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腾讯科技 > 互联网报道 > 互联网新闻 > 正文

IT史记连载:劳伦斯·莱斯格(献给知识产权日)

2004年04月26日02:07博客中国方兴东 王俊秀我要评论(0)
字号:T|T

莱斯格凭什么

在美国社会,没有强大的金钱支持,没有特殊的出身为背景,而仅仅靠一个人的思想来建立起巨大的影响,实在是一件奇迹,这也是莱斯格依然乐观的理由。查查他的家底,清清他的背景,许多人都会疑惑:莱斯格凭什么?

让莱斯格声名大振的一件事情,就是当时还在哈佛的他被选为担任微软垄断案的“特选专家,为杰克逊法官担任顾问”。但是,真正奠定他声誉的还是因为他有着几乎完善的学术背景:1983年获宾夕法尼亚大学经济学士学位及沃顿商学院管理学学位,1986年以优异的成绩获英国剑桥大学Trinity学院哲学硕士学位,1989年获耶鲁大学法学院博士学位。1989—1996年曾是享有盛誉的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理查德·波斯纳(Richard Posner)和最高法院法官安东尼·斯加利亚(Antonin Scalia)的书记员(1990—1991年)。之后,又担任芝加哥大学法学院教授,哈佛大学法学院伯克曼法学教授。

1961年6月3日,莱斯格出生于美国北部的南达克达州西南部城市——拉波德城(Rapid City),这是一个工商业中心。但是他从小在美国东部的宾夕法尼亚州威廉斯波特(Williamaport)长大。从小这家伙就不安份。他老爸杰克是共和党(美国大老党)的支持者,拥有一家钢铁公司。莱斯特追随父亲的政治倾向,很快成为宾州少年共和党团体的首领,并且成为共和党竞争活动的领袖之一。他如此热衷于政治,以至当地人都说:“有其父必有其子。”

1980年,这个宾州大学的二年级学生,已经开始领导极为关键的州议员竞选活动,成为共和党的一颗耀眼的新星。尽管里根大获全胜,但莱斯格却败下阵地。这次失败终结了他新兴的政治生涯,对政治开始意兴索然。“这次失败拯救了我,否则如果我获胜了,那现在我可能就是拉尔夫·里德(Ralph Reed,乔治·布什的高级顾问)。”如今,莱斯格自认为是民主党的支持者。

美国历史上少了一位政客,却多出一位法律思想家,而且刚好在互联网崛起之时,成为网络法律最重要的人物。可谓时势造英雄。

莱斯格谈及一位死于1864年的美国作家时说:“没人能让死人干活儿。不管我们怎么努力,给他付多高的薪水,霍桑(Nathaniel Hawthorne)也不可能再写出什么作品来了。”莱斯格此言是针对保护版权以激发创作热情这种建议而发出的讽刺的。他对知识产权保护的讽刺赠以一句“偷书是一项高贵的罪行”,他更指出,历史上美国本身也是个“盗版国家”。

为什么这样说?原来近至1790年前,外国作品在美国境内,竟不受版权保障,翻译甚至抄袭外语作品至英文,是法律容许甚至鼓励的行为,因为当年的当权者理解垄断和专利是不利于创作的,对发展中社会而言,广范流传知识,比保障产权重要,且更具社会正面价值,故此在个人产权利益和社会发展需要间,作了一个平衡。正如当年美国己身为发展中国家时,利用盗版知识,加强自身文化,吃了欧洲作家的免费餐。

莱斯格指出,所谓知识产权的“产权”概念,是很有问题的。具有产权(property)的物品,使用权是可暂时转移的,例如一个人可向他人借一间屋来住,借一辆车来驾驶,但如果把知识当作产权,这概念却解不通,所以,知识是一种十分古怪的产权!

从哈佛被撬到了斯坦福

2000年4月,斯坦福大学法学院院长凯瑟琳·苏里文(Kathleen Sulivan)完成了一件创举:将炙手可热的莱斯格招之摩下。这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当时莱斯格拥有哈佛法学院的教授席位,同时耶鲁法学院也以首席教授的诱饵展开攻势。但是苏里文热切地渴望他,不抢到手不罢休。在法律界,苏里文也是如雷贯耳的人物,在电影协会(MPAA)诉黑客杂志2600年公布DVD破解码一案中,她是2600的辩护律师。她与莱斯格一样,对新技术创新充满激情,她说:“我们想把硅谷中著名的法院——斯坦福法学院建成硅谷一样杰出的法学院。这所法学院能反映出学生们所能使用的信息技术有何最新成就,并能展示出这些成就,怎样应用到法律实践中去。”法学院的每个学生都要有台手提电脑。校方给学生提供无线磁卡,这张磁卡可以让他们的手提电脑成为流动图书馆。“在过去的三年里,法学院已和几个硅谷里的公司合作,把无线技术和法律学习及实践融为一体。”

这样一位院长对于莱斯格的渴求不言而寓,“我承诺,如果他来了,我们将建立一个互联网法律与社会中心,这个中心建立在硅谷的心脏,这一点是耶鲁难以做到的。”而且作为女性,苏里文当然知道,为了确保胜利,必须开辟第二战线:他劝说莱斯格的妻子,说硅谷一带是公共利益法律实践的最理想之地,这位曾经参与调查科索沃战争的律师当然也动心。

于是,内外夹攻下,莱斯格就欣然卷起铺盖,来到了硅谷。“斯坦福吸引我的内容很多,如这里的环境十分优美。更重要的是,这是讨论问题的最好的地方。”作为IT创新技术的肇源地,莱斯格的思想在这里才是最理想的发展之地。

“我担任院长最大的成就就是将莱斯格从哈佛挖到了斯坦福”。苏里文的得意溢于言表。她和莱斯格自然也成了亲密的战友。法学院有个一年一度的传统活动,学生可以自己编写节目取笑和作弄教授。今年这一次,这两位战友不幸成了重点目标,两个人一起上了宣传单的封面,他们两人的头像被安插在一部美国电影男女主角的身子上,是那种赤裸着半身的。并且,被印在体恤衫上,在校园里招摇过市,成为一景。并不善于调侃幽默的莱斯格自然有点不舒服,但是在这个传统节目上,学生有丑化教授的“权利”。作为法学教授自然懂得尊重别人的“权利”,面对如此暧昧的玩笑,莱斯格只好苦笑以对。

2000年秋天,莱斯格进驻斯坦福。他的到来,从此改变了这个学院。内部的变化自不待说,莱斯格的声音和文字从来不会平淡。外部的改变也立竿见影,斯坦福法学院的声誉如同当年的互联网股票一样,马上看涨。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年度排名中,斯坦福在知识产权领域首次挤进前十名。位居第七,而一年前还只是12位。一下子连跳5级,莱斯格自然是最终的筹码。

莱斯格不是一个安于象牙塔内的学者,他了解媒体对思想传播的重要性。他担任著名新经济杂志《工业标准》专栏作家达3年之久,直到这个杂志因新经济泡沫破灭而停刊。同时他在主流媒体《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等发表文章。更重要的是,他云游四方以讲台为阵地,传播自己的思想。每个月都会有将近10个会议与论坛。这些日程安排都可以在他的网站上看到,从澳大利亚到意大利、从德国到台湾,人们把他称之为“公众知识分子”。当时,39岁的莱斯格已经在学识刊物上发表40多篇论文,其著作《网络空间的代码和其它法律》被誉为:“也许是迄今为止互联网领域最重要的书籍”(Mark Lemley语)。

哈佛同事Charles Nesson认为,莱斯格的离去是哈佛的重大损失。“莱斯格充分掌握表达的威力,他能将复杂的概念和高深的理论深入浅出地表达出来,既不过于简单,也不过于初级。他也不会拿“行语、术语”来吓唬人,而是一位善于使用幽默的高手”。的确,莱斯格虽然在哈佛甚至连一门知识产权的课也不教,却有着无法替代的影响力。

2001年11月,莱斯格第二本著作问世了,书名为《新知(ideas)的未来:联网世界中公共知识的命运》。同时,一场新的实践运动也开始启动。人们担心莱斯格能不能安心长久地呆下去。他本人倒是十分轻松,指着他的邮政编码,说:“我希望我的未来永远与94305联在一起。”看来,他已经喜欢上这个地方,并准备深入持久地战斗下去。

“硅谷已经死亡”

“硅谷已经死亡!”当全世界都把硅谷当作神话时,在学术研讨会上,莱斯格却发出了这样的警世喻言。威胁硅谷生命的不是别人,就是企图用电话的基础设施占据互联网络的电话公司以及用 “知识产权”过度保护来扼杀技术革新的好莱坞。他认为,美国1996年制定的通信法是一部“从纵向划分并限制了通讯、广播、光缆等行业界线的,不符合互联网时代要求的坏法律”。

互联网的信息是以世界通用的IP(Internet Protocol网络协议)数据包的形式传送的,因此在此之中建立起一道划分通信或广播的樊篱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而且数据包的内容被“密封化”后隐匿于物理性网络之中,因此其内容和基础设施是彻底分离的。没有任何专家怀疑今后的信息基础设施会逐步合并于IP,所以应该放弃原来的“樊篱式行业政策”, 开放基础设施,并将其转换成服务全面走向自由化的“互联网型”。

倘若这一大方向被确定的话,不言而喻知识产权的过度保护对于互联网的开放式结构体系来说是极不适宜的。不难看出,非盈利性的互联网络孕育出了有史以来最为快速的技术革新,这一事实已经否定了没有金钱作为刺激就无法进行技术革新的通常观念。

看来仅仅用思想、用理论已经无法对抗目前错误的趋势,也无助于挽救硅谷的生命。莱斯格知道,自己必须亲身实践,以实际行动投身这场艰苦的战争之中。这就是“Creative Commons”诞生的原因。这是一个互联网上全新的版权注册及使用机制。Creative Commons既是这一机制的名称,同时还是管理这一机制非营利企业名称。莱斯格出任该企业的董事长。

使用Creative Commons,内容作者自己就可以非常方便地选择符合自身意愿的、与版权相关的使用条件。而且,还具备可使用其他应用读取的形式在互联网上公开这些条件的功能。同时还能方便地使用条件检索查找内容。这样一来,互联网上就会出现比目前更方便使用的作品。Creative Commons的理念是由除斯坦福大学之外,包括美国哈佛大学等在内的法律教授花费2年时间而提出的。

其具体构想如下:首先,作者访问Creative Commons的WWW服务器。在该服务器上作者只需选择所希望的版权种类就可以在Creative Commons数据库中注册版权信息。在这里,作者的选择有两种:一个是无版权限制,另一个是进行名为“Creative Commons Custom License”的版权设置。如果选择Creative Commons Custom License,就可以从包括信用卡显示和只能用于非营利目的的授权许可在内的六个参数中选择符合作者意愿的许可类型。

该公司将公开这一数据库。还将公开用于由其他应用软件来访问数据库并得到版权信息的API(应用程序接口)等。由此就可以和播放作品的应用程序配合使用。比如,有一个音乐作者选择了只需显示用户本身姓名就可以取得拷贝并播放歌曲的权利的授权类型,那么只要这首歌曲出现在与Creative Commons联合运营的P2P音乐交换系统上,就可以向用户显示基于该歌曲作者指定的授权类型的使用条件。

而且,Creative Commons的使用是完全免费的。据该公司技术师Lisa Rein称,Creative Commons将与美国Streamcast网络公司的P2P文件共享系统配合使用。Creative Commons的测试版计划于2002年6月底亮相,正式版则将于秋天发布。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drv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