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腾讯科技 > 科技专题 > IT业界专题 > 两会科技提案 > 正文

研祥陈志列建言严打侵权现象 让企业远离炒房

2011年03月01日18:06腾讯科技[微博]雷建平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全国政协委员陈志列还就当前企业放弃实业进军房地产的现象发表看法。他认为中国应发扬社会主义特色的管理体系优势严打侵犯知识产权现象,并通过自主知识产权创新帮助企业转型。

研祥陈志列建言严打侵权现象 让企业远离炒房

左边为全国政协委员、研祥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志列(腾讯科技摄)

腾讯科技讯(雷建平)3月1日消息,全国政协委员、研祥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志列今日做客腾讯网,就两会提案、知识产权、民工荒、企业发展等话题发表观点,陈志列建言企业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同时地方政府向GDP说不。

陈志列还就当前企业放弃实业进军房地产的现象发表看法。他认为中国应发扬社会主义特色的管理体系优势严打侵犯知识产权现象,并通过自主知识产权创新帮助企业转型。

建言对侵犯自主知识产权现象下狠手

据了解,过去几年不下于50家上市公司抛弃主业转战到房地产市场掘金,以至于行业人士感叹,现在什么人都想来做房地产,这里面有做家电的、搞纺织的、卖药的,这期间整个民间炒楼风气也盛行。

陈志列表示,自己已感受到了周边发生的这些变化,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一方面在于国家在自主创新方面保护不够,另一方面是拥有自主品牌和自主创新能力的企业数量和质量还比较少。

陈志列透露,自己今年的提案就是提到利用全国检察院系统来对侵犯自主知识产权的下重手和狠手。他认为,利用检察院对侵犯自主知识产权下重手是国家管理体系的特色。“这种威慑力和震慑力有利于帮助中国企业在自主知识产权,自主创新,自由品牌方面迅速强大起来,促使更多中国企业成功走向全球。”

在另一方面,陈志列认为,如果拥有自主创新能力和自主品牌的企业增长,企业投向资金投向房地产的动力和数量也会大大减少。慢慢的企业进军房地产这种社会现象会逐步不值得大众媒体这样来报道。

在他看来,一个企业在高科技企业,如果确实拥有自主知识产,能够把自己的自主知识产权,把自己的技术的优势,管理的优势转化为市场的利润,而且在市场行业有领先地位的话,从投资回报的角度讲,也比进入房地产行业的利润要高。

中国大学生资源是全世界稀有资源

当前中国社会面临着一个悖论,一方面很多地方遭遇农民工慌,另一方面是大学生遭遇就业难题。陈志列对此表示,实际上现在“民工荒”成了一个季节性话题。“每年春节后说‘民工荒’,到了5、6月份就没人提了,7、8月份没人提。”

陈志列认为,大学生找工作难度比民工大的背后是国家能给大学生们提供的工作的机会的企业数量变少。如果国家越来越多重视自主创新能力,重视技术,重视品牌的企业越来越多,在全球的竞争力越来越强的话,大学生的就业就不是问题。

“从全球范围讲,中国这么多大学生可以形成很多科技力量,而且每年有六七百万,这真的是全球范围内的稀有资源。只要教育部、企业、媒体一起努力,形成大的企业群,大学生就业难话题在很短时间内可变成‘大学生荒’”。

陈志列还就目前出现的“鼠族”、“蚁族”及逃离“北上广”现象发表观点,他指出未来大城市之间的中间带将迎来新的发展期。“比如江苏的苏南地区和上海的关系,比如说河北廊坊跟北京市的这种关系。”

“如果政府推动得好的话,再过几年大学生会发现原来最适合去创业或是最适合找到自己的工作,让自己幸福指数提高的地方是在离大都市100公里到300公里的地方。”

以下是腾讯科技专访研祥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志列实录:

腾讯科技:各位腾讯网友,大家好!今天我们很高兴邀请到全国政协委员、研祥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志列先生作客腾讯网,首先请他给大家打声招呼。

陈志列:各位全国的腾讯网友,我是陈志列,很高兴在这边能够就两会的有关话题和任何大家感兴趣的话题跟大家沟通。

对地方政府GDP考核应转向GNP考核

腾讯科技:我们知道您此次提出来的提案是“如何提高企业自主创新能力,向GDP说不”,您如何看待目前企业的自主创新的现状?为何要向GDP说不呢?

陈志列:您说到了我这次提的第一个提案。这个提案在腾讯网也是一个公开的披露,我的提案的名字是建议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做一个试点改革,用原来对地方政府的GDP考核选一个城市或者是一个省改成对这个地方政府用GNP考核。等一下我会有时间解释一下GNP和GDP的不同。

我可以告诉大家用GNP考核更加有利于中国企业的自主创新,走向全球,在全球产业链的价值高端占据有利位置,更加对民政的幸福指数GNP考核远远长于GDP考核。

腾讯科技:请您详细聊一聊您的有关两会的提案。

陈志列:另外一个提案是关于知识产权的,我建议我们国家用公权力能够扶持帮助和规范知识产权的情况,帮助中国的企业走向全球,给全国人民创造更多福利。

我先说一下GNP和GDP的不同,GDP是指一个地区,比如深圳市这个地皮上外资还有外地的和本地的企业创造的生产总值的总数。GNP是指在深圳的企业,本土总部在深圳的企业在全球创造的国民生产总值,这两个概念不同。如果考核GNP的话,就会重视本土的企业怎么样在全球的盈利能力。

这个盈利能力一定会让本地的民众享受更多的经济带来的福音。另外,如果考核GNP的话,会比较忽略外面企业在本土地皮上所产生的生产总值,尤其是让当地付出环境污染的代价,付出劳动力的成本被压低的代价而换来的产值和利润。GNP的考核实际上在国外很多SNA,国民经济考核体系里面全球采用更多的和主流是GNP。

我们国家在过往30年来采用GDP之后,也产生了一些问题。大家都看到了,这些是由GDP考核带来的问题,通过改成GNP考核的话会有针锋相对的改善。

对于政府来讲,我一直认为政府的领导艺术应该是“四两拨千斤”,应该是通过政策,通过考核来让整个地方政府或者是社会各个方面往中央政府所希望的方向走。

而不是中央政府面面俱到对所有领域说出来该怎么办。其实这也是很难面面俱到,都把它做到的,因为社会360行的面太宽了,如果你改一个考核,就像我们全中国的高中,我们都考过大学。实际高考的大纲就是指挥棒,高考的大纲怎么定,你就不用再跟全中国那么多高中讲你应该重视哪个,不重视哪个,你只要把大纲定了就行了。

我的建议是,在沿海地区,改革开放比较早的地区,中央能够对地方政府试点,用GNP考核取代GDP考核。在这里取到的经验再向全国逐步推广。

相关专题:

两会科技提案
订阅
[责任编辑:skyle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