”一说。除此项意见不予采纳外,合议庭充分考虑了辩护人的其他提议,对赵岩作出了“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1万元人民币”的判决。

对于判决结果,赵岩表示接受。“我最对不起的,就是我的家人”,赵岩不断重复着这句话。被带离法庭时,他情不自禁地回头,找寻着家人的身影。

法官阐释新罪名

“随着经济发展,科技不断进步,赌博形式也日趋多样化。近年来,在互联网上设立赌博网站,担任所谓庄家、代理等新型赌博形式的出现,突破了传统的赌场概念,危害性更大。这种现象促使刑法将开设赌场罪从赌博罪中分离出来,作为一项单独的罪名存在。”本案审判长、东城法院刑一庭庭长狄启骋在庭审结束后对“开设赌场罪”进行了阐释。

“开设赌场罪”是2006年从赌博罪中分离出来的新罪名,原来的赌博罪包括聚众赌博、以赌博为业、开设赌场三种行为,修改后的赌博罪则只包含前两种行为。由于开设赌场吸引他人赌博,参赌人数多、赌资数额大,社会危害较之一般的聚众赌博更加严重,因此,刑法特将“开设赌场罪”单列于赌博罪之外。

狄启骋解释,对于“开设”一词,应作广义理解。除通常所说的为赌博者提供场所、赌具,接受投注的“传统赌场”外,在网络上建立赌博网站,或者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以及通过电话接受投注等,即使参与者并不集中在一起,也属于开设赌场——“本案涉及的情况就属于这类虚拟赌场,这种新型开赌方式具有很强的隐蔽性,不容易被发现,也给案件的侦破带来了难度。”

若提供了赌场,本人无论是否参与,是否“抽成”,均不影响罪名成立。“赵岩并没有赌球,平时也比较老实。但他法律意识淡薄,听信他人诱惑,再加上他被利益蒙蔽了双眼,才会走上违法犯罪道路。”狄启骋对于赵岩获刑表示惋惜,在判后释法阶段对其进行了法律教育,“作为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你要为父母和家庭好好考虑,在改造中彻底反思自己的错误,早日回归社会,成为对自己、对家庭、对社会负责的人。”□ 本报实习生 魏 婧 文/图

[责任编辑:mking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