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腾讯科技 > 科学频道 > 科学新闻 > 正文

腾讯网独家专访美国《科学》杂志总编辑

2010年10月22日11:29腾讯科技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主持人:好的。下面我们可以讨论一下当前关于中国科学家的新闻事件。您听说过方舟子和肖传国事件吗?

阿尔伯茨:我对名字不熟悉,可以告诉我是什么事情吗?

贾:我之前和您提过这一事件。肖传国是华中科技大学教授,他涉嫌雇凶袭击方舟子。

主持人:这一新闻事件与学术造假有关,您之前有听说过吗?

贾:您之前听说过方舟子吗?

阿尔伯茨:没有。

贾:方舟子是专门揭露学术造假的人,因为这一原因,那位教授(肖传国)雇凶报复方舟子。

阿尔伯茨:是的,我听说了。非常不正常!(笑)

主持人:您怎么看待学术造假事件?这经常发生。

贾:例如抄袭还有其他不当行为。

阿尔伯茨:是的,我们《科学》杂志也有这一问题。我们曾经刊登了一篇韩国科学家关于人类干细胞克隆的论文,后来发现论文是虚构的。这是四年前的事情。我认为这是很可怕的,因为这浪费了很多人的时间。其他科学家也很有可能复制这些被虚构的数据。因此我认为对于学术造假的人我们要严惩。他们虚构科学成果,这对于科学来说是非常可怕的。美国有一套完整的系统调查这类事件。首先应该承担责任的是大学以及研究机构,他们应该进行内部审查。其次是政府层次,政府也应该承担一定责任。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我们不能阻止其他人不正当的行为,因为科学家也是普通人。但我认为大部分科学家都是遵守学术道德的。我们还应该对年轻一代科学家进行教育,不仅仅是告诉他们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不仅仅需要帮助他们走出校园,还需要教育他们适应正确的科学文化。例如,什么情况下你可以被视作是论文作者。因为一些论文上会出现多名作者,而他们事实上并没有做真正的研究。因此我们应该建立正确的学术文化,那些真正投入到研究的科学家应获得荣誉,但他们同时也要对研究结果承担责任。在《科学》杂志上发生的学术造假行为,很多人不愿意承担造假责任。他们宣称只是在论文上署名,并没有参与造假。这也是不道德行为。

贾:正如您刚刚说的,大学及研究机构应该首先承担起学术造假行为调查的责任。但您认为如果这些机构开展真正的调查并在揭露真相以后会不会损害到他们的声誉?

阿尔伯茨:哈佛大学非常有名,但最近也被查出学术造假新闻。你们或许听说过,哈佛大学教授在研究灵长类动物行为时涉嫌伪造数据。这或许会影响到哈佛大学的声誉,但如果纵容这样的学术造假或许会对大学或研究机构声誉造成更大的负面影响。哈佛大学会为这位教授的不道德行为感到羞耻,而不是因为声誉问题替他掩盖事实。

主持人:我们回到科学技术这一话题。您认为科技在短期和长远来说将会怎样发展?像在两年内我们可以到达怎样的一种水平?

阿尔伯茨:我们不可能预测未来。

主持人:我们现在有了新能源、电动汽车、新的网络技术……

阿尔伯茨:我们回过头看,所有试图预测未来的努力都是错误的。但基本上可以预测的是今后五十年我们将会取得令人惊叹的发展成就,因为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过去五十年也是这样发展过来的。美国科学院在大约十五年前发表了名为“超越发现:从研究到人类福祉进程”(Beyond Discovery:The path from research to human benefit)的系列科普文章。在这个项目中我们希望可以帮助人类社会发展。回顾历史可以解决我们从哪里来的问题。

举一个例子,比如说我们现在普遍使用的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它可以准确定位我们的位置。但这项技术其实可以联系到过去曾经发明的一种被称作“原子钟”的技术,这是一项纯物理发明。原子钟可以使时间精确至亿秒,但在原子钟出现的时候,人们认为这项发明没有一点用处,因为没有人会想知道几亿分之一秒的时间。但这项发明可以结合其他技术,现在GPS卫星系统采用的就是原子钟技术。

不仅仅是这个故事,还有我们为治愈儿童白血病所做的努力也可以说明问题。我在哈佛大学读书的时候,曾经以自愿者身份在波士顿医院工作过。那时医院里每天都有许多儿童都因白血病死去。当时缺乏有效的治疗办法,而现在许多孩子都有治愈的希望。我们回过头看会发现,在当时的条件下我们不会想到一些病菌会与白血病相关。一次又一次的经验表明,由科学发现创造的知识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这个世界,而后人也会将这些知识碎片以不可预测的方式拼凑起来,为人类社会创造出美好的新事物。这就是为什么当人们谈论科研时,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应用科学技术,还需要基础科学。因为基础科学发现的是自然规律,如科学家发明了可将时间精确至几亿秒分之一的“原子钟”。后来人们又革命性创造了新技术,例如全球卫星定位系统,这是前人没有尝试过的,但我们却通过应用科学技术实现了。

贾:在中国,目前投入到基础科学研究的经费正在逐步增长,但投入远远不够。去年阿尔伯茨见到了温家宝总理接受《科学》杂志的采访也谈到了这一问题。

阿尔伯茨:是的,我曾经代表《科学》杂志采访过温家宝总理。在此之前,我去了科技部,科技部官员曾告诉我在最多15%的科研经费会投入到基础科学研究中。因此我就此询问温家宝总理15%的经费投入是否足够,温总理说这样的投入是不够的。我想可能因为这个原因基础科学研究经费增长了。所以我帮助了中国。(笑)

贾:在中国,一方面基础科学研究正在逐步发展,但另一方面,各行业应该承担起应用科学研究的部分责任,而不是由学术界完全投入。但中国的现实是学术界承担了太多应用科学研究工作,而行业参与不多。您对此有何看法?

阿尔伯茨:当然,我认为基础学科科学家应该继续他们目前的工作。我不知道其他领域的科学家。我是研究生物化学的,我不知道怎么做生意赚钱。我们需要特定的组织将科学转化为行业应用技术。我认为中国在这方面做了很大的努力。你们在工业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比如说我在美国买的产品其实是两年前就已经在中国生产了,甚至是iPad。因此中国在工业方面做得非常好。中国技术行业可以与科学家相结合,这是中国独有的优势,因为其他国家不会有像中国一样发达的工业,因此你们拥有非常好的发展机会。

贾:在中国我们制定了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千人计划”,中国政府希望通过这一“千人计划”吸引越来越多包括基础科学以及应用科学学科在内的优秀人才。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可以提高基础科学以及应用科学发展水平。

主持人:如果每个人都能投入到基础科学研究,投入到基础教育中,那每个人都在为我们美好的未来做贡献。好的,非常感谢阿尔伯茨博士,非常感谢贾老师。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paulz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